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眼美人 > 楔子 > 元湘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魅眼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魅眼美人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寒风冽冽,云霭重重,神剑山陡峭的山峰犹如拔地而起,尖入云霄、雄伟突兀,峭壁崎岖不平、山石嶙峋,这里不要说是鲜少人烟了,就是连飞禽走兽也难得一见,不是不想一窥伟峰是如何惊心动魄,而是做不到。

  没错,如此的高峰峻岭,若非有一身好本领还真无法靠近,更怕的是走不到一半,被强劲的山风一吹,跌落万丈悬崖,那才叫得不偿失。

  但今日可怪异着,一连飞闪过四条黑影,他们沿着峭壁而行,迅速移向主峰之巅,个个皆是武功绝佳的高手,若不仔细瞧还真会以为是飞燕,身手之利落可见一斑。

  四人犹如识途老马,到达顶峰的其中一人轻挥手往某块怪石触去,顿时发出轰隆隆的响声,怪石往旁一开,待四条人影进入后,那怪石又自动地关闭,一切外型照旧,谁也没想到怪石山峰里竟有另一番天地。

  偌大的空间里,日常用品桌椅床铺一样不少,照明的是四颗碗大的夜明珠;桌上摆的是奇珍异果;旁边还有个大书柜,上面放了好些秘笈和珍贵书籍;更不能少提的是,另一边一个不时散发出香味的丹炉……

  这林林总总都说明了一件事——这高峰山巅里竟有人住。

  一个年约十一、二岁,头上绑着两支冲天小辫、模样可爱的小童,笑嘻嘻地迎向他们四人。

  “少主,你们可回来了。”他叫南宫昕,是门主的侍童。

  四个伟岸的年轻男子淡淡点头,其中一位问道:“师父呢?”

  “哈哈哈!三年的时间过得真快。”在他们问话的同时,一个须发犹如银丝却红光满面、精神奕奕的老者畅然大笑着由内走了出来。

  他就是这里的主人,也是神剑门的门主——南宫神剑。

  十六年前,他在打遍天下无敌手、得到“天下第一神剑”的称号后,便决定退隐江湖,但在消失于武林之际,忽地兴起了一个念头——收徒儿。

  他分别在天下最富贵、最穷、最混与最邪恶的四个家族中,选出了四个他认为可造的人才,这才快乐地带着四个当时还不满十岁的小娃儿到这山巅隐居。然这山巅当时并无名字,他当然就义不容辞地帮它取了个名字,叫“神剑山”喽!

  果然,他南宫神剑的眼光真不是盖的,这四个娃儿在他辛苦调教之下,都不负所望地练就了一身好本领。

  三年前,他知道这几个徒儿已经练就了他七八分的本领,首度决定让他们出去江湖上闯荡闯荡,好好地历练一下,当然也得回去探望探望,继承家业也无妨,但三年后要回来一趟,而今日正是他给的期限。

  “告诉师父,这江湖上好玩吗?”他老顽童似地露出好奇的眼神问。

  “好玩,那真是太好玩不过了。”四个人中那位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的清俊男子朗声一笑回答。

  “瞧你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就知道你这小没良心的一点也不想我。”南宫神剑怎么不知道这小混蛋的心思,他嘴一撇使性子道。

  师徒相处这么多年,那四个年轻的男子岂会不知道这师父的心思,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算是心照不宣。

  “师父,你不是说有要紧的事情要告诉我们吗?”他们异口同声地问。

  “叙叙旧也不行?”南宫神剑开始怀疑自己收了这四个徒儿是毕生最大的错误。“算了,我知道你们都各有各的事忙,我也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他忽然贼贼地笑了起来。

  四个年轻男子浑身泛哆嗦,他们都知道那槽老头这么个笑法是有阴谋的,聪明的话就快闪人,可惜他们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真是好无奈。

  看到四个聪明无双的徒儿拿他没办法的样子,南宫神剑又笑得更得意了。

  “前些日子卜卦时,我算出了你们四人会遇上桃花劫。”在收到四人质疑的眼神后,他又奸诈地一笑补充道:“三年内必定会娶得美娇娘。”

  “哈哈哈……这怎么可能嘛?”其中一名模样剽悍的男子韦烈毫不客气地放声谑笑。

  “就是,女人嘛!大家玩玩闹闹开心就好,何必娶回家‘供奉’呢?”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的清俊男子凌飞,也跟着说。

  一身贵气逼人的男子齐烨那双锐利无比的鹰眸中也含着戏谑。“师父,莫非你日子过得太闲适,寻我们开心?”

  “无聊!”另一个邪华俊美的男子阙濯唇一勾,附议了几个师兄弟的说法。

  娶妻,多可笑的一件事。

  他们四人不是被这山巅给闷坏了一直致力于玩乐,就是继承家业,正努力在打天下中,三年内娶妾都有待考虑了,更何况是娶妻?

  “你……你们这群孽徒说的是什么话?我南宫神剑是何等人物,岂会信口开河?”南宫神剑差点没让这群徒弟的话给气到胡子打结。“这样吧!我拿把宝剑跟你们赌这一卦。”

  “宝剑?”四个俊朗的男子眼中同时露出灼灼神色。

  “没错,而且是武林中的‘四大名剑’之一。”南宫神剑笑得更是奸诈,强调着。他知道自己再度吸引住了四个徒儿的目光,没办法,学剑法的人就是会对宝剑难以舍弃。

  四大名剑?难道是干将、莫邪、太阿和鱼肠的其中之一?

  四个男子几乎屏住了呼吸,互望一眼。

  南宫神剑看准他们垂涎的表情,继续得意洋洋地道:“倘若你们谁在三年内真没成亲,我就将宝剑赠与他。”

  “这条件会不会太简单了?”韦烈怀疑地问。

  “是啊!若我们都做到了,只有一把宝剑怎么分,打一架吗?”凌飞问出了大伙心中的疑惑。

  南宫神剑不悦地撇撇嘴。“我是你们的师父,你们该对我有信心。”

  揶揄、嘲弄、不信、嗤之以鼻……这是他四个徒弟对于这句话的回应。没人睬他,更遑论相信他的话。

  “是啦!我承认,怕只怕总会有一两个失误的,而宝剑又只有一把……”南宫神剑佯装苦恼地忖度,他果然不安好心眼,唯恐天下不乱似地又故意补充。“你们都是我的徒儿,但为了让自家的师兄弟早日找到幸福,偶尔互相陷害一下,我倒是不反对。”

  早日找到幸福?

  关于这点,四个男子皆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在送走四位贵客后,一直在旁听着他们师徒对话的侍童南宫昕,忍不住推推脸上还挂着奸诡笑容的主子。

  “主子,我怎么看也感觉不出你卜的卦会正确。”他疑惑地道。

  三年前,自从四个徒儿相继离开后,南宫神剑顿时觉得闷得发慌,索性一头钻进研究以往曾半途而废的八卦占卜中,令人讶异的是,他竟算出了他四个徒儿三年内必会遇上桃花劫,有红鸾星动之兆。可南宫昕怎么也看不出来那四个骄傲的少主会有被锁进婚姻的一天,更何况前提还得放弃梦寐以求的名剑,怎么算都划不来嘛!

  四个少主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去做这种傻事呢?一定是主子卜错了卦。

  “天机天机,昕儿,你等着看好了。”南宫神剑笑得自信满满。“三年后,我让他们四个亲口告诉你,你的主子我是多么神机妙算、天纵英才。”

  南宫昕看他笑得那么肯定,又回想四个少主自信的表情,顿时,他也迷惑了,到底谁会赢呢?看来也只有时候到了才能见分晓。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