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真爱你 > 第八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狂,真爱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狂,真爱你 第八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完最新一季「欲望城市」的DVD,艾媺感觉有点口渴的想起身去倒杯水来喝,她的双脚才移动位置,屁股甚至还来不及跟进,与她待在同一空间的梁矢玑已大惊小怪的出声问道:「等一下,妳要干么?」

  「我想去倒杯水喝。」她老实回答。

  「我来就好。」他起身离开。

  一会儿后,一杯水立刻送到她面前。

  喝了几口水解渴后,艾媺无聊的拿着电视遥控器不断的按着,想找个有趣的节目来打发时间,怎知七、八十台的有线电视频道,竟然没有一台能引起她兴趣的。

  五分钟后,她终于放弃的将电视关掉,将注意力放在电视边的电话上。然后,她的双脚才稍微一动,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

  「等一下,妳又要干么?」他倏然抬头问道。

  「我想打通电话。」

  三秒钟后,一支无线电话立刻递到她手上,还附带了声,「喏,电话来了。」

  看着手中的电话,再看一眼回到座位上又再度低头埋首工作的他,艾媺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她不能再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了,否则她一定会发疯的。

  可是他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忙碌,她现在开口跟他谈这件事,会不会打扰到他的工作呢?

  然而说是这样说,事实上,她早就已经打扰到他的工作好一阵子了不是吗?因为自从她流产意外发生之后,他就一直这样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照顾她,就好象她不只是流产而已,而是残废了一样。

  OK,她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很恶劣,而且一点良心也没有。毕竟他是那么无微不至的在照顾她,甚至连她想喝杯水,他都会亲自去倒给她喝。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他对她就是太过无微不至,小心翼翼的什么事都不让她做,她才会无聊到想发疯,甚至胡思乱想了起来。

  她一直在想,他之所以对她这么好,是不是因为愧疚?

  她一直在想,偶尔有几通打来找他的电话,他总是会特意的走到她听不见的地方说,那打电话来的人是不是他那个新欢?

  她一直在想,他会不会恨她,本以为可以和她分手和新欢双宿双飞,结果却人算不如天算的发生了她流产的这件事,让他在一夕间变得身不由己,得为她负责?

  她一直在想,他还爱她吗?和她在一起是为了责任、习惯、爱,还是不得不为的无可奈何?

  她一直在想,如果她再不回去工作上班,而再这样一直下去的话,她肯定会发疯!因为她所想的一切,他都曾经认真而且慎重的对她发誓,并且否决了一切。

  他说他爱她,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好:他说那个女人名叫范蜜,是香港分公司的执行副总,他和她在一起全都是为了公事,绝无任何私情存在;他说除了她之外,他这辈子从没想过要和谁双宿双飞;他说不管是为了责任、习惯、爱或者是无可奈何,他只知道这辈子他不能没有她。还有,他说对不起,害她伤心、难过,甚至失去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提到孩子时他哭了,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落泪,震撼了她。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流产的意外让他们的关系回到了从前,他不仅搬回来与她同居,对她的照顾、疼爱比起以往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应该说是太过之了,害得她有点消受不了。

  不行了,一个星期已是她的极限了,即使明知道一定会打扰到他,她还是得开口和他谈一谈才行。

  「矢玑。」深吸一口气,她轻声的开口唤他。

  「嗯?妳想要什么?」他直觉反应的抬起头来,看向她问道。

  艾媺摇了摇头。「我们可以谈一谈吗?」

  梁矢玑怀疑的看了她一眼,正打算点头时,放在他临时办公桌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叮叮叮……」

  他转头看了手机一眼,再看向她。

  「没关系,你先接电话好了。」艾媺轻扯唇瓣,故做开朗的微笑道,但眼中却迅速的闪过一抹无奈。他真的好忙!

  梁矢玑注意到她眼中的无奈,他只犹豫了一秒,便伸手拿起手机直接关机再丢回桌上去。

  「好了,妳想跟我谈什么?」他起身坐到她身边温柔的问。

  「你这样把手机关掉没关系吗?如果他们有急事要找你怎么办?」艾媺瞠目结舌的看向被他丢到桌上的手机,难以置信的问。

  「任何事都比不上妳对我的重要。」他轻耸了下肩,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般自然的话,「况且我每个月花大笔钱请他们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帮我做事、处理事情,如果他们因为一时找不到我,就把事情给搞砸了,那我还请他们做什么,妳说对吗?」他微笑的说,完全是一副自信满载的成功企业家模样。

  看着轻松自若的他,艾媺突然觉得眼前的他好象真的很厉害很伟大,就像她一辈子也高攀不上,只可远观的大人物一样。

  可是此时此刻的他却正坐在她身边,温柔的凝视着她,而且几分钟之前他还替她倒水、拿电话的做了她的跑腿。

  像他这样一个光是用看的,就知道是个非凡人物的人,她到底是何德何能,或者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得到他这些年来对她的爱怜呢?

  也许真的是她太贪心了,能够拥有他的陪伴与疼爱,她就该感恩了,不应该再满脑子想着要和他结婚这件事。

  也许她之所以会失去他们的宝贝,就是老天爷在惩罚她的贪心吧。

  「怎么了?妳刚刚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谈吗,怎么突然发起呆来了?」梁矢玑伸手轻轻拍打她的脸颊,失笑的问。

  艾媺眨眨眼,猛然回过神来。「对不起。」

  「干么跟我说对不起?」他愕然的笑问。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要忙,说有事要跟你谈已经是打扰到你的工作了,而我却还在发呆浪费你宝贵的时间,对不起。」她解释。

  梁矢玑看着她,脸上表情慢慢变得严肃而正经了起来。

  「妳是不是还在怪我,无法原谅我?」他开口问。

  「什么?」艾媺错愕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妳知道妳现在的态度对我有多见外吗?感觉就像刚认识,但是却一点交情也没有的朋友一样,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感觉。妳要我怎么做才肯真正的原谅我,告诉我好吗?」与刚刚充满自信、专业、游刃有余的厉害模样判若两人,梁矢玑在她面前露出了脆弱而痛苦的神情,乞求的凝望着她。

  艾媺用力的摇头。

  「我从来都没有怪你,真的。因为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太过粗心,竟然连怀孕了都不知道,以至于……」

  一谈起流产的事,她的声音便不由得变得沙哑,眼眶也不自主的红了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后,才又继续的说。

  「总之应该负责任的人是我,该乞求原谅的人也是我,我根本就没有权利去怪你,相反的,你应该要怪我才对,我竟然连我们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我、我……」说着,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滑下,梁矢玑立刻将她紧紧的拥进怀中安抚着。

  「对不起,我不该再提这件事了,别哭好吗?」每回只要提到这件事,她总会不由自主的哭个不停,他该死的不应该又提起这件事的。「妳刚刚不是说有事要和我谈吗?什么事?妳想要跟我说什么,妳还记得吗?」

  他试着转移她的注意力。

  艾媺抹去眼眶中的泪水,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点了点头。

  「妳想跟我谈什么?」他立刻追问,不让她有多一秒的时间可以去哀伤。

  「矢玑,我想销假回公司上班。」

  「不行。」他轻愣了一下,立刻否决的摇头。

  虽然她是小产,并不是真的生了孩子得在家做足四十天的月子。但是他特别问过医生,医生建议最好还是比照女人生产完做月子的方法帮她调养身体。所以为了她好,没有做足四十天的月子他是绝不会放人的。

  而且到今天为止,她也不过才休养了一个星期而已,她竟然就想回公司上班?别开玩笑了,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她呢?

  「可是每天关在家里好无聊,我都快要发疯了。」

  「为了妳的身体健康,再忍耐一个月就好了,好不好?」

  「一个月?」艾媺忍不住睁圆了双眼,惊声叫道。「你到底帮我请了几天的假?」

  「六个星期。」

  「什么?」她当场傻眼。

  她以为他最多只会帮她请个两星期的假,没想到他竟然请了六个星期!

  噢,我的天啊,他到底用什么名目帮她请了这么长的假,而公司同事又会怎么想呢?天啊!

  「你为什么要帮我请这么长的假?」

  「医生说妳需要休息。」

  「那也用不着休这么久吧?六个星期?你为什么不干脆帮我请六个月算了?」她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着。

  「我是有想过,但是怕妳会不高兴。」

  瞪着他,艾媺一时之间竟完全说不出话来。

  六个月她会不高兴,那六个星期她就不会不高兴吗?他这是什么逻辑呀?她觉得自己快被气疯了!

  「你到底是用什么理由帮我请了这么长的假?」六个星期,一个半月耶!

  「婆婆身染重病,不久人世。」他性感的薄唇一勾,轻快的微笑道。

  「什么?!」艾媺大叫一声,简直不敢相信!「你……你真的用这样的理由?」

  「开玩笑的啦。」他咧嘴笑道。

  艾媺张口结舌的瞪着他,再度说不出话来。

  「其实我用的是公公身染重病,不久人世这个理由。」

  瞪着他,艾擞决定不再相信他所说的任何一句话。

  「我明天就要回公司上班。」她大声宣布的说。

  「不可能,除非妳能将我打昏,然后从我身上踩过去。」梁矢玑认真的摇头道,「况且如果妳明天真的去上班了,妳同事若问妳公公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妳要怎么回答?难道妳要回答他们,因为他提早蒙主召唤,迫不及待的先走了?」

  「不要再开玩笑了啦,我是跟你说真的,我明天就要回去上班。」她皱起了眉头,一本正经而且严肃的对他说。

  「我并没有在跟妳开玩笑,除非妳想咒我老爸早死,否则的话,妳最好还是乖乖待在家里等到假期完。」他轻松的微笑,心里却是忐忑不安的。

  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暗示?

  「开玩笑,难道我就不会说一切都只是医生的误诊,现在已经没事了,所以我才可以提早回去上班吗?」艾媺聪明的说。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也难怪她都在家休息了那么多天,却没人打电话来关心她,害她以为自己的人缘真这么差哩。

  梁矢玑失望的闭上眼睛,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

  「妳难道都没有想过,也许妳同事会怀疑吗?」他睁开眼问。

  「怀疑什么?」

  「怀疑妳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了一个公公。」他望着她,缓慢的说道。他这样说够清楚了吧?

  艾媺突然愣住,压根儿都没想到这一点。她既然未婚,又怎么会有公公、婆婆呢?怪了,她刚刚怎么会没想到,而且他刚刚是不是有提到他老爸这字眼?公公和他老爸,他这样说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存在,抑或者是单纯的在说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可恶!停下来艾媺,妳先前不是已经想通了,决定以后不再想结婚的事,只要守着他,感受他对妳的怜爱就足够了吗?妳现在又在想些什么?

  用力的甩了下头,她试图让自己清醒些。

  「妳干么?」见她突然甩头,梁矢玑怀疑的问。

  「你干么散播这种不实的谎言呀,这下子等我回去上班后,你要我怎么跟人家解释?」她抱怨的朝他瞪眼。

  梁矢玑差一点连三字经都要骂出来了。他都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清楚了,她怎么还能如此的不知不觉?!

  「艾媺,难道妳真的听不出我话里的重点吗?」他忍不住的问。

  「你话里有什么重点?」

  他真的是快疯了!

  「重点就是,我刚刚说的我老爸是妳公公的这件事。」他直接开门见山的摊开来说。

  「这才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明天到公司之后,要怎么收拾你所制造出来的烂摊子。」她瞪他一眼。

  梁矢玑用力的吸气吐气再吸气吐气,以防自己真被她的迟顿给气死。她到底是真迟顿,还是故意当做听不懂呢?可是她不是一直都想要和他结婚吗?怎么可能连他这么明显的暗示,都听不懂呢?不管了,还是直接说出来好了。

  「艾媺,我们结婚吧!」他认真的盯着她说。

  艾媺瞬间愣住,感觉自己的心跳好象突然漏跳了好几拍,害她连吸呼都变得不顺了起来。

  结婚?她没有听错吧?他刚刚真的说了「我们结婚吧」这几个字吗?

  梁矢玑紧张的看着呆愕的她,完全猜不出她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她不是应该要马上点头说好,要不然就是兴奋的扑上他,或者感动得落泪吗?怎么她的反应却是呆若木鸡的一动也不动?

  「艾媺?」他轻轻碰触着她唤道,「妳在想什么?」

  「没什么。」她回神的摇了摇头。

  「所以妳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

  「就是结婚的事,妳要不要先打电话给妳妈妈,问她妳们家有什么特别的礼俗要我们男方这边遵守的?」

  看着他,艾媺突然间摇了摇头。

  「不必了矢玑,因为我已经想通了,就像你所说的,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就已经很好了,那张纸对我们来说,根本一点用处也没有,所以你不必再强迫自己和我结婚了。」她微笑的说。

  她出乎预料之外的回答,让梁矢玑整个人都愣住了。所以她的意思是,他们不结婚?她不嫁给他了?

  他应该是要松一口气的,毕竟他对结婚这件事一直都没有好感,但是为什么现在他却反倒感觉有口气梗在他喉咙里,难过得让他有苦说不出?

  她不嫁给他的想法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用力的掐在他脖子上,让他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我没有逼自己,我是真的想和妳结婚,然后一起白头到老。」他听见自己以铿锵有力的声音对她说,但她却只是对他微微一笑。

  「我们言归正传好吗?」她说,「请你认真的告诉我,你到底用了什么理由替我请假,这样我明天到公司上班时,才有办法向他们解释。」

  他瞪着她,不言也不语。

  「矢玑?」

  他又沉默的瞪了她许久,才终于缓慢的开口道:「妳不用伤脑筋了,因为短期之内,我是绝对不会让妳去上班的。」

  「矢玑!」

  「不准!」

  「霸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