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擒狂星 > 第二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憨擒狂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憨擒狂星 第二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拜托,请你看清楚对方是谁再抱怨行吗?”顺着她目光看去的喻琦有些无力的说,“你担心他父母会被他吃垮吗?你有没有搞错?”

  “咦,是死鸡耶!”

  “没错,正是梁矢玑,而且请你不要对他叫得那么亲热好吗?竟然连姓都省了。”喻琦忍不住说她,不过艾媺却根本没听见她的话,注意力依然放在特级A餐的主人身上。

  “原来是他,这就难怪他不怕把他父母给吃垮了。”她喃喃自语说,“一客餐八百块,连学校老师吃了都会心痛,而他却……”

  “养尊处优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喻琦不以为然地开口道,然后轻推了她一下要她前进,“走了,轮到我们了。到老地方去吃怎么样?吃七十元的烩饭用不着在餐厅跟人家“KA休”,况且我们的老地方既安静也没人管得到我们毫无淑女的吃相。”喻琦说了一顿,然后揶揄的盯着她问:“还是你想继续在这边对别人的特级A餐流口水?”

  “讲这样,我哪有流口水呀!”艾媺抗议道。

  “如果你继续盯着人家的午餐看的话,用不着多少时间就能看到了。我们要不要试试看?”喻琦挑眉睨视她问。

  “不要。”嘴巴一嘟,艾媺断然说道。

  “那就走吧。”

  依依不舍的看着梦寐以求的特级A餐,艾媺几乎要喻琦用拖的才肯举步往前走。就在她被喻琦拉着走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头张望那特级A餐时,特级A餐的主人——梁矢玑却在这时忽然抬起头与她四目相对。她微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看着他,正在想不知道该怎么掩饰她对他午餐的肖想时,他却已先朝她微笑点头,她反射性的亦朝他回以一笑的点头。

  “你在跟谁打招呼呀?”看到她的举动,喻琦莫名其妙的开口问道,并在转头顺着她视线看到了万丛红中一点绿的梁矢玑时恍然大悟。喻琦皱眉问:“你把英文字典还他没?”

  “我忘了。”艾媺傻笑了一下。

  “什么事都会忘,就吃饭这件事不会忘!”喻琦忍不住叨念她。“吃饱饭后快把它拿去还人知道吗?不要有借无还懂吗?”喻琦交代说。

  “当然,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艾媺朝她微笑道。

  喻琦翻了个白眼。她不喜欢艾媺和梁矢玑惹上任何关系,因为像他那么一个有钱的花花公子并不是单纯的艾媺应付得来的,尤其她又有预感这次他会突然自告奋勇的拿出英文字典借艾似乎不单纯只是凑巧而已。他接近艾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这实在不得不让她深思。

  眼中闪烁着若有所思的光彩,梁矢玑嘴角含笑的目送她们俩离开。

  艾媺,的确是满令人难以忘怀的名字,而且还不是由那两个耸毙毙的字所组成的——爱美。

  还记得之前把开阳叫出来的时候,向来嘻皮笑脸的他还以为自己是找他谈论有关黑道入侵校园的事而严肃得绷着脸的表情有多好玩,不过当他听到一本正经的自己开口所说的话却是“你们班上的爱美姓什么”的时候,他那时候的表情才令人拍案叫绝!

  “你班上的爱美姓什么?”

  这个问题很难了解吗?如果他班上没人叫爱美,或者爱美有七个、八个的话,那么或许这个问题有些难以了解,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要问的是谁。不过呢,即使他班上有七八个爱美,并将她们逐一说出来的话,那么也不需要花上个几分钟吧?

  可是针对自己这个问题,开阳却花了两分钟才领悟自己的意思,然后又花了三分钟对自己解释他们班上的艾姓艾,单名一个媺字,跟自己所说的爱美完全搭不上任何关系。

  爱美、艾媺,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还真是尽展于此理。

  很爱吃,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遍世界上各式各样的美食。以上便是当梁矢玑开口问及艾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时,杨开敔最先想到并冲口而出的答案。

  很爱吃?老实说他实在看不出骨瘦如柴的她能爱吃到什么地步,不过看到刚刚那种情形,他想怀疑这一点都有点挣扎了。因为她刚刚盯在餐盘上的眼光简直就像饿了三天三夜没吃饭的人一样饥渴!天啊,她真有那么饿吗?

  不管如何,他发现可以利用她爱吃的这个弱点,不管他将来想对她做什么。

  “头脑不差,个性豪爽,除了稍微有点吝啬之外,几乎没什么太大的缺点。”这是杨开敔接下来给她的评语。

  “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女孩。”梁矢玑微微颔首道。

  “你想干么?”杨开敔霍然眯眼开口问他,“我可警告你不要动她的歪脑筋喔!”

  梁矢玑忍不住挑眉问:“怎么,她是你暗恋的对象不成?”

  “才不是!我喜欢的是……”领悟到自己差点就要说出自己的秘密,杨开敔顿时闭紧了嘴巴。

  “是谁?”梁矢玑像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般似笑非笑的猛盯着他看,嘴角含笑。“说啊,说啊!你妈妈没告诉你,话不要只说一半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杨开敔一脸守口如瓶、誓死不屈的抬起下巴。“倒是你,为什么突然向我问起艾媺的事?我可真的警告你,她不是你玩爱情游戏的对象,如果你敢伤害她的话,我是不会饶了你的。”

  “这么关心她?你确定她不是你暗恋的对象?”梁矢玑微微眯眼的盯着他道。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有股醋意,对他如此关心艾媺这件事。“她在我班上跟我交情算是满好的,我一向把她当妹妹一样对待。”

  “是吗?那她呢?你不会表错情,让她爱上你而你自己却不知道,以为她也跟你一样只把你当成哥哥看吧?”他试探的问。

  杨开敔在一瞬间睁大了双眼,然后斩钉截铁地摇头,“不可能。”

  “你又知道了?”

  “我——嘿,你今天真的很奇怪耶!你老实招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突然问了我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还有,你专程要我来这里不会就是想问我这些事吧?对艾媺,你到底想做什么?”

  梁矢玑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有些奇怪。对艾媺,他到底想做什么?

  老实说他自己也不太了解。

  对她,原本只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个插曲再加上今天巧遇她竟是隔壁班的同学,并且因为她与他面对面却依然不相识这几点,让他忍不住地多注意了她几眼。后来则因为她耸而有力的名字的关系,让他再次忍不住找来与她同班同学的开阳询问,之后……

  为什么对她好奇的问题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脱口而出?她是怎样的一个人,个性如何,然后……

  为什么他要管她和开阳之间的交情是纯友情,或是掺杂有任何男女之情的存在,这关他什么事,他管这个干什么,还有开阳问得对,他到底想做什么?

  分不清,理还乱大概是这种感觉吧。不过这回在看到她心无城府的微笑后,他的理还乱却在一瞬间豁然开朗了起来。他想做什么?他想追她!

  真是破天荒,他梁矢玑竟然兴起想追求女生的冲动,而且对象还是个黄毛丫头,这实在是太神奇了!难道旋和初彗对他的打击真有那么大吗?竟然让他食言而肥的打破不主动追求同校女生的誓言!哇啊,他是否应该庆幸当初立誓时,并没有发下太毒辣的誓言?浪子回头金不换,从此只为她专一,否则一辈子孤单至死。

  算了,不管誓言应不应验,这可是他首次对一个女生兴起想追求的念头,而且照开阳所说的,她似乎不是那种分手后还会对他死缠烂打的女生,所以不如就这样试试看反正他不吃亏,对她,他也会尽量手下留情的不让她吃亏,然后大家就来Trytrysee了。

  

  最后一堂课下课钟声响起,北中校园内顿时进入扫除的时间,过了十分钟后,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背起书包朝校门口前进,在纠察队的管视下排队出校门。

  艾媺和喻琦在教室内慢吞吞的收拾东西,跟有如旋风般进进出出,赶着出校门的同学们比起来实在是有够突出。梁矢玑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他的目标。

  “对不起。”在她们班上人都走尽后,他倚靠在门口伸手敲了敲门以引她们俩注意道。

  艾媺与喻琦在同一瞬间转头望向他,艾媺轻呼出声。

  “呀,英文字典!我一直想要还给你的。”她露出一个憨憨的微笑。

  “你还没还给人家呀。”喻琦皱眉看她在抽屉里翻打着。

  “呀,有了。”找到英文字典,艾媺走到他面前,双手平伸,脖子微弯的将英文字典递还给他。“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

  “不客气。我……艾媺,等一下。”梁矢玑微笑道,本还想对她说些什么的却在惊见她已转身要离开时,霍然叫住她。

  “有事?”才转身的艾媺再次转过身面对他,脸上有着客气而有距离的微笑。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不知道可不可以跟我到外面一下?”他问。

  看着他,艾媺脸上顿时浮现出茫茫然的表情,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话想对她说的,毕竟他们俩今天才认识不是吗?

  “有什么事吗?”她好奇的问。

  梁矢玑看了坐在教室内的喻琦一眼。

  “艾媺,我想到洗手间一趟,要等我哦。”聪明的喻琦知道他的用意,她扬声对艾媺开口道,然后留下他们两人自己离去。她想谅梁矢玑再怎么胆大包天,在学校里应该还不至于会做出什么蠢事来才对,所以留下艾媺单独面对他应该不会有事。她就看看他想对艾媺单独说些什么话!

  “你不是有话想告诉我吗?”见喻琦的身影都已没入转角半晌他始终不讲话,艾媺按捺不住的开口道。

  喻琦一离去,梁矢玑就肆无忌惮了,他盯着她,直接从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下手。“艾媺,你有男朋友吗?”他问。

  “没有。”毫无心机的艾媺直觉反应的说,之后却又皱眉的瞪他问:“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梁矢玑先是朝她微微一笑,然后便直言不讳的对她说:“你愿意跟我交往吗?”

  

  当喻琦从洗手间回来,艾媺说梁矢玑竟然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交往时,喻琦顿时瞠大了难以置信的双眼,好半晌之后才表情凝重地盯着她问:“他真这样对你说,然后呢?”

  “然后他又说不用这么急着回答他,明天再给他答案就好没关系,之后就走了。”她耸肩答复。

  “就这样?”

  她点头。“对呀。”

  “你没问他为什么。”

  艾媺顿时呆滞了一下,看着一脸凝重表情等待她回答的喻琦,她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

  “我忘了。”她说。

  喻琦简直不敢相信她说了什么,瞪着她,喻琦怒然的眼光简直就想将她整个人吞噬、搅碎,再重组。天啊,怎么会有人像她这样粗神经,竟然在人家向她表白之后却依然能一问三不知!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可不可以请你用点大脑,嘴巴除了用来吃东西之外,还是有别的用途的。”喻琦有些怒不可遏的瞪着她说,“难道你就没想过有一大堆女朋友的他为什么会想要和你交往吗?最重要的是他的女朋友都是主动投怀送抱的,他从未开口追求过任何一个女生,为什么现在他会突然提出和你交往的话呢?”

  “也许是因为他突然发现我的可爱之处吧,你没听过一句话,蓦然回首,那人却在……”艾媺倏然住口,面对怒目瞪视着自己的喻琦,有些无辜而且小心翼翼的问:“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难道说你喜欢他,喻琦?”

  喻琦的一双眼在一瞬间瞠得跟铜铃一样大,她恼羞成怒的朝艾媺喝声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别骗了,你一定是喜欢他对不对?要不然你怎么会对他这么了解,知道他有一大堆女朋友,还知道他从来不曾主动追求过一个女生。”说着,艾媺突然朝她露出一抹心照不宣的微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别担心,既然知道你喜欢他,说什么我也会拒绝他的,更何况我对他根本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哇啊,喻琦!你真不够意思,竟然什么都不说,若不是这么生气的话,我……”

  “够了!”艾媺天马行空的一席话气得喻琦差点没抓狂,于是在大吼一声的打断她后,怒不可遏的逼近她的脸瞪着她,然后恨恨地咬牙一字一字地对她说道:“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被喻琦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了一跳的艾媺心有余悸的盯着她,小心翼翼地问:“难道我猜错了?”

  “全校男男女女,除了你之外有谁不知道梁矢玑的素行的?我喜欢他?为什么你不说校长、训导主任是同性恋?因为他们不只比我对他了解,甚至于偶尔还会巴结他、奉承他,想尽办法让他对他们留下好印象。为什么你聪明的头脑就没想到过这一点呢?”喻琦咬牙切齿的朝她迸声道,简直要被她气死!

  “别这样,算我说错话了好不好?你别生气嘛。”退后一步,艾媺小心地道歉道。

  瞪着她,喻琦用力的吸了一口大气,再一口,然后才言归正传的说:“这件事绝对有蹊跷。”

  梁矢玑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会提出想和艾媺交往的要求?同学一年多来,她可以发誓他的目光从来不曾停留在艾媺身上超过一秒钟的——她常和艾媺黏在一起,所以她知道。既然过去一年多来艾媺从未吸引过他的目光,那么她怀疑这几天来艾媺究竟做了些什么,竟然能让他开口要求跟他交往。

  离开学校后,喻琦一路上都一直默然不语,她一直都在想梁矢玑接近艾媺到底有什么目的,可是每想到一个他接近艾媺的目的,不到三秒钟却又让自己给推翻了过去,在经过许久之后,她终于想到一个极有可能的理由。

  “艾媺。”喻琦突然唤住她。

  “什么事?”艾媺将流转于马路两旁食品店的眼光移望向她。

  “你家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财产,例如一块地,不用太大却刚好卡在人家收并土地中的一块上?”她的话还没问完,艾媺已哈哈大笑了起来。“你笑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艾媺笑不可遏的说,“别说地了,我家连想租个停车位都有问题,更别提那跟银行贷款了二十年至今都还没还清的房贷。我家哪来的土地呀!更别提还是一块卡在有利用价值土地上,让人挖空心思也想并购的土地了。”

  “那么梁矢玑到底为什么突然想和你交往呢?”

  “也许是他突然发现我有什么难能可贵的优点,一时情不自禁吧。”艾媺再次不正经的说。

  喻琦毫不客气的朝她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

  “好吧,那我换个比较不自欺欺人的说法了。他之所以会跑来跟我告白——我可以这样说吧?是因为心血来潮时随口说说的,想看看我们这些平民对从天而降的幸运,或是麻雀变凤凰会有什么反应,所以别理他就是了。倒是喻琦……”艾媺说着说着,声音突然变得神秘兮兮。

  “你想干么?”喻琦防备地盯着她问。每次看到她这种神秘兮兮的表情自己都有种不好的预感。

  艾媺在一瞬间拥住正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的喻琦的臂膀,然后亲密的贴在她身旁指着路边的休闲小站饮料店今天推出的新式饮料道:“你看,那个夏威夷浪漫的名字挺好听的,不是吗?”

  “你别想!”喻琦想也不想的一把将她推开。

  “别这样啦,反正那些钱也是你中统一发票得来的,再请我喝杯饮料也不会死嘛。”艾媺死皮赖脸的再度缠上她,撒娇的说道。

  瞪着她,喻琦后悔莫及的说:“我真不该告诉你那件事!”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发誓哪天发了横财时一定不忘你的。”

  “哼,就不知要等到民国几年。”

  “好啦,我们去买来喝喝看,到时候如果有人提起夏威夷的浪漫,我们就算没体验过也尝过呀。走啦,走啦。”

  “歪理!”喻琦忍不住骂道,可是最后依然抵挡不住她的缠功,被她拖着朝休闲小站走去,买下那杯压根儿不知道和夏威夷如何扯得上关系的夏威夷浪漫。

  

  想了一晚——不是艾媺在想,事实上她一回到家之后就将梁矢玑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想了一晚的是喻琦,而且失眠了一晚的也是她,可是即使如此,在第二天到学校之后,她对他想与艾媺交往的目的所知的程度依然和一夜好眠的艾媺相同,等于零。

  在浪费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尝试让自己忘却这一件烦人之事而白费力气后,她终于忍不住的拉了艾媺直接奔向隔壁班的梁矢玑,要他给她一个明确的交代!不过她倒是忘了自己最后怎会跟他们一起坐在餐厅里,眼前还放着艾媺向来梦寐以求的特级A餐,而女主角正垂涎三尺的对着特级A餐微笑,丝毫不知道她是在为谁辛苦,为谁忙。

  “理由?”

  “没错,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想跟艾媺交往?”喻琦不避不让的直视他的双眼问。

  梁矢玑微微一笑,在看了她一眼之后,他将视线集中在坐在他对面正专心一致的盯着餐盘上食物的艾媺,深不见底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喻琦用力拉了艾媺一下。

  “什么?”

  艾媺瞬间抬头的表情让梁矢玑忍不住地大笑出声,而顿时之间包括坐他对面的艾媺和喻琦,以及以他为中心半径三公尺内的人全都对他投以讶然的注目礼,尤其是那些始终对他们这一桌虎视眈眈的女生们。

  深知自己的笑太过突兀,梁矢玑立刻以咳嗽掩饰自己的失态。

  “咳,我们先吃东西好吗?不然东西冷了味道可就没那么好了。”他说。

  “不行!”喻琦叫道。

  “好!”艾媺却在同一时间点头如捣蒜的说。

  喻琦之所以会说不行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为了这件烦心的事她根本就一点食欲都没有,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当事人艾媺却迫不及待的叫好。她遏制不住的瞪向艾媺,一旁的梁矢玑却已再次抑制不住的仰头大笑。

  天啊,他真的是愈来愈喜欢她了!至此他对开阳所说的话,已是深信不疑了。

  “呃,对不起,我看你还是先说好了,免得喻琦担心得吃不下饭还要拖我下水。”一丝微红浮现在她脸上,艾媺揶揄的开口道,立刻引来喻琦更深一程度的瞪视与梁矢玑愉悦的笑声。

  “如果我说我是迷上了你,所以才提出要与你交往的要求,你信不信?”好一会儿后,收起笑声的梁矢玑以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紧盯着艾媺说道。

  “我不信。”艾媺尚未开口,一旁的喻琦已经斩钉截铁的插口。

  “拜托,你就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吗?难道我身上真的没一项优点可以让人倾心入迷的吗?你也用不着说得这么斩钉截铁吧。”艾媺皱眉看她。“不是我对你没信心,是我压根儿就不相信他看得到你的优点。”喻琦霍然转向他,“梁矢玑,明人不说暗话,你就老实说吧。”

  梁矢玑好奇的问:“为什么我觉得你似乎对我有些成见?”

  “你客气了。不是有些,而是很多。”喻琦皮笑肉不笑的对他说,“学校里谁不知道你‘交友广泛’,”她瞥了一眼周遭对她以及艾媺投以不怀好意的女生们,“本来这对我而言不过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当你想染指我最要好的朋友时,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看来如果我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止我接近她的,对不对?”

  “没错。”

  “要不要赌赌看,看你是否真有办法可以阻止我?”

  “如果你想赌的话。”

  梁矢玑挑了挑眉头,看起来似乎是想接受她的挑衅,不过却又意外的摇了摇头。“不,我不想赌,”他说,“我可不想因为我的事而破坏了你们俩的感情,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她有你这个朋友是福气,我并不想让她失去你。”

  “听你的口气好像有十成的把握她会弃我而选择你。”喻琦嗤之以鼻的说,对于他想成全她们俩友情能长久的好意半点也不领情。

  他微微一笑。“我并没有这样说。”

  “但心里却是这样想的。”

  梁矢玑没有否认,反正对一个对自己带有敌意的人,他多余的解释也只有让对方更加曲解、更加厌恶他,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向来不做。“好了,你真的不想先吃饭后再来谈这件事吗?你看艾媺吃得多起劲。”他微笑道。

  不知何时,不甘寂寞的艾媺竟然自己先开动了起来,看着吃得津津有味,一副就算天塌下来也非要把餐盘里的食物全吃进肚子的她,喻琦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艾媺!”

  夹着食物正准备往嘴巴送的艾媺被吓得一抖,就要到口的食物顿时掉回餐盘上。

  她皱着眉头转头对喻琦抱怨道:“喻琦你干么?你把我吓到了耶。”

  “我……”

  “喻琦只是想叫你,你不是也想知道我之所以会提出和你交往的要求的理由吗?”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笑的梁矢玑插口道,顺利的同时将她们俩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其实不是我不肯说,而且这理由说出来实在有损我的名气,不过既然你们俩坚持要知道的话,那么我也只有老实招了。”

  说至此他忽然一顿,就像是为了制造高潮气氛似的,“其实我之所以会破天荒的对你提出交往,全都是因为你的名字——艾媺。非常的独树一帜,你不觉得吗?和我交往过的女生中没有一个名字比你还炫的,所以……”

  “所以你就想和我交往,让你粉红色的名单多一个独树一帜的炫名?”艾媺哭笑不得的盯着他说,对于他这个几乎可以称之为污辱她的理由,她实在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只能呆若木鸡的瞪着他。老天,生平第一次有男生对她告白,而他的理由却不是因为对她感兴趣,而是对她的名字感兴趣,这真的是太过分了!不过很奇怪的是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想笑。

  一旁的喻琦在听到他的“理由”后,不以为然的盯着他还摆出一张我相信你才有鬼的表情,不过她却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等待看他接下来要如何自圆其说。

  梁矢玑对艾媺微微一笑,却挑战性的看了喻琦一眼。

  “你不觉得我的名字很难听吗?矢玑,听起来就是一只死掉的鸡一样。”他对艾媺说,让她忍不住喷笑出声。

  “你知道吗?我就是这样记住你的名字的。”艾媺老实地告诉他。

  “谢谢你喔。”梁矢玑故作愁眉苦脸的看了她一眼。“我曾要求我老爸让我改名,不过他却告诉我说这个名字是依照我的八字,请了好几个算命先生才算出来的,家里的事业也因为我出生后而发达起来,说不定就跟我的名字有关,所以他决计不让我换个比较好听的名字。”

  “你的名字真的是排八字,请许多算命师算出来的吗?”艾媺瞠大双眼盯着他问道,她对此比较好奇。

  “听说是。”梁矢玑看了她一眼,苦哈哈地点头。“也不知道那堆老头子是真懂还是假懂,竟然算了半天却算出个‘死鸡’的名字,要我选的话我宁愿要活的鸡,那至少宰了还有鸡肉吃。”

  “哈哈……”他的表情加上他所说的话,艾媺终于抑制不住的抑头大笑起来。

  梁矢玑珍爱的看着开怀大笑的她,发现自己的双眼真的是愈来愈难离开她了。

  “这个笑话很好笑吗?”突然之间,喻琦冷冷地开口,打断了笑不可遏的艾媺的笑声。

  梁矢玑看到艾媺脸上的笑容谨慎的收了起来。

  “对不起,你的理由实在太好笑了。”看了喻琦一眼之后,她霍然转头对他道歉,然后一本正经的拒绝他道:“我不能答应和你交往。”

  梁矢玑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她眼中残存的笑意,事实上他觉得她在强忍笑容。

  “不过老实说,”她接着说,“我真的要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可以吃到这梦寐以求的特级A餐,它真的很好吃。”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是真话,也像是为了真正的阻断自己的笑意,她霍然埋头吃了起来,将这尴尬的情势丢给喻琦去处理。

  听到艾媺的拒绝,喻琦满意的终于让脸部紧绷已久的表情稍微松弛下来,她微微一笑,好整以暇的看着梁矢玑,无言的对他挑衅着。怎样?你还想跟我赌吗?

  梁矢玑挑了挑眉头,犀利的双眼充满自信的接下她的挑战。他转头望向艾媺。

  “这套特级A餐对我来说只是SoSo,你真的觉得它好吃吗?”他捕捉到她的偷偷抬起头的目光时以不在意的态度道。

  他自负的话语让艾媺顿时停止了一切动作,她抬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瞪着他。

  “SoSo?”她的语气尖锐而且不可置信,“这么好吃的东西你说SoSo?”

  “比这好吃的东西比比皆是,我说SoSo有什么好奇怪的?”梁矢玑故作无辜的耸肩道。

  “你到是说说看有什么东西比这更好吃的?”艾媺一脸不信。

  “用说的不如实际带你去吃怎么样?”他邀她。

  “你说的是真的?”艾媺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我咧——她要卯死了!

  眼见艾媺就要中计,喻琦再也抑制不住的冷冷地开口,“不愧是商人的儿子,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就抓到人家的弱点,还攻其不备。”她冷嘲热讽的盯着梁矢玑说。

  梁矢玑看了她一眼,对于她的攻讦毫不在意,相反地,他倒是满欣赏她的犀利,有小瑶的味道。

  “OK,既然有人觉得我太小人了,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他说,然后突然直视着艾媺的眼睛。“我的确对你有非分之想,因为我想要你当我梁矢玑的女朋友。当然你有权利拒绝我,可是我必须告诉你我并不是一个容易死心的人,尤其在我下定决心之后。

  “而且在你拒绝我之前请你要先想清楚和我交往的好处,你不仅可以每天到这里吃你想要吃的套餐,我还会带你吃遍我所知道的美食,以及在我们约会时一起去发觉更多更好吃的东西。像我这么一个附带了这么多好处的交往对象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难道你不该仔细考虑清楚,或者把握住吗?”

  “这……我……”艾媺看向喻琦。

  “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自己作决定比较好,否则到时候后悔了又要怪别人。”梁矢玑说,这回换他的双眼挑战性的看向喻琦。

  “喻琦……”

  喻琦笔直的回视着他,接受他的挑战。“他说得对,你自己决定吧。”她说。

  看看她又看看梁矢玑,艾媺挣扎得作不出决定。

  对于梁矢玑,老实说她是一点特别的感觉都没有,所以她根本没有理由答应与他交往,事实上喻琦也不断地告诉她像他这么一个花名在外的花花公子,她最好少与他扯上关系为妙,可是一想到与他交往的好处,她便遏制不住自己的想立刻对他点头,与他交往。

  想想,只要和他交往就代表以后她每天中午都能吃到好吃的特级A餐,除了不必付钱之外还可以省下原本的午餐钱。除此之外,和他约会的时候她可以不必担心钱的问题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他还说要带她去吃更好吃的东西,而且就算吃尽了他所知道好吃的东西后,他也愿意陪她找寻更多的美味。

  另外不可否认的一点,他长得还真不错,拿来当男朋友应该挺炫的,而且他的人也很好,肯借她英文字典……

  “我们交往吧。”来不及阻止自己,她霍然冲口而出的说。

  “好。”梁矢玑立刻微笑点头,然后接着便将眼光转而看向喻琦,好奇的想知道她对此会有何反应。只看她正瞠目结舌的瞪着艾媺,面露难以置信的表情,而且震惊得根本说不出话。接着他看到她慢慢地克服了震惊,并像是要以较平稳或理性的方式开口劝艾媺改变决定。于是他抢先开了口。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能反悔喔。”他一语双关的说道,见喻琦立刻对他投以怒目。所谓愿赌服输,这句话你应该有听过吧?他无声的对她说。

  喻琦咬牙切齿的瞪视着他。“告诉我是谁提供了你这些情报的?谁是你的狗头军师?”现在她只想知道这一点。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有军师?”

  “名字。”

  “杨开敔,我想他……”

  “那个混蛋!”不等梁矢玑将话说完,怒气冲冲的喻琦已像阵旋风般的刮过餐厅,冲出了餐厅大门。

  “喂,喻琦,你要去哪里,你什么都没吃呀!”艾媺霍然站起身朝她背影叫道,站在原地上的她明显地挣扎在想追喻琦与桌面上吃不到一半的特级A餐之间。

  “我并不介意替你们收拾饭后,你想去追她没关系,这里我会收拾。”梁矢玑礼貌性的对她说道,心知肚明她绝对舍不得桌面上的食物,果真……

  “谁跟你说我吃饱了?”她瞪了他一眼,在一瞬间坐回椅子上。抱歉了喻琦,所谓吃饭皇帝大,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待会儿一定会追去找你,你可别生气呀。

  “那她呢?难道你不担心她为什么会有刚刚的反应?如果你担心你的餐盘会收走的话,没关系,我会在这边等你回来的。”他说。

  “没什么好担心的。”她耸耸肩,“喻琦每次一听到杨开敔的名字都会抓狂,像今天这种情形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倒是你们刚刚提到的情报和军师是怎么一回事,又为什么会扯上杨开敔?你们认识?”

  梁矢玑对她微微一笑。“你喝过汤了没?我觉得特级A餐附的汤太随便了,你想喝什么汤,我另外再帮你叫一碗?”

  艾媺立刻喝一口汤。“不会呀,我觉得这味噌汤很好喝呀,你没喝过一般便当附赠的汤吗?那才叫难喝!事实上我觉得它比馊水还不如,所以我们都戏称它为馊水汤,有机会我一定让你试试。”她笑道。

  “真如你说的,我倒宁愿把这碗喝掉,也别想叫我喝一口馊水汤。”他敬谢不敏的端起桌上的味噌汤喝一大口。

  艾媺微笑。“这就对了。快吃!快吃!你自己说过这冷掉就不好吃了,你还不快吃。哇啊,能认识你,我真是太幸运了!”

  我也是,能认识你真是太幸运了,梁矢玑看着低头吃饭的她暗忖道。光是一顿饭她便诱发他数次不可遏止的笑声,这种自由自在毫不做作的感觉真好!他真期待接下来要与她交往的日子,那些日子,他想,应该不会无聊吧,他真期待。

  

  星期天,艾媺期盼已久的约会终于到了。

  坐在社区的小公园内等他,而不让他直接到家里接她——虽然他执意,她却坚持,目的当然是为了防止隔壁左右邻居的婆婆妈妈们,以及爸爸、妈妈、哥哥对她的质询或不必要的希望。

  金龟婿,试问谁家父母不期盼?可是年方十八的他们谁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更何况老实说他们俩的交往都是心不纯正,她贪求他的钱能支付一切美食的开销;而他则觊觎她特别的名字艾媺,能在他猎艳名单添上美丽的一笔。哈!想来真好笑,如果有长辈知道他们俩的交往是立足于这两点上的话,大概会禁不住摇头叹息,现在年轻人在想什么吧!

  可是老一辈人会这样想她不觉得奇怪,她不懂的是为什么喻琦对他们的交往也是嗤之以鼻呢?尤其对于梁矢玑的评价会是这么的不好。

  难道她是在吃醋?艾媺视而不见的望着前方暗忖着,喻琦是不是认为梁矢玑会超过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地位,而自己会喜新厌旧的不再理她,所以她才会百般地在自己面前挑衅他,尽说他的坏话?可是问她,她却死不承认,而且还理直气壮的说她之所以会生气全都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笨!

  笨?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呀!她哪里笨了?艾媺心底自问。

  喻琦坚持告诉她梁矢玑是披着羊皮的狼,她觉得喻琦实在是言过其实了,如果他真是狼的话,为何交往一星期来,他除了每天请她吃午餐,偶尔在放学后带她去吃小吃、聊聊天之外,他连碰都没碰过她一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