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擒狂星 > 第七章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憨擒狂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憨擒狂星 第七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怀中的她突然动了一下,他松开她,然后退后一步。

  “你早上特地在这里等我,是为了什么事?”他低头看着她问,见她像是为了自己刚刚的哭泣而不好意思的回避他的目光。

  “我听说你昨天去相亲了。”她以微哑的嗓音咕哝的说。

  “啥?”她的回答着实让梁矢玑惊讶得张口结舌了起来,“谁说的?”

  他的语气和表情让艾媺明显地知道自己受骗了,可是……不对呀,那他昨天下午请假做什么?还有,昨天晚上出来在他电话里头的那个女生又是谁?而刚刚那个美少女……她怀疑的看着他。

  “你想问什么?”他看出了她眼中的疑问。

  “昨天下午你为什么请假?”

  他老实说:“连续三天面对你的不理不睬,心情不好就请假了。”

  “那昨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为什么我打电话给你是个女生接的?”

  “大概是小瑶接的吧,就是刚刚那个女生。她是我国中到现在的死党之一,昨天晚上是死党的聚会,你打电话来那时,我大概和谁在说话吧,她就帮我接了电话。”

  “那你们之所以会一起来上学……”

  “只是刚刚在途中恰巧碰上而已。”

  “噢,我真讨厌自己。”她蓦然地说道。

  梁矢玑讶异的挑高了眉头。“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一直不想让自己变得这么讨人厌的。”她泫然欲泣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说。

  “怎么了?”

  “占有欲、嫉妒、疑神疑鬼的充满神经质。我不要因为喜欢你,就变成那样子。”

  梁矢玑全身一僵,因担心她再度哭泣而伸出去想让她做为依靠的手僵硬停在半空中。她刚刚说了什么?“你刚刚说你喜欢我,或者那只是我听错了?”他盯着她尝试以冷静的声音问,但出口的声音依然偏低偏哑。

  这回僵硬的人换成了艾媺,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将那几个字说了出来。这下子她还有机会、有时间可以调适自己的心态,对他少有一点占有欲、少一点嫉妒吗?也许否认……

  “不,我没听错,你的确是说了你喜欢我。”他果断的说。

  完了,来不及了。“你可不可以假装没听到,或者把它忘了?”她以哭丧脸的表情对他要求的说。

  “不行,这辈子你休想要我忘了……惨了,跑!”

  他突如其来的惊叫让艾媺直觉反应的拔腿跟他跑了起来,然而疑问在下一秒钟立刻充斥着她的脑袋,为什么要跑?问题尚未出口答案已在耳边响起。

  “停下来,停下来!”生活指导老师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咆哮着,接着便是惊人的哨子声,“哔——哔——”的响个不停。

  “矢玑?”艾媺边跑边发出疑问的声响,她不懂他为什么要带着她与校门的反方向跑,因为他们现在进校门除了迟到之外,并无犯下任何大过呀。

  回过头,脸上带着飞扬笑意的梁矢玑给了她答案。他说:“为了庆祝我们的正式交往,今天跷课一天!”

  

  在罗致旋的客厅中,虽说是始无前例的聚集了将近十个人,然而其显现出现的景象却也是始无前例的静默与怪异。说静默,最简单的解释是在场明明有九个人,却无一人开口讲话;说怪异,因为只需看他们的表情便可一目了然。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奇怪的现象?原因就在梁矢玑——的女朋友的身上。

  这是艾媺第一次见到梁矢玑所谓的死党,然而第一次见面就让她讶异得瞠目结舌,因为他所谓的死党其中竟然包括了学生会的会长罗致旋,还有训导处的常客,校内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倪天枢、当红模特儿偶像迈斯,而最让她感到意外的还是她的同班同学杨开敔,因为她几乎能发誓,在学校的时候他们俩有如两个陌生人一样,连最基本的碰面时打招呼一声都没有,结果他们竟然还是死党,这实在太奇怪了!

  怪异的事实在太多了,短短的几分钟浮现在她脑中的疑问就多得几乎要将她的脑袋给撑破,然而她却一反常态的不敢吭声,也不敢发问,因为他们看她的眼神把她给吓呆了!比起刚从澳州移民到台湾的那两只无尾熊,她觉得自己好像稀奇多了。

  她不自觉的向身旁的他靠近,被他握住的手因紧张而用力的握了他一下。

  “收起你们脸上奇怪的表情,够了吧!”感觉到她的紧张,梁矢玑终于开口,警告的各瞪了在场的每个人一眼。

  “不能怪我们好奇,毕竟对艾媺,我们几个可是神交已久。”

  “你们我没话说,但是开阳,你凑什么热闹?”梁矢玑狠狠地瞪向杨开阳道,“在这里你和艾媺可以说是认识最久的,你不帮助她克服初来乍到的紧张气氛,还火上加油,你在搞什么鬼?”

  “入境随俗嘛,你没听过吗?”杨开阳咧嘴笑道,旋即将他目光移向艾媺,“嗨,欢迎加入我们这一班——杂交班。”

  “去你的,什么杂交班!”罗致旋霍然给了他一拳,然后一把将他身旁的管初彗拥进怀中道:“小彗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你嘴巴放干净点!”

  艾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向来在她眼中代表着沉稳、正经、有些无情却又能力无限的学生会长,没想到竟然有这一面。他真的很喜欢那个女生,至于杨开阳,还是那么吊儿郎当的。

  “别听他胡说,他的不正经你应该知道。来,我介绍他们给你认识。”牵着她的手,梁矢玑将她带向他们一个个的替她介绍。“罗致旋,我们的学生会长,你应该知道。小彗,管初彗,他的女朋友。对于他们两个的事,我想前阵子也在学校轰动一时,你应该多少有些印象吧?”

  艾媺点点头,对他们俩欢迎的言词还以一个微笑。

  “然后——这个跳过。”梁矢玑跳过坐在罗致旋身边的杨开敔说,“这是小瑶……”

  “喂喂喂,什么叫做这个跳过?”杨开阳立刻发难的叫道,他伸手拉住正从他眼前越过的艾媺,抗议梁矢玑对他的漠视。

  “别对我老婆毛手毛脚的!”梁矢玑反应极快的一巴掌拍开了他对艾媺的触碰,瞪着他。“这个混帐叫杨开阳,介绍完毕。”随即,梁矢玑环着她离得他远远的。

  “喂,你看看他,哪有人这样介绍的!”杨开阳呆愕了一下,委屈的向身旁的季笋瑶抱怨道,怎知——

  季笋瑶朝他微微一笑。“他这样说算客气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说这个人渣叫杨开阳。”

  嘴巴一嘟,杨开阳自讨没趣的摸摸鼻子,不再说话。梁矢玑给了季笋瑶一个谢了的眼神。“你见过的,我们七人组中唯一的女生小瑶,本名季笋瑶。”他对艾媺说,“她能在我们六个大男生当中安然无恙这么久,你知道为什么了吧?”他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杨开阳微笑道。

  艾媺敬畏的点头。和杨开阳同班这么久,并且常看喻琦与他对峙的相互冷嘲热讽,她却从未看过他居于下风过,可是刚刚季笋瑶只用一句话而已就让他闭上嘴巴,这等功力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如果她再不了解为什么季笋瑶能在六个大男生当中如鱼得水,她就太笨了。

  “这位老大是倪天枢,最够义气的朋友。然后最帅的混血儿简聿权,以及麦峪衡。”

  “他是模特儿迈斯吗?”艾媺忍不住问。

  “没错,那是我的艺名,不过在学校我叫麦峪衡。”麦峪衡露出做模特儿时So酷的微笑,对她说道。

  “学校?”她不知道他还在读书。

  “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北中的学生呀,我没说吗?”梁矢玑看了她一眼说。

  “什么?”艾媺惊讶的瞠大双眼叫道。迈斯是北中的学生?这怎么可能,如果是的话那学校的女学生不早就疯了才怪!

  看出她眼中的疑问与不信,麦峪衡对她点点头,一方面证实梁矢玑说的话,一方面解答她的怀疑。“我到学校的时候是不会以这种面貌出现的,所以除了我们这些人以外,是没有人知道模特儿迈斯就是我麦峪衡。”他一顿,“如果有机会我们在学校碰面的话,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说了。”

  看着他,艾媺似懂非懂的点头。

  此时,罗致旋突然拍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好了,”他以惯有领导的方式开口说,“既然该到的都到了,该介绍的也都介绍完了,我们就言归正传吧。关于这些日子来,你们谁又发现了什么新的线索或消息?”

  他的话顿时带了一股严肃的旋风,刮得在场所有人脸上轻松惬意的表情慢慢地变得严整,连一向嘻皮笑脸,没一刻正经的杨开敔都正经了起来。

  艾媺好奇的抬头看了梁矢玑一眼,只见他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带着她找了个位子坐下,开始与他们讨论起一些她听不太懂的话题。

  毕竟都是中国人,讲的都是中文。艾媺在静静地听他们说了一阵子之后,慢慢地抓到了他们讨论的主题与重点。

  她的表情由茫然变成恍然大悟,从难以置信到激愤难抑、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与建议。她没注意到身旁的梁矢玑从她开口的那一瞬间,从头到尾都带着满满的爱意看着她,她也没注意到众人在她开口之后一一对梁矢玑投以微笑,只是专注的发表她的看法与想法,所以她一点不知道在他这一群死党中,她已受到了最热诚的欢迎,真真正正的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分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