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眼美人 > 第七章 > 元湘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魅眼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魅眼美人 第七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杭州凌苑

  凌老太夫人手上拿着柳忠派人连夜赶着送来的信,经过岁月刻划的脸上含着怒火,将那封信几乎都要揉成碎纸。

  “娘,不知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凌悠云态度恭敬地问。

  老太夫人将手上那封信往他面前一丢,震怒道:“你自己拿去看看,你生的好儿子究竟做了什么好事!”

  凌飞?这小子不是远在苏州吗?到底惹出什么天大的祸端让他娘也知晓了?

  凌悠云将信拿来摊开一看,儒雅的脸也渐渐转白。

  “哼!真了得,果真是虎父无犬子,收个帐一收半年多就算了,竟然连烟花女子都给沾惹上了,真是将凌家祖宗的脸都给丢尽了!”老太夫人讽刺地道。

  想当年凌悠云那风流帐也是成串成串的算,差点没将她和她那已过世的薄命媳妇给气死,而今凌飞好的不学,竟学他爹这德行,怎教她不气恼?

  “娘,你也知道飞儿贪玩,这或许只是柳忠在大惊小怪罢了。”凌悠云赶紧替儿子说话。

  “贪玩?”

  没错,就因为凌飞从小贪玩爱惹事,所以凌老太夫人才会忍痛同意让他随着南宫神剑习武去,谁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终究还是没能将他的劣根性给拔除。

  但抱怨归抱怨,再怎么说她也仅有这么个金孙而已,尤其凌飞那张甜嘴简直像沾了糖似的,教她怎么都忍不下心苛责。只要他不胡来,她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地不去阻止。

  可这一次竟然闹到这种地步,教她怎么能再置之度外、放任不管呢?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柳忠对飞儿的疼爱可不比咱们少,今天他会如此紧急地派人送来消息,若不是事情已经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他又怎么会这么做?”

  凌悠云顿时哑口无言,他知道他娘说的全是事实。

  可,凌飞真的是这样吗?他真的迷恋上了烟花女子?

  “娘,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怎么办?除了亲自将人给找回来,难道您还有更好的法子?”

  听说柳忠已经派人告知他祖奶奶茗烟的事了;也听说他祖奶奶非常震怒,扬言和他爹一起到苏州来,要亲自将他给抓回去;更听说他们人已经在路上了……

  这些从凌禧口中听来严重无比的大事,凌飞却一点也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她——玉茗烟。

  可恶!这小妮子不知道在搞什么鬼,说不见他就不见他。他知道,她可能是为了之前的事还怒气未平,所以也不敢擅闯她那里,以免惹得她更不高兴。

  哪知道她竟然变本加厉,竟然放出这么个令人抓狂的消息——她要将自己给卖了。

  凌飞真的非常生气,不管后头跟着一大群守卫和林嬷嬷的叫喊,直接往玉阁冲。

  “茗烟,玉茗烟!你给我出来……”

  “凌少爷,怎么了?什么事惹得你这么生气?”引蝶也慌忙地拦在门前含笑问。

  凌飞一直往里头探。“我要见茗烟,她人呢?”

  “小姐,她……她在装扮呢!”

  “是啊是啊!凌少爷,你就先到前面去喝杯茶吧!”林嬷嬷也赶紧打圆场道。

  “不,我要见她,我要立刻见她。”

  “可是……”

  没空再多听她支支吾吾了,凌飞一个闪身直接躲开拦住他的引蝶,往厅里走。

  “凌少爷,凌少爷……”引蝶往他身后追去。

  直到凌飞往上冲的那一刻,玉茗烟才缓缓出现。

  “引蝶,这么一群人大呼小叫的,到底什么意思?”她凝眉不悦地问。

  “小姐,我……”

  凌飞不管他人,直接拉住玉茗烟的手质问:“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嬷嬷逼你的,还是另有原因?”

  “凌公子,别这样,快放开我家小姐!”引蝶想上前保护小姐,却没办法接近他们。

  “我不放。你们走,这是我和茗烟的事,你们别插手。”

  “不行,我不许你伤害我家小姐!”引蝶也不管他是何方神圣了,直接指挥所有守卫道:“还不快救小姐!”

  “救什么?”玉茗烟根本没将他的怒火看在眼底,慢条斯理又优雅地走到椅子上,喝了口茶,才挥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小姐……”

  “放心,他不会对我怎样的。”玉茗烟故意朝凌飞娇媚一笑道。

  众人看了看气定神闲的玉茗烟,再看看怒火冲天的凌飞,都有点不放心。可既然她都这么吩咐了,他们也只好退出门外守着。

  “凌公子,不知道你匆匆而来,有何指教啊?”她保持着脸上的笑容问。

  “我想问你,为什么会突然想卖了自己?”

  玉茗烟虽然身在青楼,但是长期以来受到众家公子爷捧在手心上似的宠爱,使得原本一身骄气的她更是心高气傲了。而且仗着她长袖善舞的本事,纵使卖艺不卖身,也使众家公子爷趋之若骛,甘心地捧上大笔银两,只为见她一面而已。

  而如今外头竟传言她决定将自己给卖了,听闻着消息怎么不教凌飞生气呢?

  她怎么能这么做?难道还在生他几天不来看她的气?

  “唉!女人的青春有限啊!我今年已经十八了,还有几年好挥霍呢?倒不如趁自己还算年轻貌美,帮自己打算打算,也免以后孤苦一生。”

  “你……”他也不能说她有错。

  凌飞冷静下来,慎重地考虑了下,做出了一个决定。

  “那别卖了。”

  “什么意思?”

  “嫁给我,我娶你!”

  玉茗烟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你要买我吧!”

  “不,我是说要娶你为妻。”他又认真地再说一遍。“我要娶你。”

  娶……娶她?

  玉茗烟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大笑。“凌公子,你开什么玩笑,你要娶我?你怎么可能娶我?”

  没错,她故意放出这个消息的目的就是要试他,而且这消息也只有告诉凌禧,为的就是要让他凌公子一个人知道,她其实也想知道他对她到底是怎么个“情有独钟”法。

  可千算计、万算计,她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要娶她?

  “茗烟,虽然我平时放荡不羁,但此刻我说的话是再认真不过了。”他深情地凝视着她说道:“嫁给我吧!”

  玉茗烟难以置信地摇摇头,轻蔑地一笑道:“别说笑了,我……我这样一个青楼女子,哪配得上你凌公子。”

  “茗烟,别这样说你自己,我不喜欢。”

  “这是事实。”

  “无论如何,我就是娶定你了。”他爱怜地捧住她的脸,非常认真地道:“为了你,我不惜违反我祖奶奶的意思,你懂吗?我很在乎你。”

  玉茗烟还是摇头,摆开他的手别过脸去。“或许你只是一时迷恋而已。”

  “我知道我不是‘一时’的迷恋。”他将她的脸转过来面对自己。“我很清楚自己心里想什么。”

  “是吗?”

  “为什么对我这么没信心?我从来就不曾骗过你,茗烟。”

  “别再说了。”玉茗烟才不信他的话,她才不信他这么个风流公子爷会有真心。“如果你是想骗取我的情,很抱歉,我没有!”

  她才没有多余的感情赋予他人,她只爱自己。

  “你……”

  凌飞突然将她紧紧锁在自己的臂弯里,黑眸紧盯着她绝美的脸蛋。

  “放手,你想做什么?”她挣扎着。

  他认真地问:“真的吗?难道我的感觉是错误的?你对我真的连一丝好感都没有?”

  “当然没有。”她连连否认地反问:“你以为像你这样的公子爷,我该奢望向你索讨真心吗?”

  凌飞实在痛心,她竟然这样看待他。“你说谎,我能证明我们是两情相悦的。”

  “怎么证明?”

  他不语,大手捧住她粉嫩的颈项,直接贴上她的红唇,狂野灵活的舌尖趁她不备亲进她唇里,与她的丁香小舌互相纠缠、逗弄、吮咬,占据她口中的芬芳,挑逗她的回应。

  凌飞真不愧是个风流公子,挑情的技巧无话可说。

  那时而轻柔如风,时而炙狂如火,折磨人心似的吻犹如浪潮,几乎将她吞没,他的气息环绕着她,尤其那紊乱的喘息更是直接地喷在她敏感的耳际,她就是想逃也无处可躲。

  她的抗拒渐渐薄弱,脑袋晕眩,在他故意的诱哄下,浑身紧绷,欲望油然而生,她几乎无法自持。她也开始学着尝试回吻他,任狂暴的火焰在他们之间点燃,和他一同沉醉在这热吻里。

  久久,凌飞才强迫自己离开她,以免一发不可收拾。

  “茗烟,不要那么倔强,爱人并不难啊!我将是你最好的选择,一辈子都是如此。”环抱着她虚软无力的身子,他轻声地在她耳畔细语。

  玉茗烟靠在他身上猛喘息,说不出话来。

  但她不断地在心里问自己:怎么了,究竟怎么了?她……她怎么会连着两次都任由他侵犯而无力抗拒,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谁能告诉她?

  “茗烟,嫁给我好吗?”

  玉茗烟突然将他推开。“不要,我不要。”

  “为什么?”

  “哼!别……别以为这样做就是两情相悦,我不会爱你的!”

  “不爱我?不爱我你又怎么会回应我的吻?”

  “我……”她故意大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对每个人都如此?”

  该死的,她可别说她那生涩的模样也是装出来的。

  “好!那我买你总可以吧?你高兴了吧?”他气急败坏地道。这女子就是有将他逼疯的能力。

  “买……”

  “说啊!你到底要卖多少?我买。”

  玉茗烟在他灼热的目光逼视下,有种想逃的冲动。

  “我……”糟糕!她干什么无缘无故找自己麻烦?

  见她吞吞吐吐的模样,他更加生气。

  “怎么?又怕我付不起钱?”

  “不,我……”事到如今,也只好豁出去了。“好吧!我承认我是骗你的,其实没有这回事,我才不卖呢!”

  凌飞在她溜走前又将她给抓住,抱入怀中。“为什么要骗我?”

  玉茗烟瞪了他一眼,想要他放手,可是不管怎么努力,她就是觉得自己的气势好像突然矮了一截,那些抗拒的话也说不出口。

  “引蝶说你对我情有独钟,甚至为了我不惜违抗你太婆的意思,我只是想试试……你到底是否真像她说的如此罢了。”

  凌飞一愣问:“那请问你试验的结果呢?”

  “……是,我承认你好像真的对我不错。”她低下头道。

  不错?这个答案真是差强人意。

  “那你答应嫁给我了?”他抬起她的脸面向自己。

  “嫁?”她明媚的眼神又漾满慌乱。“不,我说过这只是我的小小试验而已,你不会真的认真了吧?”

  “你不是不敢奢求我的真心吗?”他将她柔嫩的小手放到胸前。“现在我告诉你,我毫无条件地将真心全部给你!”

  他清俊的脸上写满真挚,震动了她的心弦,她可以接受他吗?可以吗?

  “我说的都是真的,等我祖奶奶和爹一到,我会立刻跟他们说你的事,让他们选日子,好迎娶你过门。”

  迎娶她?她也有当新嫁娘的一天吗?

  玉茗烟不得不承认,自己很感动,这样一个俊尔伟岸又家世傲人的男子,竟然这么诚心地跟她求亲?

  而她呢?若不是不知何时芳心早已许给了他,又怎么可能任他胡来?

  她也爱他的,是吗?

  只是终究他们的身份过于悬殊,她仍不敢奢求。

  “让我考虑考虑吧!”

  “考虑?为什么?”

  玉茗烟摇头,主动地将头埋在他怀里,感受他的真实。

  唉!真心吗?可这男人对她的真心能持续多久?多久呢?

  凌飞懂她的心思,知道在她倔强的外表下藏着多么易感又怕受伤害的心,但他一定会让她知道,他的决心到底有多坚定!

  “考虑?不用考虑了,答应他吧!”玉杏娘听了女儿诉说的经过后,面露喜色地道。

  “答应?娘,你要我答应嫁给他?”玉茗烟觉得不可思议。

  “没错。”

  “可……”玉茗烟总觉得奇怪,她娘不是老跟她说天下男人没一个可靠的,怎么会这么轻易便同意让她嫁给凌飞这花名在外的浪子呢?“为什么?”

  玉杏娘满意地看着女儿姣美的脸蛋,目露精光,饱含深意地道:“因为你是我的女儿。茗烟,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能够找到一个好归宿,娘才能安心。况且凌家是江南首富,而凌飞也有意娶你为妻,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放弃。”

  “但娘不是说过,天下男人皆是负心汉,没一个好东西?”

  “可我听引蝶说,凌飞为了你不惜违抗他太婆的意思,那就足以证明你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高。”

  玉茗烟沉默了,凌飞对她的心意她的确感受得到,她的心也渐渐地起了波澜,充满欣悦。

  “去吧!去答复他,娘等你的好消息。”

  玉茗烟含羞地点了点头,脸蛋儿是一片的酡红如霞,娇艳夺目。

  在玉茗烟离开后,厅里又多了个气宇轩昂的男人。

  “你……你是?”玉杏娘睁大了眼,看着眼前这突如其来的男人,几乎惊慌失措。

  “对不起,吓着您了,在下凌飞,见过夫人。”他谦恭有礼地道歉。

  “凌……飞?”玉杏娘整个人都陷入了极度震惊中,连声音都有些虚无缥缈。

  太像了,眼前这男子跟“他”简直就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想不到她竟然会见到他!

  他……就是凌飞吗?

  同时,凌飞也好奇地望着她,想知道能生出像玉茗烟那般倾国倾城容颜的女人,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

  或许她一脸病容所致,从她脸上只能依稀看出一些当年可能有的美貌,但她却和玉茗烟有着同样强烈而吸引人的气质——让人惊艳,忍不住被吸引。

  “夫人,多谢你的金玉良言,帮我劝了茗烟,让她同意嫁给我,要不然我真的快拿她没辙了。”他真心地说。

  玉杏娘还沉溺在那股震撼中,高深莫测的眼神一直盯着他看,仿佛在寻找什么,久久才稍稍平复。

  “是的,我女儿是骄纵了些,但她绝对是个很好的女孩,希望你说到做到,可要尽快跟你太婆说,将烟儿给娶过门去。”她有些急忙地道。

  “这是当然。”凌飞对她扬起一个笑容。“不知夫人还有没有什么要吩咐的?”

  他的笑容让她的心口一窒,天!不但是身形,他们竟连脸上那抹清朗的笑容都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夫人……夫人……”不知怎地,凌飞总觉得她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呃!没事,没事了。”玉杏娘暗斥自己,连忙收回眼神,故作镇定。

  没事?他还以为她会开口说希望他好好照顾她女儿之类的,想不到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拼命地盯着他瞧,让他觉得十分意外。

  他有俊到连玉杏娘这种年纪的人都忍不住被他吸引的地步吗?

  “那小婿先告辞了,这些东西一点小意思,希望您别见怪。”他将预先带来的东西放在桌上。

  玉杏娘并没有注意听他后头说了些什么,她的注意力只放在“小婿”两字上。

  “小婿……”她轻喃出口。

  “对不起,是我放肆,提早这么自称了。”凌飞还以为是他说错了话。

  “不要紧,希望我们能尽快结成亲家。”玉杏娘突然发出一阵笑声,那声音听来竟有些刺耳和揶揄。

  凌飞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怎会有揶揄的味道呢!或许她的笑声天生就如此。

  “那小婿先告辞了。”他想尽快去找玉茗烟,以免节外生枝,那小妮子又玩新花样。

  直到他的身影离开了许久,玉杏娘才回过神来,发现桌上留有他放的一包东西。

  “千年人参?”玉杏娘唇边的笑容更加阴沉。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老天还是公平的,“他”就要受到报应了,报应啊!

  “哈哈哈……”

  玉茗烟坐在桌边玩弄着长发,脑子里一直回忆着她娘说的话,忽地,敏感的她察觉到一股不对劲的气氛,好像……

  来不及防备,她的眼睛突然被一双大手给蒙住,而那让她再熟悉不过的气息也同时传进了她的鼻里。

  “凌公子,别闹!”他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竟敢随意到她房里来。

  “不对,再说一次我是谁。”凌飞不放手,仍蒙着她的眼。

  “凌飞凌大公子,你快放手!”

  “还是不对,让我来教你吧!”他将她整个人拥住。“看你是要喊我夫君、相公,还是飞哥……飞哥哥好了!”

  他听小公主渝薰都喊他二师兄韦烈为烈哥哥,那娇娇软软的音调,真是乱甜蜜一把的,他相信若从玉茗烟口中说出“飞哥哥”这三个字一定让人听了也很舒坦。

  “夫君、相公、飞哥哥?”真亏他说得出口。

  “乖!真是个可爱的小娘子。”他低头在她红唇一啄褒奖道。

  “哼!我有说过一定要嫁给你吗?”她努着唇撇过脸去。

  “我问过你娘,你娘同意了。”

  “什么?你去找过我娘?”

  “不只。”他将她的脸移向自己。“我还找过林嬷嬷谈为你赎身的事,你猜怎么着?”

  玉茗烟神色不自然地问:“她怎么说?”

  “她竟然说只要你同意,她没意见,半毛钱也不用付,你说奇怪吧!”凌飞点点头道:“像她那么爱钱的人竟然会这么说,可见她有多疼你。”

  她唇边漾着抹倩笑。“是啊!她当然疼我喽!我可是她的心肝宝贝呢!”

  “胡说,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心肝宝贝。”

  玉茗烟摇摇头,她怀疑地问:“你真的要娶我?”

  “真的真的真的……如有虚假,任你处置。”

  她美丽的秋水瞳眸望着他,心里甜蜜得无以复加。

  投入他怀里,她问:“为什么是我?你的红粉知己满天下,我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你如此专注的爱?”

  她和引蝶有着同样的疑惑,到底他爱她什么?

  “这个问题你可考倒我了。”他抓起她的小手跟着数落道:“你又骄气又倔强又善变,常常让我不知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可我就不知道是不是天生欠人虐待,放着那些娇滴滴又乖巧的美人不要,偏偏爱你这倔脾气的大美人。”

  “你活该!”听着他诉苦似的长篇大论,玉茗烟忍不住被他逗笑了。

  “是啊!我活该,你很得意啊?”

  玉茗烟脸上的笑容更浓,快乐极了。

  他爱看她这天真的笑容,无邪浪漫、颠倒众生。

  凌飞忍不住吻上她的唇,掠夺那朵美丽的笑容。

  玉茗烟整个脑袋晕晕然,待她恢复了一点意识时,才惊觉自己竟然坐在他怀中而不自觉,仿佛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没给她多乱想的机会,她感觉到一团热火将她包围,那犹如烈焰般的热吻瞬间将她整个融化,她尝过那吻的甜蜜,在他的诱引下,立刻也释放了自己所有的热情,给了他回应。

  她那超乎所想、热情如火的反应,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鼓励,大手情不自禁地沿着她动人的曲线游走,更惹得她娇吟连连,身体也不受控制地轻轻扭动,却不知这举动更让他的血液沸腾到极点。

  他的唇滑动,轻吻她敏感的耳际、光裸的颈子……

  “啊——”销魂的娇吟由她口中不断低唱。

  他发出难耐的低吼,黑瞳紧紧锁住她,那嫣红如醉的容颜着实蛊惑人心,他再也无法隐忍地将她整个人打横,抱上了床,欺近她。

  他的吻犹如狂雨,撩拨起她最原始的渴望,她几乎已迷失在这感官中,只能随着他的需索,任他纠缠。

  他的大掌沿着她修长的大腿上滑,让她全身更是虚软无力。

  “烟儿,可以吗?”他边撩拨她紧绷敏感的身子,边用低哑诱人充满情欲的声音在她耳边问。

  她媚眼如丝、娇喘连连,慢慢地点下了头。

  得到她的允许,凌飞再也无所忌惮,他伸出大掌,温柔地解开她的外衫,她那犹如凝脂般的胸前诱惑人心。他的唇吻上了那片雪白,大掌继续往下移动,隔着兜衣爱抚着她高耸的蓓蕾,他的吻也跟着落下,轻轻吮咬那高峰处。

  她倒抽了一口气,浑身更是如团火烧。

  “飞……”她几乎承受不住着情欲,浑身扭动得更加厉害。

  “别急,慢慢来。”他低笑。

  大手探向她的大腿内侧,感受她的湿润和激狂。

  “不——”他怎么能这样对她,她羞涩地推拒他的手,并紧拢自己的双腿。

  “别怕,别怕。”他极力安抚她的不安,并动手解除自己身上所有的束缚。

  她望着他,精壮的体格让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情绪也紧绷到极点。直到他褪去身上最后一件亵裤,看到他那火热而肿胀的欲望后,她才惊觉自己羞人的举动,捉起棉被蒙住自己的眼。

  “躲什么?我的小烟儿。”凌飞故意将棉被一扯,丢下床,待她想将那条棉被捡回时,重新将她给揽进怀中。

  “别这样。”她羞涩地低下头,却又不经意地跟他的欲望接触,心慌意乱,赶紧撇过脸去。

  “我现在才感觉到,其实你是挺害羞的。”他忍住想即刻得到她的欲望,尽情地欣赏她平时难得一见的羞涩娇态。

  “我……”

  她的心跳如博浪鼓,轻咬下唇。

  虽然身处这花阁之地,但这间香闺从来没有男人涉足过,而今这个男人进了她的房、上了她的床,更甚地,进入了她的心里……

  她知道自己能够如此容许他,全是因为他在她心中占着极大的分量,她的确爱这个男人。

  “不许胡想,你只能看着我、想着我一人而已。”见她思绪有些飘忽,他吃醋地说道。

  他顺手一扯,将她胸前的兜衣给扯下,他粗犷掠夺的吻也立即往她胸前的挺立落下,强霸地只想一人占住她所有的心思。

  “啊……”她虽极度地想忍着呻吟,怕自己过于放荡,但他却不容许,故意逗弄她,让她不得不疯狂地出声。

  “你的声音真迷人。”

  他褪去她的亵裤,瞬间,她全身赤裸地呈现在他眼前,那美丽的胴体使他的目光更为深浓狂炙,欲望也为她而疼痛。

  他的手伸向她大腿间的幽密之处,想要知道她究竟准备好了没。

  “啊——”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无法控制地扭动着自己的躯体,一阵陌生的狂喜在瞬间掳获了她。

  “飞……飞……”她不由自主地弓起了自己的身子,不知道自己体内那股既喜乐又痛苦的感受代表了什么,只知道好像有股火焰一直焚烧着她,让她不知所措,只能一直喊着他的名。

  她原本就妩媚多姿,现下的她更是艳丽夺目、媚态横生,凌飞再也无法忍耐了,他将她的大腿分开,扶着她的纤腰,进入了她的体内。

  “啊——”

  那突然的刺痛让她忍不住惊呼出声,身体想要扭动却又疼痛不已,紧窒的体内不断收缩,将他的欲望紧紧圈住。

  “放松,不痛了,不痛了……”他边轻哄边爱抚她的身子,好让她的身子不再那么紧绷僵硬。

  她曾听一些姊妹们说第一次会感到疼痛,但没想到却是那么椎心刺骨。在他细心的呵护和安抚下,那疼痛很快地消褪,取而代之的是股全然陌生的欢愉和快感。

  感受到她渐渐地接纳、适应了他,他也开始慢慢地律动,从最初的和缓到渐渐的疯狂,一波波难以言喻的狂喜令人销魂。

  旖旎的香闺,春意正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