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缉你的心 > 第一章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追缉你的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追缉你的心 第一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爸!不是叫你要休息的吗?又不听话了。”向来婉约柔美的嗓音,因为担忧而禁不住轻斥着,—张板起的面孔掩不住天生的清丽。

  而那个在现场被逮到的老爸!正心虚笑望着出落得越加美丽的女儿。

  转眼之间,依柔已经大一了,上了大学,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帮忙父亲辛苦经营的便当店,她平时更代替死去的母亲照顾唯一的弟弟,做个负责尽职的好姊姊。

  “家强!怎么又让爸爸跑来做事,不是要你看好爸爸的吗?”

  “我劝过了,老爸硬是不听。”小男孩转头向父亲抗议。“看吧,害我被姊骂了。”  

  “自家人,有什么关系?”老爸摇着头笑道。

  “爸,医生说过您,心脏不好不能太劳累,怎么‘又’偷偷跑来。”

  依柔插腰地质问。

  “难得的礼拜天,你和弟弟应该好好去玩玩,反正我平常也休息够了,动一动才不会生锈。何况,你和硕彦不是有约会。”

  “我又没答应。”在樱桃小嘴的脸颊,染上了一层红晕。

  “去吧去吧!年轻人就是要享受青春。好好谈个恋爱,你是大学生了,要好好把握,硕彦那男孩懂事又稳重,老爸很欣赏他。”

  “对呀!姊,人家硕彦哥常常来店里义务帮忙,一下修水管,一下换灯管,都是敲敲打打的,图的就是能和你约会,你没给人家酬劳,至少陪他吃顿饭慰劳一下嘛!”

  “要你多嘴!像个大人似的,臭小子,要当家还得再等个十年。”

  弟弟不服气地抗议。“我已经是国中生了,别老把人家当小孩子,我力气大的很,没有我你们很多事还没办法做呢!”小弟一脸不服气,他最讨厌被当小孩看,恨不得能快些长大,赚钱帮助家计。

  “好了,快去打扮打扮!准备约会吧!”父亲催促道。

  “不是约会。”她更正道。“只是让他载我去图书馆查资料,学校作业要用的。”

  “顺使约会有什么关系,别辜负人家的好心。”老爸朝她使了个眼色。  

  依柔往门外望去,正好硕彦走了进来。“伯父、小健,你们好。”

  一位斯文俊秀的大男孩,恭敬有礼地向他们请安,而温柔的眼光最后停驻在佳人的容颜上。

  依柔脸红地转头。硕彦追了她—年!而她始终没答应他,面对这么柔情的眼神,她不是不明白,不是不喜欢他,其实她心底对他是很有好感的,只是在单亲家庭里,身子不好的父亲及尚在求学的弟弟,需要她付出更多的心力,加上从前感情的不顾遂,使她刻意与硕彦保持着距离。

  看着羞涩的女儿父亲露出会意的微笑,和儿子两人联手催促,将窈窕淑女推向君子,要两人快快离去。  

  依柔再三叮咛父亲不准太劳动,才带着一颗不安的心。

  硕彦将依柔载到了大图书馆。依柔为了准备后天的历史报告,必须到图书馆查阅许多资料。她坚持硕彦留在车上等她,为了专心。也因为害羞于他那深情的眸子,怕自己一个不留神,而掉入了爱情漩涡里。

  依柔找了一堆书。抱着厚重的书本走向借阅柜台,无巧不巧地又在书柜的上层第二格发现了一本书。如果她不那么逞强,应该先将怀里的书本放下,但是她错估了自己的能耐,只见她单手抱着十几本书。

  努力踏起脚跟,伸长手往上够。但不管如何努力,就是差那么一点点。

  好不容易拿到手,突然一个不稳,让手里的书往下滑,也害她失去了平衡。眼看自己就要摔在硬邦邦的地板上,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

  却出乎预料地,没有预期的疼痛,因为她跌入一个怀抱中,至于书本,理所当然全散落一地。

  “对、对不起!”她慌张地抬起头。意外地迎上一对犀利的俊眸。

  那是—张五官鲜明的男性脸庞,黑浓的剑眉以及—双深速分明的眼,而那双眼正盯着她瞧。

  “你没事吧?”唐煌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

  “没、没事,谢谢!”意识到自己在不认识的男人怀中,她赶紧离开了。

  他为她拾起地上的书本。

  “谢谢……”真是丢尽脸了,早知道她就不要那么逞强,更惨的是,她发现自己弄脏了对方的西装。

  “你的……衣服脏了。”

  “没关系,西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摔伤,很庆幸我经过的正是时候。”低沉磁性的声音,语气中似乎有着宠溺。依柔总觉得他话中夹着些许什么。不禁再度迎向那张俊颜,却在望进那炯亮神秘的眸子时,心头战栗了下,他的眼神,似乎像要看透人似的,教人无法直视,她不禁避开了眼。

  “拿这么多书,难免会失去平衡。刚才你想拿的是这本书吗?依柔。”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讶异,不过在看到他手中拿着自己的学生证后立即明白。

  “你……”唐煌将学生证还给她。

  “嗯。”

  “哦!快满二十岁了。”他的眼始终凝视着她,温柔的语气超过了该有的矜持。

  “我还有事。谢谢你的帮忙。”依柔拿回书本急忙转身离开。

  唐煌目送她的倩影许久,嘴角浮起俊酷的笑容,她比三年前出落得更加明媚动人,而他的心亦仍为她疯狂炽热,丝毫未减一分。这三年来他默默地看着她成长,耐心等待花开取蜜的一天。

  是时候了,他再也制止不了心中那股想要她的欲望,尤其适才与她如此靠近,要不是他够理智,也许就这样将她紧搂在怀中不放了。

  急促的脚步声渐近,校长一行人总算寻到了学校最重要的财神爷。

  三步并作两步地跑来,行了个一百度的大礼。“真对不起,我们招待不周,居然让您一人冷落在此。看不到您,所有人都急死了,这都是我们的错。”诚惶诚恐的陪罪词如流水般泻出,对方是重要贵宾,要是有什么闪失,怕他十个买都不够砍。今儿个难得贵宾肯大驾光临来学校参观。他自认自己向来护瞑,怎会一转头就看不见人呢?

  “不怪你,是我自己想随意看看。”

  “是、是、是。”校长才正松了口气,想不到唐煌又补了一句。

  “不过这图书馆的设备似乎有待改进,是否该在每个书架旁摆上足够的梯子,才好方便拿书。”沉重的语气不严自威,吓得校长刷白了脸!惶恐地折腰道歉。

  事后!唐煌等人离开,刚坐上车,石桐跟着老板,虽不作声,但唐煌知道他心中有话。

  “怎么,有意见?”

  “‘梯子不够’!这不像老板在视察时会说的话。”

  “是吗?”他冷哼,石桐不愧跟了他十年。懂得他的心思。

  “您的一句话,会让那位校长愧疚得想要切腹谢罪。”  

  他大笑,笑得开怀而舒畅。今天他很高兴,就算股票一天大赚千万,也没让他这么开心过。

  愉快的心情全因为李依柔,这个他朝思暮想的可人儿,恐怕全世界唯有她有此能耐。  

  他已经计划好一切,将带着花去追求她,在她二十岁生日那天,必定将她娶进门。思及此,他已经等不及了。  

  春日暖暖,午后的阳光和煦地让人好眠。正作美梦韵依柔被好友秀卿摇醒。“醒来了母猪,已经下课了。”  

  “嗯!”依柔揉揉惺松睡眼,昨晚只睡了三个小时。

  “瞧你的黑眼圈。又打工打过头啦!”

  “嗯,这两天去大饭店当喜宴的侍者,赚了五千块。”她伸了个懒腰。

  “你呀!”她摇头。“现在才大一!假日大家都去玩乐联谊,只有你去赚钱,偶尔也该好好事受青春嘛真是的,上了大学还是老样子。”这两人在高中就是好朋友,现在又缘分未尽地上同所大学。

  “没办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状况,不努力打工哪来的学费?

  哎呀,这么晚了?我得赶快回家帮忙看店,不聊了,拜!”

  抱着书本,背着包包。依柔边看着手表边轻跑着,心下盘算着得快些回家!晚上还要帮邻居王伯伯的女儿补英文。

  也许是这两天有些透支的体力让她精神不济,在下阶梯的当口,她不小心踩了个空。第二次,她又撞入那宽阔的怀里。

  “对不起啊……”

  “又见面了。”唐煌迷人的俊眸地着柔和的笑容。

  她不敢置信地睁大眼,呆呆望着他,一时说不出话。好一会儿,她才拉回思绪。

  “真对不起!”

  “没关系,同样的事情发生两次,我们可真有缘。”

  “是啁……真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这里看老朋友,你看起来很匆忙,赶时间?”

  “是的我……”

  “去哪里,我送你一程。

  才第二次见面。他的好意有些唐突,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他像是能看透人的心思,对她说道。“我的名字是唐煌,上回来不及介绍,你就跑了。”

  “对不起,当时赶时间。所以……”

  “看起来你现在也是,我送你工程吧,车子就在那边。”

  “不了,我坐公车就可以。”她有些瑟缩。

  “怕我是坏人。”  

  “不,我没这个意思。”她赶忙解释。

  “那就别拒绝我的好意,走吧。”

  “唐先生……”

  “别这么见外;叫我唐大哥吧,只要不是唐叔叔就好了。”这话将她逗笑,也舒缓了陌生的气氛。这人看起来不坏,也很有绅士风度,不过在言语之中却有股气势,让人无法拒绝,不自自觉地会被他说服。

  当依柔回过神,早已经在他的车上。

  他送她到父亲的便当店!依柔向他道了谢,等车子驶远,好奇的老爸和小弟立即蹦了出来;“姊,那人是谁呀?”

  “你何时认识了一个开劳斯莱斯的男人?”老爸也很好奇。

  “只是朋友而已。不熟。”

  “不熟?”小弟一脸贼贼地睨她。

  “干么?”

  “不熟还坐人家的车!看样子硕彦哥遇到情敌了。”

  “你找死。”两人立即玩起追逐赛。

  “好啦、好啦,吃饭了。”李父笑看这两个他最疼的宝贝。

  依柔瞬时停住了手。慢着,她并没有告诉唐先生爸爸便当店的地址。他怎么知道地方?

  被捏住耳朵逃不了的弟弟哀声大叫。“姊,快放开啦!”

  “呃!啊,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

  父亲在—分笑劝着两人坐下来用餐,依柔仍深思着。不一会儿,取笑着自己的神经质,也许她是忘记自己说过了。

  今天学校没课,依柔如往常一般帮父亲送便当,订单上写着豪国企业二十七楼董事长办公室。她不禁笑了,堂堂跨国企业的董事长,居然只点了个小器的便当做午餐,世界上还有这种人?

  电梯门打开,庄严气派的办公室映入眼帘,依柔不禁惊叹,不愧是大企业,气势就是不一样。

  招呼她的是个严肃沉默的男子!威严的双眼上下打量着她,那审视的目光令人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我是来送便当的。”这男人好严肃。像具石尊似的。

  石桐上下打量着她!没多说什么。只回了一句。“请从这里走。”

  依照他的指示,依柔进了闲人办公室,宽敞的空间已教人惊叹,气派庄严的设计加上现代感的俐落。更是让人叹为观止。而放眼一望,在五尺高的落地窗下,坐着一位男子,当他转过身回望依柔,她不禁讶然。

  “唐先生?’’  

  “你来了,我正在等你。”他走向她!高大英挺的身影映照住她全身。 

  “原来……你是这家企业的董事长。”

  “是的!很抱歉吓了你一跳。”

  “你也吃便当?”

  “‘老饕便当’在我们这里深受好评,我的员工都很喜欢吃。我自然也不例外。”

  原来如此,难怪他知道爸爸的便当店,自己真是太多心了,她不禁面露微笑。“怎么了?”

  “我以为大公司的老板只吃山珍海味,原来也会和平民百姓—样吃便当。

  “那可不一定,要看是哪家的便当,我可不是什么味都吃的。”最后一句话压低了声量,低沉而有磁性,似是暗喻着什么。

  她抬起头,心下疑惑着,但已看不出他脸有任何异样,唐煌仍是微笑地与她话家常。依柔暗责自己,这又是自己多心了。

  “唐先生。”  

  “怎么又见外了。”  

  她腼腆地改口。“唐大哥,我该走了,家里还等着我送便当呢。

  他点头,派石桐送她下去,直到目送佳人倩影离去,要她的欲望在眼神中表露无遗。  ”

  依柔,他的可人儿,知道她对自己仍存有陌生的拘束感。他不能太心急,这样只会吓跑了佳人,他必须耐心点一毕竟她还很嫩。未识得男女情爱。不久的将来!他要她躺在自己的怀里,轻抚着她的肌肤,深吻她的本唇,就等她满二十岁的那一天。

  进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是石桐。

  “那女孩太年轻。”他道出了自己的意见。

  “明年五月她就满二十。她会像蜕变的蝴蝶,令所有花朵失色。”  

  “老板要娶她?”

  “怎么?”发现石桐语气中的不以为然。

  “党政朱大老的干金,以及刘董的独生女怎么办?”

  “全部回绝掉。”  

  “回绝掉的话,恐怕不好交代。”

  “交给你处理,这种事向来难不倒你,是不?我最得力的心腹。”

  “谨遵命令。”老板决定的事,是不会再更改的。石桐领首受命,明白又有两位心碎的女人将哭瘦了身子。

  唐煌如今眼里只有依柔,其他女人全成了不起眼的路人而已。

  从那天开始,唐煌命令会计室主任每天向老里便常店订购两餐,以便他能天天见到佳人。底下的下属们为了讨好董事长!也跟着订购老饕便当店的便当,因此依柔父亲的店一下子多了许多生意。

  “这……”父亲如往常一般要依柔送便当到豪国企业,却发现女儿踌躇的态度。  

  “怎么了?”父亲关心地问。

  “没什么,我……不太舒服。”

  “生病了吗?”父亲摸摸她的额头,再看看她的脸色没发现什么异样,只是觉得她似有心事。“好吧,我送去豪国,你顾着店。”

  “嗯。”

  依柔私下松了口气。心中对父亲感到十分愧疚,她撤了谎,骗父亲自己不舒服。因为她实在不知如何跟父亲解释,她苦怕唐煌看她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她就是有压力。但唐煌自始至终对她是绅士的只是有时候面对唐大哥,她会有一股难掩的压力,似乎她整个人都被他看透似的。  

  第二天,老饕便当店出现了一大束玫瑰花,指明是给依柔的。送花的店员递给依柔一张卡片,上头写着:“祝依柔早日康复,唐煌赠。”  

  依柔看着花束沉思着,这花——是否代表了什么,她有些难安。  

  “姊,是谁送你花呀?”小弟好奇道。

  “一个朋友。”  

  “男的?”

  “多管闲事。”

  “唉,我就说嘛,硕老哥的情敌出现喽!”

  “小鬼,你讨打呀!”小弟的耳朵再次遭殃,他唯一躲不掉的就是姊姊的捏耳功,在唉痛之余正巧看见救兵,急着大叫。“硕老哥,救命呀!”

  依柔一见到硕彦,羞怯地忘了教训顽皮的小弟,小弟乘机躲到硕彦背后扮鬼脸,不怕死地嚷嚷。“硕彦哥,小心情故出现喽!”然后赶魔掌还没伸来时,一溜烟地逃出门。  

  “好漂亮的花。”他笑得尴尬。  

  依柔恨不得能将花朵吃掉,不知道硕彦心里会怎么想,赶忙解释。

  “这花没什么。没别的意思的。”

  硕彦也只是笑笑,不好问些什么。依柔将话题扯开。“怎么今天有空来?”

  “有事想找你,方便出来吗?”

  走石阶的步道上,沉默的两人并肩漫步着。依柔感觉得出来,硕彦今天和往常不太一样像有心事。

  她率先打破沉默,拉住他衣角轻问。“怎么了?”

  硕彦凝望她的容颜,干咳一声,像是下了决心一般,鼓起勇气开口道。“当我女朋友好吗?”

  依柔霎时红透了脸,羞怯地低下了头,原来他是为了这件事。“我们这样不好吗?”  

  “我很认真的,依柔,这一年你也看到了我对你的心思,我不是个轻易放进感情的人!你需要有人依靠,我希望成为你依靠的男人,不只是当情人,我是以结婚为前提而提出交往,我了解你的家人,你家人也喜欢我,让我真正成为你家的一份子吧。”  

  “硕彦……”那张认真的神情和诚心的恳求,打动了她的心,最重要的是,她也属于他。顾彦今日像个男人,坚决等待她的答案,而依柔在那片深情的眸子中,终于羞涩的点头。

  “噢,依柔。”他欢心地紧搂她,两颗悸动的心相映着,硕彦小心掬起她的脸,印下温柔的吻,依柔羞怯地接受了这个初吻。而在不远处的黑色轿车里,有一双火眸恍如扑杀猎物般地森冷。唐煌脸上的表情冰冷到极点,手上一用力,手中的酒杯霎时成了碎片。

  他才出国—趟回来,她的心就被人夺去了。

  “石桐。”

  “是,老板。”  

  “去查出对方是谁。”

  “遵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