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眼美人 > 第六章 > 元湘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魅眼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魅眼美人 第六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玉茗烟走向楼上的内室,当她再出现时,已经换上了另一套鲜艳的大红裙裳,连脸上也抹了许多脂粉,让她看来更加艳光四射、媚态醉人。

  “凌公子,你怎生的如此客气?桌上的酒菜虽然粗薄,但还算可口,吃一点吧!”她脸上露出娇笑,拿起竹筷亲自挟了一些放入他口中。“好吃吗?”

  “嗯!”她这模样活似花女在对待恩客,让人很不习惯。

  “那就再多吃一些。”她挟起了一块醉鸡再度往他口里送。

  “茗烟,对不起,别这样对我。”他凝视着她,忏悔地道:“我知道没来看你是我的错,但是我真的想通了,我是真的喜欢你,你明白吗?”

  玉茗烟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当然当然,我当然明白。公子爷,你花钱到青楼来,若不喜欢我又怎么会找我呢?”

  凌飞真是气闷,刚刚被她击中的一掌现在才开始隐隐作痛。

  看他眉宇深锁,扶着胸前,似乎在忍着什么痛楚,玉茗烟的心也跟着揪紧,会不会她刚刚真的出手太重了?

  “你怎么了?”她放下筷子扶着他,急忙问。

  这傻瓜,明明可以躲的,偏不躲。

  凌飞乘机捉住了她的手。“我没事,茗烟,很高兴你仍是关心我的。”

  他……在骗取她的同情!

  玉茗烟瞪了他一眼,收回手,露出贪婪的笑容故意道:“当然,如果你真的伤了,那我可就少了个财主呢!”

  倔强!这小女人难道就不能饶了他这回吗?

  “别气了,我再跟你道歉,对不起,原谅我吧!下次不敢了,好不好?茗烟姑娘。”

  “我哪那么斗胆,敢生你的气?”玉茗烟嘴硬道。

  “是是是,不生气了。茗烟,我听引蝶说你也没吃饭,来!我喂你。”凌飞拿起筷子亲自将蜜汁叉烧放到她唇边。

  “这怎么好意思?还是我来吧!”玉茗烟不领情,将姊妹们服侍男人的那套统统搬到他面前来。

  凌飞苦笑,只好顺她的意,将她挟来的食物统统吞进肚子里。

  “怎么?这些东西不合胃口?那你还想吃什么?”她善解人意地问。

  凌飞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握着她的手开玩笑问:“吃你,可以吗?”

  他真将她当成随便的青楼女子看待啦!玉茗烟心里颇不是滋味。

  既然如此,她也不会客气的。

  眼中闪过几抹情绪,最后化作甜蜜媚容。“当然可以。”

  纤纤玉指轻搓着他的胸膛,笑容中毫不掩饰地带着抹狂放,那与生俱来的美丽,无一不是风情。

  饶是凌飞这样见多识广的男人也忍不住受她的吸引,低下头欲亲吻她的红唇,没想到她却撇过唇去,他的吻只印在她的唇边。

  “呵呵!公子,怎么你没喝酒也会醉啊?”玉茗烟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媚眼还不忘朝他放电。

  “看到你就是不想醉也难。”他的手伸向她,却让她又躲过了。

  对付爱吃豆腐的男人,她可是很有经验的。

  玉茗烟轻笑,站起来往旁边一闪。“是吗?你喜欢我?”

  “难道你还怀疑?”他也跟着站起来,眼神跟着她转。

  “这……我可不知道。”娇媚的脸上是一派天真无邪,尤其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总是一眨一眨的,好不可爱呀!

  “那我该怎么做你才会懂?”

  玉茗烟那翩翩倩影又回到他身边,像彩蝶似地飞进他怀里,撒娇道:“那要看你的诚意了。”

  “诚意?”

  她踏起了脚尖,冷不防地在他唇边印下一个吻后跳开。

  “茗烟,你这善变的小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就连凌飞这情场老手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被她逗弄得浑身是火。

  “我有做什么吗?”她又恢复白痴无辜的表情了。

  凌飞才不是个会乖乖任她捉弄的人,也没见他有所动作,只是身形一晃,就像个鬼影子般出现在玉茗烟面前,并将她牢牢锁在自己怀中,不许她逃离。

  对于他惊人的身手,玉茗烟仍不免有点吃惊,而且在她的游戏中向来没有人这样的,他怎么可以违反她的游戏规则呢?

  “为什么抱住我?”

  “这是你勾引我的。”他点了点她的鼻子道。

  凌飞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耶!他终于看出来了,这欲拒还迎的把戏虽然他看多了,可就偏偏为她着迷。

  “呵呵……”她以轻笑掩饰自己的心慌,表面上仍装做若无其事。“是啊是啊!你真聪明,知道我是故意勾引你的,但……不可以吗?”

  凌飞的眼中闪过一抹戏谑。“当然可以。”

  双手紧紧地将她固定在怀中,凌飞低头准确无误地吻上了她的红唇。

  不是这样的,她只是想逗得他欲火焚身,再拿桶冰水从他头上浇下去,尔后坏心地在一旁看他痛苦难受,谁要他敢轻忽她!

  可现在的情形……

  不,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

  她在他身上拼命挣扎,透过那薄纱似的衣裳,他几乎可以轻易地感受到她玲珑的身段,而他的吻也越来越狂放,从细细柔柔、辗转缠绵到热情如火。其实最初他也只是想惩罚一下这爱耍人的小女子,怎知道自己会越来越把持不住,想要她的火热欲望也越来越明显。

  天啊!她快昏了。

  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头一直延伸到全身,这嚣狂纠缠的热吻让她几乎快昏头了,双脚也变得虚软无力,只能攀附在他身上。

  这不是她所预期的,不该是这样的,不该……

  一切都失控了,她只能束手无策地顺着他的感觉走。

  真甜蜜呵!她口中芳馥的滋味犹如蜜糖,让凌飞不肯浅尝即止,他的舌更是纠缠住她的不放,慢慢挑起她的热情,让她回应他。

  他的手像有意识般的慢慢下滑,顺着她窈窕的曲线爱抚着,那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感觉更让他全身骚动。他的唇往下吻上她美丽的颈项,继而往那薄纱似的衣裳下探,轻易地将它扯开……

  “嗯!”一道细细的呻吟由她口中逸出,她感觉自己就快化作一摊春水了。

  不,不对,那声音,那么淫乱的声音竟然是出自她的口……

  销魂的娇吟对凌飞来说仿佛是种鼓励,他将手伸向她颈项处,将她那红色兜衣的丝线轻轻一扯——

  “放开我——”

  那兜衣并未如他所愿地掉落,反而是已陷入意乱情迷的他被推了几步,在同时,玉茗烟也即刻转过身去整理自己的衣裳。

  “茗烟,我……”怎么回事?他竟如此无法把持?“对不起,我……”

  “不用解释了。”玉茗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一定羞红得像天边的彩霞,她转身想往楼上走。

  “等等。”他又霸道地一把将她给揽住,将她的头抬起望向自己。

  玉茗烟深切地看到了他眼神中那氤氲的欲望,心里实在慌张得紧。

  “别怕,刚刚是我一时的……迷乱。但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瞧她刚刚说得那么潇洒,要让他吃她,怎么现在又像只被欺负得很惨的小绵羊啦?真是令人费解。

  玉茗烟很快地调整情绪,让自己恢复镇定,美眸一转,刻意露出个娇媚的笑容。“我怎么会怕呢?反正你凌公子有的是钱嘛!”

  “钱?”怎么会说到这个?

  “是啊!刚刚忘了告诉你,想要我可以,但是……”那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你要先捧上一千两给我。”

  “一千两?”她这是在污辱自己还是污辱他?

  “没错,而且不是欠条,我要现银。”她伸出了小手道。

  “玉茗烟——”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凌飞浑身的欲火,让她这么一说,顿时消褪,气冲冲地将她推离自己身边。

  “怎么?太贵啊!”玉茗烟故意煽风点火道:“你不要,还有很多人抢着要呢!我不稀罕。”

  瞧他那气胀的脸,她的怒火也消褪了不少。

  太坏了,别人的痛苦竟然是她的快乐,呵呵!真不应该啊!

  话说完,她开开心心地往楼上走。

  “茗烟,茗烟……”

  凌飞第一次觉得女人实在很难缠,很不可爱,但是偏偏又无法对她忘情。

  这是惩罚吧!谁教他以前那么风流多情,活该!

  “少爷,你答应我的事怎么能够食言?”柳忠气急败坏地问。

  “忠叔,感情的事很难说,我也料不准会发生这种事,但它就是发生了。”凌飞轻笑,一手搭在他肩上。“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开心地接受它?”

  “感情?少爷,你说感情?”

  “你很吃惊吧?我也是。”他满不在乎地笑着。

  这么天大地大的事他竟然能够三言两语地带过?柳忠简直让他给气坏了。

  “少爷,你正经一点,这件事非同小可,难道你不怕老太夫人知道?”

  “说的对。”凌飞恍然大悟般地拍拍自己的额头。“我在考虑该让祖奶奶知道这件事。”

  这下柳忠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他……他不是在开玩笑吧?

  “少爷,那位玉姑娘只是个青楼女子,像那样的女人,根本不配进咱们凌家的大门,你别傻了!”

  “什么叫不配进咱们家大门?”凌飞清朗的脸突然沉下。“忠叔,我对茗烟是认真的,所以这次我不计较,但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柳忠从来没见他这么严肃过,也不禁吓了一大跳。

  他连连摇头苦口婆心道:“少爷,老奴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生性浪漫了点,但你对那位玉姑娘绝对不可能认真,少爷,只要你知错能改,我发誓绝对不向老太夫人泄漏半句,但你要反省,只要你从现在起,在家……”

  “够了,要我说几次?我是认真的,我再认真不过了,你听懂了吗?懂了吗”

  柳忠的嘴张开后便无法合上,直到他走出家门才恢复意识。

  “少爷……少爷……”

  但哪里还有凌飞的人影?

  完了,少爷竟然迷恋上一个青楼女子?这……这怎么成呢?

  柳忠察觉到事态严重,而这种事又不是他能够做得了主的。考虑再三,他决定赶紧请人快马加鞭,将这天大的消息告诉远在杭州的老太夫人知道。

  “小姐,瞧你这么高兴,一定是又整了凌公子对不对?”

  “那又如何?”玉茗烟美眸轻瞥道:“难道你舍不得?”

  “我怎么会?”

  “是喔!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

  玉茗烟知道,只要凌飞一来,他的小随从凌禧也会跟着来。那凌禧可能吃太多凌飞的口水了,同样天生一张甜嘴,看到她喊“天仙姑娘”,看到引蝶喊她“美女蝶”,害得这小姑娘整天乐陶陶的,一张小嘴总不时挂着灿笑。

  “我哪有?那个狗腿禧才不是人家的新欢,你少胡扯了。”引蝶娇嗔道。

  “咦!我何时说过你的新欢是狗腿禧啦?那全是你自个儿招的,与我何干?”玉茗烟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小姐,你……”真是气煞人了,她这小姐竟连她也取笑捉弄。“怪了,你这么伶牙俐齿又娇气,真不懂那个凌少爷看上你哪一点?竟然不顾一切地挑战他家的总管,甚至连老太夫人也怕了。”

  “总管、老太夫人?那些人是谁?我怎么没听过?”

  “什么?你不知道凌家有个鼎鼎大名的老太夫人?她可是个官家小姐,而且对于经商也非常有一套,听说凌家以前虽然富有,但今天能够发展到江南第一首富的地步,全是仗她所赐。连那位凌家的总管柳忠都是她带过来的人。”

  “那又怎么样?我又没惹到他们,凌飞为了我去挑战他们……原因何在?”

  “当然是……”引蝶突然不敢讲下去。

  “说啊!我正洗耳恭听着呢!”

  她顿了顿才道:“这是我听狗腿禧说的啦!据说凌公子家那位老太夫人跟他约法三章,只要不涉足青楼烟花之地,她都不会干涉他的游乐,可……”

  “可他却违反了这规定?”

  “是……是啊!之前被他家那位总管发现了,所以凌公子跟那总管约好两个月都不来看你,可没几天他就违反约定了,我看这位凌公子真是对你情有独钟,令人欣羡。”

  情有独钟?情有独钟?

  玉茗烟突然陷入了凝思,他对她真是情有独钟,这可能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