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真爱你 > 第十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狂,真爱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狂,真爱你 第十章
上一页 目录  
  「原来妳们女人聚在一起不单是只会聊八卦,还会看A片呀。」送走她的朋友并且收拾好一切,梁矢玑忍不住露出一脸受教的表情调侃艾媺。

  「才不是哩,你别乱说啦!」她笑打他一下。

  「事实不久之前才发生,妳想赖?」他挑高眉头故意的说。

  「那是她们心血来潮,为了好玩才租了一些来看的,事前我可根本一点都不知道好不好?」她皱着鼻头解释。

  「是吗?」

  「你干么一脸怀疑的表情,A片有什么好看嘛,我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与其看那无聊的A片,不如……」她意有所指的瞄了他一眼,没再继续往下说。

  「不如什么呀?」梁矢玑笑问。

  「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她一副你明知道的表情。

  「可是我想听妳亲口说呀。」

  「好吧,不如看你,因为他们长得既没有你帅,身材也没有你好,我看你就好了,干么还要去看A片。这样你满意了吧?」她满足他的虚荣心,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不过她说的倒也全都是实话,并没有特意在吹捧他。

  可是怎么他的表情看起来好象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呀?他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你干么?」

  「妳刚刚说一些。」他闷声道,「妳到底背着我偷看了多少A片?」

  「哈哈……」她顿时失声笑了出来,「你不会连这种醋也要吃吧?」

  梁矢玑闷不吭声,像是真的生气了一样。

  「我发誓,除了红极一时的台湾水电工,我曾经在网络上看过他的照片之外,我根本没看过任何A片,或者是A片里的男主角好不好?」

  「真的?」

  「真的。」艾媺忍不住倾身亲吻了他一下,她今天的心情很好,一点也不想和他发生口角。

  梁矢玑趁机将她拥进怀中,热情却温柔的拥吻着她。

  真是该糟,只是亲吻她,他的下体就已经有反应了,他必须快点停下来才行,因为她身体尚未完全复原,根本还不适合做爱做的事。

  他勉强压抑住自己的情欲,慢慢的抽身松开她柔软的唇瓣。

  「谢谢你。」枕在他胸前,艾媺突然开口。

  「谢什么?」他玩着她柔软滑顺的秀发问。

  「包容我这些年来的愚蠢与不懂事。」

  「妳在说什么傻话?如果要说谁愚蠢的话,愚蠢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梁矢玑挺起身来坐正,一本正经的凝望着她。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呢?」

  「那妳呢?」

  「我觉得当初要你答应和我一起保密我们俩的关系,是个非常愚蠢白痴而且任性不懂事的举动。」

  「妳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呢?」

  「我不知道,也许是我看了你和芸祯她们刚刚轻松愉快的互动吧。」她叹息的说,「我发现当初我所担心、害怕、不安的一切,其实都是因为我自己缺乏自信的关系,跟你显赫的身分无关。如果我的能力足够,即使是靠关系走后门进公司,那又怎样?如果我周遭的朋友、同事和我交好全都是因为你,那我就应该要检讨自己为什么没有可以吸引人、让人交心的优点?

  「如果被人批评我一点也配不上你,那我更不应该觉得难过,而是应该要笑才对,因为即使我是真的配不上你,但是你却依然一直爱着我这个配不上你的女人。你说,难道我不应该笑吗?」

  「到底是什么事让妳突然有了这么多的感触?」梁矢玑好奇的问。

  她摇了摇头。「谢谢你爱我。」

  「谢谢妳让我爱妳。」他微笑的低头轻吻了她一下。

  「好了,换你说了。为什么你会说愚蠢的那个人是你才对?」艾媺微笑的凝望着他。

  梁矢玑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表情慢慢的变得严肃而且认真。

  「在我回答妳这个问题之前,妳可不可以老老实实的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他一本正经的望着她,以有些紧张的语气缓慢的说道。

  艾媺忍不住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因为她很少见他露出紧张的样子。

  「什么问题?」

  「妳真的都不想和我结婚了吗?」

  她瞬间愣住,因为她压根儿就没想过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不想和他结婚吗?这个问题要她怎么回答呢?

  从她的年纪到达了人家所说的适婚年龄后,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结婚,想象自己穿著白纱的模样,可是她却只敢用想的,而不敢开口将这些想法告诉他,因为她知道他对结婚这件事有多反感。

  十八岁认识他和他交往至今,不知不觉的步入第十个年头了,因为今年的她已经二十八岁了。

  中国人有很多奇怪的习俗,其中有一项就是二十九岁那年不宜结婚,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人们还是盲目的遵从这个习俗,其中也包括她。所以在她生日的那天,她才会鼓起勇气将她对结婚的渴望说给他听,因为拖过今年之后,他们若真要结婚的话,至少还得等上一年以上的时间。

  其实她想和他结婚,一直都想,但是问题是他不想。

  一次的切肤之痛便足以让她永生难忘了,既然他不想结婚,而她也不是没有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过,那就够了不是吗?

  不想和他结婚吗?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去想,因为她已经决定要跟他一辈子了,而他既然不想结婚,她自然也就不能去想了。

  她的沉默不语让梁矢玑充满了不安,在她迟迟都未开口之下,他终于忍不住的出声了。

  「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回答吗?只要老实说出妳的感觉就够了。」他认真的望着她。

  「好吧。」她点头道,「老实说……」

  「怎样?」他不由自主的屏住气息。

  「不想。」

  梁矢玑呆愣了一下,接着整个人垂头丧气了起来。「妳真的不想和我结婚,不想嫁给我吗?」

  「你怎么了?」她终于发觉他的不对劲。

  「妳刚刚不是问我,为什么会说愚蠢的人是我吗?」他自嘲的轻笑一声,「因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矢玑?」她真的觉得他愈来愈不对劲。「你干么好端端的说自己是白痴啦,如果你真的是白痴,那这世界上的人不全都是白痴吗?你到底是怎么了?」她关心的看着他。

  「我只是觉得自己很白痴,竟然会为了一些莫名其妙,而且自以为是的愚蠢想法而伤害了我最深爱的妳。」他深吸了一口气,凝望着她缓慢的说道:「妳不是我妈,而我也不是我爸,他们的婚姻是建立在企业的合作上,而我们却是因为相爱而在一起的,我怎么会白痴的认为我们结婚之后,迟早有一天也会跟他们一样,成为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

  「我是个白痴才会害怕结婚,才会以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才会以为妳会变,我会--失去妳。」

  他最后一句话震惊了艾媺,她从来都没想过在他害怕结婚的原因里,竟然还包含了这一项。失去她?他竟然会害怕失去她!

  「矢玑……」她哑然的叫道,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朝她笑了笑,笑容中有着明显的自嘲。

  「我很愚蠢对不对?竟然会拿我父母异常的婚姻关系来想象我们俩的未来,也难怪妳会突然从原本想和我结婚,变成了不想和我结婚。」

  艾媺呆愣了一下,立刻迅速的对他摇头。

  「不是的,矢玑我……」

  他突然伸手轻轻的盖在她唇上,并且对她摇了摇头。

  「妳什么都不必说,只要听我说就够了。」他对她轻声道,然后温柔而深情的凝望着她。「不管妳刚刚说不想结婚的话是真或是假,但是从今天这一刻开始,我会尽我所能的以让妳点头,说妳愿意嫁给我而努力。我要妳艾媺,成为我梁矢玑名正言顺、名媒正娶的老婆,然后两人一起幸福一辈子,白头到老。」

  艾媺被他的说词感动得眼眶泛红了。

  其实他根本就用不着努力,只要他是真心真意的想和她结婚,她二话不说的一定会马上点头说她愿意。

  「矢玑,我……」

  「嘘,什么都别说,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证明我想娶妳的真心好吗?」他坚定而深情的凝望着她,轻声要求着。

  凝望着他,艾媺犹豫的思考了一下。

  「好。」她点头道,而他则缓缓的朝她漾出了一抹笑,一抹让她心儿怦怦跳,毕生难忘的深情笑靥。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冬的气息无声无息的在窗户上留下了足迹,让明静的玻璃因悲伤而哭了起来。

  艾媺拉高套头毛衣的衣领,微缩着脖子走出办公大楼。今年冬天的寒流来得可真快,才刚刚入冬而已,它便迫不及待的登陆,吹得人们不得不把雪衣搬出来,然后一个个穿得像个大胖子似的。

  不过万幸的是她仍属于瘦子一族,即使穿上了厚厚膨膨的雪衣,看起来仍算得上是苗条。也难怪那些成天都在喊要减肥的同事们,老是说她得天独厚了。

  微笑的向与自己挥手的同事说再见,她转身正打算朝捷运站走去,却被蓦然出现在她眼前,双手环抱着一大束鲜花,嘴角带笑的梁矢玑给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她迅速的走向他问。

  「交往十年快乐。」他将花束送进她怀里,同时倾身在她唇上窃得一吻。

  「十年?今天?」她讶然的问道,总觉得她这个女朋友做得很失职,因为她总是记不起关于他们俩之间任何一个特殊的日子。「我咧--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忘记的,只是……」

  「我又没怪妳。」他微笑的打断她,一边顺手接过她手中对她而言过重的花束,一边则占有欲十足的将她圈进怀里。「想吃什么?我们庆祝一下。」他半低头问道。

  「嗯……」她眼珠子若有所思的转了一下,然后开口说:「为了补偿我的忘记,我亲自下厨做给你吃好不好?」

  「咦,这个有意思,妳打算做什么?」他眉头挑得高高的,笑问。

  她的厨艺其实还不错,只不过因为工作上班的关系,他都尽量不让她下厨做饭给他吃,以免她太累了。不过今天例外一下应该没关系。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漏。」她卖关子的对他笑着。

  带着满心期盼的回家,没想到她所谓的天机竟然是火锅,梁矢玑只差一点没昏倒。

  谁说寒流来就只能吃火锅来祛寒?他偏就要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祛寒,那就是和心爱的人做爱做的事,然后事后窝在一起取暖,闲话家常。

  「……为什么我始终乏人问津?」

  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跟他讨论这些年来始终都没有人追她的异象,害他作贼心虚的不敢乱答腔,以防穿帮。

  其实她既温柔、开朗、大方,长相甜美可人,迷糊时又特别的可爱,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会缺乏追求者呢?她的追求者其实多得是,只是都被他在暗地里赶跑了而已。

  唉,想他梁矢玑堂堂七尺男儿,顶天立地、光明磊落,却在遇到她之后什么都得变得偷偷摸摸的。既不能大方的公开他所爱的人,不能大方的带着他所爱的人亮相,介绍给亲朋好友,就连吃醋、嫉妒起来都还得偷偷摸摸的。

  唉唉唉,真是三声无奈呀,但是谁叫他要如此深爱她而无法自拔呢?最重要的还是他--心甘情愿。

  「难道我老了吗?」她还在想自己乏人问津的原因。

  「不,妳不老,一点也不老,事实上我觉得刚刚好。」他回答道,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刚刚好什么?」她从他胸前抬起头来问。

  「刚刚好结婚。」他深情的凝望着她,缓慢的回答。

  艾媺突然有种窒息的感觉,她看着他,听见自己哑然的开口问:「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吗?」

  其实自从上回他说给他一点时间,让他证明他想娶她的真心之后,她便一直在等他开口向她求婚。只是谁知道夏季过了,秋季走了,冬天已悄悄降临大地,一年眼看就要尾声了,而他却仍温吞的不知道在犹豫些什么。

  还好,他总算是开口了,而且还赶在冬至吃汤圆虚长一岁之前,真是谢天谢地呀。

  「妳觉得呢?」他反问她道。

  「我觉得如果是的话,连束花都没有的求婚未免太简陋了些。」她似笑非笑的说,没想到他却立刻跳下床去,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将他先前给她的那束花捧到她面前。

  「这束花借我一下。」他迅速说道,然后双脚一弯,就这么单膝屈跪在她前方的地板上。艾媺小姐,请问妳愿意嫁给我吗?」他认真的凝望着她问。

  艾媺嘴唇微扬,本想揶揄的嘲笑他一番,或者开玩笑的对他说不吓吓他,可是她却完全压抑不住此刻在她内心里沸腾的激动与感动。

  泪水在眼眶中蔓延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在泪水滑落眼眶的瞬间,对着他哑然启唇道:「好。」

  花束落地的时间似乎比她被他激烈的拥进怀中的时间还要慢上半拍,在激动的亲吻她一下之后,他带着她早已看上千百万遍的醉人温柔眼神凝望着她。

  「妳知道吗?」他哑声的对她说,「从第一眼看到妳开始,我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一刻。」

  骗人!她忍不住在心里答道,但被泪水流过的双唇,却忍不住微扬的漾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我爱妳。」他深情的说。

  我也爱你。她在心里激动的回答着。



  【全书完】



  *欲知简聿权和施子婵之间的揪心情事,请看全萱花园系列4.4七星之恋之一《冽,依赖你》



  ★温故知新★

  璀璨风情006七星风云录之一《挑战阎星》罗致旋VS管初彗

  璀璨风情022七星风云录之二《憨擒狂星》梁矢玑VS艾媺

  璀璨风情042七星风云录之三《痴缠冽星》简聿权VS施子婵

  璀璨风情060七星风云录之四《巧戏衡星》麦峪衡VS池璞

  璀璨风情075七星风云录之五《情撩傲星》倪天枢VS伊绿

  璀璨风情088七星风云录之六《心系劣星》杨开敔VS喻琦

  璀璨风情095七星风云录之七《诱娶丽星》季芛瑶VS高硕

上一页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