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眼美人 > 第九章 > 元湘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魅眼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魅眼美人 第九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烟儿,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

  玉茗烟不说话,俏脸上依旧神色凝重。

  “烟儿。”凌飞走到她身边哄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迟疑了一会儿,她才道:“刚刚我在路上遇见你家总管了。”

  “忠叔?怎么,他惹你啦?”

  “他仍是问我究竟要多少钱才肯放过你。”真不懂这些有钱人家心里想什么,难道以为有几个钱就可以压死人啊?

  “仍是?他常这么做?”凌飞不禁摇摇头。“太傻了,若你是那种用钱就可以买得动的姑娘,我又何必娶回家呢?”

  玉茗烟美眸一瞥故意道:“是啊!我应该收你个千两万两的,然后继续待在玉阁当我的花魁。”

  “不!一时失言,烟儿,你别生气。”凌飞赶紧补救。“我对你的心,你该比谁都明白的。”

  “不用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如果她玉茗烟的眼光真有那么差,那她铁定不会放过他。

  “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明理。”他清朗一笑将她抱进怀中道。

  玉茗烟挣扎不开,捶了一下他的胸膛道:“飞哥,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不?”

  “你离家也这么多天了,难道没有想回去的念头吗?”

  “我为什么要回去?”他偷吻了一下她的小嘴。“除非我祖奶奶同意让我娶你进门,要不我是不会轻易妥协的。”

  “我值得你这么做吗?”她娇媚的脸蛋有些黯然。“去过你家之后,我真有自惭形秽之感,你祖奶奶说得对,在世俗人的眼里我只是个青楼名妓,倘若你真娶了我,要怎么面对旁人的眼光?”

  “旁人的眼光会比我一辈子的幸福重要吗?”凌飞的脸上有着睥睨之姿。“烟儿,不论遇上什么事,我都绝不会放弃你,因为你将是要陪我一辈子的人,在我心中,没有人比你更重要了。”

  玉茗烟心跳加速,他的话字字敲进她的心坎,融化了她所有的顾忌与疑虑。

  但表面上,她仍尽量保持平静。“少油嘴滑舌,在你心中,我怎么比得上你家那位老祖宗?”

  “这……这怎么能够相提并论?”他故意轻咬了一下她的小指。“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可是我祖奶奶一向霸道,连我爷爷在世时也不得不让她三分,你就别怪她那么对你了。”

  一道热流由手指传来,玉茗烟赶紧收回了手。“我懂的,跟你开玩笑罢了。只是,你当真不回去,要一辈子住在这客栈啊?”

  “有何不可?”每天和她一同游乐,日子过得快乐舒服极了,只可惜恐怕未能如他所愿。

  “可是……”

  “怎么?你怕我饿死啊?”凌飞将桌上搁置的锦盒打开,里头竟都是金光闪闪的元宝。

  “你……原来你事先从家里带了这么多钱出来,难怪你不怕。”

  “谁说的?”他阖上锦盒正色道:“这些钱是我投资我朋友做生意所得,他知道我现在的情形,特地拿来还我的。”

  “投资?你这大少爷也懂得投资?”她调侃。

  “你不会忘了我家是历代经商吧!没有一点头脑怎么斗得过我那位祖奶奶呢?”

  “你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形了?”他是未卜先知啊?

  “没啊!我根本没料过会有被赶出家门的一天,甚至连这笔钱是何时借的都给忘了。不过我倒是可以利用这笔钱再投资,我们的生活也许不能过得很富裕,但也不至于挨饿,你说好不好?”

  为了她,他会不惜跟他祖奶奶抗争到底。

  “飞哥哥,我不在意跟你吃苦。”她真心地道。

  “真的?”他凝视着她的媚颜道:“如果我们能够这样做点小生意,夫妻两个同心协力、夫唱妇随的话,不知该有多好。”

  “只怕你祖奶奶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你。”她十分慧黠,自然知道他话中之意。

  “那我们只好偷得浮生半日闲喽!”

  他低下头吸吮她丰润的唇瓣,趁她挣扎出声时,灵活的舌迅速地滑入她口中,勾引她释放热情。

  他那熟悉的男性气息直冲击她的脑际,一股酥麻感延伸至她的四肢百骸,夺去她的心魂,震撼了她。

  她也开始回应他的需索,学着他的方式用她的小舌回吻他、轻咬他的唇,她的身体似乎有自主性,不由自主地贴紧他、诱惑他,任狂妄的情火焚烧两人。

  “你好热情喔!”

  这小女子是个可教之才,才几次就学会了回应他,尤其她那热情中又带着生涩的感觉,简直诱惑人心,令他无法控制自己。

  他的唇流连在她小巧的耳朵和细嫩的颈项,舔咬、轻啮……

  “啊——”快吞噬人的情欲几乎将她燃烧,无法平息,从她口中溜出了激情的娇吟声。

  那动人的声音令他欢愉,他将她抱上了床。

  他的手伸向她的衣襟内,攫获那娇软的高峰,恣意搓揉爱抚,让其兴奋挺立;另一手探向她亵裤处,探索她柔嫩的幽谷,粗浓的喘息喷在她敏感的耳际,让她更是娇吟连连。

  “飞……不要,别这样……”

  看到她红霞满脸,那股媚态横生的性感模样,他的眼神转为深浓,不由得发出低吼赞叹。

  “你好美,真的好美……”

  她无法自持地扭动身躯,更惹得他浑身似火,再也无法忍受想要她的冲动。他迅速解除了两人间的束缚,英挺勃发的欲望瞬间进入了她。

  “啊……”一股充实的欢愉震撼了她。

  她双手环住他的颈项,那惹火的身材令他迷恋,忘情地深深埋在她体内与她交缠摆动……

  浓重的喘息和娇吟声,交织成极致的乐音。

  在激狂欢愉的顶端,两人释放了所有的热情——

  “开门啊!少爷,少爷……”

  一大早,正是好梦正甜时刻,门外的敲门声就源源不绝传来,惹人恼火。

  “飞,去开门啊!”玉茗烟推推躲在棉被里的他道。

  “别理他,我们继续睡喔!”凌飞将她揽在怀里,吻了一下轻哄道。

  门外的敲门声像催魂似的,丝毫不放松。

  “飞,别闹,起来了,起来……”真是的,明明就醒了,偏偏死赖着不起床,还将她抱得这么紧,害她无法动弹。

  嘿嘿!美人如玉抱满怀。天下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别吵别吵!他在心里再次咒骂外头那不识相的家伙,并继续闭着眼睛假寐。

  “少爷……少爷……”门外的人似乎在跟他比耐力,怎么也不肯松懈。

  玉茗烟见他打算真就这么死赖着,只好祭出绝招。

  “你真的不起来?”

  “不。”闭着眼睛还能准确无误地找到她的香唇,并偷了个香,这技术可不是人人都会的。

  “耍赖!”

  她杏眼一瞥,纤纤玉指立即朝他身上进攻,上下其手……

  “啊……饶命啊!”凌飞果不其然地立刻从床上跳起来。

  他的最大致命弱点就是怕痒,想不到这小女子竟然会这样对付他。

  “哼!就不信你不起来。”

  “算你厉害。”他只好很不甘心地穿上衣服。

  “还看着我做什么,去开门啊!”她用棉被将自己紧紧裹住,努努下唇,懒洋洋道。

  她那犹如海棠春睡的模样可真迷人,可惜现下门外有个大嗓公,教他无法如愿再度与她缠绵,可惜!

  “小人遵命。”他顽皮地行了个礼,才脸色难看地转身走出门外,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识相的家伙,这么一大早就来扰人清梦。

  “开门啊!开门……”

  “够了,嗓门这么大为什么不去市场叫卖?来这儿吵人。”他揉揉惺忪的眼睛,边开门边开骂。

  “哟!我的大少爷,你还真是够逍遥自在的。”威严又讽刺的声音道。

  定睛一瞧,除了他爹和刚刚敲门的柳忠外,还有凌老太夫人,凌飞所有的瞌睡虫顿时都给吓跑了。

  “祖奶奶,你怎么会来的,我好想你!”凌飞赶紧巴结地给她一个拥抱,再端出一张害相思的脸道。

  “少来,你有了那狐狸精,还会记得我是谁?”

  “什么狐狸精?”凌飞请他们进门又倒了杯茶给他祖奶奶喝,还乖巧地帮她捶捶背才道:“祖奶奶,你别对烟儿这么仇视好不好?”

  “哼!”凌老太夫人满脸不悦,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有点心疼地道:“这地方又小又乱怎么住人?如果我不亲自来找你,你是不是真的就不回家啦?”

  还以为他三天内一定会乖乖回去,谁知道一等就让她等了近十天还不见人影,她也要柳忠来三催四请过了,可这小子真的就是铁了心,害她只好不顾老脸,亲自前来。

  想不到她这金孙这些天竟过得如此委屈,瞧瞧这客栈,桌子不像桌子、椅子不像椅子,连茶都难喝死了,害她好生心疼喔!都怪那该死的女人!

  “祖奶奶,只要你肯答应让我娶茗烟,我立刻收拾东西回家。”他知道他祖奶奶心疼他,但他也坚持原则,绝不妥协。

  “你要娶玉茗烟?”

  “没错。”

  “哼!傻孙,我承认那女人的确美艳无双,连我看了都要心动,何况是你。”她轻笑着握住他的手道:“你是知道祖奶奶最疼你了,我怎么会那么不通情理呢?”

  “祖奶奶,你的意思是……你答应让我娶茗烟了?”凌飞开心得差点没跳起来。“谢谢,谢谢祖奶奶,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躲在房门边,一直注意厅内举动的玉茗烟不禁摇摇头,她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茗烟,你快来,快谢谢祖奶奶。”凌飞发现了她,忙将她给拉到凌老太夫人面前道。

  凌家两老包括柳忠都给吓了一跳,这姑娘怎么会一大清早在这里,莫非……

  “呵呵……”凌老太夫人冷笑揶揄。“原来玉姑娘也在这里?我还以为是个多冰清玉洁的姑娘呢!”

  玉茗烟一楞,脸色没变。“既然答应跟飞哥走,我就没有什么好保留或犹豫的,一如他对我的爱。”

  “说得真动听,你以为我们凌家这么家大业大的,查不出你的底细?”

  “我有什么底细?”

  凌老太夫人走过去,分开了他们相握的手。“如果你是个可怜的苦命女子,不幸沦落烟花,或许我还会为你掬一把同情之泪,看在飞儿这么喜欢你的份上,考虑让他娶你过门当个侍妾。但你不是,你之所以会待在织香楼会是你自愿的,你是自甘堕落!”

  玉茗烟和凌飞同时脸色愀变,尤其凌飞更是讶然。

  “真的吗?”

  “我……”她……她竟然会知道?难道是林嬷嬷出卖了她?

  “说不出话了吧?”凌老太夫人转头对凌飞道:“傻孙,你被骗了,这女人根本就是喜欢作贱自己,甘心留在织香楼,当男人的玩物,像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留恋。”

  “是这样吗?”凌飞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当然,据说织香楼里的林嬷嬷跟她娘是手帕之交,没有理由让好友的女儿留在自己的花阁当名妓,若非她自愿就是她娘很爱钱,不惜将女儿推入火坑。况且你想想,林嬷嬷是那么贪钱的人,如果没有这层关系,她怎么可能任你带走玉茗烟却毫无索求?”

  “是的,这是爹亲耳听到的。”凌悠云也不得不惋惜。

  “解释啊!烟儿,难道你无话可说?我不相信你是这种人。”凌飞急忙寻求她的解释。

  他去过玉家,她的家境并不富裕,她不是为了照顾她娘才……

  算了,与其将事情心虚瞒着,不如摊开来讲,至于后果,她也无法管了。

  “我承认我是自愿留在织香楼的。”玉茗烟的答案出乎众人意料,她冷峭地轻笑道:“如果不是遇见你,我或许还会待到年老色衰呢!”

  凌飞让她脸上的表情给引出了兴致,他好奇地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她娇媚的脸上释放出一朵笑容,更是动人。“刚刚凌老太夫人说的话没错,唯一的错误就是,我不是男人的玩物,而事实正好相反。”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离经叛道的女人?所有人都被她的话给吓呆了。

  “你这可怕的女人,飞儿,你可要离她远一点,快跟祖奶奶回家,快走啊!”

  凌飞脚步没移动,反而出乎意料地大笑出声,乐不可抑。

  “你笑什么?”玉茗烟想过他千百万个知道这件事后的表情,但就是没想过他会笑得这么开心,这很好笑吗?

  “我太开心了,我这么幸运能遇见你,解救所有可怜的苦难男人,哇!我真是太伟大了。”他清朗的笑容不变地道:“而你真是与众不同。”

  不是的,这……这跟她的预料完全相反。天!凌老太夫人简直难以置信。

  “飞儿,你受刺激过度,昏头啦!她……那样的女人你竟然说她与众不同……”呃!的确也很与众不同,可是……可是哪有人这么惊世骇俗的?

  她的金孙不羁狂放是可以预料的,可没想到竟然洒脱得这么彻底。

  “祖奶奶,烟儿真的很好,我可以跟你保证。”凌飞更是坚定自己非娶她不可的信念了。“只要你同意我们的婚事,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好不好?”

  “任何事?包括回去接掌所有凌氏产业?”玉茗烟凉凉地问。

  “真的?”凌悠云和柳忠都睁大眼问。

  “我……你……”这小女子根本是存心不良嘛!

  凌老太夫人很哀怨地发现,世上除了玉茗烟,恐怕谁也无法管制得住她那犹如脱缰野马似的金孙,可是……可是娶个名妓进门,这……

  豁出去了,为了娶她进门,凌飞什么都不管了。

  “祖奶奶,老实告诉你,如果你不同意,那你的曾孙就要流落外头了。”

  凌飞的话犹如平地一声雷,敲进所有人的心中。

  “怎么说?难道她……”说到曾孙,凌老太夫人整个人一震,怀疑地问。

  凌飞不顾王茗烟警告的眼神,径自点头道:“是啊!你的小曾孙就在烟儿肚子里呢!想想,再过九个多月,就会有个粉嫩嫩的小娃娃喊你老祖宗、老祖宗……哇!那娇滴滴的婴儿声,不知多可爱。”

  粉嫩嫩的小婴儿?喊她老祖宗,老祖宗耶!凌老太夫人忍不住偷偷笑出声,没错,真的太可爱了。

  凌飞又继续再度强调。“还有,祖奶奶,你瞧我和茗烟都长得这么好,想当然耳你的小曾孙也一定很棒,如果生个女娃儿,那她就会像茗烟一样美;那若生个男孩,就会像我一样俊俏潇洒,而且我们不只会生这个,以后还会生很多很多的小娃娃,你想,咱们凌家人口这么单薄,若多了几个小娃娃成天在苑里跑来跑去,不知多热闹呢!”

  “是啊!就是说。”凌老太夫人已经完全地沉迷在金孙编织的美景中,不知不觉地附和了他。

  呵呵……诡计得逞,凌飞得意地向玉茗烟使眼色,没想到……

  “哎哟!”这可恶的小女子居然敢从他腰际偷袭,捏他一把。

  “怎么了?”听到他的哀叫,凌老太夫人才从美梦中醒来。

  “没……没事。”凌飞无言地跟玉茗烟抗议,她却转过头不理他。

  “哼!那还不快扶烟儿坐下,你不知道有身孕的女人不能站太久吗?”凌老太夫人赶紧吩咐,对玉茗烟的态度在瞬间转变,从严峻冷凝变得非常和蔼可亲。

  “啊……呃!是是。”他祖奶奶变脸变得还真快呢!“烟儿,快坐下。”

  “我……”玉茗烟有些惶恐。

  都怪凌飞啦!真会胡言乱语,她肚子里哪有藏什么小娃娃?拜托!看九个多月后拿什么跟他祖奶奶交代。

  “别客气,快坐下。”

  玉茗烟只好依言坐下,但她仍要解释。“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没……”

  “祖奶奶,茗烟的意思是她身体很好,不用担心。”凌飞笑嘻嘻地抢话。

  “身体再好,怀孕还是要小心。”凌老太夫人赶紧吩咐道:“柳忠,快去咱们药铺里抓几帖上好的药来,帮玉姑娘补一补。”

  “是。”

  “还有,顺便找人看个好日子,越快越好,还有吩咐人准备聘礼,我们娶孙媳妇,可不能含糊了。”

  “我立刻去办。”

  凌老太夫人又转过头去面向儿子道:“悠云。”

  “娘有什么吩咐?”凌悠云一想到自己就要当爷爷了,心花也跟着朵朵开。

  “你去帮柳忠吧!我怕他一个人忙不过来。”

  “是的,娘。”

  凌老太夫人的行动力让凌飞和玉茗烟都傻眼了,好厉害。

  “烟儿啊!你们家有什么要求只管说,我一定办到。”凌老太夫人和颜悦色地问。

  “没……没什么,只是我……”她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没问题的,祖奶奶,烟儿的意思是,一切全凭您做主。”凌飞替她说。

  “那就好。”既然只有玉茗烟制得住凌飞,而且她肚里又怀着他们凌家的骨肉,凌老太夫人也只好成全他们了。“飞儿,你要好好照顾烟儿,知道吗?”

  “是。”

  “还有,立刻搬回家,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住。”

  “我知道了,祖奶奶你慢走。”

  送走了他们一行人之后,凌飞简直开心得忍不住跳起来。

  “太好了,烟儿,我祖奶奶答应了,我们就要成亲了。”

  “哼!是喔!成亲,九个多月后我看你去哪里找个粉嫩嫩的娃儿给你祖奶奶看。”玉茗烟瞪了他一眼道。

  “谁说不可能?说不定经过昨晚和前几次,你肚里真有个小娃娃呢!要不我们现在也可多多努力,不就成了?”凌飞一点也不担心,双手环上了她的腰。

  “谁跟你多多努力,你少无赖。”她挣开他的手娇嗔道。

  “无赖?哪有,无赖应该要像这样……”

  他的唇吻上她的,甜蜜得不得了。

  殊不知真正的苦难,还没结束,正要开始——

  “什么?要我们亲自去她家求亲?”

  “是的,老太夫人,那位玉夫人就是这么说的。”柳忠将玉杏娘的话原封带回。

  “他们的架子还真大,竟然还要我老太婆亲自上门。”凌老太夫人实在有些不悦,她请了县太爷去帮忙说亲,已经是给足了面子,想不到他们竟然不接受,硬是要她这把老骨头去一趟,真不知道他们玩什么花样。

  “祖奶奶,既然烟儿的娘都这么说了,你就去一趟,花不了太多时间的。”凌飞笑着提议。

  “哼!我是娶孙媳妇,不是娶老祖宗耶!哪有这种例子,他们是什么态度?”

  “祖奶奶,你就算不为我和烟儿,也要为你的小曾孙想想。”

  “笑话,难道只有她的女儿生得出孩子?”本来就不想让玉茗烟进门了,还敢给她摆谱。

  “祖奶奶,别说气话,我帮你捶捶背,拜托你走一趟,走一趟吧!”好不容易劝动了他祖奶奶,想不到还有个玉杏娘,他们可真是多灾多难啊!

  “不,孙媳妇都还没进门就给我下马威,我才不去!”凌老太夫人转身就走,毫不留情。

  “爹,你看怎么办?”

  “这……没问题,你祖奶奶疼你,你就多去跟她说说好话吧!”对于这个,凌悠云也爱莫能助。

  “小姐,我看夫人根本就是存心害你嫁到凌家难做人的,竟然连县太爷也不给面子,还这样要求。”引蝶忍不住为她家小姐打抱不平。

  “我……我想娘这么做有她的用意吧!”玉茗烟也不懂她娘的用意何在,但她总不会真的想害她这个女儿吧!

  “有什么用意?听狗腿禧说他家那老祖宗气坏了,连凌少爷也遭殃被骂,而且还劝凌少爷另外娶别人呢!”

  “那他怎么说?”她难掩紧张地问。

  “还能怎么说,当然是抵死不从啦!”引蝶欣羡地道:“凌少爷对你可真是情深似海,真教人羡慕。不过奇怪的是,之前夫人一直劝你无论如何都要把握住凌少爷,可是现在却又极力为难,真教人不解。”

  “别说我娘的不是,我不想听。”

  “知道了,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嘛!”

  “你还说……”

  “小姐,凌公子和凌老太夫人及凌老爷都来了,你要不要去看看?”良伯开心地来报告这个好消息。

  “小姐,真恭喜你,凌少爷真是有一套耶!”引蝶抢先恭贺道。

  玉茗烟虽然没多说,但脸上那甜蜜的笑容就足以说明一切,她身形款摆,往大厅而去。

  凌老太夫人在走进玉家大门看到玉杏娘后,她的脸色随即愀变,直盯着她,似乎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同样的,凌悠云也在同时愣住,他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见到她。

  “杏儿,怎么……怎么会是……”

  “杏儿?哈哈哈……”玉杏娘忍不住狂笑出声。

  十八年了,她等了十八年,竟真的等到这一天了!快意啊!当她看到他们脸上那惊骇的表情时,这十多年的苦,似乎都值得了。

  “你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她就是化成了灰,凌老太夫人都认得她,何况只过了区区十八年。

  “这是我家,我不在这里,该在哪里?”玉杏娘反问。

  “你家?”

  “是啊!祖奶奶,怎么?你和爹也认识我丈母娘啊!”凌飞一头雾水问。

  “丈母娘?说得真好。”玉杏娘笑着讽刺道。

  比起玉杏娘开心的表情,凌老太夫人和凌悠云简直像在地狱般痛苦。

  “你说茗烟是她……她女儿?”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凌飞怀疑地问。

  “当然不对,玉茗烟怎么会从母姓?”凌老太夫人这才感到事态严重。

  凌悠云没来由地也突然激动起来,他难以置信地问:“茗烟是你的女儿?她今年十八岁?”

  “没错,茗烟的确是‘我’的女儿,她今年也刚好十八岁。”玉杏娘有种报复的快感。

  “你……你这恶心肠的女人,你竟然……”凌老太夫人支撑不住地倒退了几步,幸好凌飞眼明手快,及时扶住了她。

  “告诉我,茗烟就是我的女儿,对不对?对不对?”凌悠云也激动万分地问。

  茗烟……茗烟怎么会是他爹的女儿?凌飞也愣住了。

  “你说呢?十八年前你不也抱过她,她是谁的女儿还要问我吗?”玉杏娘冷笑道。

  “苍天啊!你这恶毒的女人,难道你在十八年前差点害得我们家破人亡还不够吗?今天,你竟然又这样对我们……”凌老太夫人无法抑止地哀痛大喊。

  她竟然为她的孙子来向她的孙女求亲,这不是人伦悲剧是什么……

  “家破人亡?我有这本事吗?害人的人是谁?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玉杏娘愤恨地道。

  “你……我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凌悠云也简直快疯了。“他们是兄妹,你怎么可以……怎么……”

  兄妹?他和茗烟是兄妹?凌飞宛如被闷雷打中,他不相信,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丈母娘,你是骗我的,爹、祖奶奶,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凌飞朝他们每个人求证道。

  “玉杏娘……”凌悠云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为什么不可能?凌悠云,你还记得我说过的吧!只要让我再见到你们,我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你,这是老天有眼,她在为我做主,让你的儿子自投罗网,怨不得我。”玉杏娘冷眼看着所有人的痛苦,疯狂地大笑。

  “不——我不信,我不信……”站在厅边的玉茗烟整个人往下软倒,她不相信自己听见的。

  “茗烟。”见她倒在地上,凌飞赶紧将她给扶起。

  “飞哥,我……我怎么会是你妹妹?怎么会……”

  “不是,当然不是,她是骗人的,她说谎。”凌飞才不信会有这么荒唐的事。

  “我有没有说谎问你爹啊!要不问那老太婆,他们会告诉你实话的。”玉杏娘别过脸去,不理会玉茗烟,继续讥讽。

  “爹、祖奶奶……”

  凌老太夫人和凌悠云都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娘,你怎么能够这样子对我?怎么能?”玉茗烟话说完挣开了凌飞,立刻往外跑。

  “茗烟,茗烟……”凌飞什么都不想,立刻追了上去。

  “茗烟……”凌老太夫人脸上含悲道:“要是那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来啊!你以为我还怕你吗?”玉杏娘挑衅道。

  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怎么可能笑骂由人?

  谁要他们再度遇见她,这是他们自找的。现在起她要报复,她要凌家鸡犬不宁,这是他们欠她的,怨不得她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