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眼美人 > 第五章 > 元湘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魅眼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魅眼美人 第五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娘,看你最近气色很好,我扶你去庭园里晒晒太阳。”玉茗烟是个极孝顺的女儿,在服侍她娘吃过饭后,小心翼翼地将她给搀扶到庭园里去。

  玉杏娘坐在木椅上,她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女儿的脸。

  “娘,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玉茗烟怀疑地看向身边的引蝶。

  “没有啊!”引蝶也觉得奇怪。

  玉杏娘慈爱地一笑道:“不是的。烟儿,近来见你好像都很开心似的?”她可观察了许久。

  “当然开心啦!夫人,小……”

  “引蝶,不许多话。”玉茗烟瞄了她一眼,紧张地制止引蝶这大嘴巴继续说下去。

  “小姐,为什么不……”在玉茗烟的眼神逼迫下,引蝶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

  “怎么?有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吗?”玉杏娘脸色丕变,不悦地问:“难道我这个做娘的关心女儿也错了?还是女儿已经长大,什么悲喜都不再需要我的参与?”

  “娘,不是的,你别误会,我……我没这意思。”玉茗烟摇摇头,脸上有些慌乱。

  “那好,你不说就由引蝶来说。引蝶,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说出来与我分享,不为过吧!”

  她严厉的口气让引蝶吓了一跳,事情没这么严重吧!

  “其实也没什么啦,夫人,就是有位凌公子最近常来找小姐,他人品、相貌甚至家世都是一等一的好,而且他不但有一手好琴艺,且博学多闻、见多识广,还常告诉小姐许许多多别处发生的有趣事物喔!”玉茗烟当然也会对她转述。

  引蝶很为她而高兴,总觉得以前玉茗烟捉弄那些男人虽然表面开心,可那只是假象而已,事实上她是很寂寞的。现在好啦!有了凌飞这号知音相伴左右,那位饱读诗书的公子爷懂她的心思,解她的音韵,英雄配美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让人欣羡。

  “凌公子?”玉杏娘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怪异神情。“哪位凌公子?”

  “夫人,或许你也知道,凌家在苏州也有许多产业,什么凌氏布庄、凌氏药行、凌氏水运……好多好多,我看恐怕连凌大少自己也搞不清……”

  “凌氏布庄?”玉杏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突然打断引蝶的话。“你说……你说那位凌少爷跟凌氏布庄有关系?”

  “是啊!”

  “那……那位凌少爷叫什么名字?他爹……他爹是不是叫凌悠云?”玉杏娘脸上闪过一丝阴沉问。

  “凌少爷叫凌飞;而他爹……好像真的就叫做凌悠云。”引蝶并未察觉玉杏娘的异样,微微一笑问:“夫人,你也认识凌公子他爹啊!可见他爹真的很有名喔!”

  “凌悠云……哼!凌悠云。”王杏娘再也掩不住心中的激动,冷哼道:“他是何等人物?像我这样贫贱的女人怎么可能认识他?你未免高估了我。”

  玉茗烟和引蝶面面相觑,不懂她为何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难道她和凌悠云之间真有什么恩怨?

  但不可能啊!就如同她所说的,她们这样的环境和凌家一比简直有天壤之别,云与泥又怎么会有所交会呢?

  “娘,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和凌飞只是普通朋友,你放心,我才不会对他动情,你女儿我可是很聪明的。”玉茗烟赶紧解释。

  她知道她娘曾吃过男人的亏,所以严禁她对男人动情,最好是将男人玩弄于股掌间,所以刚刚才会阻止引蝶说话,怕引起她娘误会。

  其实凌飞是她最讨厌的那种花花大少爷,和他相处愉快是一回事,若要论感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织香楼里看的负心汉还不够多吗?她很聪慧,自然懂得拿捏分寸了。

  “那他呢?他爱你吗?他对你着迷吗?”玉杏娘急忙地问。

  “他?”玉茗烟摇摇头,其实她不是很有把握。

  “为什么摇头?为什么?”玉杏娘失控地大声问:“他不爱你,那姓凌的不爱你?是吗?是吗……”

  “娘……”玉茗烟有些不知所措。

  玉杏娘摇晃着玉茗烟的双肩再三咄咄逼问:“告诉我,快告诉我。”

  “夫人,你别这样,这样会吓着小姐的。”引蝶赶紧提醒道。

  玉杏娘放开了双手,她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更为深沉。

  “对不起,娘太激动了,烟儿,你不要紧吧?”她关心地问。

  “不……不要紧的。”玉茗烟也看出了异样,小心翼翼地问:“娘,你怎么了

  她的眼神闪过一丝恨意,但很快消褪。“没什么,只是……只是富家公子多半花心无情,娘不希望你受到伤害,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啦!”她们母女一直相依为命,玉茗烟很相信她娘,知道娘是关心她的,这才放下心来。“凌飞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我才不会笨到去爱他呢!”

  “很好。”玉杏娘嘉许地摸摸女儿的头。“对了,那你想到怎么对付他了吗?”

  “对付?”

  “你忘啦?花心的男人不该受到惩罚吗?”玉杏娘口气冰冷地道:“引诱他,让他爱上你,再狠狠将他抛弃,这不是你的拿手绝活吗?”

  “我……”是的,凡见过她的男人大多都逃不出她所布下的情网,任她随意玩弄,可凌飞他……

  或许他的条件真的太好,认识越久越明白,那么个才德兼备又英俊多金的男人,广受女子的欢迎也不值得大惊小怪,那么他算有错吗?

  “你不想对付他?你对他也有意?”玉杏娘锐利的眼神始终专注地注视着女儿脸上的变化。

  “不,我……”

  “那就听我的话,勾引他,让他爱上你!”

  她娘果真恨尽天下的男人,尤其是富家公子。

  玉茗烟微微一笑。“遵命。娘,看我的吧!”

  其实她也老早想要试试自己的魅力,是否能够纠缠住凌飞那颗贪玩的心,让他只为她一个人迷醉。

  “很好,烟儿,这才是我的乖女儿、好女儿。”玉杏娘轻拥她,眼里的仇恨是旁人无从理解的。

  “少爷,你又要出门?”柳忠挡在回廊前,似乎巳等待了许久。

  “忠叔,是你,好久不见,你怎么会来苏州的?”凌飞露出爽朗的笑容问。

  柳忠是凌家的总管,年过半百,头发花白,一生一世都为着凌家的所有大大小小事物操劳,尽心尽力,从来没有埋怨,所以凌家上上下下包括老太夫人在内,所有人都对他相当尊重。

  而凌飞之所以能够这么开心地吃喝玩乐、混世过日,也全仗他老人家的辛劳。所以对他更是敬上三分。

  “我不来行吗?”柳忠摇摇头道:“少爷,你来收个帐怎么一收就是半年多?老太夫人在家里可叨念得紧,连连请人送了几封家书来,你看过没?”

  “这……”凌飞也是经他提醒才记得家书的存在,可……家书藏哪里去了?他也不记得了,糟糕!

  “什么时候跟我回去啊?”柳忠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的性子没猜到九分也猜到八分,这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

  “这个……”凌飞就知道他来绝对没有好事。“再多等几天吧!我还有很多帐都没收呢!”事实上他大概也真的只收了一、两笔帐而已。

  “不用了,那些帐我都派人收齐了。”

  “什么?你动作真快。”

  柳忠又再度摇头,这少爷可真是浪荡,唉!

  “现在你就去收拾行李,明儿个一早我们就回去吧!”

  “明儿个……不,我不回去,呃!我是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忙,不如你先回去跟我太婆说一声。”

  这些日子以来,玉茗烟对他都是盛情款待,两人一起吟诗作对、唱曲品茗……

  她真是朵解语花,两人间仿佛存在着某种默契似的,不论做什么都觉得愉快契合,有她相伴的日子实在惬意快活,简直乐不思蜀了。

  “忙什么?”柳忠年纪虽大可身手还算不错,赶紧死命地挡住他的去路。“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好忙?”

  当然是会佳人去啦!

  “忠叔,这你就不用过问了。”

  “那怎么成?我听说你近来流连青楼,该不会真有这么回事吧?”他这总管可不是当假的,没有事能够瞒得过他的耳目。

  凌飞愣住了,他……他怎么会知道?

  锐利的黑眸往后一射,刚好正中那头低得不能再低的凌禧身上。

  “别瞪他,他只是据实以告而已。”柳忠严肃地道:“你也知道你祖奶奶的脾气,这件事若让她知道了可不得了,少爷,你还是乖乖跟我回杭州去,别再跟那青楼女子纠缠不清了。”

  “忠叔,茗烟不是一般的青楼女子,她除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外,人更是蕙质兰心、典雅出众,你别误解了她。”

  “听你这么一捧,简直要把她给捧上天了。”

  “是啊!她真的美如天仙,这也是实情。”

  柳忠真要让他给气坏了。“少爷,不管她有多好,终究只是个青楼女子,你不能再迷恋下去了。”

  “忠叔,你放心吧!我和她只是比较谈得来,还没发展到那种地步,何况,你什么时候见我迷恋过哪个女子了?”都是人家迷恋他比较多。

  这倒也是!这个公子爷生性贪玩,见一个爱一个,根本没有定性呢!

  “可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许涉足青楼之地,这是你答应过老大夫人的。”

  “那你就别告诉她。”凌飞拍拍他的肩道:“我走了。”

  柳忠能够一肩挑起凌家所有大大小小的事物,就该知道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哪那么容易打发。

  “等等,少爷,除非你让我相信你的话,否则今日我绝不放行。”

  “相信?我有说什么谎吗?”

  “除非你从现在起都不见那青楼女子,我才相信你没有迷恋她,否则……后果你应该很清楚。”他聪明地抬出老太夫人劝道:“你祖奶奶年纪那么大了,你可千万别让她伤心!”

  奸诈啊!他这忠叔真不愧是商场上的老狐狸,竟然这么精明。

  “好,不去就不去,大不了明儿个再去嘛!”

  “两个月,两个月不许去。”他柳忠岂是那么好拐的人。

  “什么?两个月?”凌飞大喊出声。

  “不然拉倒,你现在就去收拾行李。”柳忠大公无私道。

  算……算他狠!

  凌飞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好,两个月就两个月。”

  反正他对玉茗烟也只是一时的喜欢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好,那明天跟我去收帐。”

  “你不是才说收了吗?”

  “那是上半年的帐,现在要收的是下半年的帐。”柳忠一张老脸简直比苦瓜还苦地解释。

  真是烦恼啊!他爹凌悠云是个闲散公子爷,可旁边总有他可以帮忙扶持打理家业也就算了,可想不到凌飞这小子竟然也是一个样儿。

  唉!他老了,想那凌家产业如此庞大,而这未来唯一的继承人竟然如此放荡,怎么能教他不愁烦呢?

  没来,他……他竟然又没来?

  为什么?为什么呢?

  玉茗烟突然抛下木梳,俏脸冷凝地走到窗边,不发一语。

  “小姐,你是不是又耍脾气或者给他什么苦头吃了?不然凌公子怎么连着两天都没来呢?”引蝶走到她身边轻声问。

  “哼!我恨不得真有那么做。”王茗烟也想知道原因。

  “那没道理啊!莫非……”

  “莫非什么?”见她迟迟不敢说下去,玉茗烟心里大抵也猜得出她在想什么。

  其实她从来就不曾想过有人会厌倦了她,只有她抛开别人的份,从来就是如此,然而,凌飞却这么做,而且才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呢!

  她又回到梳妆镜前,仔细地审视着自己的脸蛋。

  没变啊!她依旧娇美如昔。

  这样的容貌不再能吸引他了吗?或者她的琴艺不再能入那位公子爷的耳?还是她对他的在乎过多,让他恃宠而骄?

  男人啊!原来都是如此,连凌飞也不例外。

  当她褪去神秘面纱,他的好奇心过了,对于她的爱恋也就跟着烟消云散。

  罢了罢了!他不来就算了,当初对他若有那么一丝丝的好感也都随风散去了。

  她绝不让自己处于那苦苦守候的可怜姿态,从今天起,她再也不许自己在他身上多投注一分的心思。

  重新拿起木梳,她慢慢地梳理自己的长发。

  “引蝶,通知嬷嬷,让王大爷来见我。”

  “小姐,你……”

  玉茗烟开口打断她的话。“怎么?你以为我是凌飞专属的女人吗?非得在这里苦苦等候他的到来不成?”

  “小姐,我没这个意思。”

  “那还不快去。”

  “是。”

  玉茗烟在目送她离去后,扯开了笑容,但那笑却是凄凉的。

  不了,不再想他了,从今天起都不想了。

  凌飞望着满桌的酒菜,手上那把羽扇快被他给敲坏了,就是连一点胃口也没有。

  想她念她,满脑子里都是玉茗烟的倩影。

  这几日他渐渐地明白了,自己对于她并不是一时的迷恋,而是真正动了心。

  要不他不会如此烦躁;要不他不会心神不宁;要不他不会做任何事都无精打采;要不他……

  他爱上她了,他竟然……竟然毫无防备地爱上她了吗?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在他不小心吓着她害她从树上摔下来那天起?还是在“茗烟会”上?又或者是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呢?

  不知道,他无从追溯,只知道他现在疯狂地想她,他想见她,现在、立刻、即时……

  打开了房门,他毫不犹豫地往外走。

  “少爷,少爷……你要去哪里?”凌禧跟在他身后大喊问。

  “我要去找茗烟,你别跟来。”

  “茗……不成啊!”凌禧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裳阻止他前进。“难道你不怕忠叔告诉老太夫人吗?很严重的。”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想告密就去告吧!我什么都不在乎。”现在谁也无法阻挡他的决心。

  “不成啊!少爷,你别走啊!”

  “让开!”凌飞哪可能受他的牵制,纵身一跃,连大门都不走了,直接施展轻功,寻找更接近玉茗烟的路而去。

  “少爷……少爷……不要走……”可惜凌禧根本挡不住他。

  完了!这下完了。

  她在那里!

  一个人坐在大厅前的楼阶上,右手轻托着桃腮,眼睛朝远处看却毫无焦距,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模样却可爱极了,教他忍不住想逗一逗她。

  “茗烟,在等我吗?”悄悄地走到她身边,凌飞才冷不防地出声问。

  他终于出现了!

  玉茗烟抬头,眼光中闪过一丝惊喜,却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冷淡。

  “哼!我道是谁这么厉害,竟然有本事闯进来?”

  “当然,除了我还有谁?”除了“茗烟会”那次外,他很少正正经经地让嬷嬷或引蝶带进来,总喜欢这出其不意的方式。

  玉茗烟冷笑。“是啊!我说凌公子,难道你就不怕我正好有客人,打扰了我们的好事?”

  “茗烟,你是故意气我的对不对?”这句话的确让他生气。

  “气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了好了,我知道是我不好,这么多天没来看你,别生气了。”凌飞仍维持他一贯潇洒的笑容,走近她好言轻哄着。

  “生气?呵呵……我只是个青楼女子,你爱来就来,不来便罢,你想我会奢望什么吗?”玉茗烟表情更是冷若冰霜,转身离去。

  “不是的。茗烟,茗烟……”

  玉茗烟知道他一直紧跟在背后,眼神一冷,不由分说,转头就击出一掌。

  “呃——”凌飞躲都没躲,硬生生地接下了那一掌,幸好那一掌威力不大,并没有伤到他。

  “哼!”不躲活该。

  “茗烟,你听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别以为你接了那一掌,我就会对你心慈手软。”她冰样的脸庞没有一丝柔化。

  “茗烟,我知道你很生气,但你也该给我一个申辩的机会。”

  “没有,你不会有机会的。”

  玉茗烟说罢,又击出了几掌,在掌风中还蕴藏着些虽不致置人于死,却也有一定杀伤力的粉末,存心让他吃些苦头。

  凌飞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生气,只好躲着她的攻势,等她发泄够了后再解释。

  但……不对劲,她所运用的招数和之前的又不同了,让他看得目瞪口呆。

  “够了,别再打了。”

  “哼!”玉茗烟才不理会,她这样的身手已经算不错了,怎么可能老是打不到他,她不信。

  砰!掌风扫过庭园里那棵约三人环抱粗的老树,那棵老树也摇摇欲坠,可见威力有多强。

  “茗烟,你听我说,听我……”凌飞见她始终不停地攻击,无奈只好出手点住她的穴道。

  “放开我,快放开我。”

  “不行,先听我说。”

  “我不听,不听不听不听……”她的脸上满是倔强神情。

  “不听也得听,我是为你好。”凌飞叹了口气道:“你的武功学得乱七八糟的,各路各派的武功都有其缺点,弄不好可会走火入魔的。”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她才不稀罕呢!

  “放开我,快放开我。”

  “我当然会放开你,但我希望你听我的劝。”

  玉茗烟的确骗了不少门派的武功,也胡乱学了不少,可是那有什么用?连凌飞这大痞子都对付不了,真气人。

  她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我的事不用你管。”

  “怎么会不用?”

  “哼!你是谁啊?我的死活干你何事?”

  “茗烟!”

  “放开我!”她不想听其他的事。

  凌飞拿她没法子,只好放开她。

  玉茗烟一获得自由后,瞪了他一眼,转身走进了大厅里。

  凌飞原本也想跟着进去,没想到却被她挡在门前。

  “想进来吗?”她的声音忽然恢复了娇软,变化之快令人惊讶。

  凌飞真是越来越迷惑,到底什么样的个性才是她的真面目呢?他真想知道。

  “想。”他老实回答。

  玉茗烟娇唇一展。“很好,给我一百两,我就让你进门。”

  “你……”

  “怎么?堂堂凌家大少爷,连一百两也拿不出来吗?”

  “茗烟,别这样好不好,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别闹了,让我跟你解释。”凌飞放下身段,轻哄道。

  “哪种人啊?我们这‘青楼女子’哪有不贪钱的?”玉茗烟摆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道:“到底给不给?你如果不给,就请你离开,我还要做生意呢!”

  凌飞投降了,以后他可记得千万别轻易得罪她,要不然可不好受啊!

  “给,我当然给。”他苦着脸道:“可是我为了见你匆匆出门,没带那么多钱。”

  “那还不简单。”玉茗烟敲了敲门板。“引蝶,你还不出现。”

  这死丫头,看见她家小姐被欺负了还躲得不见人影,真是该打。

  不一会儿,引蝶果然出现了,手里还捧着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

  “等凌公子签下欠条,再让他进门。”话说完她转身走入厅内,压根儿不看凌飞那张诧异的脸。

  她她她……

  她竟然用对付赵祖荫的方式对付他?凌飞真是哭笑不得。

  “凌公子,对不起,让我同情你一下吧!”将欠条交给他签收时,引蝶还抿着唇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想笑就笑吧!我不会怪你的。”

  呜!凌飞也很同情自己,其实他大可转头离去,根本不必要去看玉茗烟的脸色。

  但是双脚犹如打上了钉子动也不动,眼睛更是不受控制地老往厅里那抹娇影瞧,观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败了败了!他一世的英名就这样毁在玉茗烟的手上。

  可他却不后悔,甘之如饴,这女人分明是生来克他的,打一见面,他就该知道了——想逃,也逃不了。

  忽然想起了师父的话,打了个冷颤。

  这难缠的女人不会就是他的桃花劫吧?天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