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眼美人 > 第八章 > 元湘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魅眼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魅眼美人 第八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烟儿,你真美。”一睁开眼就可以看见美丽动人的她,也难怪他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谁……谁是烟儿?”

  “当然是你。”他将她抱进怀里一吻,柔情问道:“还痛吗?”

  玉茗烟双颊泛红,摇摇头。“不……会,就算会也不要紧。”

  “为什么?”

  妍丽的美眸锁住他,她柔顺地靠进他怀里。“你说呢?”

  将又香又软的娇躯抱在怀里,凌飞有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我懂,我的烟儿,我对你发誓,今生今世,我对你的情永远不变。”他轻吻她的香唇。“我会永远爱你。”

  “而且只能爱我一个。”

  “当然,我只爱你一个人,只独宠你一个人,可以吧?”

  玉茗烟这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紧贴着他的身体却敏感地察觉到他欲望源头的热切反应。“你……”

  “没错,我要你。”

  缠绵的细吻在她周身洒下,让她无从抗拒,只能迎合。

  “少爷,少爷……”凌禧气喘吁吁地跑进了玉阁,开嗓大喊。

  “狗腿禧,你吵什么吵,闭嘴!”引蝶在门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美女蝶早安,我是来找我家少爷的。”凌禧看见清秀的她,也跟着扬起笑容。

  “你家少爷?没瞧见啊!”

  “怎么可能?我家少爷明明来了这里,而且自昨儿个到现在都没回家,真是急死人了!”

  “你在胡说什么?哪有这回事。”

  “美女蝶,求求你别为难我,我真的有天大地大的事要找我家少爷。”凌禧可怜兮兮地苦苦哀求。

  “可是他……”

  “有什么天大的事要找我?”凌飞的声音突然从厅里传出,将引蝶给吓了好大一跳。

  天!他……他什么时候来的,她怎么完全不知道?

  “少爷少爷,不得了了,老太夫人和老爷都来了,现在就在家里等着你呢!”凌禧着急地将事情说一遍。

  “真的,祖奶奶跟我爹都来了?”凌飞出乎意料地没有半分惶恐,反而开心地转头对他身后的美丽佳人道:“烟儿,走,我带你去见我祖奶奶跟我爹,顺道让他们来安排我们的亲事。”

  玉茗烟看看他清朗的脸,幸福地一笑,点头道:“好,那你们先等我一下。”

  过不久,她便换上了另一套衣衫罗裙出现,样式保守,在她身上却显现出另一款风情。

  “小姐,你真的决定了?”引蝶惊讶地盯着她问。

  玉茗烟坚定地颔首,没有半分迟疑。

  “怎么了?这套衣服有什么不对吗?”凌飞看出了些端倪。

  “当然啦!这套衣衫是我家姑娘亲手所缝,盼着有朝一日若离开这玉阁时,能够穿上它。恭喜姑爷,贺喜姑爷,我家姑娘为你穿上这套衣衫,表示她已将芳心许给了你。”引蝶开心地道。

  “烟儿!”凌飞也同样惊喜。

  “我没想到自己竟会有穿它的一天。”灵灵眸子对上他的。“从现在起,我玉茗烟一辈子都是你的人。”

  “当然。”

  玉茗烟又给他一抹笑容,然后出人意料地拿出了火折子,在玉阁的大厅几处都点上了火。

  “烟儿,这样会引起火灾的。”凌飞赶忙阻止。

  “没错,我就是要烧掉玉阁,快!你快来帮我。”玉茗烟将点燃火焰的粗棍交给他,并吩咐道:“引蝶,你去告诉嬷嬷,就说花魁玉茗烟死了。”

  “是!”引蝶轻快地领命而去。

  “烟儿,你……”凌飞简直一头雾水。

  “别急。”她给他一抹安抚的笑容。“我说死的是‘花魁玉茗烟’,而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女子是你一个人的妻。”

  “烟儿!”他感动得无以复加,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我爱你,这辈子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辜负你的!”

  “当然,如果你敢辜负我,天涯海角我一定追杀你到底。”清柔的嗓音说着令人惊心动魄的话语。

  “哇!真可怕,我可不可以后悔啊?”凌飞故意眨眨眼问。

  “你敢!”

  双目对视,所有的事情都不再重要了,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少爷,少夫人,你们要恩爱也得看看场合,这房子都快烧起来了。”在旁见到他们你侬我侬,羡慕得快要流口水的凌禧赶紧出声提醒。

  凌飞立刻往她纤腰一扶,带着她远离危险。

  “少爷,等等我啊……”真是个见色忘“仆”的家伙。凌禧赶紧自力救济逃出门外。

  站在玉阁前,瞧着火焰慢慢将它吞没,玉茗烟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欢喜。

  “对了,那位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和京城里的王爷,若知道玉阁烧了,不知做何反应?”凌飞实在好奇。

  “那位武林高手现在不就站在你面前吗?房子还是她烧的呢,她会有什么反应?”玉茗烟若有所指地道。

  “原来你就是……”

  没错,所谓的“武林高手”正是她自己。她从某些寻欢客的身上学了不少武功,为了对付那些意图染指她的男人,她才虚构出一个武林高手来。

  “那王爷呢?”

  “有机会,你会见到‘他’的。”玉茗烟神秘一笑,不再多说。

  凌飞也不问了,王爷有什么了不起?终究美人的心还是系在他身上的,他才是唯一的幸运儿。

  “走吧!我们回家。”

  “祖奶奶,爹,我回来了。”凌飞拉着玉茗烟进门,像个孩子似地嚷着,奔向凌老太夫人而去。

  “你这坏小子!终于也知道要回来。”凌老太夫人轻声斥责着。

  凌飞瞧他爹拼命对他使眼色就知道这位老祖宗心里不悦,赶紧讨好道:“祖奶奶,哇!许久不见差点就认不出你来,你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哼!少嘴甜,一出门就是半年,不知道你心里究竟有没有我这祖奶奶!”凌老太夫人佯装气恼道。

  “是是是,看在我那么努力为你找孙媳妇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

  “孙媳妇?”

  “茗烟,快来见过我祖奶奶和我爹。”凌飞回头拉着玉茗烟到他们跟前。

  “祖奶奶好,伯父好。”玉茗烟端庄有礼地道。

  “好好好……”凌悠云没想到儿子竟然这么厉害,不知上哪儿找来了这么个拔尖儿的大美人,难怪流连忘返,连家也不想回了。

  “好什么?”凌老太夫人一见到他们父子俩对玉茗烟所投射的欣赏眼神,心里就有气。

  “祖奶奶,你生什么气呢?”凌飞一见不对劲,赶紧安抚道:“您瞧!今儿个可是大小美人齐聚一堂,你应该高兴才是。”

  “贫嘴!”凌老太夫人就是无法对这嘴甜如蜜的孙子动气,但面对玉茗烟时可不同了。

  她以审判似的眼神在玉茗烟身上打量着,不得不承认这女子果然是难得一见的绝色,那妖娆妩媚的动人丰姿,也难怪连她那宝贝金孙都无法抗拒。

  “果真是个妖娇狐媚的女人,你就是那个织香阁里的姑娘玉茗烟是吧?”她端起了大架子问。

  她不久前才知道这个将她金孙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也姓玉,真是不幸,难道他们凌家的男人就注定要屈服在姓玉的女人手下吗?她就不信。

  “祖奶奶,烟儿现在已经不是花阁里的姑娘了。”凌飞忍不住插嘴。

  “我没问你。”凌老太夫人的眼神再度逼视着她。“是啊!让咱们家飞儿看上了,自然不可能再是花阁里的姑娘,怎么?飞儿究竟拿了多少银两为你赎身,好让你自由?”

  “祖奶奶……”

  玉茗烟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笑容。“祖……凌老太夫人,我和飞哥哥是两情相悦的,求你成全了。”

  “成全?”凌老太夫人冷笑。“你要我接纳一个曾经送往迎来、生张熟魏的花阁姑娘为媳妇?”

  她冰冷的嘲讽,让玉茗烟的粉脸转白。

  “祖奶奶,你别说这话侮辱她,烟儿不是你所想像中的那种人,她很洁身自爱的,和一般花阁里的女人不同。”凌飞紧握住玉茗烟的手,给她全部的支持。

  “是啊!她的确手段高明,若不是有异于常人之处,又怎么能够驯服你这位浪子?”他竟为了个女人顶撞她,凌老太夫人气得不得了。

  “祖奶奶……”

  “飞哥哥,别再说了。”玉茗烟知道凌飞这么维护她只会将事情弄得更拧。

  “哼!你别妄想用那柔弱的苦瓜样打动我!”凌老太夫人无情地道:“飞儿对你只是一时的迷恋,他不会真的在乎你的,而我们凌家也绝对不可能让你进门,你那高明的手段就可以省省了,我可不吃你这套。”

  “你错了,祖奶奶,我一定要娶她,除了烟儿外,今生今世我不会再对第二个女人动心。”凌飞不得不说出重话。

  玉茗烟感动地望着他,其实她早就知道,以世俗的眼光来说,她要进凌家大门是难如登天,但今日凌飞能够如此袒护她,也不枉她的一番深情了。

  “飞儿,这女人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迷药!让你这样三番两次顶撞我!你是存心想气死我吗?”凌老太夫人捂着胸口喘息道。

  “飞儿,别再忤逆你祖奶奶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凌悠云赶紧出面调停。

  “不,怎么能以后再说呢?祖奶奶,你一向最疼我,从小到大我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再顺我这次呢?”凌飞也不是存心要气她的,但他对玉茗烟有承诺,也有挚情,他不会轻易放手的。

  “你也知道祖奶奶疼你,那你听话,别招惹像她那样的女人!”凌老太夫人痛心道:“否则若真让一个烟花女子进了咱们家大门,我们凌家的面子要往哪里搁?我到地府去又怎么有脸去见凌家的列祖列宗?”

  “祖奶奶……”哪有这么严重?

  “我不答应,我不答应,我绝对不会答应的!”

  都是她,都是这该死的下贱女子,若不是她不知用什么妖术迷惑了她的金孙,凌飞也不会这样顶撞她的,都怪她……

  凌老太夫人一步步地逼向玉茗烟道:“你这卑贱的女人,我凌家是有钱、有地位,我们飞儿的前途也无可限量,但这些都不可能与你有关,你最好死心。”

  “我……”玉茗烟摇头坚定道:“凌老太夫人,请先容我说一句,我爱的是凌飞的人,就算今日他是个乞丐我也会跟着他。茗烟是命苦,沦落烟花,但并非每个花阁的女子都如你所想的那般嗜钱如命,贪图你们家的富贵,至少我就不是!”

  “是的,祖奶奶,烟儿绝对不是那种人。”凌飞知道,若非真让她动了心,这固执的女子哪会轻易就范。

  “哈哈……动听啊!”凌老太夫人大笑道:“飞儿,想不到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会被她所骗,你真的相信她的话吗?”

  “当然。”他肯定地道,与玉茗烟的手指紧紧交握,以显示他的心意到底有多坚定。“求祖奶奶成全。”

  “你这孩子真是令我失望。”凌老太夫人决定使出撒手锏。“好,如果你执意娶她,就不再是我凌家的子孙,现在就带着这个卑贱的女人,立即给我滚出去。”

  “娘……”所有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包括凌悠云;他们凌家三代单传,他娘怎么能够将这一代的独根苗给赶出家门。

  “不必多说。”凌老太夫人轻蔑又得意地看了玉茗烟一眼,非将她赶走不可。

  凌飞没想到他祖奶奶竟然会这样做,竟要他在亲情与爱情间做选择,她怎么会如此残忍呢?

  玉茗烟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这位凌老太夫人竟如此蛮横不讲理,她望向凌飞犹豫的脸,不想再为难他了。

  “飞哥哥,我不想让你左右为难。”玉茗烟的明眸中闪过一片水雾,转身就想走。

  “等等,茗烟……”凌飞握住她的手,满是歉疚。

  “还不放手,快让她走!”凌老太夫人眼见事情就要成功,脸上有掩不住的得意神色。

  考虑再三,凌飞下了一个决定。

  “对不起,祖奶奶、爹,我绝不能让她这样走。”凌飞将她拥入怀中,深情地道:“茗烟,记得你的承诺吗?你说过要嫁给我的,你怎么能够临阵脱逃?”

  “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难。”

  “没有为难。”他坚定地说:“要走,我们一起走。”

  够了!一生能够得到这样一个男人的关爱,就算只有片刻也甘之如饴。玉茗烟吸了吸鼻子不让感动的泪水落下,只给他一个动人的笑容说明内心的激狂。

  凌老太夫人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转变,在他们离开前她急着大喊:“站住!飞儿,你是个聪明人,今日你要是走出这座凌苑,你将一无所有,那些富贵荣华都不再属于你。”

  “祖奶奶,我之所以那么犹豫全是为了你和爹,至于富贵荣华,我根本没什么兴趣。”凌飞老实地道。

  “你……”

  在凌老太夫人的注视下,他们的身影很快双双消失在门前。

  “娘……这不好吧!没必要将事情弄得这么拧。”凌悠云的脸上写满愁容道。“我看他们两情相悦,而飞儿好不容易肯安定下来,咱们何不成全这段姻缘呢?”

  “成全?哼!休想。”凌老太夫人饱含深意地道:“没有好身家的女人,永远都别痴心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更别想踏入我凌家大门一步。”

  凌悠云的心头突然一震,脑海里刻划出一个女子愁怨的面容。

  “呵呵……”凌老太夫人很有把握地道:“放心吧!飞儿从小娇生惯养,他吃不了苦的,不出三日,他绝对会反悔今日所做的一切,回来跟我求情。”

  凌悠云却没这么乐观,他那儿子可不像他。

  虽然凌飞外表看来闲散不羁,却非常有主见和魄力,这回他会那么固执的坚持此事,表示他对那姑娘绝对是认真的,要他放弃,谈何容易?

  “什么?凌飞为了你被赶出家门?”

  “是啊!”

  玉杏娘的眼里放出奇异的光彩。“太好了,做得好,烟儿,你做得真是太好了,想必那老太婆一定气坏了吧!呵呵……”

  “娘,你怎么这么高兴?”

  “我……”玉杏娘神色不自然地道:“当然开心,有这么一个男人对我女儿好,我怎么能不开心呢?”

  玉茗烟点点头,也就是如此她才会甘心地跟他走,毫不犹豫。

  “烟儿,你记住,像凌飞这样的好男人太少太少了,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不管他现在遭遇如何,你都不可以放弃他,知道吗?”她当然猜得到凌家那个老太婆绝对不可能真的让凌飞流落外头。

  “我知道的,娘。”

  玉杏娘盯着她的脸,唐突地问:“你很爱他?”

  “我?”玉茗烟顿了顿才道:“娘,你怎么会这么问?”

  “呃……没什么,只是想提醒你,不管他对你有多好,你最多只能放一半的心思在他身上,以免将来伤心。”

  “不会的,娘,凌飞不是那种人。”

  “这可难说,你忘了吗?就说赵祖荫好了,想当初他对妻子很忠实,后来呢?还不是成了你裙下之臣。色衰而爱弛,你必须学着保护自己。”她若有所指地道。

  “是的,娘,我懂。”她当然懂这层道理,但她也相信凌飞,知道他绝不是那种人,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