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真爱你 > 第二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狂,真爱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狂,真爱你 第二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毕业即代表失业,这是每一个社会新鲜人的忧郁与恐慌,但是对艾媺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因为她有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无敌的男朋友梁矢玑。

  别说她要的只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即使她说她想要开店自己当老板,她想他大概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便替她弄间店来给她。还好,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所以最后她量力而为的选择了一份业务助理的工作。

  业务助理,一个非常非常普通且普遍的职称,就像她给人的感觉一样,虽然长得清秀却不突出,虽然同是新人,与其它力求表现、突显自己能力的人比起来,却显得平凡而渺小,一不小心甚至于还会让人忘了她的存在。

  艾媺一点也不在意在别人眼中她是多么的不起眼,随遇而安、不求不忮的个性让她在新环境里工作得相当愉快,也交到了几个还不错的朋友。

  辛苦工作了一个月,领到生平第一份薪水,虽然只有两万多而已,她仍兴奋的召集了七星与其伴侣一起聚餐,当然,人不在国内的倪天枢是绝不可能到场的,只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连天权和子婵也都缺席不见人影。

  今朝有酒今朝醉。虽然莫名其妙的少了两位成员,大伙齐聚在一起仍玩得相当尽兴,甚至还有些过了头,以至于害得她第二天上班时差点迟到。

  「快一点啦矢玑,我快要迟到了。」

  眼见她上班的大楼就在不远的前方,他们却仍被挤在车阵中走走停停,艾媺忍不住的催促他。

  梁矢玑悠闲的说:「还有十分钟才会迟到,妳在担心什么?」再怎么塞车,到她工作的大楼下也用不着十分钟。

  「十分钟?可是我光从大门口跑进大楼内,再等个电梯搭上楼进公司,就要花费五分钟的时间,倒霉的话甚至更久。完了,我今天准要迟到了啦。」她浮躁的哇哇叫。

  「为什么会要这么久的时间,公司在二十二楼又不是在二百二十二楼,怎会花到五分钟的时间?太离谱了吧?」

  「你知道那栋大楼总共有多少间公司,每间公司又有多少人吗?光是等电梯就要花上好几分钟的时间,五分钟算什么。」

  「不是有个电梯可以直达二十楼以上的楼层吗?」梁矢玑皱眉问。

  那栋大楼是梁家的产业之一,二十楼以上虽然有不少间公司,但是全都是梁家的关系企业,所以从一开始在整栋大楼的规划上稍做了点私心的设计。

  「那个电梯是主管专用的,只有拥有磁卡的人才能搭乘。」

  「这是谁规定的?」

  「我哪知道呀,反正就是这样啦。可恶!怎么又红灯了?不行,我看我还是下车用跑的比较快,幸运的话说不定能及时赶到。」她说着便伸手去开车门,却被梁矢玑一把给拦了下来。

  「乖乖坐好,我保证绝对不会让妳迟到行吗?」

  「可是现在只剩下七分钟了,我们却还被塞在这里,你怎么可能在两分钟内送我到公司大门口?不行,我还是自己用跑的比较保险。」她说完又再度伸手想开车门,而同样的,她又再次被梁矢玑给拦了下来。

  「用不着花五分钟等电梯,待会儿我直接载妳到地下停车场,妳可以搭直达电梯上去。」

  「可是我手上没有磁卡呀,要怎么搭?」

  「妳没有,我有呀。」

  「啊,对了,我怎么会忘记那栋大楼也是你家的产业之一,你自然可以通行无阻。」艾媺一呆,倏地恍然大悟。

  「这样妳可以放心了吧?」

  「嗯,只要不迟到,天塌下来也没关系。」艾媺高兴的朝他咧嘴笑道。

  「妳干么这么在意迟到不迟到这件事?」这实在不像她的个性。

  「因为我有个同事他妈妈是卖早餐的,她煮的油饭和红茶真的是超好吃的,我和他打赌,如果我这个月都没迟到的话,他就得每天请我吃他妈妈做的早餐。」她一想起这件事,就觉得特别兴奋。

  「妳怎么会知道那油饭和红茶超好吃的?妳曾经吃过?」梁矢玑怀疑的问。

  「嗯,他请我的。」

  「他是男的还是女的?」他的危机意识逐渐抬头。

  「男的。」

  哼哼,他就知道有问题。「所以他是想追妳?」

  艾媺呆了一呆。「什么?!怎么可能?」她倏然大叫。

  他忍不住的翻了个大白眼。为什么她对这种事的反应总是那么的迟顿呢?

  「为什么不可能?如果他不是想追妳的话,干么平白无故的请妳吃早餐?」他问她。

  「可是迎新会上我已经说过我有男朋友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艾媺皱紧眉头说。

  「结婚都可以离婚了,有男朋友又算什么。」他冷笑的说。

  「可是……」她欲言又止,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真如矢玑所说的,赖明章想追她?不会吧?

  交谈间,车子终于离开了车阵,直接开向大楼下的停车场入口。

  梁矢玑向停车场守卫秀了张识别证后,轻松的将车子开进电梯边的特权停车格里,然后下车。

  艾媺下车前迅速的看了一下手表。还有三分钟,如果她真能搭上直达二十楼以上的电梯的话,她今天肯定不会迟到。

  梁矢玑拿出识别证在读卡区上轻轻的刷了一下,原本停格在二十五楼的电梯,迅速的动了起来,直直的降到地下一楼后,当的一声,电梯门随即在他们的眼前打开。

  艾媺迅速的走进电梯内,转身正想向梁矢玑说再见时,没想到他却跟她一同走进电梯里。

  她露出一脸愕然的表情。「矢玑,你干么跟我走进来?」

  「我送妳上去……」

  「不必啦,我又不会迷路。」

  「我话还没说完,我刚好有事要找妳公司的总经理。」

  「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过这件事?」

  因为他是临时起意的。「妳又不能代替我出面,告诉妳有什么用?」他瞄了她一眼的说。

  艾媺想了想也对,她一个小小的业务助理是不够格和总经理单独讨论任何一件事的。

  电梯迅速的往上爬升,不到二十秒的时间,已到了二十二楼她上班的公司。

  艾媺迅速的看了一下手表,还有一分多钟的时间,她转头对他说:「我要去打卡了,拜拜。」说完,她立刻大步的跑进公司,迅速消失在公司内的一面墙后。

  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梁矢玑轻撇了下唇瓣,脸上露出的是有些无奈又有些宠爱的表情。她真的是单纯得可以,竟然丝毫不怀疑他突然来找她公司的总经理是为了什么事。

  请吃早餐是吗?他倒要看看是哪个家伙这么大胆,竟然敢想要抢他梁矢玑的女朋友!

  噙着一抹冷笑,他缓缓的走向她上班的公司大门。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总经理好。」

  突然乍见总经理莅临业务部,部门内所有人无不立刻正襟危坐了起来,一边佯装认真工作的样子,一边则是偷偷的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妳就是艾媺吗?」

  本以为总经理到业务部来,不是找经理就是找组长,没想到他却笔直的走到助理艾媺的桌前,还以从未有过的温和口气与她说话,全部的人都被这异样的一幕给惊呆了,其中也包括了艾媺本人。

  「什么?」她抬着头,呆呆的看着这个她只从远距离看过一两次的大人物,愣愣的问。

  总经理微微一笑,好脾气的又再问了一次。「妳叫艾媺吗?」

  她眨了眨眼,终于回过神来。

  「是,我就是艾媺,不知道总经理有什么吩咐吗?」她迅速的站起身来,有些好奇又有些惶恐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问一下,妳在这里工作得还习惯吗?会不会很累,如果会的话,我可以帮妳调到比较轻松的单位去,或者妳想换到哪一个部门去工作,妳都可以告诉我。」他和善的态度就像一个长辈,而不像上司。

  艾媺愣愣的看着他,感觉自己刚刚好象听到了一连串的外星话一样,完全无法领会他所说的话。至于部门内的其它人,则忙着扶正自己刚刚掉下来的下巴。

  有没有搞错呀,总经理大驾光临不是为了公司业务就算了,竟然还大剌剌的在众人面前独宠一名小小的业务助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总、总经理,你怎么会突然跟我说这些呢?」艾媺有些口吃的说,「我在这里待得很好呀,虽然有时候会忙得不可开交,例如月底要结帐的时候,几乎跟作战没两样,但是谁有空就会去帮忙忙不过来的人,大家一起分工合作。我真的很喜欢这里。」

  「是吗?妳喜欢就好。不过如果以后遇到了什么心烦的事,妳都可以来找,不用客气。」

  「喔,我知道了。」她用力的点头,受宠若惊的说:「谢谢总经理的关心。」

  总经理微笑的对她点点头,接着便转身走向业务经理室。

  一见总经理没身于经理室后,部门内的其它人立刻围向她,层出不穷的问题迅速的在她耳边炸开。

  「喂,艾媺,妳做了什么事让总经理突然特别关照妳?」

  「对呀,他竟然问妳累不累,还主动想帮妳调到轻松的部门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妳该不会是总经理的亲戚吧,例如侄女、外甥、干女儿,或者是私生女什么的,快点从实招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总经理露出和颜悦色的模样,简直吓死人了。艾媺,妳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怎么让总经理对妳以礼相待?也教教我们好不好?」

  看着眼前一张张迫不及待等着她回答的脸,艾媺脑袋里只有一团浆糊,胡里胡涂的连自己也搞不清楚这莫名其妙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说真的,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总经理怎么会突然跑到我面前跟我说刚刚那一席话。」她一脸茫然的摇头。

  「妳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她用力的点头。

  「那还真是奇怪,难不成总经理今天吃错药了不成……」

  「喂,总经理好象要出来了!」

  经理室的雾面玻璃门内透出一道身影,众人闻言一哄而散的立到回到自己座位上。门被推了开来,除了刚走进经理室的总经理走出来之外,连他们业务部门的老大,张经理也随后走出他的办公室。

  张经理先是送总经理离开业务部,随即转身,然后犹豫了一会儿才走向艾媺。

  「艾媺。」他朝她叫道。

  「经理。」她紧张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妳坐着没关系。」

  艾媺根本就不敢坐。

  「经理找我有事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妳……」张经理欲言又止的看着她,然后忽然轻叹了一口气。「没什么事,只是想问妳习惯这里的工作了吗?如果有遇到什么问题不懂或不会的,妳都可以来问我。」

  嘎?怎么连经理都被传染了,跟总经理一样变得有些莫名其妙,突然关心起她这个小人物来了?

  艾媺愣愣的忘了要应声。

  「好了,妳忙妳的吧,别忘了我刚刚说的话。」张经理说完抬起头,转向另一方,沉声道:「赖明章,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除了艾媺仍在拚命的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外,部门内所有人都在瞬间瞠大了双眼。怎么这一回换成赖明章被关心了,不过听经理刚刚叫他的语气,他应该没有艾媺那么好运才对,相反的还可能会遭殃。这是大伙一致的想法。

  不再围绕着艾媺问东问西,反正光看她一脸茫然的表情,也知道她肯定是一问三不知。所以众人只好将希望寄托在被叫进经理室的赖明章身上,期盼他能带些有趣的八卦消息出来,帮他们在沉闷的工作中带来些许娱乐。

  三分钟后,赖明章一脸颓丧的从经理室内走出来。

  「怎么了,经理跟你说了些什么,你怎么一脸郁闷的模样?」同事甲问道。

  赖明章没有回答他,却笔直的走到了艾媺的办公桌前。

  感觉一道人影突然遮住了她的光线,艾媺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来人。

  赖明章?「怎么了,有事吗?」

  「妳何必要工作。」他闷声不响的看了她许久之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她完全不懂他是什么意思。

  他又瞪了她半晌,终于再也受不了的将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

  「妳既然有一个家世显赫的男朋友,根本就用不着这么辛苦的工作。」

  「嗄?」艾媺呆愣了一下,终于恍然大悟的了解他在说些什么,也在顿时之间想通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为什么总经理和经理会突然关心起她来了。

  是矢玑,他今天说有事要来找总经理,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有事。他一定是将她是他女朋友的事告诉上头的人,也难怪总经理和经理会突然关心起她来,真是伤脑筋。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对赖明章挤眉弄眼的说。希望他能看得懂她打的Pass,不要将他所知道的事说出来,免得节外生枝,毕竟矢玑的身分实在是太过显赫吓人了。

  「妳会不懂?!」赖明章激动的说。她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呆子一样,竟然自不量力、不知死活的想跟大老板的独生爱子争女朋友,简直就像个白痴!

  艾媺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赖明章,我想现在是上班时间,如果你有话要跟我说,我们是不是……」

  「上班时间?即使妳用现在这个时间去逛街Shopping  ,也没人敢说妳什么。妳又何必在这边上班假清高呢?」他迅速的打断她,羞辱的怒气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刻薄了起来。

  她身形微僵了一下。「赖明章……」

  「妳为什么不待在家里好好享受就够了,干么还要跑出来跟我们这些小人物抢饭碗?妳是不是觉得这样做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还挺好玩的,尤其是还有个白痴可以耍就更好玩了?」

  「赖明章,我从来就没有--」艾媺用力的摇头道,却被他打断。

  「你们知不知道我们这位艾小姐有位非常显赫的男朋友?」他忽然转头,对周遭正好奇听着他们对话的同事们冷笑道。

  「别说!」艾媺求他。

  「她的男朋友就是我们大老板的独生爱子梁矢玑,」

  艾媺闭上双眼,而与她相反的,全办公室听到这件惊人消息的人则全都睁大了双眼,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慢慢的将目光移向她。

  「赖明章,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艾媺的男朋友真是王子?」他们在私底下一向都戏称大老板的独生爱子为王子,梁氏企业王国的唯一继承人。

  「你们若不信的话,可以去问经理,这是他刚刚跟我说的。」

  办公室内突然陷入一阵沉默之中,大伙的目光全都一致的盯在艾媺身上,怎么看就是看不出她有什么地方值得让王子青睐的。她是这么的平凡不起眼不是吗?如果硬要从她身上挖出个优点来,大概也只有平易近人这么一点而已。

  王子和她……

  还真是怎么看都不配。

  「艾媺,妳真的是王子的女朋友?」同事甲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怀疑,以试探与不信的语气打破沉默的开口问。

  艾媺紧闭着嘴巴,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可恶,她之前才跟总经理说她喜欢在这里工作,但是以现在这种情形看来,她还能待在这里吗?而他们又能像过去一个月来,那样亲切自然的对待她吗?

  不,光看他们脸上那带着怀疑、羡慕、嫉妒、不信、嘲讽与不以为然的模样,她就知道这个地方已不是她能继续待下去的地方了。

  看样子她非得找个机会跟矢玑谈一谈才行,像这样的情况她不想再碰到第二次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才半天的时间,王子的女朋友在这栋大楼上班的消息已沸沸扬扬的在整栋大楼内流传了起来,而引发的效应除了公司大门口多了许多探头探脑的人之外,每层楼的大人物几乎都找了借口到她身边晃了晃,然后再以不经意的态度和她攀谈几句,以表示对她的关心与尊重。

  一整天下来,她的工作效率等于零,除了那些别有心机而来接近她的人之外,她原本的部门同事也全都与她保持距离,没人再敢开口与她说话,即使有也是带着公事公办的疏离感。于是她知道,自己又失去这些得来不易的新友谊。

  艾媺难过的哭了,这是她这辈子过得最糟的一天。她实在不懂为什么做了矢玑的女朋友,她就不能再拥有其它人的友谊,这到底是什么道理?

  「……八卦新闻,妳相信吗?」

  女厕外的走廊上隐约传来他人的声音,艾媺在听到「八卦新闻」这四个字时,下意识的立刻躲进其中一间厕所里。因为她知道整栋大楼最新的八卦人物就是她,果然,那声音慢慢的由远而近,话中的主角正是她。

  「妳是指王子女朋友的事?」

  「嗯,妳看过那个女人吗?我看过。」

  「真的吗?她长得什么样子?」

  「平凡,甚至还可以说丑。」

  「怎么可能,那王子干么要跟她交往?」

  「也许是她的床上功夫好呀,反正灯关了之后,什么也看不到。」

  「哈哈……妳说的有道理。」

  「不过我还是怀疑这则八卦的真实性有多少。」

  「怎么说呢?我听说要不是王子特别亲自现身,拜托上面的人多替他照顾女朋友的话,这事根本就不可能会曝光。」

  「话是没错,但是妳应该听过以讹传讹这句成语吧?谁知道这则八卦传进我们耳朵里的时候,已经被改了多少个版本了。更何况我刚刚不是跟妳说我看过那个女人吗,她长得一点都不起眼,一点也不像王子会喜欢的类型。」

  「王子喜欢的类型?妳知道王子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妳没看过杂志吗?」

  「什么杂志?」

  「就是那本专门报导豪门贵公子的八卦杂志,又名『金龟婿全都录』的杂志。」

  「什么时候有这本杂志,我怎么连听都没听过?」

  「没听过没关系,因为我手上刚好就有一本,待会儿借妳看。妳知道杂志里,王子是怎么回答记者他喜欢类型的女人吗?」

  「他怎么回答?」

  「第一要漂亮,脸蛋要好看。第二要身材好,也就是说上围要够大。第三要高挑,有一双修长的美腿。」

  「简单一句话就是要胸部有料的美女嘛。」

  「对呀,所以我才说我怀疑这则八卦的可信度有多少,因为那个女人根本没有一项符合王子的要求。」

  「那个叫艾媺的女人真有那么糟吗?」

  「改天有机会的话,我再指给妳看,到时候妳看到就知道了。我真怀疑如果这则八卦属实的话,王子的眼睛是不是被『蛤蜊肉黏到了』。」

  「也许真如妳刚刚所说的,那女人的床上功夫一流,所以才会让王子不计较她的外型长相,因为灯一关掉,谁管她长什么样子呀。」

  「哈哈……也许真是这样也说不一定喔。」

  外头的笑声逐渐远去,艾媺却仍站在厕所内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她根本就没想过有人会在她背后这样恶意的批评她。

  她们和她并不认识不是吗?既然如此,她们又凭什么胡乱批判她和矢玑交往的事,还说她床上功夫一流,矢玑之所以会和她交往只是为了床事?!

  老天,这实在是……

  她到底该笑,或者该哭呢?

  也许该笑吧,因为这真的是一则很好笑很好笑的笑话,至少她肯定矢玑一定会笑到疯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