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眼美人 > 第四章 > 元湘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魅眼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魅眼美人 第四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冷冷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不多弹。

  夜风徐徐,苍茫的天际中一轮皓洁明月独举中天,飞彩凝辉自天撒下无数晶亮银光,笼罩大地。

  恍若行云流水的琴声从玉阁里传出,声声温婉动听,扣人心弦,却又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淡淡愁绪。

  玉茗烟莹皓的眸光一敛,纤纤玉指在弹下最后一调后,娇俏的脸蛋陷入了一抹深思,须臾,自口中传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知音啊知音,像姑娘这么好的琴艺,怎么会没有知音呢?”

  忽然身边传来一声像是赞赏又像揶揄的声音,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玉茗烟这才惊觉地抬头一望,发现凌飞正似笑非笑地坐在她面前不远的小凳上,瞧他的模样,似乎在那里坐了许久,而她竟然没有发觉。

  “你……你怎么进来的?”

  “这么惊讶?”凌飞俊逸出众的脸上写着满满的自信。“我爱来就来,谁也拦不住。”

  可恶!这自大的家伙。玉茗烟妩媚的脸蛋上闪过一丝不苟同。

  几个月前因意外地带回了丐帮大少帮主韦烈所心爱的女子,而被他闯入成功后,她又找了许多人加紧防守,没想到竟然又会让凌飞给闯进来,更糟的是,外头那些守卫竟然毫未察觉,真是气煞人。

  “哼!这位少爷,虽然织香楼是青楼之地,但我的玉阁可和其他的地方不同,并不是人人想来就可来的。”

  “怎么?生气啦!”凌飞扬起阳光似的笑容来到她面前道:“其实不能怪我,姑娘的琴艺惊人,在下实在希望能当姑娘的知音。”

  不知为何,自见到她后,这张娇颜就一直停留在脑海,未曾褪去,加上昨晚两人的交手,让他对她更加好奇,不由自主地想来见她。

  没想到竟会这么幸运地听到她的琴声,果然,她的琴艺非凡,教人着迷。

  “笑话,欣赏本姑娘琴艺的普天之下不知多少,哪需要多你一个?”玉茗烟冷瞄了他一眼道,有种心事被当众揭露的懊恼。

  “是吗?如果真是这样,你刚刚那曲‘弹琴’又是何种意义?”那首曲意分明是借琴自比。说的是世无知音,谁解高山流水。

  “你……”这人是存心找她碴的吗?“闲来无事随意拨弄罢了,难不成你以为我真会无知音?”

  “你真倔强。”

  “我自己的个性自己很了解,哪需要你来评论。”玉茗烟转过头去。“你走吧!我可以不追究今晚的事。”

  “追究,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你不该擅闯我的玉阁。”

  “那我该如何?”凌飞不以为然地问:“难道我得和别人一样,等候你大小姐的钦点?”

  “为什么不?你比较特别啊!”凌家的大少爷又怎么样?在她眼中男人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特殊,只是这男人曾得罪过她,她根本不想给他好脸色。

  他不特别吗?难道在她心中他真的和别的男人一样?

  凌飞没来由地有些愠恼,从来没人敢这样对他的,只有这美艳无双的女子敢这么放肆,偏偏他又着魔似的对她难以忘怀。

  “你就对我这么冷淡?难道还在气昨晚我不小心吓着了你,害你跌下树那件事一想起昨晚她曾无力地靠在他身上,玉茗烟的俏脸上又不自然地出现绯红,但她很快地掩饰了窘状,回头道:“我哪会这么小心眼?我只是很意外,你今天竟然还能来找我。”可能昨晚下的药太轻了,才会让他如此有活力。

  既然他是自己闯进来的,就休怪她得理不饶人了,玉茗烟的眼神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诡谲,袖子朝他一扬。

  一直很注意她一颦一笑的凌飞发现了她的异状,同时也提高警觉,在她袖子朝他扬起时,及时捉住了她的衣袖。

  “你以为同样的错误我会再犯第二次吗?小狐狸。”

  玉茗烟当场失手,脸色有些难堪。“放手。”

  “可以。”凌飞凑近她无赖地道:“不过我想再听你弹奏一曲。”

  “别想。”她才不接受要胁呢!

  明媚眼神一闪,另一手又准备攻击,可没想到她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凌飞,三两下又被他制住了。

  “啧啧!你的小手真美,只可惜心眼不太好。”抓起她两只小手一震,将她手中那些怪奇的害人粉末都给震飞散了。

  可那双又白又嫩的纤纤玉手放在掌心上不知有多舒服,一时间凌飞竟然舍不得放开,像个登徒子似的紧抓不放。

  玉茗烟轻咬着下唇,心里盘算着该如何解围。

  “凌公子,我是同你开玩笑的,你怎么认真起来了?”她挣扎了一下被他牵制的小手,声音犹如春风般,拂得人心酥软。“你这样抓着我的手,我又如何能弹琴给你听呢?”

  变脸变得还真快,不愧是只小狐狸。

  凌飞清澈的眸子凝视着她,扬起玩世不恭的笑容,以他的功力根本不怕她搞鬼,立刻顺她意地放开她。“姑娘请!”

  “请……”你这无赖,敢戏弄姑娘我!

  玉茗烟的双手被放开后,又从袖里撒出了一堆粉末,非让他尝些苦头不可。

  谁知凌飞竟如此厉害,老神在在地双手一挥,那些粉末反而往玉茗烟的方向飞去,在她愣住还来不及反应前,凌飞又一个纵身拦腰将她给带开,所有动作在转瞬间发生,一气呵成,毫无停滞。

  “你……”饶是像玉茗烟如此见多识广,也让刚刚那种危险的情况给吓坏了。

  “还玩吗?”俊美的脸在她面前绽出大大的笑容问。

  瞧他那双精锐促狭的黑眸和笑容,玉茗烟没来由的有些心慌意乱。

  用力推开他后,她突然朝他面门奋力击出一掌,存心试他的功夫。

  凌飞动作潇洒,看似随意地往旁边一个侧闪便躲过了她的攻击,而那轻狂不羁、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戏弄模样,引得她满腔怒火。

  玉茗烟不信邪,一掌没得手又连续出了几掌,而他像是故意逗弄人似的只躲不攻,可不管她怎么打,就是打不到他,只徒累得气喘吁吁而已。

  “怎么不打了?再来呀!”凌飞好整以暇地笑着说。

  瞧他仍是一派地丰姿飒爽,不像她累惨了,玉茗烟不得不佩服他。

  “凌少爷,你的功夫好厉害。”

  “你也不错,神秘的花魁姑娘。”他的话中带着揶揄。

  玉茗烟心头一惊,糟糕!她……她竟然忘了,她是柔弱的小女子呀!怎么突然使出武功来了呢?

  都怪他,都怪这讨人厌的家伙,无端挑起她的火气,害她一时失了手。

  “哪里?我这三脚猫功夫只是雕虫小技而已,根本不值一哂!”

  “谦虚了。”

  玉茗烟一双明眸朝他溜转,心里盘算着:如果能够学会他那身厉害的功夫,不知道有多好呢!

  “凌公子,可否教教我你那绝佳的功夫?”

  “教你?”他扬起饶富兴味的笑容。“我说怎么你的功夫学得这么杂,原来是这样。”敢情小狐狸是用这种方法骗了许多功夫,还包括那些奇奇怪怪的粉末。

  “你……”不对,他怎么看得出来她的功夫来路?玉茗烟娇媚的脸上不自觉地浮现惊惶神色。“你是谁?”

  “我?”凌飞佯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姑娘,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我们三番两次见面,你竟然不记得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然呢?你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对不对?”凌飞一笑逗弄着道:“那我叫什么名字呢?你说说看。”

  “凌飞——”他那死不正经的样子让玉茗烟的情绪再度失控。

  “对对对,我就叫做凌飞,你一定要记住喔!”

  玉茗烟瞪了他一眼,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如此惹人讨厌。

  “小姐”引蝶忽然探头进来。“凌公子……”

  玉茗烟刚刚大喊了那句“凌飞”,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赶来,谁知道竟然真的会见到他。

  不对啊!凌飞什么时候来的,她怎么不知道?赶紧又眨了眨眼,怕自己看错了。

  “引蝶姑娘。”凌飞朝她淡淡一个回礼,证明自己确实存在。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引蝶突然傻了眼。

  “哼!不准你胡思乱想,这个人是擅自闯进来的。”

  “擅闯?”

  “没错,别以为武功高强就可以欺负人,凌公子,希望你能自重。”话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去。

  凌飞摇摇头,好个个性倔强的女子,可她竟会是手腕高明、长袖善舞的花魁,真是令人好惊讶,也引发了他一再探究的兴致。

  多奇特的小女人,他对她简直越来越着迷了。

  “小姐,小姐……”

  玉茗烟坐在梳妆镜前卸下发簪,粉颊鼓胀、不发一语。

  “小姐啊!”引蝶见她始终没有回应,忍不住上前摇摇她的双肩撒娇问:“你生气啦?”

  “我很累,不想与你说话了。”她起身回到床铺上去。

  “是吗?”引蝶故意走到她面前哀声叹气。“我的好小姐,你不是一向爱欺负人吗?什么时候你也变成可怜的小女人啦?”

  “引蝶,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你被凌公子欺负而气得哇哇大叫,有这回事吧?”她故意说得更大声。

  “我哪……”是啊!她为什么会气得哇哇大叫,她不是一向最冷静的吗?怎么……

  “小姐,那位凌公子果然厉害吧!我引蝶是绝对不会看错人的。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你瞧!第一回合你用阴招险胜;可这回就没那么幸运了,败得你一塌糊涂。”

  玉茗烟在丫头的冷嘲热讽中反而冷静了下来。

  不该的,她的情绪一向收放自如,怎么会一遇上凌飞就变了呢?难道是让他说中了心事?

  知音!

  没错,世上知音难寻,虽然喜欢听她弹琴的人多得不胜枚举,但又有几人是真正在听她弹,而不是为了窥视她的美貌呢?

  而他竟然能够一脚踩住她的痛处,且他的武艺还那么不凡。

  不可思议啊!一个富家子弟哪会有那样的身手?玉茗烟突然对他好奇起来。

  “引蝶,帮我打听凌飞的事,我要知道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八月十五中秋月圆之夜,明月高悬又圆又亮,正是赏月的最好时节,但对众家公子少爷们来说,最佳的赏月地点非织香楼里的玉阁莫属。

  其实一大早织香楼外就有大堆人在等候了,还有八百年不曾拿过书的少爷也扛了一堆书在旁啃读,原因无他,今晚是“茗烟会”。若能够写出一首让玉茗烟满意的好诗,就有机会接近佳人,和她共度良宵,共赏美景。

  由于玉茗烟的行事低调又神秘,所以亲眼见过她的人并不多,可见过的人都是一脸痴迷,因此关于她姣好的容貌更是被绘声绘影,形容成天上谪仙子下凡,也让她的身价日日水涨船高,从十五岁挂牌到今日已经三年了,仍然是所有公子少爷们争相讨好的大美人。

  “少爷,你一定要争气,我好想再见玉姑娘一面。”凌禧一整天都保持着高度兴奋的心情,不时在凌飞面前碎碎念,还鸡婆的帮他抱了一堆书来,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他们是在考秀才呢!

  “罗嗦!”旁边有一大群人个个张大眼睛朝玉阁里瞧,让凌飞的心情恶劣到极点,像是翻倒了几瓶醋,酸得很呢!如果凌禧这小子再如此多嘴,难保他不会再度扁人。

  “少爷,你最近脾气好坏。”都不能开玩笑。凌禧连忙捂住嘴巴,无聊的眼睛四处转动,忽然瞧见一抹熟悉的倩影,连忙朝她跑了去。

  “引蝶姑娘,好久不见。”

  “你是……凌公子的随从!”引蝶也一脸开心地认出他来。

  “是啦!就是我啦!”

  “你家公子也来了?!”引蝶东张西望瞧着。

  “可不是,就在那里。”凌禧压低嗓音道:“我跟你说,我家公子自从见到你家姑娘后,简直惊为天人,茶饭不思,脾气还变得古怪了许多呢!”

  “真的?”引蝶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哀,她家那小姐的魅力真是无人可挡,连风流潇洒又多情的凌飞也逃不过。

  “是啊!所以希望你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帮我家公子。”他很聪明地塞了个小手环给她做谢礼。

  “听说凌公子文采极佳,即使没我的帮忙也不会有问题的。”引蝶对他一笑,将玉环还给他后赶忙离去,她得快快去跟小姐禀告这件事。

  当玉茗烟出现,隔着一道纱帘里调弄琴弦时,在玉阁里的所有人情绪更是沸腾到极点,若不是有一大群黑衣人挡着,恐怕就有一堆人要冲上来了。

  “小姐,你瞧,凌公子就在那里。”引蝶比了个方向。

  薄薄的粉色纱帘在晚风吹拂下若隐若现,予人无限遐思。往外瞧,她们依稀可以看清外头的人,当然外头的人也可隐约的看到她们。

  “喔!”玉茗烟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继续径自调弦。

  “小姐,我刚刚还听他的随从说——那位凌公子为你茶饭不思……”她将凌禧对她所说的话加油添醋又说了一番。“小姐,这下你终于可以报仇了!”

  “不关你的事。”

  “遵命,引蝶我会在旁看好戏,绝不多说,那不就好了。”

  玉茗烟撇撇嘴不置可否,凌飞会拜倒在她的裙下?还为她茶饭不思……

  想着想着,红唇边不小心泄漏了一丝笑意。

  “茗烟,引蝶,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聊天?”林嬷嬷急急忙忙地奔过来道:“题目呢?可以准备开始了吗?”

  完了,引蝶吐了吐舌头,刚刚只顾着和凌禧说话,竟忘了这么重要的大事。

  “嬷嬷,题目在这里。”她赶紧拿出玉茗烟刚刚交给她的红纸。

  随着题目公布,所有吵杂的声音即刻停止,全都屏息以待,等着玉茗烟的琴声。

  不久,那清脆流畅、悦耳动人的琴声缓缓从纱帘内传出,曲曲动人、丝丝入扣,配上帘内那若隐若现的娇美倩影和天上的明月,简直是人间最大的享受,让人陶醉沉迷,足以忘却所有烦忧,甚至连写诗也给忘了。

  凌飞也很专心地听琴,直到琴声停止才开始写诗。

  对于吟诗作对这些玩意儿,他家那位祖奶奶可要求严格,谁教他是名门富贾之后呢?总不能出个草包子弟吧!

  所以今天这种出题方式,根本难不倒他,而他也顺利地拔得头筹,在众人的欣羡目光下,走入玉阁大厅。

  雪染霜枝梅酒香,轻歌漫舞意飞扬。

  停杯莫道烦心事,除却俗尘是醉乡。

  玉茗烟将这首诗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更是疑惑不已。

  据引蝶和林嬷嬷的描述,凌飞根本就是个不学无术、每天只会吃喝玩乐、附庸风雅的混世大少爷嘛!

  可怎么这大少爷不但武艺高强,连诗词都作得这么好,也难怪许多女子都为他倾心,连她也越来越迷惑。

  “小姐,凌少爷到。”引蝶浅笑盈盈地将人给请进门,还将探头探脑的凌禧给拉走,杜绝他窥视的眼神。

  呵呵!有趣啊!一个是多情大少;一个是无情美人,这一斗到底谁输谁赢呢?她真想知道,所以当然不容旁人破坏喽!

  “玉姑娘,这回我来可是照了你的规矩,那首诗还满意吧?”

  玉茗烟回眸,望见他俊逸优雅的脸上满是得意,那抹自信飞扬的神采,震动了她的心弦,自然那句“照她的规矩”更是让她开心,但还有一点不明白。

  “凌公子,容我大胆问一句,是否你觉得奴家音韵不佳,才未能沉迷?”否则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去作诗呢?

  “姑娘多心了,其实姑娘琴艺之佳众所皆知,我只是将自己的心声写下而已。”他优雅有礼地再问一次。“不知姑娘可满意在下的作品?”

  玉茗烟心里甚是欢喜,但也只是轻轻一笑。“当然满意,久闻凌公子琴棋书画诗酒花,样样精通,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多谢姑娘的谬赞。”其实凌飞也不知道她这句话到底是讽刺或赞赏,但可喜的是她真的注意到他了,让他不自觉地有些开心。

  “不用客气。”玉茗烟亲自斟了杯酒递给他。

  “明月醇酒,美人相伴,真是人生最得意不过的事了。”凌飞端起酒杯有感而发道。

  他一向广结善缘、为人豁达,要他常与人处于敌对状况实在难受,而现在能与玉茗烟如此和睦相处,尤其她还是个娇美无双、妩媚绝代的大美人,怎么能教他不快意呢!

  “是吗?那以后还望凌公子多多关照了。”勾魂的水眸朝他一掠道。

  “一定。”在她那双蕴含魅力的眼神注视下,他家那老太夫人的殷殷叮咛早已置诸脑后。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青楼女子也是人,爽朗的他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同。

  “我敬你。”

  “多谢!”捧起酒杯一饮而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嘛!

  自“茗烟会”后一连几日下来,玉茗烟才发觉原来凌飞和自己心中所想的那种混吃等死的大草包完全不同,他不但擅于诗词且温恭有礼,所以对他的态度也大为转变。

  而凌飞对她也是叹为观止,想不到在这青楼之中竟藏有这么一位才貌兼具的美丽佳人,怎么不教人惊艳呢!

  因此这些日子几乎天天上门,和她谈天说地、吟诗作对……简直乐不可支。

  “茗烟,听说你不但擅于弹琴奏曲,且歌声和舞姿也极佳,可否唱上一曲并舞上一段呢?”凌飞期待问。

  “这……”那些才艺她一向极少展现,可看在他是位好知音的份上,她才颔首答应。“我去喊引蝶来伴奏。”

  “等等。”他展开羽扇笑道:“给我个机会表现一下如何?”

  “你……”玉茗烟美眸大睁盯着他。

  “没错,就是我。”他优雅一笑潇洒地收起了扇子,坐到琴边开始调弦。

  玉茗烟一双美目绕着他转,这个男人可真有才华,令人激赏。

  丰润的朱唇轻展,尔后随着他的音韵婆娑起舞,悠扬娇媚的歌声唱出了此刻愉悦的心情;宛若杨柳般的身段也随着摇摆……

  她舞着舞着,那妩媚的姿态和撩人的歌声令人沉醉;而凌飞的琴艺也不遑多让,直教门外的两人看傻了眼、目不转睛。

  “他们两个真可谓琴瑟和鸣,配合得真好。”凌禧有感而发道。

  “可不是,真是对绝代佳偶。”引蝶也以欣羡的口吻说。

  如果他们的主人能成为一对,那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