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缉你的心 > 第五章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追缉你的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追缉你的心 第五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叶,我吃不了这么多。”

  “不可挑食。你就是身子不好才会经痛,不趁这机会好好补补身子怎么行。”

  “这些都是你买的。”  

  “是啊。”

  “那怎么好意思。”

  “又来了,跟我客气什么,我这是先笼络你,下回换我身子不舒服,就可以明正言顺地拜托你啦。”

  “那是—定的,我一定会照顾你。”

  “所以喽,别不好意思,乖乖将这四个全鸡汤全部吃完。”

  依柔依言乖顺地吃着。不再推拒。她需要体力,绝不会让自己倒下,称了那恶魔唐煌的心,她死也不会求他,想到这里!她更加努力地吃,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持全身好体力。

  下午,管事的朱妈派人来找依柔,小叶在一分提醒道:“不管这次她念的是什么经,就当是妖魔鬼怪,别理她。”

  “我会的。”她笑答,小叶居然把朱妈比成了妖魔鬼怪。

  放下手边的工作,依柔来到朱妈所在的管理室。

  “朱妈,您找我。”

  “你来的正好,业务部先别扫了,改去整理董事长办公室。”

  “什么?”依柔呆愣。

  “负责打扫董事长办公室的张嫂请假!你去代替她。”

  “可是……我原来的工作……”

  “我让其他人分摊了,不用担心。”

  这命令来得突然,依柔在原地踌躇着。

  “怎么了。”朱妈问。  

  “可不可以找别人……我还是负责原来的……”

  “才来没多久就挑工作。告诉你没得选择,而且这是上头指示要你代替的。快去。稍有差池,唯你是问。”  

  依柔心不甘情不愿地拿着清扫用具往董事长办公室走,不用想也知道是唐煌的主意,他是故意给她难堪。

  站在办公室门外,依柔做了个深呼吸!管他的,赶快做完好走入推门而入,很幸运地四下无人,她祈祷在唐煌回来之前她能及时将工作赶完。

  可惜她没那么好,叩!没一会儿,唐煌走进来,—进门意外地看到依柔,愣了下。

  那是什么表情。自己干的好事还装蒜。

  唐煌四下搜寻后问道:“张嫂呢。”

  “开假。”她冷冷回答,问这不是废话。

  唐煌默默走到位子上坐下,依柔尽量想若无其事地擦着柜子。但是无时无刻不感到一双炯亮的眼盯着她。要镇静!她告诉自己,但是不争气的额灼热着,她可以假装不在乎,却无法阻止脸颊的烧烫。

  他就非要盯着她看吗?依柔直气自己定力不够!他是她的仇人,但她就是害怕他的目光,她担心自己快受不了了。

  此时门打开,一位美丽窃窕的女子走进,一见到唐煌,立即开心地走向他,亲切地唤他的名。她是和唐煌公司声密切合作关系的刘董的独生女刘茵茵,穿着最时髦的巴黎服饰,有着玲珑有致的身材,从她和他的举止和话语,不难看出这两人的关系匪浅。

  “你来做什么?”此时刘茵茵的出现不是他所乐见。

  “哟,好无情,我特地为你送这份文件乘。”

  唐煌瞥了一眼。是份刘氏企业与豪国企业合作进攻大陆的计划书。

  “找别人送不就得了。”

  “人家想见你嘛!”缠着他的肩撒娇。

  “别这样。”推开她,他不想让依柔看到这画面。刘茵茵曾经是他有意要娶的女人,不只因为两家企业合作,刘氏在中、美党政关系良好,对他的大陆开发计划有极大利益况且刘茵茵交际手腕高超,又识时务,对自己有莫大助益,不过那是在遇到依柔之前的想法。

  刘茵茵甚意外唐煌的反应,她注意到唐煌看着正在角落工作的女佣。 

  “有什么关系,只是个下人罢了,假正经。”她娇笑,完全不以为意,对依柔命令道:“喂,不必擦了。你可以先离开了。”

  依柔将抹布放入水桶,站起身拍了拍围裙,提起水桶不发一语。

  开门离去。

  唐煌盯着她的背影,直到门关上,任刘茵茵如何与他说明大陆设厂计划。他都无兴趣,一颗心早随着依柔飞到门外。她的气色不错,这让他放了心,刚才一见面,更倍加思念。

  “煌,你觉得如何。”她问他听了之后的感想。

  “文件先放着,等我看过后再谈。”

  “好轻,不谈。那么……谈谈我们的事吧。”

  “有什么好谈。”

  “讨厌。”她娇嗔。“男人就爱装蒜!当然是我们的婚事呀。”

  “不是早说过作罢。”

  “谁能拒绝你唐煌的魅力。我不求你爱我,只要让我跟着你就好了。你不是也认同我对你很有利用价值,嗯。”

  “再说吧。”他站起身,走到酒柜旁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这唐煌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刘茵茵这会儿才发现他的不对。

  “怎么了嘛。嗯。”

  “你走吧。”

  当他下逐客令时,表示他不悦的情绪。刘茵茵是知大体识时务的人,此时不惹他为妙?

  “好吧!你不爱听我就不说,需要我的时候随时找我,我会等你的,拜!”她转身高去,反正来日方长,她有的是耐力。

  前阵子在美国听到唐煌要结婚的消息,让她吓了一跳,立即买了机票回国,还好是虚惊一场。虽然不知道婚礼突然取消的原因,八成也猜得到一定是对方惹得唐煌不高兴,要不就是没了利用价值,这让她松了一口气,这男人只爱女人的附加价值,根本不会爱上女人。

  刘茵茵对自己深具信心,她对唐煌的助益大于其他的女人,相信唐煌要选择对象,她是最佳人选。不过,得再加把劲,女人的青春毕竟有限。  

  依柔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后!态度就有些反常。小叶偷偷瞧着她,门上那块玻璃似乎和她有仇似的,从刚才就很用力地擦着。

  不远处的朱妈正朝她们走来,执行每一定时的吹毛求疵。朱妈盯着依柔,这女孩真没礼貌,居然没跟她打招呼。得训斥她一顿。于是她以手指擦拭玻璃窗的死角,故意说道:“为何这里没擦到?不要打混,否则扣薪水。”故意刁难地数落,借以显示她的权威。

  依柔—个凌厉的眼神照过去,她现在心情非常不好,竟还有来存心找碴,想想这一切都怪朱妈叫她去扫那什么鬼办公室。想到这里更是溢满怒气。

  “你……不满吗?”被她如此凌厉的眼神吓到,第一次看到她不驯的一面。温顺的女孩今日怎么一反常态?

  “我没有打混,只是还没擦到那边而已,在擦完之前请您老人请不要打扰我的工作!可以吗?”

  不怒自威的语气自然让人有一种压迫感,朱妈一时哑口无言,这小妮子今天好酷,跟以往不一样,让她没理由也没胆再刁难她。

  依柔继续做自己的工作,懒得理她。可恶的唐煌。故意利用别的女人来侮辱她,存心在她面前表演亲热,简直无聊透顶。她气自己真的受了影响而生气。她需要发泄。用力地发泄。

  此时业务部的小张经过,看到独自在工作的依柔煞是高兴,依柔的勤快和清秀的外貌,早已渐渐被公司一些男性职员所注意,还是单身一人的他当然也不例外,打算起这个机会与她接近,于是他走过去。

  “依柔。公司对面开了家新餐厅,我这儿有两张招待券!下班后一块吃饭如何?”

  对这意外的邀约,依柔先是呆愣,她和小张虽然讲过几次话,但不是很熟,不过有何不可!才正准备答应,却有人帮她接了口。“上班时间禁止男性职员对女员工搭讪。”

  突然出现的石桐让两人愣然。

  “啊……石先生,你好。”石桐等于是唐煌的影子,位高权重。加上他不苟一言笑的态度。向来为公司员工所敬畏。

  “如果让上头知道你对女员工搭讪,恐怕会影响你的考绩。”

  “咦。没这么严重吧,我只是想邀她吃饭而已,石先生在开我的玩笑吧!哈哈。”  

  “我的表情像是开玩笑吗?”不苟言笑的神情,加上锐利的眼神,让小张一时语塞,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是。是。我了解,那么我回工作岗位了,不好意思。”他一溜烟地离开现场。  

  依柔生气地指控“请别管我的私事,要不要拒绝由我决定。”

  “恐怕有人不会认定是你的私事,你应该了解。”

  “你在监视我。”

  “我只是避免让公司一些优秀人才,因为某个因素而莫名遭到革职的命运!这对公司而言是个损失,其中缘由你应该最清楚。”

  她差点忘了,凡是接近她的男人都会遭到不幸的下场,唐煌绝不会让任何男人靠近她。宇凡和顾彦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她咬着下唇不语,别过头不再理会地。“这是为你好,希望你能了解。”石桐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五个月过去了!寒冷的季节来临。依柔扫完厕所后正值晚上七点,放好用具脱下围裙,她洗了个热水澡,和小叶两人约好出去吃饭。

  两人逛着街,思考着要吃什么。气象报导明日寒流来袭,街上已感染冷的气息。依柔看到家家围炉吃火锅的景象,不禁想起去年此时,她也正和爸爸、弟弟三人围炉吃火锅的情景,爸爸煮了她最喜欢的花枝丸,弟弟顽皮地和她争抢着吃。为此还不小心将丸子飞出桌外。

  不知过了多久,小叶的叫声唤回她的思绪,她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停留在原地许久。

  “在想什么?”小叶间。

  “唉……一言难尽。”她摇头,默默继续走着。

  “真不知道该吃什么,对了。干脆我们也来煮火锅吃好了,现在正热门呢。”  

  “我吃不下。”

  “对不起。小叶,我不想吃了,你回去吧。我想先回去。”

  “等、等等。怎么突然……”

  “没什么。中午吃的水饺到现在还没消化完,你去吃吧,别理我。我想一个人静静。”不理会小叶的叫唤,她默默独自走着。

  穿梭在熙攘的人群里,她竟不知不觉回到从前的家。老饕便当店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铲平的土地。

  她找了个废弃的铁筒坐在上头,凝望这人事景物全非的“家”,静静地、失神地缅怀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接近的脚步声拉回她的思绪。依柔看向来人,一位年近六年的陌生男子审视着她,问道:“你是李依柔小姐。”

  这位老先生为何知道她的名字。她记忆中没见过这个人。“你是……”

  “果真是李小姐,久仰,我一直想和你见一回,总算有这个机会。”

  “见我。可是我并不认识你……”

  “我对你的事很清楚,包括你们的店和你父亲因打击去世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

  “别急,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助你达成心愿。”

  “什么心愿。”她满心疑惑。

  “报仇的心愿。”

  “你到底是……”

  “我和你一样曾经也是受害者,差点被唐煌陷害到一文不名,幸好我又再度爬起,创设了现在的企业,我一直想找机会惩治唐煌这个小人,很冒昧调查了你家的事情,唐煌对你全家的所做所为令我非常气愤!若不赶陕打倒这奸诈的恶人,不知有多少无辜的人像你一样,遭受他的陷害。”

  “他的确是可恶至极的人。”对他的恨侵蚀着她的心,没想到遭受唐煌毒手的有那么多人。“可是,你找我的目的是……”

  “我们想到了解一个可以打垮唐煌的计划,不过必须李小姐的暗中帮助才行。”  

  “我能做什么。”她只是个身无分文的女孩,有何能力。

  “唐煌之所以能够呼风唤雨、随心所欲,就因为他拥有上亿的财力和强大的企业体系,不过,若能做取他的商业机密!要毁掉他的江山就不是难事了。”

  “你要我去偷他的商业机密。不可能!我只是他公司的清洁员工,如何能偷到他的机密。”  

  “很简单,当他的女人。”

  “不。”她惊恐地摇头。

  “只有做他的女人,才有机会窃取他的机密。”

  “我做不到!”

  “你行的。因为他一心想得到你。想想着,你父亲怎么死的。他辛苦了大半辈子,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就因为这样,我更不能嫁给那狼心狗肺的男人。”

  “嫁他只是权宜之计,当女工根本接近不了他,只有做他的人,才能有机会窃取机密。我知道这么做很为难你,但这是唯一打败唐煌的机会,希望你考虑看看。如果改变心意,请和我联络,这是我的名片。不过,今天的事最好别让任何人知道。对你我都好。”

  老人说完之后,便上了部尊贵轿车离去,依柔看着手中的名片发呆,刚才发生的一切来得突然。他的话太慑人!令她无法平静。

  她将名片收好。这才发现夜色已晚,气温随着夜色更加降低,她呵着冰冷的双手,提起沉重的步伐回去。

  “依柔,你去了哪。我担心死了。”小叶关心地问。

  “只是在附近逛逛而已。”

  “你还没吃吧,我帮你买了包子,放在锅里热着,趁热吃吧。”

  “不了,谢谢,我好累,想无休息。”也许是吹风的关系,她的头隐隐作痛。躲进棉被里,依柔回想那个陌生的老人所说的话,她很明白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她要为父亲报仇,凭她一己之力,这辈子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如果能借助那人之力的话。

  不行。她在心中呐喊,要夺得公司机密,就必须接近唐煌,要接近唐煌唯一的方法就是嫁给他,不,不行。依柔在心中天人交战着,她做不到,她实在做不到啊!

  唐煌办公室“进来。”

  “唐先生。”小叶毕恭毕敬地鞠躬。

  “有什么消息?”

  “我们的死对头日阳企业的董老和依柔小姐有碰头。”

  “他们谈了什么?”

  “据我的观察,看来他们想利用依柔小姐来打垮唐先生。”

  “是吗。”他不意外。“依柔的反应呢。”这才是他最在意的。

  “她接受了。”

  唐煌沉默了片刻。以她对自己的恨,的确有可能接受,不过他仍是受创了。“唐先生。要我行动吗?”

  “不用,你只要保护她的安全就好,这事先按兵不动。”

  “是!”她恭敬鞠了个躬,在退出办公室之际,唐煌叫住她。

  “小叶。”

  “是。”她转过身谨遵吩咐。  

  “你做得很好。”

  “谢谢唐先生。”她退出办公室。

  在出了办公室之后,像是碰巧似的,石桐迎回走来,两人犀利的目光相会。

  “好久不见,你还是一样的漂亮。”

  “你也还是那张百年不变的死板脸。”

  “过奖。”从来不将她的冷嘲热讽当一回事,石桐上下打量她现在乔扮的装束,绑着麻花辫子,穿着土气的围裙,完全像是乡下来的打工女孩,与她原先美丽干练的外表不同。

  “有问题吗?”小叶回瞪他。

  “可以想像结婚以后你变成黄脸婆的样子,一样很有个性。”

  “很抱歉,你贵人多忘事,我是不婚主义者,所以也没机会当黄脸婆。”

  “哦。心意没变,真是可惜。”

  “没什么好可惜,不劳您费心。”  

  有几个女职员正巧从另一办公室出来,他俩立即恢复成上司和女工的样态。女职员们一见到石桐全兴高采烈、小鹿乱撞地围了上来,借询问工作故意和他亲近。

  小叶不屑看了一眼,想不到这家伙满爱女人欢迎的,虽然以前她就知道,不过很难想像会有女人喜欢这种心机深沉、说话又刻薄的人。

  她侧身一让,想趁人多时离开。

  “等着。”眼尖的石桐将她叫住。

  小叶转过身,僵着一个微笑面具恭问。“石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这家伙想干么?

  他破天荒露出一个微笑。“请顺便将我办公室的垃圾拿去丢一下。”

  “是!”真他妈的。他可真是会增加利用机会,等着瞧!她气忿地离去。

  待她一走,石桐又恢复惯有的严肃,就见所有女职员发呆地瞪着他瞧。

  “还有问题吗。”  

  “没……没有了。”  

  石桐面无表情走开,呆立的女职员立即一窝蜂小声兴奋地讨论着。

  “刚才看到没有。”

  “有,第一次!第一次看到石先生的笑脸。”

  “是呀,我还以为他不会笑耶。看到的那一刹那我都呆掉了。”

  “我也是,他的笑好迷人呀。”一副陶醉样。

  “真想当他的女人。”

  “别作梦了。他不会看上我们,唉,真不知道他喜欢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知道自己没啥希望之际唉声此起彼落。

  拿着垃圾往外走的小叶,一脸气闷地走着,可恶的石桐!有机会她一定会整他。她没发现在楼上的石桐,正隔着玻璃遥望她,他的嘴角扬起从未表露的笑意。也许,过不了美人关的人是他。

  “依柔,你脸色不太好,舒服吗?”小叶煞是担心地问。

  “没什么。”依柔感觉头部隐隐作痛,昨晚她一夜难眠,也许是没睡好,才会感到头好沉重。

  她的内心一直在交战着,她想打垮唐煌,却无法接受嫁他的计划。

  可是唯有偷取机密才能打垮唐煌,让他也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将唐煌打垮,她就能恢复自由,从此脱离这魔鬼的手掌心。这是个机会,—错过,她也许一辈子都不是唐煌的对手,也无法脱离他的控制。如果答应嫁给他,或许她有胜利的机会。她的心矛盾不安地挣扎着。

  巡视的朱妈又来挑剔,最近依柔这女孩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倔强的脾气不像以往唯唯诺诺的个性,她今天一定要找机会教训她。

  依柔仍沉浸在犹豫的思维之中,到底她该怎么办。谁能告诉她呢。

  她想报仇,但是要她与那魔鬼共枕,她实在做不到!她怕自己无法假装,矛盾、复仇、害怕困扰着她,她的头实在好痛哪!欲裂的感觉刺痛着她,依柔想也不想地往墙上一撞,希望能把自己撞清醒点。

  这—撞好像真的有好一点,她深吸着气,不一会儿注意到一旁不远的朱妈正呆愣瞪着她。

  “朱妈。有事吗?”

  “没……没什么。”朱妈迅速转身离开。这女孩疯了吗?竟然用头去撞墙壁,八成是秀逗了。看样子还是不要去刺激她的好,原本要挑剔的话全吞回肚子里,不敢说出口。

  等等。难不成这又是那小妮子的新招数,故意吓退她吧。

  朱妈越想越不对,她岂可被那小妮子的举动轻易就吓住,她可是这儿资格最老的管事,要是连一个年轻人都搞不定,若别的员工也如法泡制,那还得了,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来个下马威。她冲回去,不管三七二十一骂出口:“依柔。你的速度太慢了。一点力气也没有。”

  依柔默默拖着地,只觉得头痛欲裂,令她好不舒服。

  这女孩真是太得寸进尺了!“喂。你听到没有。”朱妈不客气地拍她的肩膀,大家都在看,这是她发飙显示权威的好时刻,不过手才一拍下去,就见依柔倒了下去,而且还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朱妈这下子可真是吓到了外太空去。“依柔,你别吓我哪。算我错了,你快醒醒呀。我的妈呀,我怎么这么笨哪!”  

  不论朱妈怎么叫,依柔已听不到,她面色惨白!额头沁出了汗。

  这件事很快地传到了唐煌的耳里。

  生平第一次,唐煌在办公室大吼,没有人看到他这么激动过,依柔发烧到四十度,竟然还让她继续工作。

  朱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显得无辜,这不关她的事呀,那女孩也没说不舒服,怎知不轻轻一拍她就倒了,这下子可真的栽了。

  深知老板脾气的石桐。命朱妈回去休息几天,三天后再来上班,免得失了理智的唐煌做出冲动的处分决定。

  医生帮她打了一支退烧针,唐煌紧握住她的手守候在旁后着她苍白的容颜,心疼加上心急如焚,完全失去自制,他这辈子没这么失态过。

  逐渐退烧的依柔神智稍微清醒,缓缓睁开眼睛。才一睁眼就看到她不想看到的人唐煌,她的手正被包在他手心里。

  “别碰我,我发烧不关你这魔鬼的事。”她的身子仍虚,吐出的话语没什么威胁性。

  唐煌担心的神色一沉,即使生病,她仍倔强得不肯认输,他咬着牙冷道:“你想我会让我赚钱的工具就这么坏掉吗?”

  “你是恶魔。”

  他冷笑。“瞧你这到病样,拿什么和我斗。”

  “等着瞧!”

  “等你有力气的时候再说吧。”他转头离去,她这么虚弱,不愿在此时和她斗气。天知道,当他听到她发烧的休息时,心里有如万针推心般痛苦,而她偏偏不领悟。

  唐煌锤打着墙壁,将拳头捶出了血,但一颗心远比这伤痛苦百倍。  

  休息了一整天,依柔幽幽转醒,唐煌命一位特别护士照顾她;给她进补一些营养食品。

  依柔事后才知道她原来感冒了,四十度的高烧差点要了她的命,自己不但未察觉,还竟然昏倒了,真是丢脸!她觉得自己好没用。也许是大病初越,她感到有些无力。

  “你觉得怎么样?”护士问。

  “全身无力。”

  “那是当然的,多吃些补品就会补回来了。太太真幸福,唐先生昨晚守了你整夜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