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擒狂星 > 第四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憨擒狂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憨擒狂星 第四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清二楚。”

  “那么……”

  “他谢谢你的细心,体贴的知道他们俩需要独处而自动退出。还有,我必须恭喜你得到长期饭票一张。这下子,我想你也不必再生气了。”

  “我咧——我不生气才怪!他竟然……他竟然……”

  “竟然怎么样?”喻琦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问道。

  竟然真这样一脚就将她踢开,他……他……她还以为他们相处愉快,即使做不成情侣,也一定会是人人称慕的异性“好朋友”,他……他竟然轻易的就选择了爱情,而不是友情!他……真是惹火了她!

  艾媺倏然站起身来,越过一张张好奇不已的脸庞,笔直的朝梁矢玑他们俩前进,直到站定在他们面前。

  “矢玑,”她跌破众人眼镜的朝他微笑叫道——事实上旁观者以为她会直接狠狠赏负心汉一巴掌,“谢谢你愿意免费提供我往后的每一顿午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还有,既然我们的午餐约会能继续下去——虽然是分桌坐,不知道我们的假日约会是否可以继续呢?”她一顿,“你答应要带我去吃好料的,你没忘记吧?”

  “当然,我……”梁矢玑愣了一下才回答。

  “那就一言为定了,”她倏然截断他道,“我们十点老地方见。我真是等不及了。”说完,她瞟了一眼怒火中烧的金美莉一眼,得意的抬头挺胸转身越过众人回到原位坐下。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将一切看尽的喻琦不懂的问。

  “当然是为了要挫挫那女人的锐气。”更为了让他们之间的交往无法太顺利。艾媺在心中加上这么一句,谁教那只死鸡这么没良心,喜新厌旧,她非要让他尝尝女人无理取闹时的样子,要不然他还以为每个女生都像她这么好脸色哩。看!金美莉已经对他摆起脸了,有好戏瞧了。

  “那你也用不着这么明目张胆的对她宣战吧?难道你不怕她再次指控你不知羞耻的纠缠她男朋友吗?”喻琦蹙眉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以艾媺的个性有刚刚的举动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之外。可是像金美莉这样颐指气使的人,换作是她也受不了。

  “哼,要说随便她说,反正我也不会少块肉,最重要的是只要稍微认识我的人都会知道她根本就是在无中生有,我艾媺会对一个男生死缠烂打?他难道是外星来的不成?”她嘲弄的嗤声道,其姿态说有多不屑就有多不屑。

  “我从来没见你像现在这么刻薄过,你气还没消?”

  “当然!如果你是我你这么容易就气消吗?”

  “如果我是你——往常的你,”喻琦特别加重语气,“而不是现在的你,我想我早就气消了,甚至于我根本不会为这种小事发脾气。”

  “小事?”瞪着她,艾媺高八度的尖叫道。

  “不是小事吗?以前对那些前来挑衅的女生,你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为什么这次会气成这样?”

  “当然——当然是因为她坏了我的大事,阻挡了我未来的美食之路了。”这口气她自己听起来都不太有说服之力。

  “是这样吗?”喻琦微眯起双眼,研判的盯着她。“可是梁矢玑刚刚不是已经答应你会继续无条件满足你的口腹之欲吗?怎么你还没气消?”

  “那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喻琦目不转睛地盯着突然支吾起来的她问。

  “还会有什么嘛,当然还是那个原因。”艾媺微微低下头,避开喻琦探视的眼光,有些勉强的说道:“虽然说矢玑依然愿意支付我到餐厅吃东西的钱,但是以后放学后,还有假日的美食游,这一切的一切都泡汤了,我当然要生气。”该死了,她说起话来为什么变得这么勉强呢?她该理直气壮才是呀。

  “真是这样吗?”喻琦怀疑的盯着她。

  “当然,要不然你说还有什么事可以惹得我光火的?”艾媺扯唇道,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还是气势不足。她挥挥手,像是要甩开什么似的再次开口,“好了,别谈这些杀风景的话题了,以免影响我们的食欲,快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说完,她迳自埋头苦吃了起来。

  看着明显将一切秘密都和着食物吞进肚子里的她,喻琦的眉头愈蹙愈紧。难道说自己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艾媺终究逃不过浪子梁矢玑的魔掌,爱上了他?这……有可能吗?

  转头看向那个罪魁祸首,她蹙紧的眉头间倏地又浮现了许多疑问。到底梁矢玑那个花花公子在搞什么鬼?她才不相信像他那种人会有收集女朋友名字这种愚蠢的嗜好。真美丽?真可笑才是真的呢。

  啊,真是可恶!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样?如果他真以为艾媺如此好戏弄那就错了,身为朋友的她绝对不会在一旁冷眼旁观的。

  也许她该找个机会找他问个清楚,对于艾媺,她要他给她一个明确的回答,然后叫他永远不准再接近艾媺。

  

  “真是意外,没想到你也会主动指名找我,有什么事我可以为你效劳的吗?”庭院树荫下,梁矢玑挑高了眉头对从教室将他约出来的喻琦说。他当然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她之所以会约他出来,八九不离十绝对是为了他与艾媺的事。

  “你到底想做什么?”喻琦双手环腰,好整以暇的盯着他问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眉头一扬,装胡涂说。

  “我劝你少来这套,我不像艾媺这么单纯好骗,随便你说一就是一,从不懂得什么叫怀疑。”

  “你说的没错,只要是有吃的,她的确是会变得很好骗,关于这一点我一直也很伤脑筋。”他皱眉应和的点头说。“喻琦,你和她的交情这么久了,难道你不曾试着去开导改变她吗?至少别让她脑子里除了装吃的,眼睛里除看吃的之外,再多那么一点自我安全保卫的基本常识吗?”

  “你以为我没说过她吗?要不是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也用不着这么累了!”她有些愤怒的瞪视着他叫道,好像改变不了艾媺少根筋的个性全都是他害的似的。一顿后,她再度恢复先前自制的表情,以半眯眼的姿态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说:“你别想扯开话题,先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么笼统的问题,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哩,如果是未来的话呢?我想总经理大概是跑不掉的吧,毕竟我是独子,老爸……”

  “够了!”喻琦怒不可遏的吼道,她最讨厌的就是像他这种油嘴滑舌的痞子,就像杨开敔一样。“你少给我在这边打哈哈!”她厉声警告他说,“你知道我问你的是和艾媺的交往,如果你是真的决定和金美莉交往的话,我不准你再去接近艾媺。”

  “不准?我有没有听错,你用了‘不准’这两个字?”

  “没错,就是不准。”她挑衅的抬起下巴瞪着他。

  梁矢玑毫无笑意的扯唇一笑。“我不去接近她,那么她来接近我可以吗?”

  “你别想再用食物去邀她,我会拼了命去阻止的。”她发誓的说,其认真的表情让梁矢玑冷峻的眼神缓和下来。

  “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讨厌我,又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对艾媺有目的?”他好奇的问。

  “如果我告诉你,你就愿意放过艾媺,不再戏弄她吗?”

  “戏弄?这就是你对我和她之间所发生的一切的看法?”他先是挑高眉头,在下一秒钟却又皱起了眉头。

  “难道我说错了吗?天之骄子如你,世界上什么东西是你想要却得不到的,更别提你那群数也数不清的女朋友了,为什么你会突然跑来向‘两光’的艾媺告白,还一反常态让她予取予求?你并不是呆子,没有好处、没有乐趣,你又怎会自愿当个冤大头?”她看向他,“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心里在想什么?”

  梁矢玑看了她一眼,忽地又将眼光移向她身后的某一点,然后带着若有所思的笑意轻声道:“我若说出来,你一定不会相信我。”

  “那就说一个能让我相信的话来。”

  “你的意思是你听谎话喽,那我不如不说。”

  喻琦扬声警告的叫道:“梁矢玑!”

  “你知道什么叫做强人所难吗?我不说谎,你却要我说一个能让你相信的谎话。”

  “我没有叫你说谎话。”

  “但是除了谎话之外,你根本不信我说的任何话。”

  “你又没说,你怎么知道我会不相信?”

  “ㄅㄨㄚㄅㄨㄟ行吗?”梁矢玑嘲弄的瞟了她一眼道。“告诉我,一个花花公子突然浪子回头说要好好珍爱一名女子,并发誓终生只专注她一人,你说这种话的说服力有多少?”

  “零。”喻琦毫不考虑的答道。

  他自嘲的笑了笑。“你看,现在你再问我怎会知道你会不相信我。”

  像是灵光一闪般的,喻琦不由自主的慢慢瞠大了眼睛。“不要告诉我那就是你的实话。”她不能自己的摇头。

  梁矢玑只是苦笑,没有答腔。天知道他第一次坦诚的说出肺腑之言面对的不是对他的死党,不是对他动心的女生,却是对一个像是一生誓死要与他周旋到底的敌人。这种情形……老实说来,委实有点可笑。

  “这种真实的谎言你到底对多少人说过?”收起吃惊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冷嘲热讽,喻琦眯眼注视着他问道。

  “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梁矢玑直视她说。“其实你不相信我早已在我预料之内,所以我一点也不怪你,事实上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像我这么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花花公子会栽在视食物比我还重要、有吸引力的小女生身上。”

  说着,他再次露出难以言喻的苦笑,然后在下一刻抿紧了嘴巴,以锐利而冷静的声音再次开口,“随便你信不信我,反正对艾媺我是誓在必得,况且一切是非自有时间可以证明。”

  “等时间可以证明,一切也都已经来不及挽救了。”喻琦完全不受他影响的说,而梁矢玑却也只是耸耸肩,在她冷然的注视下转身离去。

  喻琦没有阻止他。

  

  又一个周末过去了。

  艾媺带着昨日意犹未尽的幸福到学校,一见到喻琦便劈哩啪啦的将昨天梁矢玑允诺带她去吃的美食逐一讲述给喻琦听,一边讲话的她总是一边毫无气质的露出垂涎三尺的姿态,拼命的吞口水,听得一旁未吃早餐,胃液却拼命分泌的喻琦只有对她干瞪眼的份。

  终于,在说完他送她回家之前的那顿小吃后,她们俩同时拥有了歇息的时间,艾媺是嘴巴休息,而喻琦则是胃部休息。

  “这样一天下来,难道你一点罪恶感都没有?”为了压住胃部传来咕噜作响的声音,喻琦打破这几日来决定做个安静的旁观者身份,开口问她。

  “什么罪恶感?”

  “梁矢玑已经是别人的男朋友了,而你却依然巴着他享尽一切女朋友的权利。”

  “有吗?”

  “没有吗?”

  “好吧,可是我又没有拿刀架在他脖子上威胁他,更何况说是女朋友为什么不用朋友这两个字,你没听过酒肉朋友吗?这就是我的写照。”

  “你一点罪恶感也没有。”喻琦肯定的说。

  艾媺耸耸肩。“反正我们两个在一起又没牵涉到感情的问题,为什么我要在罪恶感?”

  “没有牵涉到感情问题?你肯定?”喻琦怀疑的盯着他。

  “当然。你——你干么这样看我?”被她奇怪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艾媺不安的问。

  “我……”喻琦沉默了一会儿,正当她挣扎着想告诉艾梁矢玑曾对她说的话时,男主角却在此时突然出现在走廊上,还笔直的朝她们走来。她倏地闭紧嘴巴。

  “早呀。”走到她们面前的梁矢玑带着一脸愉悦的笑脸朝她们打招呼。“昨晚这么晚回家没事吧,你爸妈没骂你?”他问艾媺。

  “OK、OK,我是出了名的乖女儿,偶尔晚归也不会引起什么家庭戈伐的。”艾媺笑逐颜开的对他摇头笑道。“倒是你,金美莉女朋友没找你麻烦?”

  “交女朋友不见得就要放弃朋友。”梁矢玑平淡地耸耸肩,注意到一旁的喻琦对他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看来她对他依然不信任。

  “说得好!那么我们就继续我们的假日美食游计划怎么样?”一方面可以满足她的口腹之欲,一方面还可以气死仗势欺人的金美莉,何乐而不为呀?艾媺笑咪咪的盯着他说。

  “有何不可?”

  艾媺兴奋地道:“那就一言为定了。”

  “一言为定。”

  “啊,喻琦,你要不要也参加一份?反正都要开一辆车,多坐一个人车子也不会多吃油。”

  “多坐一个人的车子是不会多吃油,可是我这个多坐上去的人却会多吃很多东西,况且……”他们约会她去凑什么热闹?而且梁矢玑都对她说得如此之明,对艾媺是誓在必得,她若还不懂得将罩子放亮点的话,她这颗又大又亮的电灯泡迟早逃不过他毒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早已决定要静观其变,所以——“我看我还是不要去插花的好,更何况下星期我早已有约。”

  “有约?和谁?我认识的人吗?喻琦,你不会背着我偷偷交了男朋友而没有告诉我吗?”艾媺惊奇的追问道,顿时已将全副的注意力移转至喻琦身上,而一旁早已习惯她漠视的梁矢玑则不在意的耸耸肩,迳自离去。

  喻琦没想到随便的一句话会引来艾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风波,在她再三解释只是普通朋友,而且还是女生却得不到艾媺的信任时,她终于知道梁矢玑在面对她时的苦处。说实话却还要遭受到别人的怀疑,这种感觉还真是难受。

  上课钟响暂时解救了有理说不清的她,而艾媺信誓旦旦的发誓这话题下课后继续却让她忍不住发出了挫败之声,也许,宁可忍受梁矢玑长时间含怨的瞪视会比忍受艾媺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的追问她好过些。也许,星期日该跟他们去。

  一堂五十分钟的课,喻琦拼命祈祷艾媺能贵人多忘事,不过当下课声一响起,看到她转而面向自己的笑脸时,喻琦所能做的就只剩下无声的诅咒了。

  被她拖离着离开教室,喻琦像是绝望了般的不做任何挣扎,只能任由她拉着自己去她想去的地方,只是她们俩都没想到途中会突然冒出一个挡路者。

  “艾媺,我有话跟你说。”金美莉挡在她们面前,脸上充满了敌意的盯着她说。

  “呀,金美莉,好久不见,你最近和矢玑交往得怎么样,还顺利吧?”不知不觉间放开拖着喻琦的手,艾媺做出防卫的姿态,并以过分友善的语气对她开口道,当然其间的嘲弄在场三人都心知肚明。

  “我警告你差不多一点,不要再利用、纠缠我的男朋友了!”金美莉勃然大怒的朝她威吼。

  “我有吗?”艾媺无辜的转头问喻琦,喻琦对她耸了耸肩。

  “贱!你们以为我这么好欺负吗?”金美莉憎恨的声音由喉间迸出,在艾媺和喻琦明了她的言下之意时,三名状似太保的男生已将她们俩拉进庭院的深入,粗重的将她们推撞在围墙边。

  “你们很ㄏ一ㄠ是不是?”带头的太保不怀好意的盯着她们胸口说。

  “你们想干什么?金美莉,你想让矢玑知道你是这么卑鄙的人吗?”强压住内心里的恐惧,艾媺用尽力气才能冷静地对她说。

  “我卑鄙?”金美莉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你应该去我以前就读的明阳国中打听打听看看,敢说漂亮宝贝莉莉卑鄙的人有什么下场。”

  “这里是学校,你敢乱来。”

  金美莉冷笑,邪恶的看了带头的太保一眼,对方倏地由裤袋中掏出类似三角巾的白布条,一个箭步上前便将她们攫住。

  “救命——”艾媺只来得及发出短暂的一声求救,接着便只能硬生生的让人捂住嘴巴,惊惧的看他们先将喻琦的嘴巴绑住,然后再转而绑自己的。

  她从喻琦瞠大的双眼中看到了惊恐,不必想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与喻琦不相上下。老天,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她活了十七年有余,骗吃骗喝的行径根本已经多得数不清,怎么在这时候才一并报复到她身上,甚至于还得连累她最要好的朋友喻琦……不,她一定要想办法救喻琦,可是自身都难保的她应该怎么做?

  “怕了吧,跪下来求我大发慈悲怎么样?”金美莉丑恶的面容在她面前讪笑着。

  如果真跪下来就能让他们放了她和喻琦,艾媺会毫不考虑的向金美莉下跪,然而耳聪目明的她心知肚明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如此容易就放过她们,事实上那三名太保状的男生早已迫不及待的对她们露出垂涎之态,三只色迷迷的眼睛尽往她们因挣扎而敞开的胸口瞧,等不及的已经开始咽口水了。老天,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应该不至于敢对她们怎么样吧?

  “怎么样?你不会是吓到说不出话来吧?”金美莉语气轻松的娇笑道,然后接着却在下一秒钟露出假意的懊恼之色,并夸张的呀了一声,“看看我,都忘记你的嘴巴被封住了,根本无法自由的说话。我看这样好了,如果你愿意跪下来求我大发慈悲放了你们,你就点点头,我会要他们马上放开你们的。”

  如果能行动自己,艾媺第一件事要做的事便是上前撕了金美莉脸上那得意的笑容。这个蛇蝎女人!可是问题是她现在根本是完全的不由自主,而若想要能自主行动,除非跪在金美莉眼前做臣服状,而她知道,就算打死她她也不会去做。

  可是不愿臣服,她们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逃脱的?

  蓦然响起的上课钟声带给了她一份生机,或许,她想,等钟响过后校园陷入惯有的宁静时,她可以先假意要向金美莉臣服,然后再把握住短暂的自由时间,极尽所能的制造出各种音响,这么一来的话,或许会有人注意到庭院深处传来的怪异骚动而前往查看,她和喻琦也就能得救了。

  想至此,艾媺惊恐的双眼中燃起了一簇希望之光。

  “怎么样?你挣扎够了没?”

  艾媺看向她再看向喻琦,其意在多争取一些时间,现在耳边的钟声停了下来,校内嘈杂的声音也渐渐的停歇。

  “看来你还是不够聪明。”等不到她答案的金美莉将她的默然不语当成了不识时务,无情的将目光转向箝制住她们的人,点点头。

  不!一瞬间艾媺瞠大了双眼,她拼命的摇头,又拼命的点头,几近绝望的想引金美莉收回成命——虽然她始终不知道金美莉想对她们做什么。

  “怎么,你决定改变主意了吗?”注意到她的动作,金美莉伸手制止了三名太保的动作,得意的盯着她微笑道。

  艾媺拼命点头。周遭已经完全静下来了。

  “这么说你愿意跪到我面前,求我大发慈悲了?”

  艾媺再次点头。今日的屈辱有朝一日,她发誓一定要要回来。

  “你放开她。”

  就是这一刻!霍然得到自由的艾媺蓦然朝金美莉冲去,其突如其来之势让金美莉无可避免的被撞在地,并如艾媺所愿的发出惊吓的呼叫声,而被她们撞击到的树林、叶木亦同时发出了“唏嗦”等刺耳的声响,更别提那三个惊讶的愚蠢太保所发出几可唤醒死人的诅咒之声。

  成功了,成功了,想必要不了几秒钟定会有人会来搭救她们,真是太好了!艾媺被太保攫住,并承受着太保毫不怜香惜玉的掌刮时,心中依然有着说不尽的喜悦。

  “你……贱人!”由地上爬起身的金美莉一把推开了挡住她前方的太保,狠狠的刮了艾媺一巴掌吼道。她气死了!

  艾媺对金美莉微笑,因为已经听到朝这方前来的脚步声了。

  “谁在那里?”有人问道。

  “该死的!我们走!”狠狠再踹了她一腿,金美莉怒气冲冲的低吼,转眼间带着三名太保消失于树林中。

  至此,艾媺整个人有如泄了气的皮球般,脸色发白的瘫坐在地上。

  “艾媺,艾媺,你有没有受伤?”解开嘴巴上的束缚,喻琦同样带着一张毫无血色的脸庞,紧张的冲至她面前问,并且帮她解开了捂住她嘴巴的布条。

  虽然脸颊和刚刚被金美莉踹到的小腿骨痛得发麻,艾媺依然对喻琦摇摇头。“你呢?没受伤吧?”她以心有余悸的声音,微微颤抖的问。

  “你必须到保健室一趟。”摇摇头,看了她一会儿后,亲眼目睹一切的喻琦坚定的说。“可以站起来吗?”

  “我想应该可以。”但是却不能。

  而此时,深入庭院中,正路过中庭要到操场上体育课,却因异声而被引入的体育老师找到了她们。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他怀疑的问。

  艾媺和喻琦对看了一眼,怀疑应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才好。不过最后她们依然什么也没说,艾媺只道:“老师,我的脚好痛,好像扭到不能走路了,可不可以请你送我到保健室?”

  

  坐在医院急诊室里,艾媺抚了抚肿得跟馒头有得拼的脸颊,再低头看向被石膏包裹得像石柱般的腿,不禁露出一抹苦笑。这下子可惨了,待会儿哥哥来接她的时候,她该怎么向他解释向来乖巧的小妹会被太保太妹揍成这副德行。

  扭到?要是真扭到算好了,因如果腿伤是扭到的话,至少她还可以谎称走路不小心扭到的,可是腿骨断裂……

  这要她怎么解释?最惨的还是她的脸颊……

  完了,完了,她得快点想个办法才成呀。

  真是可恶的金美莉,没事那么孔武有力干什么?竟然这么一踹就将她的小腿骨给踹断裂开,真是我咧——痛死了啦!她到底是踩到什么狗屎运,竟然这么倒楣的会去惹到一个女煞星,今后在学校她该怎么办?金美莉有可能这么容易放过她吗?

  呜——想到这儿,艾媺强忍多时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她该怎么办?

  或许她因为受伤可以躲在家里一时,可是被她连累的喻琦该怎么办?

  祸从口出呀,祸从口出,没想到向来尽量三缄其口的她依然逃不过这种惨剧,都怪她爱吃、贪食,这下子她真的是后悔也莫久了。呜——

  可怜兮兮的擦着眼眶中溢出的泪水,艾媺一个人坐在急诊室中的景象真的是惨不忍睹,而跷课跑到医院来的梁矢玑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观。

  “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几个人的。”他走向她,以信誓旦旦,而且斩钉截铁的语气冷凝的说。

  他的声音吸引了垂泪中的艾媺的注意,在目击他的出现时,她立刻抹干了眼眶中的泪水,勉强微笑迎向他。“你怎么来了?”

  “喻琦都告诉我了,这件事我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停在她面前,梁矢玑心疼的看着她红肿的脸颊,发誓般的对她说道。

  他真是该死了,竟然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行为会为艾媺带来今日的磨难,金美莉……谁想得到人如其名真美丽的她竟然会和不良少年有牵扯——事实上照喻琦所说的,在那群不良少年中她简直就像女王、大姐头一般,一个命令一个动作。

  关于这点,着实让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在黑道打算入侵校园的危机环伺下,他们七人一直很注意校园的动静,却从未注意到金美莉这个柔弱的女生,他想,即使撇开今日她对艾媺的伤害,他也是势必要对她展开一连串的行动了。

  想着,他的手自然而然的放在她身上,一手滑向她腋窝,一手则下移到她大腿处,将她整个人横抱了起来。

  艾媺直觉的伸手攀住他颈项,之后才迷糊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怀疑的问:“做什么?”

  “我送你回家。”他的语气温柔却坚定,看着她的眼神则让艾媺莫名的感到心跳加速,脸颊发热。

  “我已经请人通知我哥了,他一会儿就会来接我。”艾媺喃喃地说,而像是应验她的话一般,急诊室的大门被一股巨大的外力推开,一名五官与她有几分神似,体格高大而健朗的男生霍然出现在门口。

  一鼓作气的冲到他们面前,艾憬就像一般疼爱小妹的大哥一样,双眼一瞬也不瞬的焦着在她身上,紧张兮兮的将她从头看到脚,最后再强压下天大的怒气,小心的以不吓到她的温柔语气问:“小媺,发生了什么事?”

  “这……”艾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他,看了梁矢玑一眼,她先道:“放我下来好吗?”

  “他是?”艾憬第一次注意到梁矢玑的存在。

  “同学。”艾媺谢过小心翼翼将她放回病床上的梁矢玑后回答。

  艾憬微微地皱起眉头,心里怀疑他们真的只是同学而已吗?不过他却什么也没说,只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脚,还有你的脸……那是被人打的吗?”

  “这……哥,你跷课到这里来没关系吧?你的课……”

  “别管那些事,旷一堂课教授不会当人的。”艾憬倏然打断她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她支支吾吾得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旁的梁矢玑突然开口,“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

  “矢玑?”艾媺意外的瞠大了双眼看他,她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什么意思?”艾憬蹙眉看他。

  “其实我和艾媺并不只是普通的同学,她是因为和我交往之后才会遭遇今天这种事的。我的过去有些荒唐。”未理她瞠目结舌的表情,梁矢玑老实的对艾憬说。

  “你的意思是你以前的女朋友跑来找小媺的麻烦,才会有今天这事的发生?”艾憬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梁矢玑直视他的双眼点头。

  “才不是哩,”一旁的艾媺霍然叫道,“哥,不是这样的,根本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矢玑,你干么把责任都往你自己的身上揽?”

  “的确是因为我。”

  “我说不是就不是!”

  “艾媺……”

  “你再说一句,我以后就不再理你了。”

  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对峙起来,相互大眼瞪小眼的两人,艾憬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头。他评估式的打量着梁矢玑,不得不为小妹的眼光高声喝采,光是外表的这一点,做为大哥的他就没得挑剔了,至于梁矢玑的为人、品性方面,他想这是需要时间观察的,还好小妹还小,而且有他这个大哥在。

  没有试图阻止他们俩像小孩子般的争执,当他们搭计程车回到家时,他心直口快的小妹却已让他大致了解了一切的是与非,以及梁矢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而关于今日小妹入院之事,虽然梁矢玑的确脱不了关系,但他心知肚明的知道错的人其实是小媺。

  喔,老天助他,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改正小妹贪食的缺点呀。

  替艾媺安顿好一切却被她强制性的驱逐出门,要他们回学校上课。这时站在紧闭的大门前的梁矢玑和艾憬不禁面面相觑苦笑了起来,没办法,谁教病人最大呢?可是要他们将受了伤行动不便的她一个人丢在家里,他们是绝对、万万做不到的,所以不约而同的,他们在大门前席地坐了下来。

  “连续两个星期日,小媺就是跟你出去的?”静静地坐了一会儿,艾憬率先开口道。

  “嗯。”

  “你都带去哪里?”

  “士林夜市、基隆庙口、淡水、新竹,昨天之所以会这么晚才送她回家是因为从台南上来塞车的原因。”

  “去台南吃担子面?”

  “嗯。”

  艾憬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必问,这主意大概都是她出的吧?”

  他的表情让梁矢玑忍不住微笑一笑,其答案已尽在不言之中。

  “可以再回答我几个问题吗?”轻松的话题一结束,重点自然出现。艾憬眼神在不知不觉间变严谨而犀利,他盯着梁矢玑问。

  看着他,梁矢玑不由自主的正色了起来,朝他点头。“你想问什么?”

  “你之前所说的荒唐生活还是现在式吗?”

  “不,两个星期前就已经变成过去式了。”他直视艾憬的双眼说。

  “你的过去,别人的现在式?”

  “我的既是过去式,别人的即使是现在进行式也改变不了什么。”

  “像今天这种事……”

  “我绝对、绝对不会再让它发生第二次。”梁矢玑立刻以斩钉截铁的语气截断他说。

  “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艾憬看了他一眼,不是嘲讽只是实话实说。

  “时间自然会证明一切。”

  看了强势而信心十足的他一会儿,艾憬点点头。“我喜欢你现在的表情。现在,你是不是应该仔细的将一切实情告诉我,虽然在回来的路上我大致听你们说了一些,但是我想知道更多。”

  梁矢玑点头,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缓缓地将一切说出,其中不只包括艾媺为何会遭金美莉报复,还有他当初之所以会和金美莉交往的原因,他毫无保留的全部据实以报,听到一旁的艾憬又是皱眉、又是咒骂,最后则是同情似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无言以对的替他叹了一口气。

  不是他这个做大哥的没良心,对于爱上他那少根筋的胡涂小妹的梁矢玑,他真的是同情呀。

  “再接再厉吧。”艾憬给梁矢玑打气加油。这个梁矢玑颇有他的味道——有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呀,满喜欢他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