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真爱你 > 第一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狂,真爱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狂,真爱你 第一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吱的声响,划破了暗夜的宁静。

  一台积架车以高速狂飙而来的姿态,在一个快速的转弯煞车后,四平八稳的停在城光社区前。

  「谢谢你送我回来。」

  车内,艾媺轻扯唇瓣的说,打破车内自始至终的沉闷气氛,同时也结束了这段令人窒息的相处行程。

  她伸手将车门推开,身旁仍是一片静默,她带着些许失望与无助下车后,再将车门关上,车子立刻噗的一声,瞬间像颗子弹般的往前方射去,毫不留情。

  愣愣的看着不消片刻便从她视线内完全失去踪影的他,她强忍了一整天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啦啦的滑落。

  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呜呜……呜呜……

  从高三开始交往至今,高中一年、大学四年、步入社会四年,他们俩已经整整在一起九年了,这是他第二次对她不理不睬,冷漠得就像想与她分手,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的模样。

  他是认真的吗?

  他是否真的想要结束他们这长达九年,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呢?

  想起她在杂志上看到的报导与照片,在他怀里的女人是那么的自信美丽,家世又与他旗鼓相当,他们的结合就像杂志上所写的一样,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的美好姻缘。

  一点也不像她,因为在他们名门世家的世界里,她就像是个跑错场景的丑角,令人觉得可笑。

  多么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他们高三的那一年,她可以无忧无虑,单纯的感受他对她的宠爱就好,而不必担心或理会那些将她伤得伤痕累累的流言蜚语。

  只不过这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每个人都会成长懂事。

  她便是在大学那四年慢慢的了解到人性的可怕与多变,也让她从无知憨直变得多愁善感,进而差一点毁了他们之间的爱情。

  她永远记得那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对她不理不睬,就像现在一样……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四年前

  「谢谢你的招待了,梁矢玑。」一个吻印上她男朋友的左脸。

  「我真的好喜欢你,哪天你若和艾媺分手了,别忘了给我个机会。」一个吻印在她男朋友的左边嘴角上。

  「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不会和艾擞分手,和我交往?」

  「不会。」梁矢玑微笑着说。

  「真狠,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

  最后一个吻则是嘴对嘴的直接印上她男朋友的唇,而她男朋友却全都笑意盎然的接受了下来,而她这个做女朋友的却只能呆在一旁,佯装大方的微笑着,将醋意与泪意一古脑儿的全往肚子里吞。

  这算什么?

  今天是她大学毕业的日子,本来约好了是要两个人单独去庆祝的,没想到矢玑一来接她,眼前这三个号称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却不请自来的硬是要跟他们一道去庆祝毕业。

  她们的理由是人多才热闹,以及毕业后要再聚在一起恐怕很难,所以矢玑不能阻止她们「四姊妹」最后齐聚欢乐的机会,不过她们倒是不介意他的加入。

  她们当然不会介意,因为只要有矢玑在,大伙的吃喝玩乐总是用不着花上一毛钱,而且还有专车接送到家,她们当然不会介意,任何人也都不会介意的!艾媺不爽的在心里忖度着。

  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小气的女朋友,会在明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很有钱,对朋友又阔气的情况下,而不准他胡乱花钱。

  事实上这些年来,她从来不曾干涉矢玑的花费哲学,或企图去改变他那花钱如流水的习惯。因为她始终都相信他不是一个只会坐吃山空的纨桍子弟,在金钱上自然有他的想法与原则。所以她向来都不曾对他的大方有任何抱怨,而他则用事实向她证明了她对他的信任完全没错。

  因为她才升上大三,他便一路跳级的考到了研究所,并且在同龄生仍在以仿真股市战战兢兢的感受股票市场的可怕性时,轻而易举的在股市里赚到他今生的第一个一百万。

  或许有人会以为他梁矢玑是梁豪宇--世界排名前二十名富豪的独生子,手上随便可以动用的资金少说也有几百万,所以用几百万去赚个一百万,根本就不算什么。因为算来算去,他的获利率也不过几十%而已,甚至于更少。

  可是那些人全都错了,因为矢玑用来玩股票的帐户是她的名字,而从头至尾,她户头里的钱只有两万块而已。

  换句话说,他的获利率不是几十%而已,而是整整的五十倍。

  如果当初她的户头里有更多钱的话,例如十万块的话,说不定她二十一岁的生日礼物便会从一百万变成了五百万元。

  生日礼物?一百万元?

  对,没错,他从股市获利那些钱至今仍存在她户头里,分毫不少,因为他说那是用她的钱投机得来的,自然属于她。她不敢接受,他便用她生日的名义将那一百万送给了她,让她拒绝也不是,接受也不是,她只好让它们继续存在那里,不去想它。

  拥有一个有钱又帅又慷慨又宠爱着她的男朋友,好处真的多到数也数不清,但是相对的,坏处也多到让她心痛,尤其是在她自身条件又不如人时。

  大一、大二因为他们两人分隔两地读不同校的因素,因此没人知道她有个如此显赫卓越的男朋友,即使听说过也抱着怀疑与不信的态度。直到她升上大三,他越级考上她学校的研究所与她同校之后,人性的弱点--不管是她的或是她周遭朋友的,才一一浮现,扰乱了她原有祥和宁静与单纯无知的世界。

  朋友相交贵在知心,但是自从矢玑有如一道旋风般的回到她的生活圈之后,她的朋友不是以评判怀疑的目光看她,就是别有居心的在和她交往。

  她真的很讨厌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事实都已经血淋淋的摆在她眼前,她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自我欺骗下去?

  「喂喂喂,廖明玲别太过分了,妳没听过朋友夫不可戏吗?」

  眼见自称是她的好姊妹之一的同学亲吻自己的男友一次不够,还想再来一次的模样,艾媺再也忍不住发难的叫道,同时占有性的圈住梁矢玑的手臂,使劲将他拉到自己身边霸占着。

  对于一些厚脸皮的女性朋友,她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了。

  此刻他们正从五星级的海山大饭店饱餐一顿出来,请客的自然是她这个大方的男朋友,而她们三人当然不会轻易的放弃感谢的机会,趁着在等泊车人员去为他们取车的时间,藉题发挥的猛对梁矢玑吃豆腐。

  「哎哟,我说艾媺妳也别这么小气嘛,今天毕业之后我们就要各分东西了,像现在这样相聚在一起的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妳不让我趁这机会好好的感谢矢玑过去对我们的照顾,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呢?」廖明玲似假还真的抗议道。

  「感谢的方式有很多,没必要一定要用吻的吧?」艾媺眉头轻蹙。

  「敢情妳现在是在吃醋?」她作势大惊小怪的问。

  见艾媺在瞬间抿紧了嘴巴,她霍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我说艾媺呀,原来妳也会吃醋呀?每次看妳这么大方的让那群学姊学妹们对矢玑勾肩搭背,我还以为妳根本就不爱矢玑哩。换作我是妳的话,我早就对那些女人大开杀戒了。」她意有所指的说。

  「明玲说的没错,要是换作是我的话,我也早就气疯了。当然,如果我不爱矢玑,只爱他的钱所带来的方便,那又另当别论了。」吴淑敏脸上笑意盎然,实际上却笑里藏刀的接口。真嫉妒艾媺有一个这么优质的男朋友,而她所有的条件甚至于没有一项可以赢过自己的。

  艾媺因为站在梁矢玑身边,除非是抬起头来转头看他,否则根本就不知道他此刻脸上是什么表情。

  号称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情同姊妹的好同学」竟然在她男朋友面前暗喻她不爱他,和他在一起的目的只是为了他的钱?!这些人……她真的是受够了!

  「廖明玲、吴淑敏,妳们两个说够了吗?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她沉下脸冷声说。

  「开玩笑?」

  她们极其无辜的对看了一眼,眼中却同时藏着冷笑。

  「我没有在开玩笑呀。」廖明玲说。

  「我也没有呀。」吴淑敏接着开口,然后露出状似好奇的表情盯着她,「说真的艾媺,妳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的确常让我们几个人感到怀疑,怀疑你们俩真的有在交往吗?或者根本只是在做利益的交换,一个为了可以免费吃喝玩乐,一个则是为了杜绝女患。我们今天毕业后就要各分东西了,你们俩可不可以满足我们小小的好奇心,实话实说呢?」

  「对呀,我也很想知道实情。」廖明玲用力的点头,同时伸手推了推另一个想吃又不吭声的胆小鬼。「张嘉惠妳说是不是?」

  「对,我也很想知道。」她被迫的点头道。虽她也喜欢梁矢玑,但是比起廖明玲和吴淑敏的积极,她算是比较害羞型的。

  瞪着她们,艾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就是她们看她和矢玑在一起的感想?利益交换?她们是认真的吗?或者这只是单纯为了她们自己的私心,想要破坏她和矢玑之间的感情,让自己有机可趁?

  然而不管她们真正的目的或想法是什么,现在的她只觉得对同性间的友情感到心灰意冷。

  「妳们是真的想知道实情?」她面无表情的开口。

  三人不约而同的点头,一脸迫不及待的想听她说出她们想要听的答案。

  「对,没错。我和矢玑根本就没在交往,一切就像妳们所说的一样,只是在利益交换而已。妳们真厉害,竟然看得出来。」她皮笑肉不笑的说。

  「艾媺,妳说这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张嘉惠怔愣的开口,话未说完,一旁的吴淑敏已迫不及待的对梁矢玑发动攻势。

  「矢玑,艾媺说的是真话吗?你觉得我怎么样?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你要不要和我交往看看?」

  「吴淑敏,妳的动作未免太快了吧,说不定艾媺只是在开玩笑闹着我们玩的,妳还真信呀?」廖明玲在一旁叫道。「不过如果是真的,矢玑,其实我也已经暗恋你很久了,不知道你对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也许我们可以交往看看。」她媚眼如丝的对着他放电。

  「梁矢玑,我……我也喜欢你。」输人不输阵,张嘉惠虽然紧张的口吃,却也紧接在后向他告白。

  艾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三人争先恐后的向他告白,感觉已经麻木。如果她们之所以和她交朋友的目的是为了矢玑,那么失去这群别有用心而接近她的朋友,她根本就用不着感到难过或不舍。

  「谢谢三位美女的厚爱,很可惜艾媺是在跟妳们开玩笑的,我对她的爱比山高比海深,日月星辰皆可为证,才不像她所说的什么利益交换,妳们全都被她给骗了。」梁矢玑微笑的开口,说完之后就像是为了证实自己所言不假,他铁臂一勾,便把站在他身旁的艾媺搂抱到胸前,然后低头给了她一记火辣辣的热吻,吻得她四肢发软,四周观众热血沸腾。

  他抬起头,自大得意的对着几乎可以说是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的艾媺咧嘴一笑。

  「我知道妳很同情妳这群拉警报仍然没人要的朋友,」他笑着对她说,顿时周遭立刻传来三道难以置信的抽气声,他听若罔闻的继续道:「不过也不能这么大方的将自己的男朋友出让,更何况妳应该知道我的品味没那么差,不是每一个不要脸的三八我都能够接受的。」

  「梁矢玑,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廖明玲瞬间脸色大变的叫问,其它两人在震惊后,也露出了同仇敌忾的表情,目不转睛的瞪着他。

  他怎么可以说她们没人要,还说她们是不要脸的三八?!

  「哪句话?」他浓眉轻挑,露出一副西线无战事的轻松模样,故作不解的问。

  「那句不要脸的三八。」吴淑敏气愤的说。从来就没有人敢这样说她的!

  「喔,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难道妳们不懂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而要我解释吗?妳确定妳们今天是从大学毕业,而不是从幼儿园?」他满脸笑意的说,语气中的嘲讽却明显得连白痴都听得出来。

  「你……」

  不想对爱慕的人发脾气,廖明玲瞬间将怒气转移到艾媺身上,用力的将她从梁矢玑怀中拽了出来,转而面向自己。

  「艾媺,妳这是什么意思,干么要说谎骗我们?看我们被妳当成呆子耍、在妳面前出糗,妳很得意是不是?」她怒不可遏的朝她叫吼。

  笑容在瞬间从梁矢玑脸上消失,他冷冷的看着她们三人,即使尚未开口说话,那冷然无情的模样仍让廖明玲不自觉的松手放开艾媺,同时与其它两人各向后退了一大步。

  梁矢玑向前跨出一步,再度将女友搂回自己怀中,保护欲极度明显。

  「妳有什么话想对她们说吗,艾媺?」他冷冷的看了眼前这三人,却柔声的问她。

  艾媺沉默了一会儿,才缓慢的开口。

  「我想知道,如果我的男朋友不是矢玑的话,妳们当初还会来接近我,和我做朋友吗?」她目不转睛的望着她们轻声问。

  她们三个都是大三之后才跟她要好的,至于大一、大二的朋友,大都在她们三个不是拥有校花、系花或者是班花的头衔光环给一一的与她隔离与驱散了。

  「当然--」吴淑敏犹豫的开口,却被梁矢玑给打断。

  「我想艾媺想听的应该是实话。」他淡淡的说,眼神锐利得让人不寒而栗。

  她身形微僵了下,忍不住转头和其它两人对看一眼。

  「当然不会!」廖明玲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决定豁出去的对艾媺说。「如果不是为了要接近梁矢玑,妳真以为以妳平凡的姿色和脑袋,能让我们三个这么优秀漂亮的美女和妳做朋友吗?妳别呆了。」

  「谢谢妳诚实的回答,这样我就不会觉得遗憾了。」她沉默了一下,轻扯唇瓣的说。

  「什么不会觉得遗憾?」

  「和妳们绝交。」

  闻言,廖明玲等三人同时睁大双眼的瞪着她。她的意思是要和她们绝交,保持距离?那么是不是表示说,以后她们就不能这样近距离的和梁矢玑相处了?

  「艾媺,我刚刚是在跟妳开玩笑的,妳不会就当真了吧?」廖明玲犹豫的开口问。

  「对呀,明玲她只是在跟妳开玩笑,妳可别当真。」吴淑敏也感觉到事态的严重,盯着面无表情的艾媺柔声道。

  「先生,您的车来了。」此时,泊车人员走到梁矢玑身前,躬身提醒。

  「谢谢。我们走吧。」前一句是对小弟说的,后一句则是对艾媺说的。他单手扶着她的纤腰,在泊车人员替他们将车门打开后,温柔的将她送进副驾驶座。

  廖明玲等三人自然而然的想跟上前,在泊车人员为她们开启后座车门时,排着队想上车。

  「等一下。」梁矢玑霍然开口,阻拦了她们上车的动作。

  她们三人同时怀疑的看着他。

  「抱歉了美女们,既然艾媺都和妳们绝交了,我想我也没必要当妳们的司机,一个个送妳们回家。所以妳们请自便吧,后会无期。」说完,他咧嘴一笑,将后车门碰声的推上,然后径自绕到驾驶座那一方,上车、打档、踩下油门,轻轻松松的便将那三个因震惊而呆若木鸡的女人远远的拋在脑后。

  哈哈,真爽!他老早以前就已经受不了那三个花痴了,要不是看在她们是艾媺的朋友份上,谁想理她们呀!

  只不过身旁的她还好吧?

  「妳没事吧?」看向身旁沉默不语的艾媺,他关心的问道。

  她轻扯了下唇瓣,对他露出一记要笑却又笑不出来的苦笑。

  梁矢玑没再开口,只是伸手揉了揉她头顶的发,在遇到红灯将车停下时,才将她揽向自己,从她额头、眉心、鼻头,一路轻吻到她笑不出来的唇瓣。

  「就当作是一场梦,她们全都是梦里的人,醒来之后自然就不存在了。」他凝望着她忧郁的双眼,轻声的安慰。

  见她仍是那副笑不出来的模样,他脑袋一转,改以轻快的语气开口。

  「好了,别再想那些不存在的事了,想想现在与未来。我们终于可以回台北和天璇、小彗、开阳,喻琦那票死党们一起鬼混,就像我们高中那时候一样,难道妳一点都不觉得期待与高兴吗?」他噙着笑意对她说。

  想起那群远在北部的挚友们,艾媺终于露出一抹真正的微笑。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不够用功的关系,才会害你跟着我跑到这里来读书,不能和他们那群好朋友们在一起。」她抱歉的对他说。

  「别开玩笑了,与其待在台北看他们恩爱,把肉麻当有趣,我还宁愿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陪妳。况且妳不觉得我们这两年的两人生活过得很惬意吗?少了那群三不五时就会突然冒出来打扰我们恩爱的损友们,我们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他们几个一定是超级羡慕我们的,只是嘴里不肯承认罢了。」梁矢玑朝她挤眉弄眼的哈哈笑道。

  「我想这辈子我再也遇不到像他们这么真诚的好朋友了。」艾媺神色黯然,有感而发的开口。语气中流露着几许感伤与叹息。

  「朋友不必多,能有几个知心和真诚以待的朋友就够了,而我们都已经有了,不是吗?」他认真的看着她说。

  「嗯。」艾媺看了他一会儿后,点了点头。

  「好啦,那我们来讨论一下,接下来要到哪里去玩。」梁矢玑勾起唇角,兴致勃勃的说。

  「去玩?我们不是要回家了吗?」都已经快十点了耶。

  「那么早回家做什么?」梁矢玑挑眉问,随即朝她露出暧昧的表情,故意压低嗓音在她耳旁道:「除非妳想回家跟我玩亲亲?」

  她闻言,忍不住伸手用力的搥了他一下,脸色微微的发红。「别闹了。」

  「嘿,我可是很认真的。二选一,妳是要现在就回家呢?」他暧昧的朝她眨眨眼,「还是要想出一个可以让我们俩疯狂玩通宵的地方?」

  「玩通宵?」光听到这三个字,她就已经觉得累了。「我看我还是选择回家好了。」

  「Yes,baby!我们俩果然是天生一对,连想法都一样,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呀。」他迅速的倾身去亲吻她一下。「对了,等会儿看到便利商店,提醒我要停下来买保险套,家里好象只剩下两三个而已,会不够用。」

  「你……」他的暗喻让艾媺顿时脸红得说不出话来。两三个还不够用?他今晚该不会打算不让她睡觉吧?

  梁矢玑看了她怪异的表情一眼,忍不住大笑一声。

  「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难不成妳还害羞呀。」他揶揄她。

  艾媺闻言,瞪他一眼。

  「我想回家才不是为了想和你做那件事。」她澄清的说。

  「喔,是吗?」他一脸不信的表情,暧昧的瞅了她一眼。

  「我回家是为了整理行李。」她突然想到这个好理由。就要离开这里了,他们要整理的东西真的很多。

  「喔,是吗?」他仍是那副暧昧欠打的模样。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回家后我有很多事要做,你别闹我就是了。」她决定先把话说清楚。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闹妳,只会爱妳而已。」他咧嘴道。

  「你……」艾媺顿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对于他已经决定要做的事,她真的是完全没辙,因为最终他总是能得到他所要的,没有一次例外。

  两三个保险套不够,还要再买呀……

  这一点她其实根本就用不着质疑,因为他们又不是第一天在一起,她自然知道他疯起来时的模样,只不过……

  「矢玑。」她轻声叫唤。

  「嗯?」他应了声。

  「喜欢你的女生有那么多,为什么你会选择我?」

  「这个问题妳在很多年前不就已经问过了吗?」他迅速的看了她一眼,眼中有着明显的温柔与怜惜。「因为妳是妳,因为我爱妳,因为和妳在一起,我可以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与快乐,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选妳而不选其它人的原因,因为她们全都不是妳。还有疑问吗?」

  看着他,艾媺眼眶微红的摇了摇头。

  「我也爱你。」她感动的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