意萌 > 第七章 > 决明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意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意萌 第七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给的,还不够多吗?」

  程咬金肤上仍散发著沐浴过的热气,铜镜里,白里透红的玉肌晕染著粉色,将她映衬得像朵小桃花似的,厚重保暖的软白裘毯包裹在娇躯上,只露出颈子以上的部分,不让一丝寒气入侵,水灿灿的黑瞳凝望镜中的自己,反覆轻问——

  我给的,还不够多吗?

  不只满满的相思,她甚至连心都给了他,这样还不够吗?

  身後的程铢正快手快脚替她擦拭湿发,听见程咬金的喃喃低语,还以为主子是在询问她,「什么给得不够多?」

  「我也不知道。」唉,他要的「更多」是什么?

  程铢在咬金发上轻搓,不时抬眸瞟瞟镜面上神色愣呆却又双颊泛著红润的主子。「这难题又是梅四爷丢给你的吧?」

  那天她们主仆俩被挟往梅庄另一处别院,梅四爷拖著主子去赏梅,临走前吩咐梅严好生招待她这名小婢女,结果她被梅严拖到厨房去下面——因为他说肚子饿了。呿!她只伺候自家主子,做什么连梅庄人都给伺候下去呀?!可是……梅严理所当然将煮食的器具全塞到她手里,自个儿就蹲下来生火,让她也只能生著闷气在灶边开始料理,最後还跟梅严捧著大碗坐在台阶上唏唏苏苏地吸面条。

  从头到尾,她都没能跟在主子身边护著她,自然也不知道梅四爷又对主子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影响我至此?」程咬金嘲笑著自己定力不够。

  「说得也是,放眼望去,除了玉主子和银主子,也只剩下梅四爷了。」

  将程咬金的长发拭到半乾,程铢忙著从柜里取出玉瓶,倒出无色透明的香膏,抹在如瀑青丝上,再用十指梳开,反覆数回才又换了另一罐玉瓶,这回是用来涂抹在程咬金的肤上。

  她手里忙著,嘴上也没闲,「不过他是嫌什么不够多呀?」

  两人似主仆又如姊妹的感情,让程咬金不避讳向她倾诉姑娘家的私密话。

  「他嫌我给他的不够多。」

  「咦?我倒觉得相较之下,他给的才少好不好。」她程铢可是将主子的心思瞧在眼底,如果以付出的多寡来看,梅舒心根本不及她家主子。

  「我也是这么觉得,为什么他给的那么少,却又贪心地要我多给,一点也不公平。」她给得多,他还得少,这样对於傻傻付出的人岂非太不公平?没道理遇到感情之事,女人就是牺牲奉献的那方,而男人只要坐享她们所给予的爱情……

  「主子……梅四爷该不会是要你……」程铢的口气吞吞吐吐。

  「要我什么?」透过铜镜,程咬金直视那张花样小脸蛋上诡异的红晕。

  「我曾听厨娘私底下在说些男女之事,有些男人很恶质,觊觎著姑娘家的清白身躯,仗恃著姑娘家情爱初萌就要姑娘家拿身子来换……明摆著占人便宜,您说……梅四爷会不会也是这意思?」程铢的声音压得很低,一席话说来支支吾吾。

  怪不得她胡思乱想,而是一个男人要求女人多给,除了心之外,不就是身子了吗?

  程咬金原本像开了两朵粉嫩桃花的双颊瞬间转为火红。「他若是这个意思,我当下就挥一拳赏他了!」

  那时的梅舒心,脸上的表情绝绝对对不会使人联想到情欲之列,或许他语焉不详的要求中饱含了太多暧昧,但她知道,他要的不是她的身子——应该这么说,或许他从不掩饰对她身子的兴致,但那一天在梅树下,他的眼神太过清灵——清灵的只向她索求更多的「她」。

  「那梅四爷到底是什么意思?」替程咬金抹匀了身子上的香膏,程铢取来衣裳让她穿上。

  「我要是知道,就不用在这里自问自答了。」

  「要是梅四爷嫌主子您给的不够,那叫他找人上程府来提亲呀,只要将主子您给迎娶回去,到时整个人都是他的了,还怕够不够的问题吗?」程铢笑著说完,赶忙闪身,避开了程咬金随之袭来的粉拳。

  「你在瞎说什么?!」程咬金涨红了脸。

  「铢儿才没瞎说,娶了您,您俩就别老是送拜帖来、送拜帖去,累煞下人们,岂不一举两得?」程铢与程咬金围著圆桌追逐。

  「你还说!」

  「主子准铢儿说,铢儿就再说。」程铢吐吐粉舌。

  「这种羞人的话不许说!不然我拿糖饴封了你的嘴!」

  「铢儿不说了、不说了。」程铢以双手捂住自个儿的嘴,知道她家主子可是说到做到的。

  虽说被糖饴给封在嘴上是不痛不痒,可是缠黏住双唇的感觉很不舒服,再者,一些贪香的蜜蜂蚂蚁全趁著不注意时爬上唇畔,那才真是吓人。

  但是封口前,她还是笑嘻嘻地补上一句:「况且铢儿说了又不做数,这事还得梅四爷自个儿决定,总不能让咱们姑娘这方去胁迫他做新郎吧?」

  是呀,他若嫌她给的不够,为什么自己不先拿出诚意,赋予她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给他更多的身分?像现在,名不正、言不顺,她没那义务更没那勇气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到他手上……

  唉,无力。

  「不说这个了,糖仓那边还在赶制糖吗?」

  「是呀,不过今天天气很冷,窝在糖仓里热呼呼的,我瞧大夥在里面还颇甘愿的。」

  「等会儿我们也去帮忙。」

  「王子,您才刚沐浴完,等会儿又出了一身汗怎么办?」程铢哭丧著脸。她辛辛苦苦替主子抹抹擦擦了一堆珍贵的膏药耶……

  「再洗一回罗。」

  程铢俏脸一苦。呜,主子,那些膏药很贵的。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冬天过去,树梢上第一枝新芽吐出青翠春意。

  草地在雪融间露出了原色,气候仍带些湿寒,但已经能让人卸下厚重的狐裘,以一身轻便迎向冬末春初。

  程府的制糖大工程也将在这个月底告一段落,然後帐册上会进来一笔令全府眉开眼笑的钜款,主子们自是不会亏待府里下人,程府进帐丰硕,新年时赏给大夥的红包也比往年沉上许多。

  「才累了几个月,为什么我觉得像操劳了好几年?」

  偷得浮生半日闲,好不容易手上的搅糖棍换成了纸扇,鼻前镇日弥漫的糖香换成了屋外新鲜空气,这才让程吞银感觉到自己还像是个人,而不是一只累瘫的狗。

  程咬金很给面子地奉上香茶一杯,「辛苦你了,吞银。不过也因如此,制糖的步骤你已能驾轻就熟、独当一面,姊姊我也对你刮目相看喔。」

  这些月来,生活随兴慵懒的吞银在糖仓里俨然已有让程府上下信服的能力,加上他和含玉都不愿让她太辛苦,所以总在她想帮忙时抢先一步将事情解决,害她都开始觉得自己满没用的。

  「我也觉得腰挺不起来了,大概是搅糖搅出了毛病。」一旁的程含玉也捧著空杯,佯装可怜兮兮地争宠。

  「含玉,你也做得非常棒噢。」程咬金毫不偏心,也帮程含玉斟满热茗,「看你们这样,我以後也有脸到地府去同爹娘说我将两个弟弟教导得好。」拎著绢帕在泛出感动泪滴的眼角轻轻一压,长姊如母的心境可见一斑。

  「够喽,又在那边感动了。」两兄弟互望一眼,同时笑觑咬金。

  「我当然感动,你们都已能真正成为程府主子,虽然和一般商行当家相较仍属年轻小毛头之列,但你们前头没有长辈撑腰及教导,後头又没有经年累积的行商经验辅助,一路走来的辛苦比起别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能看到你们成长,做姊姊的我也与有荣焉。」程咬金越说越感动。呜,爹、娘,咬金没辜负您俩临终前的托付。

  「论辛苦,我们还远远不及这张拜帖的主子他哥。」程吞银长指把玩凉亭石桌上自梅庄送来的拜帖——说拜帖也称不上,因为帖上所书写的字句无关邀约或宴请,而是短短一句「要想我噢」的肉麻话。

  「我记得梅庄大当家在比咱们还小时就担起家业,并且从一无所有开始做起,虽然我不喜欢梅庄人,在这一点,我深感佩服。」程含玉啜著茶。

  「是呀,换做我是梅舒城,要嘛就卖了另外三个拖油瓶以求温饱,要嘛就买条绳子,勒死小的先,再上吊自尽。」程吞银翻弄著拜帖,梅庄大当家的心路历程虽是不少长辈爱拿来说教的范本,可他听完了那些惨事,没对梅庄大当家的丰功伟业留下太多记忆,反倒试想自己若沦落到那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绝境时该如何是好?而那两种选择是他想到最好的方法。

  程含玉毫不客气地啐他一声,「幸好你不是梅舒城。」否则最少有三条人命会断送在他手里。

  「我也不想像他那么倒楣。」那种凄凄惨惨的经验,免了免了,他程吞银敬谢不敏。

  「我想,梅舒城一定有动过吞银那两个念头,虽不知他为何中途作罢,但他一定曾想过……」程咬金的声音浅浅的,语气中有三分猜测,却同时有七分笃定。「那时的他也只是个孩子,不见得能扛起这么沉的重担,想逃避想推卸都是人之常情,若他曾动念也是情有可原,但……还好他没做傻事。」清艳笑花在地唇畔轻绽,是欣慰也是欣喜。

  「梅舒城若做了傻事,就不会有今天送拜帖来的梅舒心了。」程含玉一眼就看出来程咬金的欣慰、欣喜所为哪桩,会让她笑得如此动人,也只有梅舒心耶队伙了。

  「如果城里少了梅家四兄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情况?」程吞银思考事情的角度向来异於常人,分明大家讨论的是东,他偏偏就朝西想去,跳跃式的思绪总是令人得设法跟上他的脚步,所幸另外两张相似的脸孔主人已经习惯他的性子,所以聊天的兴致没受阻碍。

  「金雁城少了最大花商,皇城举行的牡丹评宴的风光得主改成了银鸢城柯家庄,年年菊宴君子花的榜首也不再由梅三独占,那些在梅四手里结束的商行也毋需面临家破财散的下场。基本上来看,皆大欢喜。」程含玉分析道。

  「哪有什么皆大欢喜……」程咬金嘀嘀咕咕道。她没办法想像金雁城少去了梅庄会是怎生的景象。「虽然梅庄不过是一介花商,影响不了四季变化,更决定不了风调雨顺,构不著失去他们就会达到民不聊生的地步,但是……你们不觉得,偶尔会兴起那种『呀!城里有梅庄存在真好』的念头吗?」

  「没有。」程含玉和程吞银同时摇头。

  程咬金垂下脑袋。「你们答得这么快又决绝,害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说了……」

  「我替你说了吧。」程吞银咧嘴一笑,双手合十。「感谢梅舒城刻苦耐劳地教养三名稚弟长大成人,感谢梅舒城没窝囊丧志地结束梅庄兄弟的生命,也感谢梅舒城将梅舒心教导成翩翩美少年,让姑娘家见著了他就脸红心跳——呀!城里有梅庄存在真好!」他逗趣地挤眉弄眼,将咬金话里没露馅的情意全盘挖出。

  「吞银!我才不是要这么说!」程咬金火红著脸反驳。

  「那你要怎么说?」

  程含玉给了程吞银一个「你错得离谱」的眼神,「将你刚刚那番话里的『梅舒城』改成『大伯』就是她想说的。」

  程吞银大笑,嘴里直嚷著「对、对」,没人理会程咬金在一旁鼓著腮帮子的赌气样。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我是反对与梅庄牵扯上任何关系,如果你要嫁他,就得先和我断绝血缘关系才行。」程含玉笑得很和善,也笑得很认真,语调没有半分强硬。

  「含玉,你在开玩笑的吧?!」程咬金一惊。

  「你觉得我的表情像吗?」程含玉反问。

  不像,呜。

  程咬金简直像是个爹娘不给糖吃的小娃儿,失望、沮丧全挂在小脸上,一清二楚。

  「他人又不坏,虽然城里关於他的评价都是偏向於心狠手辣、不留情面的笑脸奸商,但总还勉勉强强能挖到一些优点吧,像是……」程咬金扳著指头,很努力很努力的数著梅舒心那些少得可怜的优点,有些听在众人耳里甚至像是硬拗。

  她的反应就像是急於替心上人争取到更多的认同。

  程含玉笑揽过她,「别伤脑筋想这些替他辩解的话,你不知道有时越是辩解越会造成反效果吗?」只会让他因为更嫉妒梅舒心而更讨厌他。「如果真走到那一天,我不会为难你。」他只会为难梅舒心罢了。

  「我也是反对的那个人,但我和含玉一样,绝对不会为难你。」程吞银凑到另一边,也将咬金揽在臂弯里,三个人就如同呱呱坠地时那样相拥相牵。

  程咬金轻声一笑,没有道谢却仍让他们知道那笑声中所代表的感谢。

  程含玉和程吞银也回她一笑,只是兄弟内心有志一同地吼道——

  梅舒心,你竟能让咬金为你而笑,还笑得这么甜蜜,有本事就别出现在我们兄弟面前,否则见你一次就扁你一次!

  突地,一颗雨珠落在程咬金手背上,她抬头一望,天际有些阴霾。

  「看来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快来了。」

  前些个月,冷到只见风雪不见雨,降下穹苍的只有一阵阵冻得人头皮发麻的白雪,如今气候回温,要再见风雪,得再等上好几个月,就如同要见梅舒心一样——他捎来了帖子,提醒她要想他,因为属於他的月令已过,他又准备窝回自家软榻里好好睡上九个月。

  以前她总是不明白梅舒心在春夏秋三季拒收拜帖的原因,还当他是拿乔耍个性,为此还气了他好几回,但前几天梅舒心向她索讨「多一些的她」时无心提及——

  「我得要多贪些『你』,这样才够让我在九个月内好生反刍,不然一段日子不能见你,会很难受的。」

  「九个月内反刍?你要远行吗?」

  「不,我要睡了。」

  她这才明白,他以往九个月里的不闻不问跟任性或拒绝没半点关联,而是基於本能,冬月一过,他便自动自发地进入睡眠状态,据他所言,浑浑噩噩的模样让他见不得人。

  而他贪著要求她多一些,只是准备将她一块带进九个月里八分睡两分醒的思念中,慢慢咀嚼反刍。

  不知道他睡著的模样是怎生可爱,竟让他说出「见不得人」四字?她真有股冲动想杀上梅庄去瞧一瞧——

  「咬金,回厅里去了,雨快下大了。」程含玉见天际乌云又浓又重,对她说道。

  程咬金还在幻想著属於梅舒心的酣睡模样,纤臂却已被程含玉及程吞银一左一右地箝架著,在大雨倾盆之前安全奔回程府大厅,在他们踏进屋檐下的下一瞬间,雨势加大,哗啦声几乎掩盖方圆百里间的一切嘈杂。

  「差点就淋成落汤鸡了,呼。还好跑得快。」程吞银替三人逃过大雨灌顶感到很得意。

  「雨势这么大,糖仓里的水气得吩咐众人留神,免得糖质变差。」程含玉倒是想到另一层要事。

  「说的也是,你没提我倒没想到。」程吞银立刻唤来管事,将含玉提及的事情交代下去。

  「现在想到也不迟。」

  而程咬金,则是站在檐下,伸手去承接檐沿落下的雨珠,笑得一脸蠢呆,思绪怕是仍在勾勒梅舒心熟睡时的所有神情。

  这场春雨,将在程府掀起狂风暴雨,只是此时谁也没察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