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缉你的心 > 第九章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追缉你的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追缉你的心 第九章
上一页 目录  
  —个月之后,豪国企业及相关海内外企业起了连串的危机风暴,股票大跌以及内哄造成企业几近瓦解。除此之外,政府收到匿名告密的证据,以恶意侵占的罪名起诉唐煌,并派人缉捕他。

  唐煌一生建立起的企业面临了空前危机,其他觊觎已久的商场竞争对手则乘机大肆并吞,抢占市场。内斗外攻之下唐煌的企业王国崩毁已成定局,而他也消失了。

  “太太。太太。”管家拿着报纸急忙来向依柔报告,其他佣人也跟着赶来,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惊了,一时之间他们不知如何是好。头条的篇幅大肆报导豪国企业在国内外的产业已面临瓦解破产的局面,并指出企业负责人所牵扯的罪状,法官已下令逮捕唐煌。

  看着手中的报纸,依柔颤抖着,她终于打败他了。—切都结束了,她的心里为何又高兴不起来呢?

  “太大!先生他……”

  “我知道。”她缓缓着向大家,已失神麻痹了!轻道:“我需要静静,你们……不用担心,该给大家的,不会少给。”说完她默默转身回房,独自坐在阳台窗前。

  她复仇了,却没有胜利的滋味。好不容易实现了愿望,让唐煌尝尽痛失一切的后果,这代表她获得自由了,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可是事实不是如此,只有更深的失落,看着他被判定坐牢的消息,揪痛了她的心。  

  “豪国企业倒了,你高兴吗?”

  “小叶?”依柔看向站在门口的小叶,她的神情和打扮不一样了,诧异她和以往的不同,不再是那个穿着佣人服看似朴素老实的小叶,而是干练美丽的女人。依柔第一次见到她亮丽的一面,像换个人似的。  

  “警方正全力通缉着唐先生,你的目的终于达成了。”

  听她的口气,似乎老早知道这件事背后的秘密,依柔突然恍悟,诧异道:“你知道这件事……难道你……”

  “是的,我是唐先生的手下,唐先生不忍心你做苦工。所以安排了我来帮你,那次绑架事件,我们不是偶遇,唐先生是亿万富翁。早考虑到这一点,一直命我暗中保护你。”

  “这么说,偷取机密的事情他也早就……”

  “为什么。”

  “什么原因,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心头一紧,唐煌是故意不折穿她!这事实一让她震撼,他这么做是为了赎罪。还是收买她的心。

  “他后悔,谁叫他那么坏。”她才不领情!

  “也许老板有时候不择手段,但是他有原则,只要达到他的目的即停止,绝不把人逼上绝路,你的事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失算,相信我,唐先生是无心的,即使你将恶意侵占的罪名栽赃给他,他仍无怨。”

  “栽赃。难道他没这么做吗?”

  “唐先生不是这种人。违法收购的事他不会做。”

  “是日阳公司和宇凡所为。”她恍然大悟。

  “我以为只是让唐煌企业倒闭,不知道要栽脏罪名给他。”依柔不敢相信,原来他们利用她设计唐煌,她望向小叶,既然她是唐煌的人,来此是为了报复吗?

  “怎么可能,你是唐先生的挚爱。来见你是我自己的意思,我觉得有义务告诉你实情,我不希望我忠心服侍的老板那么痛苦,我要讲的就这些,我走了。”

  “等等……你去哪?”她追出房门外。

  “当然是跟着唐先生,对你而言他或许是个魔鬼,但对我而言,他是神。”

  依柔乱了分寸,原来唐煌早知道她所作的一切,为什么,为什么不阻止她。他好可恶,让她毫无胜利的喜悦,有的只是心碎。

  她坐倒在地,失神了许久!终究掩面哭泣。可恶的唐煌。他用手段抢走了她的人,让她无法逃脱。而现在他垮台了,人消失了,却仍绑住她的心,让她不想他都不行,她不知该怎么办,这种锥心之痛比任何痛都难受。她把他害得那么惨,可恶的他竟然不阻止,让她连恨他的理由都没有了。

  她好伤心,发自内心深处的悲伤,什么也无法思考了,就这样失神地望着地上,直到林宇凡的出现唤回她的神智。

  “你怎么了。依柔,怎么坐在地上发呆?咦。你哭了。”

  “别管我。”她心乱加麻。

  “依柔!听我说,我是来带你走的,目前的情势对你不利。一些有心人士想利用你并吞企业,趁他们找到你之前快跟我走。”

  “不。”她挣开他的手,冷眼瞪他。  

  “依柔。”

  “唐煌恶意侵占的罪名是被栽赃的,你早知道整个计划,是不是。”

  “你怎么了。唐煌垮了,这不是我们所盼望的?”

  “告诉我,我要知道实情。”她语气坚决,宇凡若不说出实情她不会走的。

  “是又如何。难道你不希望他得到报应。”

  果然是真的。她恍如晴天霹雳。

  “别任性了,依柔。快跟我走。”

  “不,不应该是这样。”她推开他。“我要的不是这种结局。”

  “难道你不恨他。”

  “我当然恨他,但不是用这种方法,这么做等于跟坏人没两样。”她只是要唐煌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没要他坐牢呀。

  “只有这样做才能将他置之死地,永不翻身。”宇凡解释着。  

  她甩开他的手。“你变了,宇凡,你变得奸诈险恶了,从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依柔,我是为了我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一起。”

  “别说得那么好听,宇凡,至少知道什么叫良心,我不做违背良心的事。”

  “我再狡诈也比不上唐煌的阴险,他才是真正的恶人,他罪有应得。”“不错,他是罪有应得,他的作为虽然可恶,动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我。而你不是,我只是你计划中的棋子。你利用我达到你,自私的目的,顺便得到我罢了。”

  “依柔,别闹脾气,跟我走,没有唐煌,我们会过得更好。”

  “不,你走吧,我要静一静。”  

  “依柔。” 

  “别过来,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她语气坚决,说到做到。

  宇凡紧握拳头,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无益,临走时说道:“我会再来的,也许你认为我变了,但是我会证明给你看,对你我一直没有变心,我绝不会让你受到其他人的伤害。”  

  她无语,拾起地上的报纸,唐煌消失了,他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看着她出卖他的一切。他好傻、好傻。

  唐煌已经破产,唐宅也不需要佣人了,遣走了所有佣仆的唐宅变得冷清寂寥,唐煌虽然破产,但为她留下了这栋房子,当初即是以她的名义买下,也因此守住了这房子。

  依柔自问着,为何她还待在这里?如果是之前,她会毫不考虑的离开这里,但是现在她却有了依恋。是什么原因让她产生牵挂。等他吗?她自嘲着,唐惶不会回来的,警方到处在找他,也许他已经逃到国外,也许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  

  当她正这么认为时,一个人影蓦然出现在她眼前,是唐煌。站在门口凝望着她。依柔抚着心口,庆幸、喜悦、矛盾、犹豫,种种不相容的情绪全掺杂在一起。唐煌缓缓走向她,他将暂时离开台湾,在走之前仍旧忍不住来看她。她瘦了,抚摸她的脸,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是什么让她变得憔悴。即使脸色苍白,在他眼里她依旧美丽动人。  

  感受他掌心传来的温热,依柔颤抖地问:“为什么。你早知道一切!为什么还故意让我那么做。”

  “我就是爱你,爱你的心让我嫉妒得发狂,无法看着别的男人得到你,即使用任何手段,也要得到你。如果这样可以消除你对我的恨,这产业算什么。”

  “你回来是自投罗网?”他的所为令她震撼,也冲击了她的心。

  “我想看你,什么也阻止不了我。”

  “你真是不可救药……”

  “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无药可救了,从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你。”

  “你不逃。不怕我报警。”

  “你会吗?”他将她困在小方天地,炽热深邃地锁住她的眼。

  “我恨不得你被抓去坐牢。”她无法消受他对她的好,只能用抗争,却不是真心的。

  “是吗”他的鼻息逼近,怀疑她的话里有几分真假。

  依柔努力瞪视他的眼,终究心虚的败阵,避开他的逼视。唐煌给她机会逃避。烙下了火热的吻。

  “不。”她仍是恨他的。想要挣脱他的箝制,但是她逃不过唐煌的法眼,唐煌察觉了她的犹豫!她的肢体已经出卖了她的脆弱和感情。

  猛地,他在她眼中找到一抹忧心,他霸气地吻她,占有欲依然如故,依柔惊觉到自己的防护网快要被他攻破,她不要让他撤下自己的防罩。然唐煌岂会给她机会,这一次他不再妥协,他要完完全全地得到她。

  依柔崩溃了,她无法推拒这个怀抱,在他坏中无力地沉醉,这个男人在他意气风发时毁了她的一生,却在他失去一切时仍不放弃她,始终如一,夺取了她的心。

  他抱起她坚定地往卧房走去。不管她要不要,坚定地卸下她的衣,也卸下她情感的防护,贪婪地索取她的身和心。

  他怎么可以趁这时候攻占她。他好卑鄙/虽然双手不住地捶打他,但是她的身子出买了自己,对他的抚触起了反应。

  他彻底占有了她,毫不犹豫,甚至贪婪地索取她的感情,不准她保留。泪水沾湿她的脸,却也被他吻干了,依柔再也无法抵挡他的深情,随着他攻下每一处城池而弃械投降,他吻遍她每一寸肌肤,彻底地烙上他的印记。直达最深的境地。这一夜。两个身子真正地契合了,缠绵着直到天明。

  激情过后,她羞惭地将脸埋在被子里,背对着唐惶不敢正视他。

  唐煌仍依恋地在她颈肩上印下数点亲吻,如果可以,他希望时光就此停留,他不后悔这样对她,只担心刚才的激情是否伤了她。

  不住地在她耳边呢喃。心疼着她,经过这一夜,他是更不可能放开她了。

  依柔始终不语,他观察看她的反应。想了解她的想法,是恨他?还是对他多少有些感情。云雨过后。他感觉得出来,依柔并不是全然排斥的。  

  “为何不说话?”板过她的脸直视他,发现她两顿呈现羞涩的潮红。  

  “你在害羞。”

  “你去死好了。”他就是要揭露她的面具吗?

  “或许,拥有你我死而无憾,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她咬着下唇。瞪视这个痴情种。“要坐牢的人,还有心情开玩笑,信不信我会立刻报警。”

  才这么说着。就听到窗外不远处的骚动,他们停止了斗嘴,很明显的,是警察。

  依柔心一凉。她不是真的要诅咒他,想不到却真的应验了。

  随着脚步声靠近,她开始有些慌了,嘴上仍是逞强。“再不走,你就等着坐牢了。”

  “不正合你意。”

  激烈的敲门声响起,依柔一颗心慌了。

  “你快走吧。”她催促着。

  “你在为我担心,是吧?” 

  “笑话。”

  “既然如此,为何不看我。”  

  “我、我……”她无法正视那双透视的眼。“你快走。”泪水在她眼中打转。她认输了,语气几近哀求。

  “我会回来抢走你。”他在耳边留下这一句诺言,夺取最后一吻,在警察破门而入时离去。 

  她流下了眼泪,老天。她到底是怎么了。终究不得不承认,她爱上了这个魔鬼般的男人。

  五年后——

  三十五岁的依柔,不再是当年纯真的少女;经年的世故和沉稳的气韵让她的美丽增添了成熟妩媚。  

  离开唐宅在南部定居的她,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如往常—样。

  她在种满玫瑰的庭院里享受着阳光的礼赞。林宇凡定期会来拜访她,今日,他抽了空来看依柔。“大忙人怎么有空提早来?不是说下礼拜才来的。”她笑问,微发的长发在颈后扎了条丝巾。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气韵。  

  “有些事想找你聊聊。”“哦?”她微笑,不急着问,只等他开口。

  “你还在等他?”  

  她知道他说的是唐煌。“我相信他,他说过会回来带我走,他向来说到做到。”一回想起那个霸气柔情的男人,红唇不由得浮起甜蜜的微笑。

  宇凡叹了口气。他们的爱如此坚定,是幸与不幸,他不知道,但他真的羡慕唐煌,有个女人可以为他如此守候。

  “我听到消息,美国近来窜起一个新企业家,不知道后台老板是谁,攻占了台湾电子和网路市场,企业规模扩展得很快。”  

  “是吗。那又如何?”

  “我好奇的是!这个企业正收购日阳企业所有相关产业。我怀疑日阳企业产生的财务危机,和这家企业有关。”

  “你的意思是……”

  “也许是唐煌。”真的是他吗?她内心激动着,但不敢抱太大希望,怕落空的结局让她伤得更深。“我只是猜测,如果是他,也许会来找你!所以我来问你。”

  “没有他的消息。”她摇头,内心的某一角落暗暗失望着。

  宇凡安慰道:“也许时机还未成熟,他这么爱你,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嗯!”她点头,一双美眸看向远处,轻轻叹息着。“我走了,下午公司有会议,有时间我会再来看你。”

  送走林宇凡后,依柔缓缓走回屋内,回眸看着满园的玫瑰,内心的期待何时才能实现。

  才刚跨进门内,倏然问,她被拉入一具太熟悉的臂膀里,来不及出声,便被霸气激情的吻含住了低呼。

  是他!她认得这个吻!除了他没有人可以激起她的热情,他回来了。实现他的诺言回来抢走她。

  “是你。”她悸动着。

  “是的,我又回来了,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天涯海角,这辈子我会一直追随着你。”“你这阴魂不散的魔鬼。”她流下激动的眼泪。

  “你是魔鬼的新娘。你是在悲泣无法逃脱的命运。还是为我喜极而泣。”

  “如果都有呢?”她的回答令他意外。

  他思考她笑中的涵义!也发觉长达五年的她出落得更加妩媚,甚至多了分少妇的韵味,是谁让她变得如此。难道她的心中有别人。这认知让他妒火中烧。“你有男人?”语气很威胁,接她的臂膀倏然紧缩。

  她轻笑。“你猜对了。”

  “我不会轻绕他,凡是接近你的男人我不会放过的,不管你要或不要,我不会放开你。”唉。五年了,他霸气依然,仍是不可救药的痴情,但她却很喜欢。

  “这点你恐怕办不到。”  

  她笑得诡异!不再有排斥和仇恨,反而有着成熟女人的稳健和风韵,唐煌这才发觉她的改变。

  “你是谁。”一个稚嫩的幼儿声出现,随即有人拉着唐煌的衣角。嘟着嘴质问。唐煌愣了下,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小娃儿?

  “小孩是谁?”

  她将他抱起,怜爱地搂着他。“他就是我的男人的小娃儿。”唐煌眼中有着占有欲,好似怕依柔被人给抢走了。

  “他……”唐煌呆住了。

  “他是我儿子。”

  他瞪大眼不敢置信,看着妻子怀中的男娃儿。蓦地顿悟:难道他是?!从依柔娇羞的脸蛋。他知道了答案,太惊异也太高兴,老天。她怀了他的孩子,还生下了他,而他竟一点都不知情,他激动地搂着他们母子。

  小男孩皱着眉头,似乎不高兴有人跟他抢妈咪。“杰儿,他是爸爸,就是你常吵着要的大玩偶。”

  小男孩睁着圆圆韵大眼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爸爸”。像在看新玩具似的。

  “嗨,小家伙,初次见面。”唐煌伸出手,小男孩考虑了下,大胆地伸出手握住他的大掌。毕竟是父子,杰儿很快就和唐煌混熟了。

  抱着儿子,唐煌感触良多,心中有着无法言喻的感动,这孩子有双慧黠的眼,将来必是大将之才。

  他搂着妻子,眼中难掩激动,衷心地承诺“交心给我!这世界没有人比我更珍惜你。”

  她还能说什么。面对这么一个爱自己爱到无法自拔的男人,而最后她也连自己的心都输了。

  是的,她输了,输给了他的痴狂。抱着孩子,他们相拥而吻,五年的等待!她终于等到这一天,就让一切仇从此随风而逝,从今天起,他们将重新开始,珍惜着老无所给予的恩赐,平凡幸福地度过生。  

  站在远处眺望的石桐和小叶,浮起会心的微笑。原来夫人怀了老板的孩子;都快五岁了。

  “看来他们注定纠缠一辈子。”石桐摸着下巴思忖着,原来让女人怀有自己的孩子,可以绑住她们一生,这招倒是挺有效的。小叶警戒地瞪着他。“你打什么主意?”

  “让你跑不了的方法。”“休想。我警告你,我还没找你算抢我项链的帐,别想在我身上再偷些什么。”

  “我的确是想偷取你身上的某个宝贵的东西,让你这辈子想要也要不回去。”

  言下之意清楚得很,她红透了脸颊。瞪着这个色鬼。他居然有这种想法,更可恨的是自己却有喜孜孜的感觉。她羞涩地甩头而去,石桐理所当然地追随佳人,老板找到了心爱的人,轮到他加油了。

  搂着爱妻的唐煌,想起刚才依柔和林宇凡见面的事,不见这五年,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心中非常在意。

  “为何林宇凡会来这里。你和他……”他深切想了解,又怕用词不当,犹豫的表情教人看了好笑。

  她解释道:“豪国企业垮了之后,各大股东争机在利,宇凡帮我挡住那些不怀好心的人,其实他是个好人,只是因仇恨蒙蔽了良心。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你该感谢他,要不是他,我和杰儿就不能像这样过安逸的日子。”

  “原来如此。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向他道歉,顺便告诉他以后,就不必他操心了。”

  她失笑。这人真是爱吃醋耶!“有了孩子,你这辈子离不开我了。”“那可不一定,现在我的心可是在孩子身上,他是我的最爱。”

  唐煌皱着眉头。“看来我以后要跟孩子为了抢妈咪而争风吃醋了。”

  她娇笑,靠在丈夫怀中,她现在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虽然经过了种种风雨。而最后总算有个完美的结局!也许是老无眷顾,她会珍惜所拥有的。

  似是感应到她的内心,唐煌在她耳边承诺。“我会守护你和杰儿一辈子,至死不渝。”

  她的眼中闪着泪光,无语地点头,和丈夫儿子一同进了屋,迎接美好的未来。  

上一页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