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真爱你 > 第五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狂,真爱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狂,真爱你 第五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回想起四年前那一次吵架之后的和好,他们俩几乎是在同一秒开口向对方说出对不起,然后在微笑之后,又不约而同的向对方说出我爱你。那种心有灵犀、勇于说爱的幸福感觉,她到现在都遗忘不了。

  事后,他包容了她的任性,答应做她的秘密情人。而她则因那场误会而更加的了解与相信他,所以这几年来,她从来不曾过问他关于那些不断出现在报章杂志上捕风捉影的一切流言蜚语。

  四年的时间弹指就过,他们的爱情在相知、相惜与相信的护航下,一路乘风破浪的航向属于他们的幸福未来。

  幸福的未来呀……

  其实她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觉得自己活在幸福里了,毕竟有谁能像她这么幸运,遇见了一个百分百英俊多金,既爱她、疼她、宠她,对她又好到不能再好的男朋友呢?

  有时想一想,她还真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之后一切都成空。

  每当她发神经的把这个想法告诉他时,总会惹得他眉头紧蹙,露出一副妳别又没事找事做的表情,然后抓起她不由分说的就是狠吻一顿,末了还一定会送她两个字--笨蛋。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总爱拿笨蛋这两个字来说她。

  她很笨吗?她曾这样问他,结果得到的答案仍是笨蛋这两个字。

  其实她一点也不计较自己在他眼中是笨的或是聪明的,相反的,她却爱上了他每次说她是笨蛋时,那种饱含对她的无奈与宠爱的模样。

  他很爱她,每个知道他们俩事情的人都会这么对她说,她也知道。但是为什么两个明明如此相爱,生命中早已不能没有对方的人,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艾擞再度想起半个月前的那个晚上,那天似乎也和今天一样,乌云厚厚的笼罩着整个天空,没有星光也看不见月亮……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半个月前

  「老实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才突然带我出来吃这顿好料呀?」吃到肚饱眼皮松的艾媺,为防自己真的睡着了,开玩笑的问着身边牵着她的手走向停车场的梁矢玑。

  今天下班铃声还没响起就先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已在楼下大门前等她,吓得她下班铃声一响,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她,飞也似的拿了皮包就往楼下冲去。结果才发现他是在轿车里等她,而黑压压的隔热纸贴得车内根本什么也看不见,真是差点把她吓死了。

  虽说当年她坚决想自己找工作做,但可惜她总是波折不断,所以在几经换职之后,她还是让他帮忙的找了现在这份工作,只是不同的是当时他们俩早已达成协议做对秘密恋人,所以她所担心的困扰之后便没再发生过。

  说也气人,虽然他们的保密关系有约法三章过,他却老爱动不动的就像今天下班时这样突然冒出来把她给吓得心惊胆战的,真是个可恶狂傲的家伙。

  可是唉,她又无法对他发脾气,因为他每次莫名其妙的出现把她吓一跳之后,总是会带她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品尝她所没尝过的美食,让她一饱口福之欲。这也就是她为什么完全拿他没办法,对他是又爱又恨的原因了。

  「笨蛋。」

  啊,又骂她笨蛋。

  「你干么这么喜欢骂人家笨蛋呀?」她抗议的问。

  「因为妳本来就是个笨蛋。」他以一副妳已经无可救药的表情,瞥了她一眼的说。

  「我哪里笨了?」她实在不服输。

  「好,那妳告诉我,我今天为什么带妳出来吃饭?」他挑着眉反问。

  艾媺眨了眨眼,瞬间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瞧,现在妳还敢说自己不是笨蛋吗?」他挑眉,以嘲笑的语气揶揄她。

  「这个问题不算数。」她抗议。

  「为什么不算数?」

  「因为我刚刚才问你这个问题,你在明知道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时,却还问我这个问题就是犯规,所以不算数。你得重新问我一个问题才行,这次我肯定自己一定能够回答得出来。」她信心十足的说。

  「妳确定?」

  「我确定。」她用力的点头。

  「好,那我问妳,今天是什么日子?」

  「嗄?」她呆了一下。

  「今下天是什么日子?」他好心的再说一次,然后握起拳头装成麦克风拿到她嘴边,「哔。请作答。」

  「今天是六月二十八号星期一呀,你问这是什么怪问题?」她莫名其妙的对他直皱眉。

  梁矢玑忍不住的翻了个大白眼,露出一副想昏倒又想伸手掐死她的无奈表情。

  「妳觉得我的问题会是在问妳,今天是几月几号吗?笨蛋。」真是被她给打败了。

  「我就说这是什么怪问题嘛,可是六二八哪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呀?我只知道二二八是和平纪念日,九二八是教师节,至于六二八……」她看向他,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讨好的神情。「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提示?」

  「妳刚刚不是说,妳肯定自己一定能够答出来吗?」他挑眉揶揄她。

  哼哼,小女子报仇三年不晚。

  「给点提示嘛,只要一点点就好了。」她拉着他的手臂撒娇道。

  「给妳提示对我有什么好处?」他故意露出坏坏的表情,邪佞的看着她。

  这回忍不住翻白眼的人换成了艾媺,因为她实在太了解他所谓的好处指的是什么。这家伙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永远不懂什么叫世风日下!

  深吸了一口气,她迅速的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附近没有其它人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可是就在她吻上他的瞬间,她立刻感到两股压力,一股从她后腰将她整个人往前带压,另外一股则在她脑后方,以温柔却坚定的方式向她施压。

  瞬间,她只觉得她的双唇被他轻咬了一下,然后他的舌头便趁她惊呼的瞬间钻进她嘴中,将她原本只打算给他的轻轻一吻,变成一记热力十足到足以让人喷鼻血的舌吻。

  「天啊,你想害我窒息而死是不是?」好不容易终于将他给推开,艾媺用力的喘息叫道,一张脸则因羞赧而红得惊人。

  梁矢玑对她露出一抹坏笑,意犹末尽的轻舔了下唇瓣,就像仍在回味她刚刚的甜美味道一样。

  「当然不是,Baby,你知道我只是情不自禁而已。」他以炽热的目光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哑然的回答。

  艾媺被他露骨的目光与神情看得脸红心跳。

  「你……别闹了,快点告诉我你的提示,既然你都收到好处了。」她伸手摀住他会勾人和放电的双眼说。

  梁矢玑将她的手拿到唇边印下一吻,然后才把自己过热的激情收起,继续与她之前的对话。

  「好吧,提示就是它跟我们俩有关。」

  「跟我们俩有关?」艾媺皱起眉头用力的想。「嗯,是不是我们正式交往的纪念日?』

  「NO。」

  「那,是第一次接吻的纪念日?」

  「不对。」

  「第一次……嗯,做那件事的纪念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启齿。

  「Wrong  Answer。」

  怎么都不对?和他们俩有关的日子,让她想一想,他还编造过哪些名目的纪念日呢?

  「那第一次牵手?第一次在外过夜?第一次向对方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她试探的看着他问。

  「都不对。」

  「可恶!」她再也忍不住的大叫,「那答案到底是什么啦,跟我们俩有关的特别日子不就是这些吗?」而且这些乱七八糟的名目纪念日还全都是他弄出来的,她连半个纪念日的日期也记不起来。

  所以换句话说,就算他现在胡乱瞎掰个什么纪念日的,她恐怕也无法确定或分辨它的真假虚实,只能由他乱掰。

  啊,糟糕!她怎么现在才想到这一点呢?如果他真想要赖,她根本就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呀。

  「喂喂喂,先声明,你不能胡乱找个名目自己定义今天是个特别日子喔。」她赶紧开口道。

  「我是那么卑鄙的人吗?」梁矢玑挑眉的看着她。

  「有道是无好不成商,你也算是个商人不是吗?」她拐着弯骂人。

  他失笑的摇头。「所以妳决定要放弃了吗?」

  「好吧,我放弃了。」她只犹豫了一秒便点头道,r《下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妳的生日。」

  「嗄?!」她愕然的大叫出声,「我怎么不记得我的生日是在六二八?」

  「我话还没有说完,我指的是妳的农历生日。」

  她愣了一下。「我的农历生日?今天农历几月几日?」

  「五月十一日。」

  「啊。」她轻轻的啊了一声,然后傻住,因为她的农历生日,的确是五月十一日。呜,怎么会这样?

  「现在妳还敢说妳不是笨蛋吗?」梁矢玑轻轻的勾起嘴角,嘲笑的看着她说。

  「我的生日就说跟我有关就好了,你干么说和我们俩有关?是你误导我,我才会猜错的。抗议,不算数,我不服输。」她一脸认真的辩驳。

  「人笨就要认命。」

  「喂!」她忍不住追打他。

  他哈哈大笑的闪避,然后手一伸一拉之际,立刻将她整个人带进怀中,爱意十足的拥抱着。

  「妳还没说妳的生日愿望是什么。」他提醒她。

  「只要我说得出来,你都能让我的愿望成真是不是?」她微笑的仰头看他,这句话她几乎每年都会听他说上几次,虽然他说的是那么狂妄自大,但是每次却是真的说到做到。

  看着她,梁矢玑傲然一笑。

  「好,让我来想一想我这次想要什么呢?」

  「妳可以说天上的月亮。」他挪揄她。

  「我才不要咧。」她朝他做了个鬼脸。有一年的生日她就故意为难他说要一颗星星,挂在天上的那一种,结果没想到他真的弄了一颗陨石给她,害她哭笑不得,因为它在坠落之前的确是颗星星没错。

  梁矢玑忍不住轻笑一声。「怎么样,想好了吗?」

  「什么都行?只要我说得出来你就一定能帮我实现?」艾媺眼珠子转了一转,若有所思的盯着他问。

  「嗯哼。」

  「真的?你要不要稍微考虑一下,留一条后路来走?」她有些试探、有些犹豫的问他。

  「哪怕妳要的是我的一条命,我也可以给妳。」他笑着说,眼中却写着认真。

  「我要你的命干么?」艾媺失笑的说,但笑声中却隐含了一抹不自然与紧张。她看着他,犹豫的开口,「矢玑……」

  他眉头轻挑,笑着凝望她,等她开口许愿。

  「我今年的生日愿望是……」她说着突然顿了一下,然后直盯着他的双眼之后才缓缓的说:「我希望你能跟我求婚,让我在今年之内嫁给你。」

  四周的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冻结成冰,随着他脸上瞬间变冷的神情。

  他不言不语的看了她半晌,然后突然转身走向停车的地方。

  艾媺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他连一声招呼都没给她,便径自坐上车,用力的关上车门。

  他生气了,她知道。但是和他结婚真的是她目前唯一的心愿,毕竟他们俩都已经交往九年多了,而且年纪也都到了可以论及婚嫁的时候了,不是吗?为什么她的生日愿望不能许下和他结婚的愿望呢?是他自己说什么都行的,不是吗?

  原来这一切都不是她多心,他真的从来都没打算和她结婚,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他还要对她那么好,让她以为他就是她的幸福与未来呢?

  泪水不由自主的盈满眼眶,她生气的用力将它抹去,然后才慢慢的走向他的车子,低着头闷不吭声的坐上车,心里想的都是他根本就不想和她结婚的事。

  回家路上他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车内一直都维持在一种几乎要让人崩溃的紧绷气氛中。

  就在他们快到家之前,他突然将车子往路边一靠,停进路边的停车格之内。

  他转头看她,脸上的表情僵硬而严肃。

  「为什么妳一定要结婚,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下好吗?那张纸对我们来说,根本一点用处也没有,难道妳不觉得吗?」

  「不觉得。」艾媺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回答,只见他脖子上的血管瞬间抽紧的浮现。

  她面无表情的回答惹怒了他,让他在瞬间制不住体内的烦躁与怒气,大声的朝她低吼。

  「妳到底想怎样,我对妳难道还不够好吗?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除了那张没用途的废纸之外,我们根本就与一般的夫妻没什么不同,为什么妳会突然莫名其妙的说想要结婚?结婚对妳来说,到底有什么实质上的好处或是吸引力,妳告诉我呀。」

  好处?吸引力?

  她只是想结婚,想实现每一个女人都会想做新娘的梦想,并且对所有关心她,却怀疑他的人证明他们俩的确是真心相爱,而且会很幸福而已。为什么他说起来,却像她之所以会想要和他结婚,是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样?

  他以为她想要什么?梁家媳妇的光环头衔,还是梁家富可敌国的财产?如果他真有那么一点这种想法的话,那他就太不值得她的爱了。

  见她沉默不语,梁矢玑突然再度将车子驶进车阵中,不一会儿即回到她与他们同居的社区大门前。

  嗯,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用她与他们这样的说法呢?

  其实他们俩总共在这个社区里拥有两间公寓,一问是十五坪的小套房,专门用来掩人耳目,对外公开并招待她那些不知矢玑存在的朋友。

  至于另外一间呢,则是属于他们俩爱的小窝,就位在她套房的楼下,是由一间十五坪的小套房和一间三十坪的小家庭公寓双并而成的,里头的装潢与布置全由他们俩与设计师共同讨论精心打造出来的,花费自然高得惊人,只不过她真的爱死它了。

  见他没将车子直接开进地下室的停车场,艾媺就知道今晚他是不会留下来了。

  「我明天要去香港一趟,预计要待上几天。还有些公事我得和我爸讨论一下,所以我今晚要回阳明山。」他看着前方简单的说,连看也没看她一眼。

  「我知道了。」她赌气的跟他一样,简单的回答一声后,连看也没他一眼便径自的打开车门下车,然后再用力的将车门甩上。

  他的车子并没有马上驶离,所以她以为他迟早会按下车窗跟她说些什么,毕竟今天是她的生日,他们实在没必要把气氛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她错了,在静止了一分钟之后,他车子的油门突然被催动,而他就这样连一句再见也没跟她说就丢下她离开。

  而她的泪水在他的车子完全消失于视线中的那瞬间,再也忍不住的滑落下来。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细数过去回忆点点滴滴,而从她农历生日那一天至今已经过了半个月了,他们的关系仍旧处在胶着的状态中,一点改善的迹象都没有。

  其实她一直都想要和矢玑和好,想叫他忘了她上回所说关于结婚的话,她只是在跟他开玩笑而已。但是他却一直都在躲着她,连什么时候从香港回来了也没跟她说一声,好象在害怕她若知道他回来了,就会立刻逼他和她结婚一样,这叫她去哪里找机会与他和好?

  连续半个月他都不愿意回他们的家,相反的,还不断的制造绯闻上周刊、上报纸,他是不是想以此来警告她别再作不切实际的梦,因为他并不是非她不可。

  想笑,眼泪却先掉了下来。

  她抬起头仰望天空,想将泪水逼回眼中,却让不知何时已开始飘起的细雨落入眼眶中,迫使她的眼泪决堤得更快。

  「艾小姐,妳还好吧?」社区警卫见她已站在原地好久,天空又开始下雨,而且雨势有愈来愈大的趋势,终于忍不住的走上前询问。

  艾媺微怔了下,急忙抹去眼眶中的泪水后,才轻扯了下唇瓣对他摇头道:「没事。」

  「雨好象愈来愈大了,如果妳在等人的话,要不要先进警卫室等?」

  他猜他们这对小俩口一定是吵架了,要不然向来极度珍爱艾小姐的梁先生,绝不会将她送到社区大门口,连多停一秒的时间都没有,就立刻把车给开走了。至于艾小姐下车后却没有马上进大门,反而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恐怕就是在等梁先生回来找她吧。

  因为别说是她了,就连他们这几个轮班的社区警卫,都知道那个常上八卦杂志的梁先生有多疼惜她,所以他和她有着一样的想法,那就是梁先生再过不久肯定、一定会折回来的。也因此他才会说,如果她要等人的话,可以进警卫室去等。

  「我……」艾媺说不出自己不是在等人,因为她不以为他会回过头来找她。

  今天若不是为了庆祝简聿权回国,并与子婵合好如初再续前缘的话,他根本就不会主动来找她,并要求她与他合演这出鹣鲽情深的戏码,让大家以为他们俩仍是幸福满溢的。

  「先别说了,快点跟我进来,雨真的愈下愈大了。」警卫先生突然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臂,大步的将她带往社区入口的警卫室。

  只见原本的毛毛细雨,在连续喷了几滴大雨滴之后,突然之间就像有人从天上倒水般的,瞬间变成了倾盆大雨,哗啦啦的雨声大得吓人。

  「哇,真是好家在我们动作快,要不然迟个几秒,说不定我们俩现在都成了落汤鸡了。」望着门外的雨势,警卫庆幸的直拍胸口说。「不过还真的是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雨了。」

  艾媺无言的看着眼前的大雨,心中突然有个声音响起。也许她可以像四年前那样淋雨淋到发高烧住院,这么一来,说不定能打破现在与他的僵局。

  一股冲动让她的脚步立刻往前踏出一步,但是另外一个声音又在她心里响起。

  妳不是已经答应过他,不管发生什么事,也绝对不会再拿自己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开玩笑吗?如果妳真这样做的话,只会让他对妳更加失望,对于现在僵持的关系绝对不会有所助益。

  没错,他们相交太久、认识太深了,一般的情侣或许可以用苦肉计之类的方法来让感情加温,但是她和矢玑之间如果真用这种方法的话,恐怕也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而已。

  因为她太了解他了,矢玑并不是个可以让人耍心机的对象,而她之所以能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也是因为她与其它试图接近他、得到他而要尽心机的女人不一样,她从来不曾对他要过任何心机,九年来一次都不曾。

  算了,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反正最糟的情况就只是分手而已,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忍不住露出自嘲的一笑,她举步跨进大雨中。

  「艾小姐,雨下得这么大,妳要去哪里?」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警卫先生惊吓得立刻朝她大喊。

  「我想回家了。」

  「等一下,雨下得这么大,我拿个油纸袋或几张报纸给妳。」从警卫室走到A栋大楼的入口,至少也有十五公尺,不找个东西遮一下,她一下就会被淋湿。

  「没关系,不必了。」轻轻丢下这么一句,她也不管警卫先生是否有听见,或者有任何反应,径自朝自己所住的A栋大楼的入口走去。

  而大雨,一直都在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