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缉你的心 > 第七章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追缉你的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追缉你的心 第七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暂时休学的依柔现在无事可做,一般贵妇平时不是上街浪掷千金,就是上美容中心保养或参加贵妇俱乐部休闲活动,享受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快乐。依柔完全不屑这一套!她绝不花唐煌任何一分钱,宁愿待在房间或去图书馆看看书,在唐煌回来之前,至少这段时间是她唯一可以清静的时候。

  唯一讨厌的是星期天,因为唐煌有一下午的休闲时间!会让她穷于应付。而这讨厌的礼拜天又来了。她故意躲起来看书表示没空,唐煌寻到她时,兴味地上下打量她全神贯注的模样,只差没挂个牌子写着“闲人勿近。禁止打扰”。不过很抱歉。这把对他没用。

  “闷吗?”从身后按住她。

  “不会。”失望的语气溢于言表。

  “逛街、上美容院、俱乐部你都没兴趣,老是看书。对身子不好。”  

  “不会,看书有益身心,可以享受心灵的‘自出’。”她还在抗议他的霸道和独裁。一定是佣人随时跟他报告自己的作息,否则他怎知自己老是看书。真可恶。她的确是在坐牢。

  “那可不一定,你已经看了一个礼拜的书,该换个口味了,走吧。”

  他拿走她的书。

  “去哪。”又来了,这霸道的家伙。

  他的笑很诡异。“游泳。”

  有钱人的家里,通常会有游泳池这种奢华的设施,唐煌自然也不管她要与不要,唐煌一旦决定的事,她再反对也徒劳无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顺着他。

  主人一下令,仆人们立即去准备,不一会儿依柔的泳衣和所有该具备的东西全部呈在面前。

  “要穿这些泳衣。”她呆楞看着手中以寸来计算的布料。

  “是呀,这些是目前巴黎流行的新款,太太中意哪一件。”

  “还有没有别的?”

  “没有了。”

  依柔傻了,开什么玩笑!这几件泳装一件比一件暴露,这怎么穿嘛?唐煌是故意的,她死也不穿。

  “你去跟他说,我头痛。想先休息。”

  “可是……”一看也知道她骗人,女仆有丝为难。“先生不会相信的。”

  “我不管,我绝不下水。”

  “为什么不下水。”不知何时唐煌已经站在门口,微笑地朝她走来,依柔防备地瞪着他。  

  “怎么还不换衣服。”

  “我……头痛……想休息。”她摸着头装病。

  “是吗。”他的笑很诡异,令人胆怯。“既然你不舒服,不然我们‘回房’做其他事好吗?”’

  这暧昧的话吓到了她。“算了,我看还是泡泡水好了.麻烦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我等你。”他微笑。

  万不得已,她选了一件最不暴露的泳衣穿上,但仍和保守沾不上边。穿着粉红色系的两件式比基尼,一再确定不会穿帮之后,才包着大浴巾羞涩地走出来。

  一具健硕的男性体格在水中矫健地游着自由式,原来他还是游泳高手。依柔踌躇在原地,唐煌很快地看到她。他走出泳池。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清楚看到半裸的他,无可否认的,他很注重体格的保养,每寸肌肉结实得恰到好处,显现出他的自信与魅力。

  她别开了眼,极不习惯面对这样的他。

  才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不留神“呀”她惊呼,浴巾被打开,人也被他突然地抱在怀里。

  “放我下来。”她抗议;肌肤相贴的亲密会让她乱了分寸。

  “你好美。”欣赏着她白雪透着粉红的肤色。

  “快放我下来。”

  “在这里。你确定?”

  “当然快放我啊!”他们已在水中,她吓得紧抱住他。

  “你这样抱着我,如何将你放下。”

  “等等……”旱鸭子的她感到溺水的恐惧,不知不觉抓紧了他、

  唐煌稍稍松手,换来她更紧的抱接,原来要这样她才不会排斥他。

  他很喜饮她这么依赖他,欢心满意地依恋她无助娇弱的—面。

  “我……我要上去。”

  “不行。”他才不会错过这好时机。  

  依柔抿着唇充满委屈,唐煌深情地安抚她。“抱着我,你不会有危险的。”

  明知称了他的心,她却狠不起来,她还不至于拿自己生命开玩笑。  

  在这种情况不得不抱着他,而两人如此地贴合,就算她努力板起冷脸面对他,但烧红的脸颊却弱了气势。

  他顺势搂得更紧,当然也光明正大地吃她豆腐,轻吮她的耳垂和颈项。依柔无法抗拒他,对水的注意力分了她的心,挣扎只是加深掉入水中的恐惧,她就这么地任由他亲吻抚弄而无法抗拒。

  从这天起,唐煌爱死了游泳,而她。则恨透了。  

  “小叶。你怎么会在这里。”小叶出现在唐宅,而且还穿着仆人的工作服。

  “从今天开始。我是新来的女佣。请太太多多指教。”小叶俏皮地向她眨眼。

  原来唐煌怕她寂寞,而让小叶来陪她,她才不稀罕他的心意。不过有小叶陪伴的确是件高兴的事情,她拉着小叶到后院亭子坐下。小叶不但很照顾她。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现在有她陪伴,让依柔原本抑郁的心开阔不少。

  “你能来我真的好开心,以后有住了。”  

  “我也好高兴哦,当初听到你要嫁给董事长的消息时,真是令我吓了一跳,原来你是董事长的未婚妻,真教人意外。好贼啊,居然躲在全司当女工,幸好我没得罪你,现在才能升官发财。反倒是那朱妈,一听到你是董事长的未婚妻时,她当时的表情,跟被判死刑一样,想到就好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这件事说来话长。”  

  “我没怪你呀,我高兴还来不及咧!董事长是个好人,你真是嫁对了。”

  此时四下无人,依柔忍不住说出内心话。“大家都看错了,其实……他是个霸道、蛮横不讲理、冷血的魔鬼。”

  “咦?怎么会。”

  “是真的,只是人家都不知道实情罢了。”

  “你好像只讨厌他。”

  “当然。”

  “奇怪,像老板那样的男人应该是女人喜欢的典型才对,他英俊年轻又有钱,对你也很关心,为何你讨厌他呢?”

  “因为他是个冷血的人,从来不管别人的死活和感受。”

  “是吗?可是我看他很在乎你耶!才会希望我过来陪你。”

  “那是他另有目的。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

  “那么,你又为何会嫁给他呢?”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小叶握着她的手安慰道:“我想你对老板或许有很深的误解。在公司里,大家对他的向心力很强,因为他从来不亏待自己人,听说有很多女人喜欢老板,可是你是他唯一要娶的女子,我想老板应该是很爱你的。”

  “不是的,小叶,你不懂,其实他是个……”

  “老板好像回来了。”前院传来唐煌的声音。“我得去工作了,可不能第一天上班就被开除。”

  “小叶,你别走。”她哀求着,知道唐煌很快就会来找她,自己希望有人可以陪她借此躲开唐煌。

  “放心,来日方长,我可不敢当董事长夫人的电灯泡。”

  “没关系,我不在意的。”

  “可是有人在意呀,瞧,说人人到。”唐煌已朝这儿走来。小叶向董事长行个礼。便识相地回到工作岗位上。  

  唐煌在依柔脸庞亲了下。“我回来了,老婆。”今天的他看起来很高兴。

  依柔应付地回以淡淡微笑,这几日他回来得特别早,不知这会儿他又有什么主意,打死她都不游泳,她想好了,这一个礼拜都用月事做借口来逃避,虽然慢慢觉得游泳也满有趣的,如果没有他在的话。

  “吃过饭,我带你去郊游。”

  “嗯……其实在家里也满好的。”担心他又打什么主意。

  “出去走走对你有好处,我带你去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

  用过餐后,仆人为他们准备好东西,在唐煌连哄带骗的攻势下!

  依柔不得不跟着他一块出门。

  他们往南部走,在车上依柔小睡了片刻,她—向懊恼自己一上车就容易昏睡的毛病,因为结果总是唐煌用吻当……

  当一望无际的草坪出现在依柔眼前时,她的眼睛为之一亮,满丘的绿野连着天!初春的日暖风和。深深的沁人心脾,她陶醉了。

  唐煌笑看她这一面!对于她的一切喜好都了如指掌,知道她爱大自然,讨厌做作的事物,带她来这儿果然是对的。

  从来不知道台湾还有这样的地方。宽阔的草坪和茂密的林间,没有杂乱的骑楼房屋或建筑,似乎是刻意保持这种悠闲的自然风光。在他们步行当中!小鸟、昆虫不时穿梭其间,因看得入迷,连唐煌牵着她的手都不自知。

  “这是什么地方?”她忍不住问。

  “世外桃源,除了你,我没带人来过。”言语中的专情表露无遗。

  她别开眼装傻,甜言蜜语她不知听了多少次。但这一次却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她暗责自己的单纯,一定是受这美景影响所致。

  “我们要去哪里。”

  “带你去白雪公主的城堡。”

  “真的。”她睁大了眼。但在唐煌噗哧一声笑出之后。她才恍然自己的天真,嘟起嘴不理他。  

  唐煌哄着她。“虽然没有白雪公主,但是有白马王子。”

  此言换来她的冷哼,他挑高俊眉。“不信。”立刻秀给她看,才一转个弯,依柔冷淡的表情瞬时转成了惊奇。  

  一大群漂亮的骏马出现在绿油油的草地上,不是关起来的。而是自由的憩息在绿地上。她在作梦吗?

  一位马夫上前恭敬地招呼他们,唐煌向那人说了几句便暂时离开,马夫领着依柔到马儿旁近观。

  “这些马都好漂亮。”她不由得惊叹。

  马夫在一旁解说着?“这些马都是优良品种,从小就用放养的方式,因为长期和人—起相处,所以人的接近不会吓到它们。”

  “可以摸吗?”她好期待。

  “请,这只棕色的叫爱丽丝。”

  “爱丽丝,你好。”轻抚着干净舒服的毛,马儿悠闲地吃着马夫手中的草粮,马背离过她近两个头,依柔赞叹着。“它真美。”

  “还有更美的。”

  “真的。在哪?”

  此时一匹白色的骏马来到她眼前,依柔抬首对望,唐煌身着骑马装策马而来,全身贵族般的气度,充满王者之风,是那么的英姿焕发、挺拔俊朗。那气度就像浑然天成般慑魄人。一瞬间,她瞧得失神了,他渐渐靠近,阳光在他身后罩主圈金黄的光晕。庄严得就像个中古世纪的王子。

  他向她伸出手。“来吧,我的公主。”

  “呀!”她低呼。唐煌轻而易举地抱她上马,既俐落又稳当。好以她轻得像根羽毛。上了马背才发现比她想像中还要高,末预警地,唐煌策马快奔,吓得依柔紧抱住他。他以只手驾驭马儿,另一手臂坚定地护她在怀里御风而行,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困扰了她,依柔的心在颤动着,分不出是紧张,抑或悸动。

  很快地她适应了,开始欣赏沿路的风景,原本翠绿的树荫草地,变成了各色的花丛。颜色越来越鲜明,空气中扑来淡淡的香气。顷刻间,一栋红瓦白砖的房子出现在小丘陵上。绿野晴天、再花丛生、红瓦白屋,这电影才有的美丽世界,竟然活生生呈现在她眼前。

  停下马儿,唐煌抱她下马,虽然她不想承认自己的心动,但触目所及,一再撼动着感官神经。

  这地方真的太美了!就像她高中时曾在书上看到的外国风景一般,当时还向同学说出希望能住在这种小屋的梦想,但这种事怎么可能实现。难道是……”

  她看向唐煌,就见他遥望着远处。用手指吹出长长的口哨后,神秘地告诉她;“向你介绍两个特别的朋友。”

  才正纳闷的依柔,马上便看到远处两个奔来的影子。

  是狗她知道,爱狗的她不禁浮起笑容,但随即发现不对劲,那毛茸茸飞扬的阵势,不但来势汹汹,而且身子越来越大,根本大得夸张。

  “呀。”她再度吓得躲到唐煌的身后,两只特大的巨狗如排山倒海般向他们冲来,将他们两人扑倒在地,唐煌抱住她躺在地上。有那么一瞬间,依柔以为自己要死掉了。直到她听到唐煌的笑声,好奇地偷偷睁开眼,四只大眼和两个大舌在她面前晃动,依柔更紧抱着唐煌的胸膛,她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营养过剩的狗。

  唐煌搂着这吓坏的小妻子,安抚道:“它们是罗宾和安琪,很温驯的,别怕。”

  “它们在蹬着我。”

  “它们是好奇,第一次有客人来让它们很兴奋,向它们打个招呼吧。”

  这两只庞然大物一前—后地跳跃着,依柔实在是不敢将手伸出去,她仍是紧抓着唐煌的衣襟摇头,直直地盯着这两只亢奋的大狗。

  唐煌忍不住狂笑,深接着她叹息,“可怜的小东西,有我在。别怕。”

  他将她抱起朝小屋走去,罗宾和安琪也跳跃跟着。屋里的摆设和置更是令人惊喜。

  “是吗。”她吞着口水。

  “如果你抚摸它们。它们会很开心。”

  “我倒觉得它们会把我的手当汉堡吃。”

  唐煌接着她大笑。“你真是可爱!”从刚才到现左,他不知开怀笑了多少次,这样的他很豪迈不羁,令人轻松没有压迫感,那种时而不经意的温柔与娇宠!若她不注意,一不小心就会被他攻破了防御。这是他的手段,她必须谨慎。

  他们在小屋前野餐,依柔渐渐能适应罗宾和安琪的热情!两只狗儿终手得到她抚摸的奖赏,更是乖乖地趴在她身旁撒娇。瞧它们巨大的模样,个性却是顽皮得可爱,罗宾将头枕在她的腿上注视着她,表情滑稽有趣。她忍不住笑了!开始和两只狗玩耍。

  野餐的食物是一些看起来普通的三明治,但味道却非常美味。她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也许是自然美景和动物的纯真影响了她吧。

  唐煌送给她一份三明治,依柔一边吃着,一边看狗儿耍宝。

  “你的脸沾了抄拉。”他提醒她。

  “是吗?”她擦着右脸。

  “不是这边,小傻瓜。”他用食指为她拭去,舔入嘴里。这么不经意的举止,突然教她不知如何是好。

  “咦。你的三明治多了。”

  “有吗?咦,真的耶。”是她最喜欢吃的。

  “给我吃。”

  “好。”在她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时,唐煌一口咬了下去,发出满足的叹息。“好吃。”像个大孩子一样开心。  

  这是什么样的气氛。不应该这样的呀。依柔默默地吃着,这情景就像一对平凡的夫妻,一切都那么平和,与世无争,这不正是她所企求的日子。

  她摇着头,差点迷失在他的吻柔陷阱里,她告诉自己千万别上当了,这—定是他的手段。

  吃了顿丰富满意的午餐,唐煌伸了伸懒腰.躺在她身旁的草地上闭上眼睛,打算睡个午觉。  

  这人可真会享受!她冷哼,望向别处。不一会儿,忍不住低,俯偷瞧着他,其实他的睡相很好看,睫毛很长。鼻梁挺直。有着优美自信的唇形。不可否认的!他的确拥有令人欣羡的条件,如果他不是用手段得到她说不定她真的会爱上这个人。

  唐煌蓦地睁开眼向她俏皮地眨眼,温热的红唇立即染上她的双颊,她在做什么。竟然盯着他看。狼狈地想要逃开,唐煌抓住她的手拉向自己。“你也躺下吧,别辜负这片自然美景。”

  她被他搂在臂膀里,以臂当枕,淡淡的草香扑鼻,一片晴空万里映照眼底,他们就这么躺着,没有争执,忘却时光的流逝。

  “喜欢这样的日子吗?”。他轻问。

  依柔沉默了一会儿,答道:“与世无争,平淡过一生是每个人企求的梦想。”

  “这不是梦想。我们可以实现,”

  “现在不正如此?”

  “不,我要你真正享受到,而不是应付。”  

  “我没有应付,只是认命。”  

  “我不要你认命,而是打从心底愿意。我该怎么做你才会交心。”

  她在笑。“交心。也许这个代价不是你所能接受的。”

  “如果我愿意呢。”

  她心头轻颤了下。在暗喻什么?是认真的吗?

  她不再言语,任彼此两颗心在轻轻叹息着。

  两人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

  依柔越来越厌恶自己了。她开始在意和唐煌有关的种种,更令她害怕的是,身子开始对他给予的吻起了回应,即使她强迫自己忽略两人同床时的亲密,但唐煌的碰触渐渐侵袭到每一寸神经感觉,有时候,她会迷失在他温柔的怀抱里。

  以往每当她用冷言冷语刺激他,唐煌会发怒致使两人产生争执,但是逐渐地,他不与她计较,忽视她的冷漠。到了夜晚。他会以柔情配合着激情对她加倍进攻,借此报复她的冷淡,挑起她的热情。

  她开始担心,深怕再这样下去会忘了自己嫁给他的初衷,她不能迷失自己,要是连心也背叛了。她会无法原谅自己,唯有逼自己冷淡至极。但唐惶不给她防御的机会,常趁着她松懈时,再度偷袭她的心,惹得她一次又一次的沦陷。她越来越搞不懂他了,明知他在偷她的心,心里却有了动摇。有时候,她偷偷沉醉在他给的温柔当中,即使表面上对他不在意。在她回前,他那种完全的放松、幽默与多情,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化解两人可能发生的争执,让她无从借故发飙。 

  反而上了他的当,给拐去与他亲密。  

  事情不应该是这么发展的呀。她好迷惑。

  “我要出去。”她向司机命令。

  “可是……先生快回来了。”仆人们都知道,主人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看到太太,这时候出门不太适当。

  大家对唐煌的敬畏她早了解,不过,她不想待在家里,因此改口道:“我想在先生回来之前,买个礼物送他,不会花太多时间的。”她用无害天真的笑容打动司机。

  “可是唐先生交代过,为了您的安全,在还未逮到绑匪之前,最好……”又来了,她真想抓狂。难道抓一到绑匪,她这一辈子都不能出门吗。她脸上显现的不悦让司机胆怯。此时小叶适时地出现。

  “让我陪太太一起去吧,这样先生也比较放心,可以吗?”

  “如果有你陪的话。就没问题了。”

  于是司机载她们往市中心去,小叶陪着她到百货公司逛逛。

  “小叶,谢谢你陪我来,幸好有你陪伴,否则我不知道还要待在那牢笼多久。”

  “别这么说嘛,我可是乐得轻松耶!你想帮唐先生买什么?”

  买东西只是个借口,她才不会买东西送他:无聊地逛着男士专柜区,忽尔看到—件非常帅气高贵的西装。不知怎么的,她清楚知道那衣服要是穿在唐煌的身上,必然比模特儿要英俊百倍。

  “那件西装好棒,好像是专为唐先生的订做似的。”

  “一点也不适合,”她转身撇开视线,不愿承认这个想法。

  逛到另一边男士饰品区,领夹、袖扣、皮带等等精致的设计,怎么看都很适合唐煌。

  结果,她竟莫名地买了—副银色的领夹,线条虽简单,但是高贵,就像他的气度一样。  

  “好漂亮,唐先生一定会爱不释手。”小叶在旁赞美着。

  “不是送给他的。”她真是后悔!没事干么买这种东西。都怪那门市小姐,猛灌她迷汤,竟不小心买下了这领夹。

  “不是送给先生。那要送谁?”

  她想不出理由,小叶不懂她和唐煌之间的情况,就算说了也没用。

  她的心好烦乱,站起身,“我去洗手间。”她得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就在她进入洗手间之前,有人抓住她的手臂,她一愣,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宇凡。

  “终于见到你了。”他带着俊朗的微笑。

  “真巧,你也来这里逛,今天不上班吗?”他现在应该是个大忙,人才对。  

  “我是为了你来这里的。”

  “为我。”她不明白,心不自觉跳得老高,这话是否另有涵义?

  “我曾说过我是为了唐煌而回来台湾的。”

  她没忘记,猛然想起字凡也是唐煌的受害者之一。“你的意思是……”  

  “三年前,他夺走我的一切,现在。是我要回来的时候,包括你。”  

  他的话让她怦然心动,他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突然的表白让她感到无措。

  “你懂的,还记得日阳董事长?他是我的合伙人。”

  “原来你也是……”她恍然大悟。

  “不错,我加入他们打垮唐煌的计划,也知道你嫁给唐煌是逼不得己的,今天来此就是为了告诉你,我会在暗地帮你,同时也为了我们的将来。”  

  “宇凡……”她心跳得好快!这事来得突然,她还没有心理准备。

  “时间紧迫,我不能待太久,你先将这东西收下。”他交给她一个袋子。“里头的东西可以帮助你偷取机密。记住,将这东西收藏好,千万别让人发现,我会再与你连络。”

  依柔将东西放入皮包里,她有些紧张。也想知道他们的计划;正打算开口问时,小叶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

  “依柔,你遇到朋友了。”她走过来挽着她的手问。

  “嗯,是以前的高中同学。”她急忙解释。

  “你好,我和依柔多年不见,想不到会在这遇上。”

  “是啊。”依柔陪笑着附和。

  宇凡看了下手表,赔礼道:“我约的客户快到了,请原谅我先告辞,不打扰你们逛街的时间。”斯文有礼地点个头后,便泰然自若地离去。  

  “我们也走吧。”依柔拉着她,另一手握着皮包,不知怎地,心思有些烦乱,宇凡的话令她报挂心。  

  她们回到唐宅时,唐煌也才回来不久,正跟石桐说话,看到她便向她走来,脸上的笑容很性感,看她的双眸很不一样。

  “听他们说,你去逛街买东西。”

  她立即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很后悔的事,来不及将手上的领带夹盒藏起来,她伫足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小叶快嘴地向老板报告太太买了—个礼物,故意忽略依柔急切并她衣角的尴尬。  

  “哦。是要送谁的。”

  小叶还没说出重头戏,就被慌张的依柔抢先打断,在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石桐。这要送给石桐的”手上的礼物立即捧上石桐眼前。  

  刹那间,四人当场愣在原地,每人表情各异,石桐是一脸意外,小叶则哭笑不得,唐煌更是沉下脸色,而依柔则死盯着石桐。不管他们相不相信,她是打死都绝不承认就是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