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十三少 > 第二章 > 楼采凝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偷香十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偷香十三少 第二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午后微风轻拂,丝丝清爽人心脾。

  齐劲坐在紫竹亭内,手里把玩著这只珠簪,想著今早与她相处的情形,嘴畔不禁微扬了起来。

  小赐走了过来,忍不住笑问:“十三少,您在高兴什么?瞧您笑得这么开心。”

  “我当然开心了,你瞧。”齐劲拿著珠簪在他面前晃了下。

  “这不是女人用的东西吗?”小赐蹙眉瞧了眼。

  “没错,就是女人的东西。”勾起嘴角,齐劲的笑纹里似乎藏著某种主意。

  “是谁的?”小赐笑得暧昧。“林家姑娘?或是江大人的千金?”

  “啐,你以为我真那么风流?”

  “不是十三少风流,而是那些姑娘们不肯放过您呀。”想想扬州城内一些富家千金,哪个下是想利用关系进入他们齐府参观,顺便一睹十三少的俊容。

  “呵,你还真会说话。”齐劲突然将东西往小赐手中一塞。

  “这是?”

  “去查查这种珠簪是何地的产物,我看这样式并不像咱们汉人之物。”他笑望著小赐。“这任务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查消息我最在行。”小赐拍拍胸脯。

  每回他都被十三少骂笨,这回只要帮得上忙,将十三少交代的事查办清楚,他便可扳回颜面了。

  “那去吧!”他挥挥手。

  “是”小赐开心的离开。

  不久,府中护卫张源走了过来。“十三少,我回来了。”

  “张源!”齐劲立刻站起,拍拍他的肩。“半年不见,瞧你都变白了,比我还娘娘腔。”

  “十三少,您真会开玩笑。”张源被他这一说,可是一睑尴尬。

  “怎么?漠北的生活如何?”十三少邀他坐下聊聊。“令尊的身体还好吧?”

  张源的父亲于十年前迁居漠北,过著放牧的生活。直到半年前,张源的妹子才送来家书,说父亲体弱年迈,直想见见他,于是张源便告假半年,前往探视。

  “家父于一个月前过世了。”张源轻叹了口气。

  “什么?为什么不派人快马回报,我可以——”

  “十三少,您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其他都不需要。”张源笑了笑。“再说我父亲走得很安详,不带一丝苦痛,我已经很欣慰了。”

  “那是因为他看见你,也安了心。”

  “谢谢十三少当时的帮忙,否则我也无法赶回去见我父亲最后一面。”他非

  常诚挚地说。

  “行了行了,别跟我说客套话。你风尘仆仆赶回来一定累了,去歇会儿吧,”齐劲挥挥手,直赶著他去休息。

  张源笑了笑,可才走几步,又似想到什么回过头。“对了十三少,在漠北我听见了—个挺诡怪的消息。”

  “哦?说说看。”齐劲挑起眉。

  “漠北的药学大师田聪,您听说过吧?”

  “当然。田聪只要闻过那味药,任何药剂可都做得出来,包括剧毒。”摸摸下巴,齐劲缓缓说道。

  “没错,可是他在三个月前莫名其妙被暗杀了。”张源又说,

  “这是……为仇?”

  “不清楚,最重要的是他女儿田莹儿在三天后失踪了,任田家怎么找都找不著,大伙直猜测她是不是给——”

  “等等。”齐劲立即伸手阻止道:“你刚刚说……他女儿叫什么?”

  “田莹儿。”张源又说了遍。

  齐劲眯超眸,喃喃复诵著。“田……莹……儿……”

  “十三少,怎么了?”张源见了他的表情直觉不对劲。

  “没……没什么,你去歇著吧。”齐劲揉了揉眉心。

  “好,那属下告退了。”张源的个性与小赐不同,既然十三少不肯说,他也不再追问。

  张源离开后,齐劲似乎仍未理出半点头绪;他不禁想:文府的那位神秘女子也叫田莹儿,她曾说过她会制药,这么说她应该就是田聪那位失踪的女儿。问题是……她为何会出现在文府?

  嗯,这事得查查,他—定得找机会再去—趟文府。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三天后,小赐探得了消息来报,其结果居然和张源所提的那件事有著明显的关连!

  那支珠簪不是产自中原,而是出产于漠北和阗,难怪那上头的玉饰纹路这般细腻、光彩夺目。

  于是齐劲又经过打听,证实文济近来都早出晚归,似乎流连于温柔乡里,只是他不明白,田莹儿不是他养的女人吗?既是如此,他又为何出外寻花问柳?

  还有文择已出府多日,他又是在忙什么呢?

  想了好一会儿,他决定再以“小静”的身分去一趟文府。

  可今天就在他打扮好正准备走出房门时,却被连袂而来的张源与小赐撞见

  “你是谁?”小赐指著他的鼻尖,大声质问:“你是怎么跑到咱们十三少房里的,快说。”

  齐劲瞪著他,只能掀掀眉毛,无奈一叹。

  “你还叹气,我才要叹气呢,若是让十三少发现这事,定会拿我开刀呀!”小赐气呼呼地说。

  可这人高马大的女人居然不吭声,只是对著他笑……天,他都快急死了,她还笑得出来?

  但是……为何这女人的笑容这么眼熟呢?

  “别闹了小赐。”张源望了这女人好一会儿,终于开口。

  “张源,你居然叫我别闹,你别忘了你可是十三少的护卫呀!”小赐难以置信地喊道:“快,快把她抓起来。”

  “我不抓,要抓你抓。”张源撇撇嘴。

  “嗄?你不抓,要我……”小赐回头瞪著这个看似有点面熟的漂亮姑娘。“姑娘,你再不走我真要动手了喔!”

  齐劲不语,只是带了抹笑容睇著他,他真想知道跟了自己好些年的小赐会如何对付一个女人?

  “你还笑,看我怎么打到你哭。”小赐提起气,对她掹挥拳,却没料到对方居然俐落一闪,随即将他的后领一拉。

  “救命……张源救命,”小赐吓得发著抖。

  “你闹够了没?”齐劲用力将他—推,就见小赐张目结舌地掹转身看著

  她……不,是他。

  “十三少!”他指著齐劲的鼻尖,而后又转向张源,看他那副憋不住的笑脸。“你早知道了?为什么要瞒著我?”

  “因为很有意思。”张源摇摇头。

  “我才不觉得有意思,十三少……十三少一定笑死我了。”小赐扁著嘴,甚是委屈。

  “瞧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居然认不出我来。”说起这个,齐劲就不禁感慨。

  “唉……谁要您这么美,美得这么像女人,我自然会误会了。”小赐噘高唇,这才突然又问:“对了十三少,您打扮成这样,是要去哪儿呀?”

  “文府。”他撇撇嘴。

  “啥?文府!您……该不会要诱拐文济吧?听说他这阵子沉迷女色呀。”小赐又在那儿胡思乱想。

  “别怪十三少骂你,连我也受不了。”张源瞪他一眼,接著转向齐劲。“属下知道您定是有目的,需不需要我陪您去?”

  “不必,我这身打扮还让你跟著,岂不露出马脚了?”齐劲扬首笑了笑。“你们等著吧。”

  勾勒起一丝笑影,他趁没有其他人发现之际,赶紧由后门离开。

  小赐搔搔后脑。“我说张源呀,你说十三少是不是生病了,没事打扮成这样,还要去拜访人家,岂不把别人吓坏了?”

  “你别多虑,十三少又不是孩子。”张源眯起眸。“我倒是为他的安危担心,你就待在府里,我追去看看。”

  说完,他旋身飞出矮墙,急追而去。

  小赐傻在原地,暗自碎念著。“哼,会武功就了不起呀?我……我也会呀,我会舞功。”

  说著,他便在原地扭了起来,惹得正好经过的丫鬟们发出阵阵笑声。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齐劲一路踩著小碎步,路上虽有下少人对他投以奇异的探究眼光,可他仍是老神在在,还面带微笑地直往文府走去。

  唉……平时出门轿子坐惯了,没想到走这段路还真远,他恨不得能施展轻功。

  半个时辰后,他终于走到文府外,却已是汗流浃背。

  他轻吐了口气,用袖搭儿轻扬著两颊,这才上前嗲声嗲气地问:“我想找一位田姑娘,请代我转达一下。”

  “田姑娘!你是谁?”守门眯起色迷迷的眼,瞧著长相艳美的齐劲。

  “我是……我叫小静。”齐劲掩唇一笑。

  “小静!”他弯起嘴角,仰著脑袋直瞅著她。“真是好名儿,如果你别长那么高就好了。”

  “哎呀,人家长得高是天生的,没办法呀。”齐劲露出一副无奈样。“你到底让不让人家进去嘛。”

  “那……那你等会儿。”守门转向另一人。“你进去请示—下。”

  当另一人离开后,守门的双眼仍朝他身上直瞟。“姑娘,你打哪来呀?”

  “我……我只是位小丫鬟,小哥就别问了。”齐劲暗地里直翻白眼。

  “可我怎么不曾见过你?你是怎么和田姑娘认识的?”可他似乎看不出齐劲的不耐,还在那儿罗唆。

  “这事说来话长,我跟她算有缘吧。”拨拨两侧的发丝,齐劲笑得很勉强。

  “哦,那——”

  “那位小哥来了!”齐劲眼尖地瞧见刚才前去禀告的人朝这儿疟来,赶紧走向他。“田姑娘愿意见我吗?”

  “田姑娘请你进去。”那人说。

  “谢谢。”齐劲赶紧闪身进入,躲过那房门的纠缠,

  想想……一个男人长得太美也是罪过吗?

  就当他进入田莹儿的房里时,就见她坐在那儿,笑脸迎人地望著他。“小静,你怎么隔这么久才来?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怎么会,你也知道我们作丫鬓的没有什么自由,我今儿个可是趁去街上采

  买的机会来看你的呢。”齐劲微微一笑。

  “从齐府到这儿可不近,你一定累了,瞧你流那么多汗,我帮你擦擦。”说著,莹儿便掏起香帕,为他轻拭额上汗水,

  这帕上带了抹花香气息,拂过睑上直闻到专属她的味道,与淡淡的体香,可莹儿却不知她这样的动作有多诱人?

  他忍不住一把握住她的手。“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

  齐劲说著正打算掏出自己的帕子,这才发现忘了带!

  “我的送你吧。”莹儿笑了笑,便把帕子塞进他手中。

  “谢……谢谢姑娘。”齐劲拿著她的香帕隐隐一笑,然后轻沾了下脸颊,犹如沉浸在温柔乡中。

  “过来坐。”莹儿拉住他的大手往圆几走去。“来,这里有些小点心,要下要吃一点儿?”

  “好,谢——!”

  “别老跟我谢谢,在这儿除了丫鬟小莲外,我没认识几个人,我们就当朋友吧。”莹儿夹了块绿芽糕放在齐劲面前的碗内。

  “好,那我们就作朋友,以后……我可以喊你莹儿吗?”齐劲半眯著眼瞧著她那张妍丽的面容。

  “当然,既是朋友,以后我们就可以常见面了。对下……’莹儿细想了会儿。“不如这样吧,我请文府的人去齐府问问,如果可以,我就把你带来我身边。”

  “你要买我?”他很诧异。

  “别说买,应该说我希望你陪在我身边。”她由衷地说。

  “这个嘛——”齐劲黯下眼神,心想:这不啻是个接近她、了解她的好机会呀!

  “怎么?你不喜欢?”莹儿瞧了眼他深思的眸。

  “不,不是的,我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谢谢你。”他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

  “快别这么说,那你快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她很认真地看著他。

  “呃……”想了想,他才又道:“其实我当初会进齐府,是因为我爹欠了钱庄不少银子,才将我卖给齐府,如今我也挣了一些碎银,只是还不够偿还,不好让莹儿替我忧心,我看算了。”

  “你别顾虑我,快说,你欠他们多少银子?”

  “嗯……五百两吧+”齐劲将脑袋一垂,暗忖以田家的财力,这数目应该不算多吧。

  “五百两。”莹儿笑了笑。“这我还有,就让我替你还,”

  想他们田家以制药闻名,经常为人解毒,自然赚来不少银子,五百两对她而言不过是个小数目。

  “真的?!”呵,她还真爽快,果真是个小富婆。

  “等会儿我就准备好,让你将银子带去齐家。”莹儿扬了抹笑。

  “谢谢……田姑——不,是谢谢莹儿。”他硬是挤出两滴泪,

  “别这么说,你我一见如故啊。”说起这个,她不禁又忆及那个跟了她十年的丫鬟。

  “莹儿,真的谢谢你。”他激动地抱紧她,可吃尽了豆腐。

  莹儿先是笑了笑,而后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他身上的味道像干净的青草香,有点粗扩、率性的感觉,麻醉著她身上每一根神经。

  “呃!”她急急推开他,有丝无措地说:“我说过不用谢的。”

  “好,那我就不说谢了。”齐劲眯起眸子,睨著她那张起疑的脸。“莹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我……我太随意了,因为我自小在乡下长大,对邻居的姊妹们都是这么的……”

  “不、不,是我不好。”自从爹爹被谋杀之后,她的心就渐渐凉了,对任何人都起了疑心,变得自闭又沉闷。

  “不,莹儿最热心了,是我太过大剌剌,以后我会注意。”齐劲双手扭绞著衣物,为了让她内疚,他显露出更深的不安。

  “小静!”

  莹儿看著她,忍不住冲上前紧紧抱住她。“别这样,你是我朋友,就算以后跟著我,我们也毋需主仆相称,你懂吗?”

  “我懂我懂,莹儿是最好的姑娘。”齐劲被她这么抱著,不禁咧嘴无声笑了起来。

  真香……没想到偶尔偷个香也挺不赖的。

  就怕再这么下去,他会闻她身上的味道闻上瘾了!

  “对了,你的伤好些了吗?”说著,莹儿就要撩起她的袖子。

  “别——好,好多了。”齐劲赶紧将双手藏到身后,对著她笑了笑。“我前两天因为好玩,擦了你送的指甲浆,却洗不掉,丑毙了,别瞧了。”

  事实上,是他长臂上之前剃掉的毛都长出来了,被她这一掀可就完蛋了!

  莹儿闻言掩唇一笑。“我帮你。”

  “嗄?’他张大眸。

  “我帮你再涂一遍。”抓住他的手便往铜镜前一压。“你坐好,我挑个美美的颜色帮你再涂上。”

  齐劲只好伸出手,可没忘了抓紧袖门,不让她瞧出端倪。

  也还好他早上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女人,还真试著在指甲上画图,没想到愈画愈不像,倒像一张喷了红墨的血盆大口!更没想到擦掉之后变得不干不净地,还更恐怖呢。

  见她先是拿出某种药水将他指甲上那惨不忍睹的颜色去掉。

  “哇……这是什么东西,真好用呢。”他张眸笑问。

  “这也是我自制的药水。”她无心机地说道。

  “好厉害呀!你曾说你是制药之人,那你的本事一定很大罗?”他一步步试著挖出她来到中原的目的。

  “我……”她愣了下,随即摇摇头。“哪有什么本事,制作一些药方是我的兴趣罢了。”

  “那也要有天分,像我没念过什么书,要有兴趣也没辙。”他眯起眸,仔细瞧著她那逃避的眼神。

  “你有兴趣吗?”她突然—问。

  “呃——有是有,可我大字不识几个,可以吗?”他张大眼。

  “当然可以,以后跟著我,我可以慢慢教你。”莹儿甜甜一笑,那笑容可是让齐劲心惊瞻跳!

  什么呀!

  以前爹爹曾逼他念过几年医书,可他一点兴趣也没,这下为了她,他得重拾医书,那会是个什么状况呀?!

  “你不是说有兴趣?”莹儿质疑地望著他那愕然的睑。

  “我……我是有兴趣。”罢了,先认了再说吧。

  “好,那以后就慢慢教给你了。”这时,她也正好大功告戒。“瞧,美吧!亮闪动人,你本就美艳,这能让你更添几分,说不定改明儿就有哪位公子来跟我要人了。”

  “啥?”齐劲是愈听愈错愕。“不会的,要比美,莹儿才真是美,说不定哪天是你先给人订了去,把小静扔了下来。”

  “这你放心,我一辈子都不嫁的。”说起这,她睑色就沉了下来。

  “为什么?”他不解地问。

  “反正我就是不嫁。”莹儿噘起嘴儿,眼底像是藏著无限愁思。

  “这……好,不嫁不嫁,莹儿若不嫁,我也不嫁,我们一辈子在一块儿。”齐劲掬趣她的手,紧紧握著。

  就这一轻抚,齐劲却有个意外的发现,她的手几处长了结实的厚茧,这么说来她定是个练家子了!

  “好,我们一辈子在一块儿。”这算是誓言吗?

  可以想见,倘若田莹儿得知“她”其实是“他”之后,铁定饶不了他。

  十三少还是自求多福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