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眼美人 > 第十章 > 元湘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魅眼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魅眼美人 第十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兄妹,她和凌飞是亲兄妹,他们竟然是亲兄妹……

  她的世界都毁了,毁在那句话上。

  她怎么也没想到,眼见幸福就要到来,她娘竟会那么残忍地说出这个消息——她和凌飞是兄妹。

  原来当年抛弃玉杏娘、抛弃她们母女俩的人,是看来温文儒雅的凌悠云!而她竟然会爱上自己的哥哥,还和他……

  难怪,难怪玉杏娘虽然一味的想把她推进凌家,却又一再警告她别对凌飞太好,别太用心,原来她早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娘……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女儿啊……”

  悲痛的泪水沿着腮边不断落下,狂冽的秋风几乎就要吹散了她的身子,可她不在乎,仍毫无目的地一味往前跑。

  为什么?为什么……

  她不懂,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捉弄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何好不容易度过了凌家那位老太夫人万般阻挠的关卡之后,她仍得不到幸福?反而陷落万丈深渊、无法自拔?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呀?

  “茗烟……茗烟——”

  凌飞的声音仍在后面追喊,但她却听而未闻似地往前狂奔。

  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天地之大她该往何处去?

  该往何处去?

  “茗烟……小心啊,茗烟!”

  别再关心我了,我们是兄妹,别用那么温柔深情的语气对我,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她捂住自己的耳朵,甚至干脆闭上眼睛,逃避一切。

  “茗烟,小心啊!那是河,别再跑了。”凌飞警告地喊。若不是发生这种事,他还不知道她的轻功如此了得,害他追得好辛苦。

  河?是河?

  她慢慢停下脚步睁开了眼,清澈的小河几乎可以见底,她呆住了,望着那潺潺流水。

  “茗烟,或许实情不是这样的,我们再回去问清楚好吗?”凌飞小心翼翼地接近她,轻柔道。

  “别过来!”玉茗烟回头告诫。“还问什么?你爹已经亲口承认了,他承认他抛弃我们母女,他承认了,那并非我娘信口雌黄的。”

  就算她平时再坚强,现在也忍不住任泪水狂泄。

  这是多残忍的事实?多残忍……

  “我不信,我们长得一点都不像,我们不可能是兄妹的!”凌飞大喊。

  她的眼泪几乎要震碎了他的心,她竟然哭了,坚强如她,竟然在他眼前掉泪,而他竟无力阻止,凌飞实在痛恨自己。

  “别再自欺欺人了,其实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眼见她心碎渐渐后退,凌飞几乎都要心神俱裂了。

  “别再退了,小心跌进河里!”他着急地道。

  玉茗烟露出一抹凄怆、毫无生气的笑容:“河水那么清澈,你说它可否帮我们洗去这罪孽?”

  “罪孽?我们相爱犯了谁啊?你怎么能够说这是罪孽呢?”凌飞简直气急败坏。

  “可我们是兄妹,亲兄妹,同父异母的兄妹。”玉茗烟双手环着自己的身子,悲哀地陈诉道:“我们竟然……乱伦,乱伦啊!难道您还想娶我?娶自己的亲妹妹吗?”

  “这……”凌飞被她这副模样吓坏了,他现在什么都不管,只希望她平安回到他怀里就够了。“烟儿,不可能的,你娘怎么可能这样做?她一定是故意骗我爹的,我看得出来,他们之间似乎有极大的仇怨,听话,跟我回去,我们一起当面跟他们问个仔细好吗?”

  玉茗烟拼命摇头,脸上的表情好凄凉。

  “你错了,我娘说过,别再让她遇见那负心的男人,要不她会用尽一切手段去报复他,就算是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她凄凉一笑道:“玉石俱焚你懂吗?那就是包括我,包括她自己的生命……反正只要能够报得了仇,她什么都不在乎。”

  凌飞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玉杏娘真的有这么狠吗?若是,那女人的报复也未免太可怕了。

  他还是不信。他和玉茗烟是最适合的一对,除了她,再也没人足以和他匹配了,他要她,任何事都不能阻止他。

  “不可能,不可能……”

  玉茗烟深切地看着他,似乎要将他的模样深深印在脑海。

  “什么样的困难我们都可以克服,但是兄妹……这种最亲近的关系却在我们之间划下了最深的鸿沟。我不要,我不要当你的妹妹,我只要当你的情人、你的娘子、你的老伴,与你一生相守,直到白头。”她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话语。

  “会,这正是我心中所想。”

  “好,那答应我,来生千万要记得我,不要重复今生的错误。”她步步后退。

  无法与他相守,这个世界对她来说也无意义了,就让她早日消失于这个世上,以求来生重聚的机会。

  “不,你不许跳,你这么的倔强又骄气,下辈子我哪敢再爱你?我只答应爱你这一辈子,听到没有,我不许你跳,我们只有这辈子……”凌飞狂喊道。他深知她的个性,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他怎么能这样说呢?这分明是欺负她嘛!

  “好,来生换我先爱你,我走了——”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他抓到她之前,纵身往河里跳。

  “茗烟……”凌飞奔近大喊,却看见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而玉茗烟已昏倒在他的怀中。

  “阙濯?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正是他的小师弟。

  “我在玩游戏。”他正无聊地在与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玩躲迷藏呢!没想到却会遇上这件更有趣的事。阙濯勾着唇角感兴趣地问:“对了,这女人你认识?”

  “废话,你把她怎么了?快把她还给我。”

  “等等,我要的答案你还没告诉我。”阙濯摆明了不放人,刚刚没瞧清楚,现在低头一看才惊为天人。“哇!大美人,不输韦烈的小公主喔!”

  可惜两个是不同类型的女人,一个天真烂漫,至于怀中这个嘛!瞧她刚刚跳河那股狠劲就知道不好惹,怎么他这位三师兄对这样的美人也有兴趣?

  “你不是一向最爱多管闲事了,你会不知道她是谁?”凌飞再度喊道:“快将她还给我。”

  “不还!”阙濯执意要答案。

  “邪君,那位姑娘是凌公子的情人。”忽然一个同样身着黑衣的美丽少女小奴款款出现,恭敬道。

  “哟!原来她就是那位名满天下的花魁玉茗烟啊!”阙濯啧啧出声,盯着怀中的女子道:“果然是美艳无双。”

  他对几个师兄弟的情形可非常了解,当然不会错过这项消息。

  “你真是废话,再不将她还给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凌飞见到他抱着玉茗烟,心里不知道多不舒服。

  “放肆,请凌公子对我家主人说话客气些。”小奴警告道。

  “你这小女婢还真是忠心护主。”凌飞每一字似乎都从牙缝中挤出来。

  阙濯轻扬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笑容。“奴儿,你太放肆了。”

  说着,他的手一扬,玉茗烟已安然落在凌飞怀中。

  凌飞赶紧检查她的状况,深怕她遭到阙濯那小子的迫害。

  “放心,我怕她吵闹不休,只是点了她的昏穴而已。”真是的,同门师兄弟一场,他岂有那么邪恶,连自己的人都害?

  “你刚刚说在玩什么游戏?又惹什么祸啦?”凌飞这才有空理他。

  “惹祸?我怎么会?”阙濯话锋一转道:“你呢?你该不会是抛弃人家,害人家伤心得想跳河吧?”一定是这样,他这个三师兄最风流了,哪个女人遇上他准伤心。

  凌飞气得横他一眼。“我是那种人吗?”

  “当然是!”背后又多了一对俊男美女,一看才发现竟然是齐王府的小王爷齐烨和小王妃任丹梨。

  他们怎么也来了?难道是来喝喜酒的?但是现下的情况,请喜酒宴客,可能吗?

  十九年前,凌悠云是个非常得意的男人,他不但有庞大的凌家产业当后盾,还娶了扬州首富的独生女当老婆,生了个活泼又淘气的俊小子……几乎所有美好的事物都跟着他,他也自认为是天之骄子,注定一生要大富大贵、快乐如意。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女子闯进了他的生命,她就是玉杏娘。

  当年的玉杏娘,只是一户姓蔚的富贵人家家里的小丫环而已,那里的主人待她不错,看她到了适婚年龄,于是帮她定给了街头一个卖水果的人家。

  没想到就在她出嫁的前两个月,她遇见了当时在蔚家作客的凌悠云,两人一见钟情,从此注定了这段悲剧。

  凌悠云为了她生意不顾,老婆孩子都放到一边去了,只为在她身边讨她欢心;而玉杏娘为了他,也放弃了原本平凡却不错的姻缘,心甘情愿跟着他,就算只当个偏房她也甘之如饴。

  但当时当家的凌老太夫人可不这么想,一个平凡无奇还定过亲的小丫环,就算嫁入她凌家作妾都还嫌没资格;当然凌飞的母亲白氏更不愿了。她堂堂一个千金女,竟输给一个小丫环,连丈夫的心都挽不回,因此气得一病不起。

  但凌悠云不管,他执意要玉杏娘,并不顾一切地在外与她共筑爱巢。

  只是凌悠云这富贵公子爷一向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在外的这段期间他才感受到经济的压力、钱财的重要,没多久就顺着他娘的意思乖乖回家去了。

  玉杏娘一颗芳心几乎都碎了,她也在同时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为了自己和孩子,她不死心地到凌家,告诉凌悠云她怀了孩子的事。凌悠云对她当然还有情分,只是无法做主,他也身不由己,只好嘱咐她将孩子生下,或许他娘看在孩子的份上会同意让她进门。

  谁知道到最后凌家竟然要孩子不要人,玉杏娘便当着他们的面发誓:她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们凌家的人。但倘若那么不幸见到面,她就算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一定要他们凌家付出代价。

  尔后她抱走了孩子,从此不知去向……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狠,让茗烟、我凌家的小孙女到青楼当名妓,而且还眼睁睁看着他们兄妹相爱……她这是在向我报复!”凌老太夫人早就看出玉杏娘绝非善男信女,所以不想招惹,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演变至此,她实在痛心。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负她的。”凌悠云懊悔道,当初他要是有儿子今天一半的魄力,也不会走到这种地步。

  “现在才知道错不会太晚吗?”玉茗烟冷言讥讽。

  “茗烟,你别这样。祖奶奶、爹,你们就别再伤心了。”凌飞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他们怎么会是兄妹呢?

  “我怎样?这是事实啊,你爹既然已经娶了妻,就该好好疼爱她,怎么能够在外拈花惹草?把我娘整个青春都给耽误了,还糟蹋了她的一生。”玉茗烟激愤地道。

  “可是你娘用这方法来报复也未免太可怕、太夸张了。”小王妃任丹梨忍不住摇摇头。

  “梨儿,不许说我娘的不是。”玉茗烟冷声道。

  “喂!你娘把你害到这种地步,你还维护她?”

  “我不是维护她,我只想问你,如果你是我娘,你会怎么做?自认倒霉?还是讨个公道?”玉茗烟质问。“她说过不想再见到凌家的人,是凌飞自己来招惹我的,那怎么能够怪她?”

  冷静下来,尤其是听到整件事情的经过后,她对她娘已无怨怼,只有无限的同情。亏她那时能够那么理智,换作是她,绝对当场就跟他们力争到底,才不会将一切交给老天爷做主呢!

  “可是……”任丹梨这下也无话可说了,她真的无法想像齐烨若是另结新欢,她又该如何自处。

  看了看争得面红耳赤的两人,凌飞这才发现不对劲之处。

  “你们认识?”不可能啊!玉茗烟总是待在玉阁里,而这小王妃虽然出嫁前也是江南人,但她们两人怎么会有相识的一天呢?

  “我们……”两个女孩对望了一眼,玉茗烟才道:“她就是京城里那位罩我的‘小王爷’。”

  未出嫁前,任丹梨可是个顽皮得要命的女孩,女扮男装上花阁寻芳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她们两人便因此结为好友。

  这一次任丹梨之所以拉着相公不远千里从京城来到这里,全是因为听闻织香楼里的玉阁烧了,玉茗烟也死了,才会急忙赶来查探究竟。

  凌飞对齐烨轻笑,将玉茗烟惊世骇俗的事迹跟任丹梨过往的“丰功伟业”一比,就觉得还好嘛!

  齐烨一想起这娇妻以前的荒唐事就头痛兼汗颜,只好赶紧出声转移众人目标。

  “我在想,虎毒不食子,就算那位玉夫人再恨凌家人,但玉姑娘终究是自己的女儿,她怎么可能害她?”

  众人一想也有道理,无论有多大的仇恨,亲生女儿总是无辜的,做母亲的怎么可能牺牲她?

  “我有个办法逼她说出实话。”任丹梨聪明的脑筋一转道。

  “什么办法?”

  锵——锵——

  一声声沉重的钟声在慈航寺里响起,一名妩媚娇艳的女子跪在菩萨面前,一头宛若黑缎的乌丝披散在身后,态度虔诚端庄。

  “施主,你真的不再考虑吗?”一名女尼姑拿着剪刀再次问。

  “不,我的心意已决,请师太动手吧!”玉茗烟闭上眼,庄敬地道。

  “好,那我现在就帮你落发……”

  “等等——”玉杏娘突然从外面跑进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烟儿,引蝶跟我说我还不信,没想到你……你怎么能做这种傻事?”

  “娘,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请你原谅女儿的不孝,我的心意已定,请你先离开,让师太动手吧!”

  “不,烟儿,你怎么能这么傻,怎么能?”

  “我哪里傻了?如果不这么做,那我该怎么办?和我亲哥哥成亲吗?”玉茗烟难过地说:“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我在这里帮您祈福;帮我……我爹向菩萨求情,他已经知道错了,也后悔了好久,我希望你们都快乐。”

  “快乐?谁快乐了?终究只有凌家一家子快乐而已。”玉杏娘拼命摇头,心疼哭泣道:“想当初我还以为凌飞有多爱你,想不到他竟然抛下你另结新欢,我可怜的烟儿,你怎么会步上我的后尘?这教我怎么相信世上有神?若有,那就太不公平了,不公平啊!”

  “这怎么能够怪飞哥哥呢?他是凌家的独生子,他有传宗接代的压力。”

  “传宗接代?就算如此他也不该抛下你。”

  不是这样的,这跟她所想的不同,怎么凌家一家子还快活无比,偏偏她的女儿就要受苦,她的心再度沉痛不已。

  “那你要飞哥哥怎么做?他总不可能真的娶我这个亲妹妹吧?”

  “谁说你是他的亲妹妹?”玉杏娘突然道:“你不是,你不是凌悠云的女儿;更不是凌飞的妹妹!”

  “真的吗?”躲在一旁的凌飞沉不住气地跑出来问。

  玉杏娘发觉到一丝不对劲,怀疑地盯着他们看。

  “娘,你不用哄我了。”玉茗烟冷淡的表情依旧,她对尼姑道:“师太,麻烦您了。”

  “等等……”这下换凌飞紧张了。

  哎呀!该死的,他怎么会这么沉不住气呢?

  “玉夫人,求求你说实话吧!我和茗烟真的不是兄妹对不对?”

  见他痴情如昔的眼光,玉杏娘才察觉自己受骗了,原来他们是故意骗她说出实情的。

  “你们当然是兄妹,我只不过是哄骗茗烟,希望她别这么想不开罢了。”她又恢复了冷静。

  玉茗烟轻笑。“所以除了出家,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不要,茗烟,都怪我不好。”凌飞知道经他这一闹,玉杏娘是决计不会说出事实的真相了。“如果你真的当尼姑,我就去当和尚。”

  “别说傻话,你太婆会被气死的。”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我这辈子除了你,谁也不要。没有你,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呢?”凌飞跪在她身边举手发誓道:“菩萨在上,我这辈子只爱玉茗烟一个人,绝不更改。”

  “你这是做什么?我们是亲兄妹,我不出家,难道你要我死?”她早就打定主意,如果她娘仍告诉她,她是凌家的女儿,她就出家,长伴青灯。

  “那我陪你,你不可以连这点都拒绝我。”凌飞对旁边的师太道:“要剃度,先帮我好了。”

  “你不可以!”

  “我可以!”

  “你……”玉茗烟猛瞪他,却无济于事。

  见他们如此相爱,玉杏娘也不得不动容。

  想当初,如果凌悠云也这么地维护她,那她现在该是个很幸福的小女人。

  “你们都别争了,你们可以相爱……因为你们根本不是亲兄妹!”玉杏娘突然出声道。

  “真的吗?”凌飞喜出望外地问。

  “是,茗烟不是我的女儿;更不是凌悠云的女儿。”

  “什么?我不信,那怎么可能?”玉茗烟摇摇头道。

  “是啊!如果茗烟不是我女儿,那我的女儿呢?”一直被任丹梨死命抓住而无法动弹的凌悠云突然出现问。

  原本躲在旁边的几人也跟着现身了,除了爱管闲事的齐氏夫妻外,还包括年迈的凌老太夫人。

  “她……她大概在蔚家吧!”

  蔚家?所有的人都感到疑惑。

  玉杏娘忽然朝玉茗烟下跪。“对不起,烟儿,我对不起你。”

  “娘,你这是做什么?”玉茗烟被她吓坏了。

  “大小姐,真的很对不起。我把自己的女儿跟少夫人的调换,而你……就是那孩子。”当初蔚家好心地收留走投无路的她,而她竟恩将仇报地换了孩子,这件事一直让她心里很不安。

  玉茗烟真不敢相信,她竟然是个大小姐?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初我是怕凌家的人来抢走我的孩子,再加上报复的心,所以我才出此下策。我想就算凌悠云将你抢了回去,养的也是别人的孩子。可是没想到……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种情况。”玉杏娘真挚地道:“但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有心拿你当报复工具的,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你知不知道,茗烟差点跳河自尽,她差点死了,你怎么这么可恶?”凌飞忍不住指责。

  “不,我不怪她,别骂我娘。”玉茗烟将她扶起。“从小你对我就犹如亲生女儿,我一点也不怀疑自己的身世,把我扶养到这么大,我对你只有感激。”

  玉茗烟永远记得她们母女相依为命的日子,那种患难中的真情,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

  “谢谢你,大小姐,谢谢你还肯喊我一声娘!”玉杏娘感动得想拥住女儿,没想到凌飞的手脚更快,率先将她拥入怀中。

  “菩萨在上,今日就为我俩的爱情做个见证,帮我们主婚吧!”凌飞诚心地道。

  没料到玉茗烟却突然反悔摇头。“我不答应。”

  “茗烟——”凌飞发出惨叫声。他们之间究竟还要经过多少苦难?怎么这会儿又换她不答应了呢?

  “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简单简单,一千个一万个条件都答应你,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就成。”

  “可那条件只有你答应没用。”

  “那还要谁答应?”

  玉茗烟的手指向凌老太夫人、凌悠云以及玉杏娘。“他们。我要你爹娶我娘,他们先成亲,我再嫁给你。”

  她提出的这个条件让所有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包括玉杏娘。

  “烟……烟儿,你……”

  “娘,我们母女俩永远都不要分开。”她看得出来,玉杏娘其实还是爱着凌悠云的,所以才想要凑合他们。反正凌飞的娘巳死了,他们能当个老伴也很好啊!”

  “爹,你就快跟玉夫人求亲吧!拜托拜托!”凌飞只好转而恳求他爹。

  “我……”凌悠云要有这权利决定,今天事情也不致弄到这般田地。

  “祖奶奶,求求你了,就看在你小曾孙的份上吧!”凌飞赶紧再度向凌老太夫人撤娇。“粉嫩嫩的小娃娃很可爱的。”

  凌老太夫人就是无法抗拒金孙的要求,而且说真的,当年的事除了凌悠云和玉杏娘有错外,她也有错。如今她的媳妇也死了多年,凌悠云又没再娶,能够促成一段迟来的姻缘,也算好事。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天!谁来救他?凌飞觉得自己好命苦。

  “什么条件?”

  “简单,就是你乖乖地给我回去接掌凌家一切产业,我就答应你。”凌老太夫人非常聪明地顺道提醒了他这点。

  “遵命。”凌飞无可奈何地道。

  玉茗烟这才展露笑颜,所有的人见到凌飞的模样也跟着笑开来。

  “你觉得很高兴?”凌飞瞥了她一眼,拉着她重新跪在菩萨面前道:“菩萨见证,我和茗烟结为夫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事一起做、有帐一起算、有租金一起收、有……”

  “有小孩你生。”玉茗烟回他一句。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笑翻了天,连站在一旁的尼姑也忍不住畅笑,那笑声回荡在这慈航寺里,久久不散。终曲

  蔚家那凌悠云和玉杏娘的女儿已经出嫁两年,而且生活过得幸福快乐,为了不扰他们平静的生活,凌家和玉杏娘决定不将两个女孩的身世公开,以免引起轩然大波。因此玉茗烟还是叫玉茗烟,并未改姓,反正她已嫁为人妻了,就算认祖归宗也无法待在蔚家,又何必引起人家的困扰。

  “相公,这算盘好难拿,珠子都乱跑,好讨厌喔!”玉茗烟嘟着唇抱怨着。

  “怎么会呢?你连琴都学得那么好,这小小算盘怎么可能摆不平?”凌飞干脆亲自教导。“来!我教你。”

  看他的手在算盘上快速移动,玉茗烟用好崇拜好崇拜的天真语气道:“飞哥哥好厉害喔!算盘打得好快喔!”

  “当然啦!如果有打算盘比赛,你相公我一定拿状元。”凌飞自傲道。

  “就是说嘛!”玉茗烟将手上的帐簿都交给他。“来!那你快将这边的帐簿都算一算。”

  这……不对吧!凌飞突然发觉自己受骗了。

  “那你呢?”

  “我……我当然不能闲着,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嘛!”

  “说的也是。”

  “所以我帮你喝掉这杯茶、吃掉这些点心,那你算完帐就可以陪我出去玩了。”她优雅地拿起饼干吃了一口道。

  “你还真辛苦呢!娘子。”凌飞摆出一副被欺负的样子控诉道。

  “你看来对我很不满,是不是想另结新欢啊?没问题,我立刻就走。”玉茗烟毫不恋栈地道。

  “哪有?你别误会了,其实我是想说你吃饼干的样子很可爱。”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会骗你……”

  门外,两颗偷看的头颅差点撞在一块儿。

  “哎!小姐好幸福,姑爷好宠她喔!”引蝶欣羡地指着花园的另一端道:“夫人也是,她和老爷真是天生的一对,好契合喔!”

  “是啊!就像我们一样。”凌禧笑着附和。

  “哼!谁跟你一样?”

  “美女蝶,可是少爷和少夫人已经决定下个月让我们两个成亲了,你可别跟我说后悔。”

  “真的?”引蝶发现自己太开心了,又赶紧收敛,别过头去。

  “当然啦!”凌禧乘机在她粉脸上偷了个香。

  “死狗腿禧,你居然敢偷亲……你给我站住,别跑——”

  一双有情人在园里追逐,他们的爱情正在绽放着属于他们的美丽。



  编注:

  欲得知齐烨小王爷的爱情故事,请见《勾心美人》。

  欲得知个性最火爆冲动的韦烈的爱情故事,请见《红唇美人》。

  请期待最邪魅的男子阙濯的爱情故事《迷魂美人》隆重登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