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擒狂星 > 第一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憨擒狂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憨擒狂星 第一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了黑道近来积极想入侵校园之事,原本想在学校内分道扬镳的七人不得不开始有了些交集,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七人的聚会依然多选在放学后的校外,毕竟敌暗我明的胜算不大,而光是想像便可以知道他们七人的关系会引起多大的喧哗与注意力,所以一切以大局为重。

  管初彗因身为罗致旋的女朋友,因此自然而然的成为他们的一分子。而因为她与罗致旋的关系是公开的,所以身为学生会长女朋友的她所面临的危险却比任何人多,像前一阵子的绑架便是黑道帮会想威胁罗致旋入会的一个手段,好在那只是场有惊无险的虚惊。

  不过每当想起那件事依然让众人心有余悸,尤其以罗致旋为最,因此他对她霸道的保护欲也愈来愈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让旁人看了都会觉得眼红。世界上哪有一对情侣恩爱如他们?

  其中又以梁矢玑的眼最红!

  说起交女朋友的经验,在同年龄层,甚至于以他的年龄往上加个五岁左右的人,他都能拍胸膛保证没人比得过他。从幼稚园、小学、初中到现在,他交往过的女朋友没有一千个至少也有九百个,从清纯小花、惹火辣妹到成熟妩媚的上班女郎,老实说什么样的女人他没交往过?

  至于成人之爱他更是经验丰富,老早在他还是国中生的时候就已经尝尽了甜头,说得更明白一些便是他现在的想要纯粹只是想要,再无其他任何理由。也之所以他对于罗致旋和管初彗恩爱异常,动不动就投以炽热的眼神相互爱抚对方感到不可思议,与嫉妒——没错,就是嫉妒!

  拥有成群女朋友,始终是别人嫉妒目标的他竟然也会有嫉妒别人的时候,多么不可思议!可是他真的嫉妒罗致旋,嫉妒罗致旋竟然能找到一个如此契合,天生就是一对的管初彗,他真的好生羡慕呀。

  他也想拥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可是就不知道该与他天生一对的那个女孩何时会出现,而他又能像罗致旋这样义无反顾的把握住机会留住她吗?最重要的一点他该如何知道她就是她?罗致旋说听心声,它会告诉你。

  心声?

  它真的会告诉他吗?在什么时候?可不要等到他嫉妒成疾,暴毙而死的时候呢。梁矢玑为自己的无聊想法而失笑。

  看着不远处的7-ELEVEN,他打上方向灯直接将车停到店门口前,心想着他那群死党们喜欢的零食有哪些,谁要喝什么饮料,谁又不喝什么饮料,以及他必须记得要另买张手机门号的储值卡,因为先前那一张已确定不能再继续使用。

  一想到这件事,梁矢玑浓眉大眼之间的那两道完美双眼便因蹙眉的动作而叠了起来,厚厚的横在他那双会勾人的桃花眼之上,为他迷人的脸部带来一丝强悍与逼人的气息。

  这就是他不想太专注与一个人谈恋爱,甚至于不惜替自己博得花花公子这种浪子之名的原因,他害怕女人对他的死缠烂打。

  身为世界富人榜上有名的梁豪宇的独子、爱子,再加上他俊逸的外表,他有太多条件让女人对他趋之若鹜,打不死也赶不走。所以为防太多女人将觊觎寄托在他身上——毕竟他只有一个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游戏人间,没有真情的花花公子,这样一来大家诚实以对不是顶好的吗?

  当然,他这样一个理由与作法实在让很多人不能苟同,就拿季笋瑶来说,她曾冷嘲热讽问他,难道冷峻、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像简聿权那个样子,也吓不跑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们?末了她又加上一句,“别告诉我你觉得自己比权帅,那会让我想吐!”

  哼,真是可恶,比起与他天生一对的女孩出现,他倒希望那个能封住小瑶那张骂人不带脏字的利嘴的人赶快出现。

  其实像权那样子以冷漠来阻隔别人对他的意图的确是个好方法,可是小瑶并没有想过他和权成长的背景完全不同,从国中就尝遍禁果深知欲念这种东西的他又怎可和还是处男的权拿来相提并论?况且所谓男性本色,要他禁欲可真难,而且他还不想自讨苦吃。

  总之,现在这种生活情形对他来说大致上算是好的,只除了偶尔碰到几个令他讨厌的女人会对他死缠烂打,让他不得不更换手机门号以杜绝麻烦之外,老实说现在的他根本是如鱼得水,感觉自在得很。这感觉跟他无照驾驶,却依然自由自在的开着车穿梭在大街小巷的车流中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下车摔上车门,梁矢玑把视线投在超商玻璃门上前进,却在距离自动门约有三步之遥时注意到某件令他感兴趣的事,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站在自动门内的那个女生,看着她以一脸迫在眉睫的表情抬头对自动门上的感应器吹胡子瞪眼睛。

  虽然仅仅只是短短的一秒钟,她那抹真实的表情却已让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梁矢玑侧身让由半开的自动门冲出来的她过,好奇的双眼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移动,然后便听到了她那句——

  “我咧——”

  她没有将话完整说完,但其中的懊恼与咒意已表达得很清楚。梁矢玑看着她目送对面马路上的公车以平均四十的时速从眼前驶去。她错过了她的班车。他嘴角微场的转身走进超商,心里猜测的想面对着大马路的她现在的表情大概又在吹胡子瞪眼睛吧。可是他身后才刚合上的自动门却在“叮铃”一声,再度迎进了一脸若无其事的她。他不由自主的再次挑高了眉头。

  可以为了自动门感应器的一秒之差吹胡子瞪眼睛,却不为错过班车而生气,反而处之泰然的露出若无其事的表情回到超商内闲逛,这个女生还真好玩。

  感兴趣的再多观察她一会儿,发现除了先前她那个吹胡子瞪眼睛的表情可以吸引他之外,就她清秀的外表与纯打发时间的在各类食品架前踱步的姿态并无一处特别吸引他的地方后,梁矢玑的注意力便不再焦着在她身上。他迈开劲捷的步伐,俊逸的身影开始穿梭在各类食品架前搜捕各类零食与饮料,并在结帐之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他一离去,柜台后的两名工读生立刻议论纷纷了起来。

  “是不是就是他?”

  “对对对,就是他,很帅对不对?我没骗你吧!”

  “可是你不是说他是开那个有四个圈的车吗?怎么他刚才停在外面的是宾士?”

  “我也不知道。还有,别说有四个圈的车,那叫做奥迪,也是德国名牌车,要一、两百多万才买得到耶。”

  “拷!他看起来这么年轻,怎么会有能力开这么好的车?”

  “大概是他老爸有钱吧。”

  “为什么你没想过也许他是个牛郎?看他那双眼睛,简直就像会勾人一样,会大发利市也不奇怪。”

  “喂,你思想怎么这么不纯正呀!”

  “谁不纯正呀?我这叫做酸葡萄心理你懂不懂?若不把他想成令我作呕的牛郎,你要我‘哮想’这种名车王子到死呀!早知道就该记取好奇心杀死猫的名言,不要理你说的话等在这里看帅哥。我晚上睡若会流口水的话,都是你害的!”

  “喂,是谁教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你走好了,下次再看到帅哥也不跟你讲了。”

  “开玩笑的,别这样啦。”

  “哼!”

  便利超商内有三人,柜台内嘈杂得有如两只夏蝉,而柜台外的却静默得像只冬蛇。

  艾媺对于自己曾经引起一个帅哥的注目,以及那个帅哥在超商内所引起的骚动完全浑然不觉,她专注盯着食品架上的各类食品,看到比较特殊或是新上市的产品便伸手拿起来研究一下,却又在看到上头贴示的价钱时犹豫的将它放回架上。

  啊,这么贵,比她坐一趟公车的钱还要多……可是她真的好想吃吃看这——

  眼角余光突然瞥见玻璃门外的对面马路驶过一台庞然大物,艾媺难以置信的霍然转头,不相信余光中所看到的事实。她眨了眨眼睛,然后脖子就随着那台弃她而去的无情公车转动,直到她心底暗叫,我咧——该死的!公车又跑了!

  忿忿地吐了一口气,艾媺拉回难以置信的眼光笔直的盯着食物架上的新品零食。

  管他的!既然是公车先无情的抛下她,那就不能怪她将金钱投资在这间7-ELEVEN内。抓起那包蓝梅口味的巧克力薄片朝柜台方向走去,她决定了,今天要走、路、回、家!

  谁会想得到一段坐起公车来约十五分钟的路程,走起路来却要花上四倍都不只的时间。

  艾媺瞪着前方不远处刚从她身边错身而过的公车,苦恼地皱起眉头。其实将车钱换作零食吃掉的人是她,决定要走路回家的人也是她,而她从头到尾也都没有后悔过,可是每次看到一班公车从身边驶过愈走愈远,她就忍不住想哀声大叫——我的车!

  艾媺从不否认自己很喜欢吃,尤其对一些没吃过,看起来、闻起来又像是很好吃的东西没折,不过她发誓自己从未像今天这么疯狂过,竟然利用坐公车的钱拿来换零食吃掉。哈!如果这件事被喻琦知道的话,她不被念到臭头那才奇怪哩!

  不过别以为她身上真的连一点公车钱都没有,她之所以不搭车是因为她对节流有特殊癖好,一天能花多少钱早就都算好了,所以以劳动换取食物,也挺理所当然的,不是吗?没办法,不会开源的她也只能将脑筋动到节流上去了。

  喜欢吃却怎么吃都吃不胖,这是她周遭所有朋友最嫉妒她的一点。

  一百六十公分,四十五公斤,拥有比一般人娇小的骨架的她怎么看都比别人瘦,而且也比真正的身高高。对于这一点,老实说她是有点得意啦,不过自身的缺点只有自己知道,因为只要别人一比起上围来时,她就不得不“惦惦”了。可是换句话说,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能拥有现在这种身材她该满足了,尤其她又是如此之爱吃。

  从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爱吃,也许是下意识想吃出些上围吧。不过可惜的是她始终就是吃不出半点肉来,若不是曾经有过几次的全身健康检查,恐怕连她都不得不想自己的身体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对于吃不胖的人,别人的第一句话总是说有口福。她却觉得才怪,要有口福先决条件是要有钱,关吃不吃得胖什么屁事!如果没有钱的话就算能吃又有啥用?她就是最明显的一例。

  在她家,没读什么书的父母只能在小工厂工作领微薄的薪资养家,两人辛苦的工作对于支付拥有一儿一女的家庭来说勉强过得去,因为他们刚好拥有一双懂事又上进的儿女,一个就读省立高中,一个就读国立大学,着实替家里省了不少钱。

  小康偏清寒的家境让她从小学会了对用钱的节制,可是偏偏对于省吃这一点,她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她可以发誓,所有花在吃方面的钱可也全在她的预算中,她从未因此而伸手向父母多要一块钱过,就连答应父母学期间不准兼差赚钱这一点她都没有违背。至于吃从何处来,她只能说山人自有妙计了。

  可是就今晚的妙计来说,她实在是有些愚蠢。

  她专注的抬头看着前方,一个红绿灯,只是再超过一个红绿灯她家就在不远的前方了。加油吧,艾媺!

  “喂!你怎么走这么远?”

  呼啸的行车声中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随即一辆宾士车停靠在她身旁。艾媺停下脚步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车窗内正对她探头的陌生人。

  “你怎么知道我走多远?”她反射性防卫地问。

  “一个多小时之前,我在那间便利商店中有看到你。”梁矢玑回答道。

  他实在没想到他在罗致旋那里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离开,竟然还能在路上碰到这个女孩,看着她独自走在前不着车站,后也不着车站的马路,他按捺不住一时的恻隐之心停下车来关心一下。

  “你家住哪里,要不要上车来我送你回家?”他又问。

  “不用了,我家就快到了。”艾媺露出防备的表情,一说完即迅速地迈步往前走。她不记得在便利商店中有看到他。

  “你不要害怕,我并不是坏人。”

  艾媺置若罔闻的继续往前走,一边却嗤想道,坏人两个字又不会写在脸上,谁也可以说他不是坏人?

  “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看你一个女生这么晚一个人走在路上危险,所以才想送你一程。”梁矢玑开着车跟在她身边诚恳的说。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家真的快到了。”艾媺皮笑肉不笑的瞥了他一眼道,心里头却想,她上他的车才危险哩!她又不是呆子,不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是不安好心。

  “小姐。”

  叫大姐也没用!

  “我真的没有任何歹念。”

  有的只有欲念!

  “只是想送你一程!”

  一程送到阴曹地府!

  “你实在不用如此小心翼翼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梁矢玑有些无奈的说,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如此低声下气的请求一个女生坐他的车哩。“如果你担心我有心存什么歹念的话,我有手机可以先借你打电话回家,你可以将我的车牌号码报给你家人听,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就可以安心坐上车来呢?喏,电话给你。”

  艾媺突然停下脚步,在梁矢玑以为她终于顽石点头的要接受他的建议之际,却霍然发飙的朝他大吼出声。

  “我咧——你到底烦不烦呀!”她骂道,“我跟你说我家快到了,你是听不懂呀?叽哩呱啦的说个不停,你不嫌累我可嫌吵。我警告你最好别再跟在我身边,否则我立刻大叫非礼,你听到了没?”说完,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即再踱大步往前走。

  梁矢玑被吓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大步走的她的背影,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竟然被一个女生吼了,而他的所作所为竟还是全部出自于善心。天啊,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他的好心竟变成了驴肝肺。

  算了!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可不是他在行的,这种傻事他再也不会做了!油门一加,不再多看路边的她一眼,他车子ㄅㄨ一声从她旁边疾驶而去。

  看着他的车子远离,艾媺吊在半空中的一颗心终于慢慢地落了地。其实不能怪她防卫心强,实在是这个社会乱得让她不得不如此,况且她实在也很怀疑现今还会有善心人士愿意让人搭便车的,更别提像刚刚那样主动停车让人搭的。

  可是换句话说,如果刚刚那个人真是诚心诚意的,她的拒绝可就实在是太绝情了,而他真是个好人。

  想到好人两个字,艾媺忍不住稍微回想了一下那个好人的长相,然而浮现在脑海里的那脸却是的。她用力的再想一下,试图让那张的脸能清晰些,怎知却反倒加深了他的度,两三下之后,除了刚刚那个好人是个男生之外,她竟什么也想不出来。

  啊,也罢!反正只是萍水相逢嘛,不欠他,他也不欠她,记这么多又有何用?更何况他们此生可能根本碰不上第二次。

  越过红绿灯的斑马线,艾媺忍不住微微一笑。家,就在不远的前方,她真了不起,竟然真的用双脚走回家了耶!

  拍拍手替自己鼓鼓掌。

  艾媺,你真了不起!

  能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走路回家的确是满了不起的,不过第二天她可尝到了苦头。

  对于多少有些运动量的学生而言,徒步行走一个多小时其实并不会引起什么后遗症,例如双腿酸痛、三天行动不便之类的。她是个学生,理所当然也不会有这类后遗症,不过可因此睡死了而差一点就上学迟到!不过好在她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冲进了正在关闭的校门,在唱国歌前一秒钟站进班级的队伍内,并好运道的没在升旗典礼后的抽班级点名中留下不良纪录。

  可是当艾媺一回到教室瞪着功课表上的英文课,却在书包里翻不到英文老师规定上课必备的字典时,她就知道自己要完蛋了。

  她露出一张苦瓜脸道:“我完了。”

  “干么?”坐在她旁边的喻琦问。

  “我没带英文字典。”

  “快去借呀,难道你想罚站一堂课呀?”

  “我才不要哩!”艾媺瞪大眼睛叫道,在一瞬间人已冲出了教室的大门,往隔壁班冲去。

  而在同时间,上课钟声却响了起来。

  “大妈,大妈,你有没有英文字典,快借我!”冲到隔壁班门口,艾媺一伸手便抓到一个与自己颇有交情的朋友,她急如星火的叫道。

  大妈皱眉说:“我们班今天又没英文课,我怎么会带。”

  “那阿香、小美呢?你帮我进去问问她们啦。”

  “她们也不可能会带的啦,我说过我们今天没有英文课,谁……”

  “我咧——”艾媺大声打断她,“你帮我问一下会死喔,快点啦!老师就快来了。”艾媺将她拼命地往教室里推。

  “告诉你你不相信,好,你等着看。”说完,大妈站在教室门口突然就朝她教室内扬声大叫了起来。“阿香、小美,你们有没有人带英文字典,艾媺要跟你们借。”

  不到三秒钟,被点到名的阿香、小美已纷纷来到她面前。

  阿香道:“艾媺,你没带英文字典呀?你完蛋了!”

  “不要给我落井下石,有没有英文字典借我?”艾媺训声反问。

  “没有。”阿香和小美异口同声的对她摇头说。

  “我咧——你们是不是学生呀,竟然连本英文字典都没有!”抑制不住求救无门的怒气,艾媺责声道。

  “你有资格说别人吗?”

  “我……”被人一反讽,艾媺瞬间垂头丧气了起来。“算了,算了,没有就算了,反正罚站一个小时也不会死人。”她自我安慰的说,“我回教室去了,再见。”

  她死心的转身往自个儿的教室走去,却在走没几步时霍然被人喊名给叫住了。

  “艾媺。”

  艾媺直觉反应的停步转身,然后便看到一个不太熟悉却又好像看过的男生面孔走向自己。

  “有……”有事吗?她本来是想这么问的,不过在看到他手上拿的英文字典时,双眼顿时发亮了起来,眼巴巴地就只记得盯着他手上的英文字典而把祖宗十八代都忘了。

  英文字典耶!只要有了它,就可以免去让她可怜的双脚罚站一个小时的痛苦。

  他将它递上前。“借给你。”

  倏然抬头看向眼前这大好人,艾媺脸上充满了大恩不言谢的感谢,“你……”

  “我叫梁矢玑。”梁矢玑立刻微笑道。

  “不是!”她倏地摇头说,双眼瞠得奇大。“我是想问你,这个英文字典你要借给我?”

  “你不是急着要大妈帮你借英文字典?”梁矢玑点头道。

  “你也认识大妈?”艾媺意外极了。

  梁矢玑浓眉一挑,“同班同学当然认识。”

  “同——你也是十六班的,我怎么不曾看过你?”艾媺意外极了!她怎么对他完全没有印象?不过话说回来,除了同班同学和几个交情颇好——事实上都是对她有利益,例如请过她吃东西的人之外,她对其他的人似乎都没什么特别印象。

  “彼此彼此,我也没想到你竟然就是我隔壁班的。”盯着她,梁矢玑喃喃自语的说。

  这一切真是太出乎意料了,他实在作梦也没想到昨天那个不识好歹的女生竟然会是同校的同学,而且还是隔壁班的!想一想,他们两个还当真是冤家路窄哩!不过呢,最好玩的不是这一点,是这个女生竟然不认识他!

  他是梁矢玑耶!他不认识她倒还说得过去,因为像他这么交女朋友广阔的人是不会太去注意女同学的,毕竟他又不缺女朋友不是吗?可是她怎么可以在同校隔壁班一年多后,依然不认识他这个有名的大帅哥呢?她真的是挑起了他所有的兴趣。

  她的名字叫爱美?真是个耸搁有力的名字,不过挺好记的,就不知道她是姓什么了,如果是姓曾那就更有看头了。真爱美……想至此,梁矢玑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地扬了起来。

  看到他微笑,艾媺也跟着他一起扬唇笑起来。

  “谢谢你的字典。”她接过他手上的英文字典,脸上带着笑容,正经八百的朝他一鞠躬,“你的大恩大德我会找机会回报的,谢谢你啦。”说完,她在眼见英文老师已一步步逼向她时一溜烟的冲回教室。

  看到她进教室,喻琦挑眉问:“借到了?”

  “喏。”艾媺得意地朝她亮了亮手中的英文字典。

  “跟谁借的?大妈、阿香还是小美。”

  “都不是。他——叫什么来着?”艾媺皱眉认真的想了一下,“呀,对了,死鸡!他叫梁死鸡!”

  “梁矢玑?”喻琦在一瞬间瞠大了眼睛,“你说的是隔壁十六班的那个梁矢玑?”

  “你认识他?”艾媺好奇地点头问。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喻琦皱眉说,“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今天呀,就在前一分钟跟他借英文字典才认识的。”艾媺回答得理所当然。“喻琦,你也认识他呀,怎么我从来不知道隔壁班有他这么一个人在?亲切、善良,最了不起的还是友爱同学将英文字典借我这一点。愿上帝赐福他,阿门。”

  冷哼一声,喻琦朝她翻了个大白眼,正想开口对她说关于梁矢玑这个人的一切时,老师却正好走进教室内。在不得已之下,喻琦也只好闭上已经张开的嘴巴,耐心等待下课之后再对除了吃之外,对什么神经都一样大条的艾媺晓以大义。

  亲切、善良、友爱同学?除了疯子之外大概没有人会对北中有名的花花公子梁矢玑下这种评语的。而艾媺她……喻琦怀疑地看了她一眼,她没有发疯吧?

  “梁矢玑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是世界百大富豪排名二十名梁豪宇的独生子,优秀的外貌加上一流的头脑,还有家财万贯的背景让他未进高中就已经先轰动。其知名的程度在这个学校几可说是比校长还有名,跟学生会长罗致旋处于伯仲之间。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当喻琦非常严肃的对艾媺解释梁矢玑的身家背景与为人,并在之后自然而然的接上一句你不知道吗时,艾媺也非常自然而然而且毫不犹豫地回答她不知道时,她气得差点没昏倒,瞪着艾媺的表情简直比看到外星人时更惊吓与难以置信。

  “不知道!不知道!请问这一年多来你的耳朵、眼睛、嘴巴都用到哪里去了?连梁矢玑的事都不知道!”她有些发火的叫道。

  “为什么我必须要知道?”艾媺反问她,对她突如其来的怒气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他又不是我的衣食父母,至于你问我耳朵、眼睛、嘴巴都用到哪里去了,当然是求学喽!听老师讲课、看课本讲义、问课业问题,这有什么好疑问的?”

  “吃的。”拼命压制住想伸手摇她,不,事实上想掐她脖子的冲动,喻琦咬牙地迸出两个字。

  “什么?哪里?”一听到“吃”字,艾媺的反应是立即的,她东张西望的在四周寻找着,在找不到她所想的东西时,将目光集中在喻琦脸上,期待的追问:“哪里有什么好吃的?”

  瞪着艾媺,喻琦似乎需要一些时间来抚平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她用力的深呼吸三次,然后才再度开口。

  “耳朵,”她说,“用来听什么地方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眼睛,用来看尽所有可以吃、好吃、你想吃的东西;至于嘴巴那就不必说了,当然是用来吃东西的。你别将求学这两个字说得这么堂而皇之的行吗?”她瞪着艾媺,着实不客气地嘲弄道。

  “喻琦……”

  “你敢反驳我说的有错?”喻琦抬起下巴道。

  “我……我……”看着她,艾媺慢慢地嘟起了嘴巴。

  她无辜的表情让喻琦再度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喻琦再次开口的语气不再带有浓郁的嘲弄而变成苦口婆心的关心。

  “不是我不肯你吃,只是可不可以请你除了吃之外,多花一些心去注意你周遭的事,不要成天都漫不经心的行吗?不然我真怀疑哪天你要是被人抓去卖了,还会高兴地替人数着钱,然后想着待会儿不知道人家会请你吃什么大餐。”

  “我才没那么笨。”她反驳回去。

  “提到吃的时候你就是那么笨!”喻琦抑制不住地朝她吼道,然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艾媺又嘟起嘴巴。“你不要每次都这样说好不好?被你说久了,我都觉得似乎是真的很笨一样。”说着她突然露齿一笑。“别说这个了,我们去吃东西吧!”

  “你看!三句不离吃的。”

  “民以食为天嘛!”艾媺的脸上笑容不减。“走啦,走啦,我们去看看今天合作社有什么东西好吃,顺便先买午餐,否则的话中午人挤人就算有好吃的我们也不见得买得到。”她将喻琦拉往合作社的方向,没料到喻琦却像脚长了根似的贴在地板上动也不动一下。“怎么了?”她问。

  “不好意思,中午我已经买了餐厅里的餐券了。”

  “什么?那我怎么办?”艾媺在一瞬间张大了双眼质问。从一年级认识喻琦开始,不论晴雨她们一向都是在一起吃午餐,可是今天……

  盯着喻琦她先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然后怀疑地问:“你是不是背叛我,偷偷交了男朋友?”

  “你不要那么有想像力好不好?”喻琦瞪她一眼道。

  “那你要跟谁去餐厅吃饭?吃这么好!”她醋劲十足的说。

  “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先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在意我不跟你一起吃饭呢?还是在意我可以去餐厅吃好料的?”喻琦一本正经地盯着她问。

  “我……我当然是在意你喽!”艾媺有些挣扎的说。

  “说谎!”喻琦转身就走。

  “好啦好啦,都有行不行?”艾媺倏地将喻琦拉住,投降的承认,虽然喻琦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可是面对美食的诱惑,她的抵抗力还是很弱。“别这样啦,你也知道我的弱点,我真的没有办法对吃漠视,但是我发誓如果它和你两者之间真有发生冲突的时候,我绝对绝对不会只顾吃的。”“如果你真敢这样的话,我马上跟你绝交。”喻琦对她瞪眼道。

  “我会铭记在心的。”艾媺委屈的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要跟谁一起到餐厅吃东西了吧?”

  “你觉得呢?”喻琦看了她一眼反问。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绝对不会是杨开敔就对了。”艾媺想了一下老实地回答。

  喻琦在班上的人缘很好,除了她这个最要好的好友之外,喻琦对任何人也都是和颜悦色、尽心尽力的,可是唯独对一个人例外,那就是班上的开心果杨开敔。

  其实对于他,艾媺觉得他除了说话轻佻了点、爱现了点,以及大而化之的不懂得男女授受不亲了一点之外,她并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如果硬要说不好的话,那就是他太一毛不拔了,都不曾请她吃过任何好吃的东西,最多也仅限奶茶而已,而且每回在请她喝时,还要恶毒的加一句吃奶补奶,实在恶劣得可恨!

  可是他就不曾对喻琦趁俎过,所以她就是想不通喻琦为什么会对他如此深恶痛绝,只要一碰头便像仇人一样眼红得像只兔子。

  “废话!”一听到仇人的名字,喻琦顿时变得咬牙切齿,她瞪眼恨声道:“跟你说过在我面前少提那家伙。”

  “喻琦,为什么你会这么讨厌杨开敔,他……”

  “我已经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提他的名字!”她霍然低吼道,“如果你再提起那家伙的话,中午那张餐券我就不给你了。”

  “中午……”艾媺一瞬间张大了双眼,然后便突如其来的扑向她,双臂揽在她肩上双脚不住在跳跃着。“我爱你,喻琦,全世界我最爱的人就是你了。”

  喻琦退后一步稳住身体。对于扑在自己身上又叫又跳,永远表现出最真实感受的艾媺,喻琦早已经举双手投降,也服了她了。而在心深处喻琦却是羡慕她的,羡慕她永远都能将最真实的喜怒哀乐表现出来,不像自己……

  “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这样,你重死了。”收起脸上不知道何时逸出的苦笑,喻琦抱怨道,然后伸手将她推开走回自己的座位。

  艾媺完全不被她的拒绝吓跑,一路跟着她坐落她隔壁自己的座位上,并在接下来的一堂课里始终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尤其是面对到喻琦的时候,眼睛笑得更是连缝隙都看不到。没办法,自己就是藏不住心事,高兴的时候要自己不笑实在太狠了。

  

  北中的餐厅其实跟一般学校里的附属餐厅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有着与外头平价的食物,以及永远比外头竞争激烈的店家所烹饪出来难吃上几倍的食物,可是自从一年前梁矢玑入学后,这一切便有了极大的改变。

  为使爱子能有健全营养的摄取,梁豪宇在爱子梁矢玑一句学校餐厅难吃死了之后,立刻花下大笔金钱损赠学校以独裁垄断了学校的餐厅作业。

  他花钱招标有好厨艺的大厨师入“煮”学校,除了由他梁豪宇提供的高额年薪可领外,学校营业额更是全部归其所有。所以在此种好条件之下,到北中餐厅工作顿时成了大厨师们前仆后继的梦想,而北中餐厅亦理所当然成了名闻遐迩的餐厅,不过它只针对北中的学校师生而不对外营业,故着实让许多老饕们扼腕不已。

  拥有名厨掌厨的北中餐厅其绝大多数食品价格并不算太昂贵,毕竟其顾客群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无经济能力的学生。不过针对经济许可的教师、职员或富家子弟们,它依然备有数种昂贵而多变的美食,而其价格可就不便宜了。

  艾媺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吃遍餐厅里名厨的各种招牌菜,毕竟能身为北中的一分子,这种机会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她若不好好把握就该死了!可是想归想,高中生涯都已经过一半的她至今却依然只能当个闻香队队员,想一饱口福呀,简直比登天还难!

  而说句难听的老实话,连餐厅里平价的食物都吃不太起的她想吃那些特餐,那根本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更不要脸。

  唉,每回想至此,她就忍不住想抱怨自己为何没有一点偏财道,要不然统一发票让她中个二十万的话——她不贪心,不要两百万只要二十万而已——她就不必这么辛苦,每次都要望别人的午餐,而垂涎三尺的兴叹了。

  “怎么,你对我请的什锦烩饭有什么微词直接说出来没关系,用不这么眼巴巴的盯着别人的餐盘看吧。”她的不专心让站在她后头排队领饭的喻琦不悦的瞪着她皱眉道。

  “真不公平,明明是父母生的,为什么有人就可以天天吃香的喝辣的?特级A餐耶!一客要八百块耶!真搞不懂他父母是做什么的,难道是印钞票的不成?也不知道他们哪来这么多钱供他挥霍。”视线始终焦着在一点上的艾媺不禁喃喃自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