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真爱你 > 第九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狂,真爱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狂,真爱你 第九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叭!叭!

  才走出医院大门口,就听见两声像是针对着他而按的喇叭,杨开敔停下脚步左右张望了一下,只花了三秒钟不到的时间,便看见停在对面马路边梁矢玑的骚包积架跑车。

  他稍微注意了一下马路左右方的来车,然后穿越马路的走向他。

  「干么,有事找我怎么不打手机?你不是应该在家里陪艾媺吗?」他斜倚着靠站在车窗边低头问他。

  「她有朋友来看她。」梁矢玑忧郁的说。

  「喔,原来你是被她赶出来的呀,地下情夫。」杨开敔忍不住揶揄他。

  梁矢玑没有生气,只是很忧郁的看了他一眼。

  「上车吧。」

  「上车?去哪儿?还有我的车子怎么办?」杨开敔怀疑的问,但脚步却已迈向他车子的另外一边,从副驾驶座那边上了车。

  他闷不吭声的立刻将车子驶进车阵之间。

  「很忧郁喔,要不要我介绍个心理医生给你?」杨开敔研究着他脸上的表情半晌后,开玩笑的问。

  梁矢玑仍然没有笑,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郁郁闷闷的继续开着他的车。

  「喂,你到底怎么了?」杨开敔终于收起开玩笑的笑脸,眉头轻蹙的问。

  他沉郁的看了他一眼,好半晌之后才闷声的开口,「她不想结婚了。」

  杨开敔不必问,也知道这个他指的人是谁。只是令他纳闷不解的是,艾媺一直以来不都在拒绝他的求婚吗?她还不想结婚嫁给天玑这件事又不是什么新闻,他干么露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这应该不是一件新闻吧?」他小心翼翼的说。

  「其实她一直都想结婚,不想结婚的人是我,不是她。」

  杨开敔忽然愣住,觉得自己的脑袋瓜里好象突然打起结来了,让他的思绪整个都乱掉了。

  「你说什么?什么叫不想结婚的人是你,不是她?」他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看着好友忧郁的侧脸,皱眉问道。

  梁矢玑瞬间紧抿了下嘴巴,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才开口,「因为我爸妈不正常的婚姻关系,我对结婚这件事其实一直都没有好感,甚至可以说是深恶痛绝。虽然我总是将结婚、求婚和艾媺嫁给我吧这些话挂在嘴巴上,但是除了嘲讽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

  「艾媺她了解我,所以她总是配合着我以拒绝来给我台阶下。这些年来,我们俩一直都合作无间,让人以为不想结婚的人是她,而我只是个娶不到心爱女人的可怜家伙,但事实上却完全相反,不想结婚的人一直都是我,而不是她。」

  听完他这一席话,杨开敔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应该要怪天玑在他们这群死党面前都不老实,或者该怪自己怎么会这么迟顿,竟然从未发现这些表象下的真相。

  「所以让你现在这么郁闷的问题是你想结婚了,但艾媺她却不想?」

  梁矢玑沉默的没有回答。

  杨开敔发现自己还真是讨厌他这副要死不活的死样子。

  「你确定她是不想和你结婚,还是误以为你又在跟她开玩笑,在讽刺结婚这件事?你有想过这一点吗?」他沉思了一下,问道。

  「她知道当只有我们俩在一起时,我从来就不会拿结婚这件事来开玩笑。」他郁闷的说。

  「所以她是真的不想结婚了,或者我该说她是不想嫁给你?」

  梁矢玑握在方向盘的双手在一瞬间缩紧,指节整个都泛白了。

  「我开玩笑的啦。」杨开敔伸手轻拍了下他僵硬的肩膀,收到的是他一记既狠又利的瞪视。「嗯,你现在的样子比刚刚那副要死不活的死样子好多了。」他不怕死的揶揄。

  梁矢玑瞬间无力的垂下肩膀,生平第一次感到这么无能为力。

  「开阳,你觉得她之所以会突然不再想和我结婚,会不会是因为在她心里其实根本就无法原谅我,害她失去我们的孩子这件事?」

  「你忘了当初她在知道自己流产之后,第一个顾及到的就是你吗?她宁愿独自为失去孩子痛心、伤心哭泣,也不想让你跟她感受一样的痛苦与自责。如果她真的对你有一丝怨恨的话,她当初就不会要求我别告诉你她流产的事了。她爱你,而且程度可能比你我想象的还要更深。」杨开敔认真的对他说。

  「那么她为什么不和我结婚?」他哑然的问。

  「也许是你求婚的时间不对吧。」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理由,只好这样说。

  「时间不对?」梁矢玑喃喃自语着。

  「我说的是也许,毕竟她才刚刚流产不久,心情上可能还在调适当中,所以一时之间才没办法答应你的求婚。」

  「是这样吗?」

  谁知道?杨开敔在心里不负责任的回答。

  「不过说到结婚,我倒觉得有件事你必须要先行处理好之后,再来谈婚事比较合适。」他皱眉的提醒。

  「什么事?」

  「你们俩的关系是不是应该要先公开,让人知道艾媺才是你真正的灰姑娘,而不是那堆常陪你上杂志的新欢旧爱?」

  「你应该知道不愿意公开我们俩关系的人是她不是我。」关于这一点他也很无力。

  「所以你就毫无异议的顺着她的意思,并且善加利用这点在外头拈花惹草?」

  「你明知道我没有还这样讽刺我?」梁矢玑没有生气,只是有些无力道:「那些女人若不是和我的工作或者是我们梁家有所关联的话,你以为我会理她们?」

  「我不是在讽刺你,只是觉得这一切是不是应该要适可而止了?」杨开敔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或许当初是艾媺决定要保密你们俩的关系,但是当时的她是有理由与目的的。而现在,她的理由与目的都已经不是问题了,为什么你还要盲目遵守这个毫无存在意义的约定,而不试着去突破那道无形的墙呢?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艾媺她其实一直都在等你跨越那道墙走向她。」

  像是脑袋瓜突然被人用铁棒狠狠的挥了一记似的,原本僵固在梁矢玑脑袋里的想法瞬间瓦解碎裂,取而代之的是完全清明与流畅的思绪,不再有阻挠。

  他是个笨蛋,竟然从未想过开阳所说的这个可能性,只会盲目的将自己禁锢在单一而愚蠢的想法里,然后一筹莫展的在那边跳脚、发怒、不爽与无病呻吟。他真是一个超级无敌大白痴!

  「看你的样子,问题解决了?」

  「还没,不过我现在正要去解决,所以麻烦你下车吧。」梁矢玑打着方向灯,将车子往路边一靠后,无情的对他说。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杨开敔瞠目结舌的瞪着他叫道。

  「不是。」

  「拜托,这算什么?新娘娶进门,媒人丢过墙呀?」

  「我现在赶时间,改天再向你陪罪兼道歉。」既然他都一直坐着不动,梁矢玑只好自己动手先将他的安全带解开,然后倾身伸手越过他将车门给推开,再将他踹出车门外。

  「喂喂喂喂喂。」杨开敔难以置信的乱叫,不敢相信他竟然真的将自己踹出了车门外。

  「再联络,拜。」拉上车门时,他朝他丢下这句话后,立即急踩油门的绝尘而去。

  杨开敔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瞪着他车子消失的方向好半晌,这才回神的破口大骂,「再联络你的头啦,有异性没人性的混蛋家伙。大混蛋!」

  虽是这样骂,他的嘴角却是微扬着,并且在骂完后,轻吹口哨的招来一辆出租车,若无其事的回医院开车去。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迅速的飚车回家,梁矢玑一边祈祷艾媺的朋友还没离开,一边则希望她不会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感到生气。

  直接搭电梯来到她单人套房的楼层,电梯门一打开他便先松了一口气,因为散布在她套房门前的鞋子,让他确定自己没有Miss这次的机会,只是随着松了口气之后的感觉,却是肾上腺素急速分泌所带来的紧张感。

  先深呼吸一口气别紧张,他现在又不是要去见未来的丈母娘,有什么好紧张的呢?他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只不过即使他这样告诉自己也没用,因为让他紧张的并不是他所要见的人,让他紧张的是艾媺的反应。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出现,她肯定会被吓一跳,下只是她,此刻在她套房里的人肯定全都会被吓到。只不过当他承认并公开他和艾媺的情侣关系后,他们所有人的反应会是什么,那就有待商榷了。其中,当然也包括她。

  他真的要这么做吗?

  算了,优柔寡断向来就不是他处事的原则,况且即使她生气了又如何呢?他相信自己绝对有办法可以让她气消,而且诚如开阳所说的,这一切也该适可而止了。

  走上前,他吸了一口气后,伸手按了一下门铃。

  随着屋内门铃声的响起,是一个高亢的女声传来。

  「一定是小美来了,我来开门。」高亢的女声如此说道。接着梁矢玑便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房门呼的一声,立刻在他面前被拉了开来。

  出现在门内的女人是一个大约三十出头,中等身高,有点福态的女人。她在乍见他时愣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没想到来人不是她以为的人,所以才会愣了好半晌,才怀疑的开口。

  「请问你找谁?」

  「艾媺。」他微笑的说。

  张芸祯呆愣了下,倏地领悟自己刚刚问了人家一个白痴问题。这里是艾媺的住处,来这里的人除了是来找艾媺之外,还会找谁呢?她真笨!

  「芸祯,是谁呀,不是小美吗?」屋里另外一个女声问道。

  「不是。」她回头回答,同时扬声朝屋内叫道:「艾媺,有人找妳,是个大帅哥喔。」

  一听见帅哥两个字,屋内几个女人们立刻骚动了起来。

  梁矢玑只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便见连续三道女人身影争先恐后的从屋内冲了出来,先后出现在开门者身后,对门外的他探头探脑着,不过就是没看到他想见的人。

  「哇,真的好帅喔。」

  「请问你跟艾媺是什么关系?」

  「你是她的男朋友吗?怎么我觉得好象在哪见过你的样子,我们见过面吗?」

  「对呀,我也觉得你好象很面熟的样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

  梁矢玑只是淡淡的微笑着,并没有回答她们任何问题。

  又一阵脚步声从屋内响了起来,他所等待的人终于姗姗来迟的出现了。

  「芸祯,妳刚刚说什么?有人找我,谁呀?」人未到声先到,艾媺一边从洗手间出来定向大门,一边扬声问。

  怪了,刚刚还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同事们,怎么一下子全都不见了?

  才转个弯,大门前拥挤的景象便给了她答案。

  只是她不懂,她们全挤在大门前做什么?

  「妳们在干么?」她开口问,然后就见她们四人立刻回头看她,并分站两边将路让出来给她走。而矢玑,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出现在她面前,站在被让出来的路最前方,微笑的凝望着被吓呆的她。

  她突然呆住的反应,让她的同事面面相颅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艾媺?」张芸祯轻声唤道。

  艾媺眨了眨眼回过神来,迅速的走向他。

  「你怎么来了?」她朝他冲口问道,旋即想起她的同事们还站在一旁。「对不起芸祯,妳们可不可以先进屋里去?」

  「艾媺,他是妳男朋友吗?妳不跟我们介绍一下吗?」同事甲好奇的轻扯了她衣角一下,要求的说。难得看见这么帅的大帅哥,不多看几眼怎么行呢?她一点也不想进屋里去。

  艾媺还来下及开口回答,又听见她另一名同事开口说话。

  「你好,我是艾媺的同事,请问你是艾媺的男朋友吗?」同事乙好奇的问,跟同事甲一样一点也不想进屋去。只不过她并不是单纯的想留下来看帅哥,而是她总觉得眼前这张帅脸她好象在哪里看过,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而已。

  带着怀疑目光,她的双眼不断的盯在梁矢玑脸上,一直想着,到底她在哪里看过他呢?

  同事们一个个盯着梁矢玑发愣的神情,让艾媺感到些许的不安。难道以前发生过的事又要发生了吗?她们会为了矢玑而将她们多年的友谊弃之如敝屣吗?她是不是要失去这群朋友了?

  「啊!」同事丙突然大叫一声,双目圆瞠的瞪着他。「我想起来了,我在杂志上看过你,你是梁矢玑!梁氏企业王国的未来接班人,也就是那个超有钱的梁豪宇先生的独生子梁矢玑!」

  「啊!」同事乙也跟着大叫一声,并且恍然大悟的指着他道:「对了,没错,就是你,难怪我总觉得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你。」

  「梁矢玑?噢,我的天,那你不是我们公司老板的老板的儿子?!」同事甲双目圆瞠的问。

  「什么?」同事乙、丙愕然的转头看着同事甲。

  「妳们忘了我们公司有一半的股权是属于梁氏企业的吗?换句话说,我们公司也算是梁氏关系企业之一。」做会计的同事甲迅速的解释。

  顿时之间,原本一片吵杂的玄关变得安静无声,时间就像瞬间冻结了一样。

  「艾媺,他该不会真的是妳的男朋友吧?」张芸祯机械式般僵硬的转头看向艾媺,以难以置信的表情问她。

  于是,艾媺知道自己的大势已去,她的秘密终于曝光了。

  只不过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她并没有任何烦躁或生气的感觉,有的竟是松一口气,以及好象终于放下一直悬挂在她心中,一块摇摆不定,好象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将她砸成重伤的巨大石头的感觉。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大概跟她同事们的反应有关,因为她们在知道矢玑的身分之后的反应是震愕、惊吓的,而不是羡慕、嫉妒,或者是惺惺作假的露出一副想吸引他注意的模样。

  也许她现在就放心似乎是太早了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是觉得这些年来,要矢玑陪她保密他们俩的关系的作法,似乎是个相当愚蠢而且不信任他与自己的作法,多亏他竟然还能容忍她这些年来愚蠢的任性。

  她缓缓的定向他,温婉的抬起头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

  梁矢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发现她的神情似乎跟以往有些不同,只是一时之间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有件事刚刚忘了跟妳说了。」他温柔的开口道。

  「什么事?」

  「妳的朋友走后,别一个人在这里收拾善后,打通电话给我,我会上来帮忙妳收拾。」

  心轻轻的被感动着,艾媺对他点了点头。

  「哇!」同事乙再也忍不住发出羡慕的声音。如果她男朋友有梁矢玑十分之一体贴的话,她一定会马上点头说我愿意。

  只不过令她好奇不已的是,眼前这个温柔多情的他,和杂志上所报导花心风流的他,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的真面目呢?艾媺真的和他在交往中吗?

  「上来?」张芸祯抓住了这个重点。

  梁矢玑看向她。「这里只是艾媺招呼朋友的地方,其实我们俩是住在楼下那一层的。」他微笑解释。

  「艾媺?」她难以置信的看向她,至今仍不太能接受她竟和这个超级名人花花公子梁矢玑在交往,更别提这男人刚刚的言下之意。

  同居?有没有搞错呀?

  他虽然是很有钱又长得帅,但是却是那么花心,换女伴就像换衣服一样,艾媺怎么可能会选择和他在一起呢?因为艾媺根本就不是什么拜金女,她知道的。

  而且她宁愿艾媺是八卦谣言里的第三者,也不要她是梁矢玑这个花花公子的千万女朋友之一,因为她绝对只有被玩弄的份。

  想到玩弄,张芸祯瞬间瞠大了双眼,惊骇得差点没惊呼出声。

  老天,难怪她觉得艾媺请假的事由怪怪的,她既然还没结婚、还没过门,她男朋友凭什么要她去照顾他重病的父亲呀?毕竟他们俩八字都还没一撇,她根本就用不着负这个责任,甚至为此向公司请了长假。最奇怪的是,公司方面竟然真的也让她用这么夸张,而且怎么也说不通的请假事由,一请就是一个月半。

  原来……

  现在她终于想通一切了,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个借口,艾媺她之所以会请假这么长的一段时问,是因为--

  她将目光向下移到艾媺平坦的小腹上,再向上移到她有些瘦削的脸上,感觉一股怒气突然沸沸腾腾的从自己心底冒了出来。

  「艾媺,妳老实告诉我,妳请假的真正理由是什么?」她一本正经的沉声开口问道。

  没想到张芸祯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艾媺着实愣了好大一下。

  「那天下午妳请假说要去妇产科验孕,结果呢?」她紧盯着她追问。

  话一说完,便闻四周顿时响起了三个抽气声。同事甲乙丙全都在一瞬间瞠大了双眼,目光一致的集中在艾媺平坦的小腹上。

  伤心事再度被提起,艾媺难忍伤心的轻晃了一下。

  梁矢玑立刻伸手将她拥进怀中,温柔而心疼的低头凝望着她。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他一脸关心的问。

  艾媺轻轻的摇了下头,勉强扯了一抹微笑在脸上。「我没事。」

  「艾媺,妳真的怀孕了吗?」同事甲忍不住的问。

  「妳请假不会是为了安胎吧?」同事乙也问。她之前曾稍微听芸祯提到艾媺身体不舒服的事。

  「妳该不会就此不再回公司上班了,准备专心在家待产吧?」同事丙说。如果她有一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她可能就会这么做。

  「我--」艾媺犹豫的开口,就被张芸祯给打断。

  「妳怀孕了对吧?而且妳也做了人工流产手术对吧?这才是妳请假的真正原因是不是?」她盯着艾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

  她的话让大家都愣住了。

  「被我说中了?」张芸祯嘲讽的说,怒气腾腾的双眼却是一瞬也不瞬的死瞪着梁矢玑。「你有这么多漂亮的女朋友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来惹艾媺,如此的伤害她?如果你对她不是真心的,就请你像个男人离她远一点,不要再对她虚情假意的让她对你有所希望。」

  「芸祯,妳误会了,事情并不是妳想的那样。」艾揿从发愣中回过神来,急忙开口解释。「虽然孩子的确是没了,但是那完全是一场意外,我并没有去做流产手术。而且矢玑对我的感情,从来就不是虚情假意,他更不曾伤害过我。」

  「是这样吗?所以妳对他三不五时上八卦杂志的绯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喽?」

  「我……我相信他。」

  「好,太好了,既然妳都这样说了,我干么还要多筐闲事。」张芸祯忍不住生气的冷声道,「抱歉,我突然想到我还有其它事要处理,我要先走了。」

  「芸祯!」艾媺愕然的叫道。

  「谢谢妳,张芸祯。」梁矢玑突然开口,让正转身准备进屋里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走的她倏然停下脚步,怀疑的看向他。

  「你刚才有说什么吗?」她不肯定的问。

  「我说谢谢妳,谢谢妳这么关心艾媺,我很高兴她氨妳这么一个真心真意在关心她的朋友。」他一本正经的凝视着她,真诚的说。

  看着他脸上认真的神情,张芸祯愣住了。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呀?

  「叮。」电梯门突然在此时打开,从里头走出一个女人,也是她们之前一直在等的人,小美。

  「咦,妳们在欢迎我来吗?怎么全都站在门口呀?还是妳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我带来的A片呀?」她讶然之后,暧昧的笑问,完全没注意到现场还有个男人。

  「小美!」同事甲大叫想阻止她已是来不及。

  「干么叫这么大声?」小美被她吓了一跳,抱怨的问。

  同事甲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现在唯一的男性梁矢玑已挑高了眉头,缓缓的出声,「A片?」

  现场女性同胞顿时全都变成了化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