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擒狂星 > 第六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憨擒狂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憨擒狂星 第六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是真的吗?可是就小瑶说的石栋庭如果真那么优的话,他若替他们拉红线,这不成了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他怎可能会这么笨。

  “你就是太聪明了,所以才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连追个老婆都要我们这群死党出马替你追!一句话,你到底要是不要艾媺,如果不要的话我们也是乐得轻松啦!”

  回想起小瑶说这句话时冷嘲热讽的神情,梁矢玑的心情便不由得阴郁了起来。他真是该死了,竟然傻得跳下他们所设的友情陷阱,这下子以后他还需担心他们没有他的把柄吗?光是揶揄他这件事就可以把他压得死死的了,真是该死!

  梁矢玑深深吸了一口气,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这样真能让他得到以及拥有艾媺一辈子的话,其实他也甘之如饴啦。看了一眼身旁掩藏不住兴奋心情的她,他将车停入夜市区一个小时一百元的超贵停车场内。

  “走吧。”他说,语气中的决然让艾媺讶异的看了他一眼。

  他们走出停车场,直接往那摊“珍味珍奶”走去。

  “老板。”

  同样的一个开场白,同样的一个甜美嗓音,连续听了一个星期之后,如果摊后的老板再认不出来者是谁,那就是白痴了。只见老板石栋庭在听到声音后,立刻抬头迎向盈盈的笑容中带着些许少女情怀的艾媺。

  “嗨,又是我。”她说。

  “我看到了。”石栋庭微笑道。“两杯珍奶对吗?”

  “嗯。”

  她的脸颊因对方的微笑而浮起一丝娇羞,翦翦双眸因恋爱而明亮。

  梁矢玑的嘴巴不禁紧抿了起来。难道说他真比不上石栋庭,要不然艾媺为什么从不曾对他露出过现在这种动人的神情,她真的那么喜欢石栋庭吗?

  真的不想将她送羊入虎口,然而一想到他可能真会因此而失去她,或者他们俩的关系将继续这样暧昧不明下去,他便不得不咬紧牙关遵照季笋瑶的计划走。

  “艾媺,你在这边等我一下,我突然想到要打一通电话,这边太吵了,我到那边去打。”他开口道,依照季笋瑶的计划替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就快好……”

  “你不是很喜欢他吗?我在替你制造机会呀,十分钟后我再回来,你乘机对他告白吧。”他打断她,在她耳边轻道。

  “啥?”艾媺顿时手足无措的看着他。这么大胆的事,她怎么敢做,更何况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她……她怎么说得出口。

  “加油,我十分钟后再回来。”

  “矢玑!”

  她无助而惊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梁矢玑拼命的抑制住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停下脚步,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这样做的话,那么一切便将功亏一篑。牙一咬,他加快脚步的没入人群中,将她留给了石栋庭。

  走在犹如仿冒大本营的夜市,看着周遭各式各样炫丽、新颖,甚至于青出于蓝更甚于蓝的仿冒品,梁矢玑顿时觉得自己也成了它们的同伴,是个虚有炫丽外表却毫无能保障其品质的重要商标,是个仿冒品。

  他真的是梁豪宇的独生子,向来傲视群雄、自视奇高的梁矢玑吗?或者只是个冒牌货?

  以前他向来信心十足到几乎可以说是狂妄自大的地步,对人、对事、对物,只要他点头,没几个人敢对他摇头;只要他说好,没几个人敢对他说不好。在校内他成绩优异、风流倜傥;在校外他独领风骚、豪放不羁,不管在哪里他总是充满自信、信心十足,是众人的注目焦点,女生的梦中王子,然而曾几何时他却懦弱得连个心仪的女朋友都搞不定,他……他真是梁矢玑吗?

  不,这么懦弱的人不可能会是他的,他……

  “该死!”他霍然低吼出声。他真是个笨蛋,竟然真的白痴到将自己心爱的女孩送给别人,小瑶之所以坚持要他依照她的乌龙计进行,其目的无非是想激起他以往目空一切的自大性格,将那个胆敢随便跟他马子放电的混帐给予某程度上的警告与宣示,结果他却傻得真照着她的乌龙计将艾媺给了别人,他真是天下间最愚蠢的白痴!

  一旦想通后,梁矢玑迅速的转身往回走,心急如焚的他在不知不觉间小跑步了起来,然而拥挤的夜市不是跑步的好地方,只见他一会儿跑一会儿停,一会儿走一会儿又跳,一会儿借过一会儿又是对不起的,一条大概约要花一分钟的路程,他走起来却像是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似的。

  “珍味珍奶”摊依然停放在两个水果摊间,男主角——不,男主角是他,石栋庭只能算是路人甲,连男配角的资格都及不上,和女主角艾媺仍旧处在原先他要离开时的位置上,一人在摊内,一个在摊外。

  “艾媺!”他扬声叫道,下一刻已来到她身边。

  “矢玑?”他走的时候令她惊恐,回来的时候令她讶异,艾媺被他突如其来的出现惊得瞠大双眼。十分钟过去了吗?

  “你说了吗?”他问。

  “我——”

  “不管你说了,或者还没说,也不管他是否给了你什么答案。石栋庭,你听着,”他霍然将目标转向摊内因被唤名而抬头的石栋庭,“艾媺是我的女朋友,是我先发觉到她的优点的,除非我愿意放手,否则这辈子你连想要她一根头发都别想,你听清楚了吗?”不等石栋庭回答,他占有式的环住艾媺的腰身,并给了石栋庭一记锐利的警告眼神后,将呆若木鸡的她从石栋庭眼前带走。

  真爽!他似乎又找回原本的自己了。

  艾媺完全呆住了,上一秒钟的时候她明明还在为他的突然出现而惊愕,下一钞钟却听到他劈哩啪啦的对老板说了一堆话,而如果她没听错的话,他的意思好像是在对老板宣告她是他的女朋友,要老板别想肖想她……可是,她确定自己没听错吗?在十分钟前他明明还鼓励她,叫她向老板告白,怎么……

  她困惑的抬头看着他,试图思考到底在这十几分钟内发生了什么事,当然,虽然迷惑了一阵,她还是找到了她要的答案,而答案就在他环住她的腰,带她疾步而行的举动中。

  到了停车处,梁矢玑护送她到车门旁。“来,上车。”他替她开了车门后说,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艾媺默默无言的看着他,没有上车就座的举动。

  “怎么了?”

  怎么了?他怎么还敢问她这个问题!怎么了?她才想问他到底是怎么了,竟然这样戏耍她,要她跟老板告白,却又在她要告白之前断了她所有的希望,他……他——

  “你可恶!混蛋!大混蛋!”她突然用力的朝他胸部捶打了三下,然后再使尽力气的将他整个人推开。

  “艾媺?”梁矢玑猝不及防的身后蹬退了几步,看着她的表情充满不解。对他的告白,她这种反应不能称之为喜极而泣吧?

  “你为什么要这么样做?”

  “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梁矢玑莫名其妙的问,因为他实在听不懂在说什么。或者……难道说现代爱情,当男生对心仪的女生告白时,还要顺道说明理由不成?他不懂。当然,如果真在这样的话,他还是会说就是了。

  “你敢装傻!”艾媺生气的大叫道,“你自己叫我跟老板告白的,却又从中破坏这一切,你这个混蛋加三级的大混蛋,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才鼓起勇气要说吗?而你……你却做出刚刚那种事,我……我——你混蛋!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破坏我交男朋友的机会,你可恶、大混蛋!我诅咒你永远在追女朋友的时候都会杀出个程咬金,阻挡你的机缘,你混蛋!可恶……”

  梁矢玑平静的说:“你说完了吗?”

  “还没!”她怒不可遏的叫道,旋即在张嘴之间看到他脸上阴郁的表情时,她顿时忘了一肚子想发泄的怒气,不知不觉的闭上了嘴巴。他的表情好——好郁卒。

  “还没就继续说呀,我等你说完。”他说。

  “你……我咧——你不要以为你露出那种怪表情我就会对刚刚的事既往不咎,你别想!还有,也不准你拿请我吃过很多大餐的份上要我原谅你,因为你刚才实在是太过分、太过分了,我绝不会原谅你的,我……我——”瞪着他,艾媺终于受不了的大叫道:“你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哪里不对劲?梁矢玑觉得他是浑身都不对劲。

  若不是让他碰到,他实在不敢相信世上有像她这样少根筋的女生存在,竟然在经过他这么一场轰天动地的告白之后,她还能完全的不知不觉,他实在是……不,不能说快气死了,他只是被气到没力,麻痹了而已。

  为什么她能这么迟钝呢?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因为就他所知,她的成绩在她班上是中上,在校内也能排进百名之内,可是如此聪慧的她为什么就是看不出他的用心,感受不到他对她的爱慕呢?或者从头到尾她根本都是在装傻,欺骗他?

  梁矢玑浓厚的眉毛缓缓地皱起来,看着她,仔细地研究她的表情与眼神,人人都说眼睛是灵魂之窗,一个人的善恶、真诚与否从眼睛便能看得出来,而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眼却是那么的清明、无瑕,她不可能会骗人的。

  “喂,矢玑,你到底是怎么了?”她的手落入他的手臂,一脸关心的看着他问。

  对了,他当初之所以会受她吸引,甚至于不可自拔的爱上她,为的不就是她毫不作假的真性格吗?想笑的时候大声笑,想哭的时候用力哭,想开骂的时候骂得比谁都大声,想吃的时候更是谄媚得让所有人受不了,心甘情愿的自掏腰包请她再回家后悔得半死。没有秘密的她将心事全写在脸上,不管是喜怒哀乐爱恶欲,她一直都是最真的。

  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她,只是对于她少根筋的毛病,他到底该怎么办呢?

  “喂,你是不是生病了?有哪里不舒服吗?别逞强,告诉我呀。”

  看着她,梁矢玑突然伸手指着嘴唇回答她,“这里。”

  “嘴巴?你嘴巴痛?”她说。

  梁矢玑没有正确的回答她是或不是,她却已像个医生般喃喃自语的诊断了起来。

  “你是不是吃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我看看。”她抬头,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将他拉近到她可以仔细观察他的嘴巴。

  他的头顺着她的力道往下垂,却未顺着她力道的停止而止住下垂的动作,并在她了解发生什么事之前吻住了她,舌头长驱直入的占尽她唇内的甜美滋味。

  “啪!”

  突如其来的巴掌声在停车场内是那么的响亮,艾媺在奋力的推开他之后,毫不留情的甩了他一巴掌。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她不自觉的呐喊出心里的冲击。

  “艾媺,我——”虽然被打的脸颊上传来隐隐作痛的感觉像是在诉说他最自傲的男性自尊受伤了,但梁矢玑在看到她泛起泪光的眼眸时,却依然破天荒的想要向她解释。

  “我恨你!”她朝他叫道,然后转身冲出了停车场。

  “等一等,艾媺。”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于入口的转身边,梁矢玑收回企图挽留她的手,奋力的击向身旁的车子。“该死!”他用力的诅咒出声。他真恨不得杀了自己,真恨不得!

  

  大门被推开的时候,艾憬正踏出浴室,手上拿着毛巾擦拭会滴水的头发。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时,他抬起头,正好看到小妹的身影出现在走廊那头。

  “你回来了,今晚又吃了什么新鲜货呀?”他出声道,并习惯成自然的询问她今晚又吃了什么好东西,因为即使他不问,她待会儿依然会缠着他道尽一切。可是这次出乎意料的,她竟无视于他的存在,匆匆忙忙地从他身旁擦身而过,连句招呼声“哥”都没有便进入她的房间,然后砰声关上房门。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她和矢玑吵架了?这是第一个浮现在他脑子里的猜测。随手随便的擦拭了一下头发,他将毛巾披挂在脖子上走到她房门前。

  “小媺?”他敲门叫道。

  房内一片静默没有应声。

  “小媺?”他又叫了一次,等了一会儿她依然没有应声后便迳自推开房门走进去。

  房内没有开灯,所以一片漆黑,艾憬的双眼花了好半晌的时间这才找到背对着他坐在床边地板上的艾媺,“怎么了?”他温柔的问,然后走到她身边席地而坐的坐在她身旁。

  艾媺依然没有说话,埋在双腿双臂之间的头甚至于没有动一下。

  “是不是矢玑欺负你了?”他又问。

  虽然没有回答,但她这次却明显的动了一下。艾憬微微地眯起眼睛,那小子到底做了什么,难不成是本性难移,又勾搭上什么女生让小媺撞见了?矢玑向他保证过的,不会再花心!

  “小媺,告诉哥哥,他做了什么?”一瞬间,他伸手将她从逃避的姿势转而面向自己说道,然后接着他便看到了她溢满泪水的眼睛。“小媺?”那个该死的矢玑到底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竟然让她哭成这样?

  “哥……”她哽咽的声音让人听了恨不得想将欺负她的人给活活掐死。

  “告诉哥哥,哥哥会帮你教训他的,他到底做了什么?”他用勉强压制住的声音问。

  “他……他吻我。”

  艾憬突然变得目瞪口呆,他茫然的盯着她问:“什么?”

  “他吻我。”

  “然后呢?”艾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问,不过他真的很想知道。

  “我……我给了他一巴掌。”

  一巴掌。艾憬在一瞬间瞠大了双眼,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就像被赏巴掌的人是他一样。喔,可怜的矢玑,他还以为矢玑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没想到只是吻了小妹一下而已,而且还被赏了一巴掌。天啊,他真是为矢玑感到可怜。

  可是可怜归可怜,让小媺哭成现在梨花带泪的样子却也是事实,他——

  “你要哥哥去教训他吗?”艾憬一本正经的问。

  “我……”她不知道。虽然她真的很气他毫无预警的夺去她的初吻,还用那种言情小说才看得到的恶心方式吻她,吓了她一大跳,可是……可是……她不知道。

  “小媺?”

  她茫然的抬头看他。“哥,你让我想想好不好?我要想一想,想一想……”

  

  第二天在学校一整天,艾媺都避着梁矢玑。上课的时候不用说,下课的时候她则会突然变得很忙,不是要去厕所,就是要去什么训导处、教务处,说什么老师找她有事之类的,至于中午的休息时间她更是消失得莫名其妙,连问她最要好的朋友喻琦都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当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钟声响起时,梁矢玑积压了一整天的怒气终于再也抑制不住了。他急速的冲进隔壁班,也不管她教室内的同学有什么反应,反手抓了她就往外走。

  她大概是被他的举动吓呆了,所以完全没有反抗的被他拉着走。当然,也许在察言观色这一点上她并未少根筋,所以在看清狂怒的他有多危险之后,只有选择不再激怒他的方式乖乖地跟他走。但不管如何,他终于有机会跟她说话了。

  对于她今天一整天避而不见这一点,老实说他真的紧张、焦躁而且气死了,因为以他对她的了解,他知道正常的她不应该有逃避的举动出现,而之所以会有像今天这样的反应,其实只有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们俩之间真的完了。

  每一想到这一点,他便又气又急的恨不得想要用赤手空拳的打烂什么东西。她怎么可以一点机会都不留给他?

  放学前的打扫时间,中庭内的凉亭里空无一人。梁矢玑将艾媺拉进凉亭之后,便立刻松开抓住她的手,然后沉默不语的望着她。

  艾媺从他放开之后便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更没有任何打算要逃走,她只是站着,沉默的站着回应他的沉默。

  “为什么一整天都避着我?”一阵子之后,梁矢玑打破两人间令人窒息的沉默问道。

  她像是赌气般的没有回答。

  “你在气我昨天破坏你和老板的事对不对?还是在气我吻你?或者两者都有?”他在等了一会儿她没回答后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难道你打算就这样一句话都不说吗?”

  她依然低着头沉默不语。

  “说句话好不好?你这样什么都不说要我怎么办?”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无助,悬在半空中的手在该与不该触碰她之间苦苦挣扎着,最后还是缩了回来,然后激烈的紧握拳垂放在身体两旁。

  冬天的天空厚重而阴沉,重重的犹如铅块压在头顶上一样。气温从昨晚开始直线下降,入冬以来的第一波寒流将于今晚着陆。

  梁矢玑视而不见的看了一会儿四周萧瑟而阴沉景致,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再次将视线转向她开口。

  “你说句话好不好?如果你生气想骂我、打我,甚至于……”他突然停下来,在几秒之后才开口,“艾媺,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开口跟我说话?难道你就这么一辈子不再跟我说话,你……你要跟我绝交吗?”

  艾媺霍然惊愕的抬头看他,虽然生气,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绝交的事。

  “你想要跟我绝交吗?”他看着她屏气凝神的重新问了一次。

  看着他,艾媺咬了咬下唇,然后无声的摇头。

  梁矢玑突然闭上眼睛,他感觉自己一度停止跳动的心脏又再度活了过来。天啊,他真怕她对他点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完全不能预料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对于昨晚的事我不想说对不起。”在睁开眼睛后,他深深地凝望着她,以十分坚定却又温和的语气说道。“因为对于自己喜欢的女生,占有欲和亲吻都是正常的,所以我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他一顿,然后以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对她说:“我喜欢你艾媺。”

  第一次艾媺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她瞪着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矢玑竟然说他喜欢她……噢,难道说他昨晚的怪异举动就是因为他喜欢她,所以……

  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热起来,她实在不敢想昨晚她想破脑子依然想不透的答案竟然是这么简单,可是……她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不禁怀疑的想,他怎么会喜欢上她,又是喜欢她哪一点呢?还有,如果出现第二个金美莉,他是不是又会马上变成喜新厌旧的花花公子?一堆莫名其妙的想法突然从她心中不断地冒了出来。

  “艾媺?”梁矢玑紧张的叫道,对于她的沉默感到不安。难道她沉默是在想如何婉转的拒绝他?

  她看向他,脸上有着形容不出来的怪异神情。“可以告诉我你的喜欢是什么意思吗?”她问。

  一瞬间紧张从梁矢玑脸上退去,他愕然的张大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难道在我说了那么明白之后,你还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当然!喜欢你的意思就是想和你交往的意思,希望我们能以男女朋友相称,真正的男女朋友,那种偶尔会有亲密小动作——例如牵手、接吻的男女朋友,而不是像现在为了掩人耳目,有目的的在一起的男女朋友。我这样说你了解我的意思吗?”他深深地看着她。

  看着他,艾媺缓不济急的点头。

  “那你怎么回答?”他迫不及待的问,整个人紧绷得犹如一支被人拉开的强弓,等待的就是那一瞬间的事。

  “我不知道。”艾媺挣扎了一下,然后突然开口道,说出来的话却让他完全听不懂。

  “什么意思?”他禁不住的问。

  “我觉得我们俩像现在一样做朋友会比较好。”她的语气有些迟疑的说,因为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对他的感觉在昨晚之前一直当好朋友,然而一个突如其来的吻犹如在一池平静的水中投下一颗巨大的石头一样,顿时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水花,然后涟漪荡漾,扰乱了一池的平静。

  她对他的感觉就犹如那一池尚未平静的水,照映不出她真正的感受一样。到底对他有意或无情呢?如果硬要她现在理出头绪的话,她必须承认是有意的,因为老实说对于他昨晚那个吻,她除了感到生气、惊吓之外还有些许甜蜜。

  而这就是为什么她今天一整天都是在避着他的主因了,因为她真的困惑极了,她喜欢的明明是珍奶摊的老板,结果却为他的吻感到甜蜜,她不会是一个花花公主吧?这是她昨晚百思不解的疑问,可是现在……

  她看了一眼浓眉大眼、俊逸不凡的他,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他的外表竟是那么出色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为什么她以前一直都没注意到呢?看到他的唇便想到昨晚的吻,艾不敢再继续看他地将目光移开,然而她脸颊却已禁不住整个儿的灼热了起来。

  一分钟之前或许她还不确定,但是现在……老天,她竟然真的喜欢他,我咧——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她简直不敢相信。

  “你的意思是在拒绝我?”梁矢玑在她回答后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地说。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她希望有些时间能让她做准备,毕竟一旦成了男女朋友,她会吃醋、会嫉妒,甚至于有可能会变成金美莉一样,做出那种卑鄙的事来阻止一切想接近或想博得他好感的女生,而她不喜欢变成那个样子,所以——“矢玑,我们不能暂时跟以前一样吗?”

  他看了她一眼后低下头没有说话,她可以看他的下颚紧绷着。

  他在生气吗?艾媺怀疑的想,她只是想要一点时间让自己的心理准备工作做得健全些而已,如果真不行的话,“矢玑,我……”

  “什么都别说,我知道了。”他摇头打断她说,声音在突然之间变得很疏远。然后,他突然转身默默地走开,在走出凉亭的那一刹那间也走出了她的生命。

  如果遭受到她的拒绝时,他会有什么反应?对于这一点梁矢玑一直无法预测,结果没想到他竟然只是默默地走开。

  其实他曾经想过他至少可能会有哪些反应,例如强势的宣告绝不放弃,或者潇洒的对她耸肩假装不在意,转身后再将气牵怒在别的东西或人上,结果他却……

  他失恋了,生平第一次用心去谈恋爱却彻底的失恋了。有谁会相信?他,在爱情游戏中,向来战无不胜的梁矢玑竟然失恋了,而且还是惨败!

  他抬头,感觉冰雨从天而降,一瞬间洒落了他满满的一张脸。也许,他无心的想,在这一生中他只适合当花花公子,永远不适合认真。

  

  跟他已有整整三天没有接触、没有照面,也没有讲话了。这三天对艾媺来说,根本有如度日如年,可是她还是不敢去找他,因为她被他那天在离去前充满距离的声音给震慑住了。他已经不会再理她了,因为他以为她拒绝了他。

  拒绝他?在明了自己早已对他动心之后,她怎可能会拒绝他?可是结果却变成了今天这种形同陌路的样子。

  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她不要!

  可是她又无法去找他,因为她害怕他再次以那种充满距离的声音跟她讲话,更害怕他不再理她,而她却还无法将内心里对他的复杂感觉告诉他。

  为什么,为什么恋爱的感受会是这么的矛盾,如果能回到从前的话……唉!

  “怎么了?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嫌便当难吃呀?”坐在她对面的喻琦明知故问的说,自己当然注意到这几天来,她和梁矢玑之间所产生的变化,他们已经整整有三天没照面了,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讨厌自己。”

  “为什么好端端的突然冒出这句话?”

  “我——算了,讲了你也不会懂。”她这种心情只有恋爱中人的才会了解,说给没交过男朋友的喻琦听,无非只是浪费唇舌而已,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建树。

  “你不讲讲看又怎么知道我不会懂?”喻琦不服气的叫道。

  “我……”她看了喻琦一眼欲言又止的再度闭上嘴巴。

  “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她生气的问。

  然而艾媺只是对喻琦喘了一口大气后摇摇头。“算了,吃饭好吗?好久都没吃学校的便当了,这种味道还真叫人有点怀念哩!”猛扒了两口饭下肚,她故作开朗的说。

  喻琦看了她一眼也不想逼她,反正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更何况她可是个藏不住秘密的人,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时候,她一定会主动告诉自己一切心烦的源头的。

  可是想是这么想,喻琦依然不太有保证的边吃饭边研究着她。她真的会主动跟自己说吗?毕竟她和梁矢玑不对劲的时间都已经三、四天了,而她却连一句话都还没告诉自己,她真会说吗?

  喻琦若有所思的吃着便当,没注意到向来吃饭皇帝大的艾媺竟然也跟她一样,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与往日狼吞虎咽的姿态有着天壤之别。直到艾媺突然做出阖便当的动作时,她这才蓦然惊觉,老天,艾媺竟然连半个便当都吃不到就收了,看来代志真的大条了!

  “艾媺,你没事吧?”喻琦担心的问。

  “没事。我先去刷牙了,你慢慢吃。”她朝喻琦微微一笑,在说完后带着沉甸甸的便当转身离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喻琦蹙起眉头用力的想。

  等一下去找梁矢玑吧!如果艾媺不能告诉她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曾经给她保证会好好照顾、疼惜艾媺的他,至少可以告诉她他们俩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喻琦站起身,将桌面上的便当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笔直的朝目标前进。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梁矢玑竟然刚刚请假回家了,而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他请假的竟然是为了去——

  相亲?!

  现在到底是民国哪一年?这么八股的字眼竟然会出现在她眼前,而他——他们的男主角却还未满十八岁!

  老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他们在骗她,还是自己听错了?相亲,如果他真的是请假去相亲的话,那么艾又算什么?他不是喜欢她,还为她洗心革面吗?怎么……

  他们俩到底在搞什么鬼?她都被弄胡涂了!

  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一样,艾媺一脸怨妒的站在通往学校大门的唯一一条路上,挺直的背与其身后的墙面平行,一双大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前方,她在等人——等梁矢玑。

  经过一个晚上,她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一个几天前还对自己告白的人,竟然跑去相亲了,而且才和对方第一次见面而已,就和对方玩到三更半夜不回家,还让对方随意接听自己的电话。她真不敢相信!

  因为不敢相信,而且也有所质疑,毕竟昨晚那通电话她始终都没有真正听到他的声音,所以她想亲口问他关于相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出现在电话那头的那个女生——

  我咧——看吧!即使她拼命在压抑自己,然而一旦动了情,理智依然会在一瞬间消失得荡然无存,这就是一直害怕的事,也就是她迟迟不敢告诉他其实她也喜欢他的原因了。

  头脑很清醒,手脚却完全不听使唤,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明明知道她现在这种行径根本就不该,也很无厘头,因为她和他现在的关系可能连朋友都不是,可是她的反应表现得却像是个被男朋友背叛的受害者,既气愤又理直气壮的想找他兴师问罪。

  想起来真的很可笑,但是即使如此,她依然坚持站在这里等他出现,她要知道事实真相。

  眼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经过她前方的同学愈来愈少,他却迟迟未出现,艾媺不安的脑袋抑制不住的胡思乱想了起来。

  为什么他还不来?难道他昨晚真的玩到那么晚,以至于早上爬不起床所以迟到了?或者,他昨晚根本是彻夜未归,所以今早来不及到学校上课?

  彻夜未归的想法一在脑中出现,各种天马行空,既暧昧又有些限制级的画面顿时浮现在她眼前,艾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竟然在想赤裸的梁矢玑和女生……她到底在想什么?

  猛然的闭上眼睛,用力的摇头甩掉那些过分的想像力,艾媺在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对俊男美女便已出现在她视线中,她惊呆的瞪着他们,眼睛在连眨了好几下之后这才确定这次并不是她的想像力在作崇,梁矢玑正伴着一个美少女,两人亲亲热热的朝这方走来。一瞬间,她感觉自己鼓跳的心脏紧缩了一下,那遽然的抽动几乎要让她落下泪来。

  当然,她没有哭,她为什么要哭?

  在她看见他的那一刹那间,梁矢玑才将好似早已凝视了她一辈子之久的目光转移,表情由带着对她眷恋的温柔变成对陌生人的冷漠,不动声色的想着她站在那里是在等他吗?她之所以会主动接近他又是为了什么?过去几天内,她连看都不曾看过他一眼。

  两人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近,在梁矢玑开始怀疑她或许并不是在等他的时候,她终于一个跨步站在路中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有话跟你说。”她几乎是以低吼的方式对他说。

  如果真是在等他,只是为了什么呢?他犀利的目光停在她脸上,像是想从那上面找出什么蛛丝马迹一样。

  “我说我有话跟你说。”她不耐烦的再次说,声音不自觉的加大。

  梁矢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在缓不济急的对她点头之后,转向身后的美少女温柔的说:“你先走好吗?”

  美少女看了他一眼后,缓缓地点头,然后离去。

  一待她离开,艾媺所有的不满与怒气顺着她直肠子的个性,毫不保留地一倾而出。“她是谁?”她叫着问。

  “朋友。”梁矢玑看了她一眼,平静地回答。

  “朋友?女朋友也是朋友,你指的朋友到底是哪一种朋友?”她怒不可遏的盯着他叫道,脸上愤怒的表情大有着你今天若不把话说清楚,我们就完了的姿态。

  看着她,梁矢玑的嘴巴不禁抿了起来。她在生气,为什么?因为我和别的女生一起走路到学校上课?这实在是太荒谬了!可是除此之外,他想不出还有什么事会让她气成这个样子,而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儿,最大的问题是她为什么会为这种事生气,她不是早拒绝了他吗?

  不敢奢望她的生气是因为嫉妒,事实上,在经过金美莉事件,以及他的告白被拒之后,他不知道自己对她究竟还能怀抱什么梦想或奢望,她对他并没有男女之情。一想到这个事实,梁矢玑的脸色不由得阴鸷了起来。

  “我想这不关你的事吧。”他冷冷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艾媺的脸色在瞬间变白,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心裂成了碎片。“你说得对,”她低下头低语道,然后接着却用比较轻快的语气说:“这的确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我……对不起。”她霍然转身就走,不让他看见她终于夺眶而出的泪水。

  “艾媺!”梁矢玑倏然伸手拉住了她,她没有回头。“为什么你要问我她是不是我的女朋友?”他问。

  艾媺没有回答,而他在这时间已绕到了她的前方。

  “如果我说她是我的女朋友,你会在意吗?”他又问。见她依然没有回答他,他伸手将她始终低垂着的脸庞抬起来,然后就这么呆若木鸡的看着她的泪水滑下脸颊。

  她在哭,她竟然在哭!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突然之间,他脱口而出的对她说道,然后下一刻已将她压进自己胸膛,紧紧地拥着她。“我可以觊觎你的眼泪是为我而流的吗?”他低喃的说。

  她真是他碰过最奇怪,也最棘手的女生了!率真、坦诚,并心直口快得让他时常放声大笑,并不由自主的喜欢上她,为她所迷恋。然而谁想得到这样直率的她在感情世界里却永远比人少根筋。

  无视他无与伦比的男性魅力或许是因为审美观的不同,也许是因为相处久了麻木了,因此而变成习惯,关于这一点他勉强可以接受,毕竟看上他外表的女生多的是,实在不差她一个。然而无视他热烈的追求,与拒绝他的告白这一点,老实说,委实太伤他的心了。

  从来没有一个女生像她这样不把他当男人,而是当哥们儿看的,从来没有!虽然俗话说老是说知己难求,可是比起知己,他更想要她做自己的亲密爱人、阿娜答,陪他一辈子。他是真的喜欢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