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十三少 > 第四章 > 楼采凝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偷香十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偷香十三少 第四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真的,齐劲昨晚那一觉睡得还真是香甜。

  没想到那么小的一瓶药,居然有那么大的效果,不过,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已不见莹儿的人影!

  她究竟去哪儿了呢?

  起身,费了好大的工夫将自己打点好。

  称了称胸前两团够分量的假奶,又化了一个够妖娆的浓妆,只是这头发一样是他的最大败笔。虽然他对女人装束自有一套,可就变不出花样呀!

  老天……该怎么梳整才会更有女人味呀?

  然而就在这时候,小莲进房来了。

  “小静姑娘,需要我帮您吗?”她既是莹儿姑娘的好姊妹,她是该好好服侍。

  “小莲,不用客气,我随意扎扎就行了。”齐劲怪不好意思地说。

  “无妨,我一定可以替你梳一个最适合你的发式。说著,他便搁下手中端来的脸盆。“等会你就可以先梳洗了。”

  “谢谢。”齐劲笑了笑,便看著她为他梳头打扮。

  小莲有一双巧手,不一会儿就将他的头发给绾得又匀又亮,显得特别抢眼。

  “小莲,你真厉害,以后我就买下你专伺候莹儿。”他一得意,居然说溜了嘴儿。

  “你说什么?”小莲—愣;

  “呃!我说呀……我说我如果有钱,是这么大府邸的主人,一定将你买下来。”他开始胡诹。

  “呵……”小莲—笑。“你也会作梦呀,我也常作梦呢,梦见自己是某府里的千金。”

  “我作梦?”他只能干笑。“呵……呵……对,我常作白日梦。”

  “好了,萝作完了,是该出去了。莹儿姑娘今天心情好,想去游宓湖。”小莲笑著又道:“她现在正在和船夫商议游湖的路线,你快去帮著出出主意吧。”

  “哦,我这就去。”齐劲迅速站起,快步朝前定了两步后才想起自己忘了注意走路的姿态,赶紧又扭身离开。

  小莲瞧著,疑惑地皱起双眉,随即心想:她还真是好玩儿,难怪莹儿姑娘会这么喜欢她。

  而当齐劲一到府外,果真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外面,而莹儿正与船夫商议著事情。

  “莹儿,我听小莲说你要去游湖啊?”

  他赶紧走了过去,挨在她身旁直瞧著她那娇美的侧脸。

  “对,以往你都得伺候别人,肯定没好好玩玩。我刚刚眼文济商议,请他带

  咱们去玩玩儿。”莹儿回首笑望著他。

  “文济!”他听了心底不太爽快。“那种男人你还是少接近为妙。”

  “为什么?”她不解地挑起眉。

  “你……你忘了,是你自己说的……他有那种癖好呀!若哪天你——”齐劲提醒她,

  “他的病还需要我来医治,我想他下至于对我怎样,我已经警告过他了。”莹儿有时看似精明,有时又看似单纯。

  “可是——”

  “小静,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你放心,我有武功的。”

  “可是这也不能确保安全,我看我们就别去了。“说到宓湖这地方,他早不知游了多少回了,但是他又不能明说;

  “没关系的,你太多虑了,倒是你呢,也该注意的。”莹儿转身,直凝著齐劲那双忧心仲仲的眼瞳。“再说,我也只准他送我们到下一个河口,到了那地方我就会遣他离开。”

  “既是如此,我们可以自己去呀。”他不明白,为何一定要文济送他们?

  “那不行,因为这湖属私有,文济与对方有交情,若他跟著,对方可通融让咱们的船经过。”莹儿解释著。

  “私有?谁?”

  “护城官林大人。”        

  “胡说,那明明是属——”齐劲赶紧住了口。老天,他今天是怎么了?怎老是说错话呢?

  “小静是说……文济唬我?”

  “不——我胡言乱语了。”挥了挥汗,他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你是不是又犯病了,要不要去给大夫看一下?”瞧他突变燥郁,莹儿忍不住担心地抚上他的额。

  “没事,我很好。”齐劲忍下住握住她的小手,对于她的关心,心底微漾—丝暖意,

  “那可以去游湖吗?”她试著又问。

  见她一早起来就为了他而忙,齐劲著实不忍拒绝,反正有他在,还伯文济会侵犯莹儿吗?

  “当然可以,瞧我壮得很。”齐劲拍拍自己的胸膛,却差点儿将那假胸脯给拍了下来;

  “瞧你,一点儿也没有姑娘家的样子,这样会惹人笑话的。”莹儿赶紧拉下她的手,柔柔一笑。“快上马车吧。”

  齐劲这才忆及自己现在是“女儿身”,于是又开始扭腰摆臀的走向马车。

  可才一掀开轿帘,他便诧异地瞧见文济已坐在车内。

  “小静姑娘!”一瞧见她,文济便眯起一对淫邪的眼。“你今天这头发梳得真好,又添了几分美艳。”

  呕!齐劲险些吐出来。他瞟了瞟眼匡。“谢谢哦。”

  这时莹儿也上了车,当她看见文济瞧著小静的痴迷样时,忍不住为小静担心了,于是赶紧对文济道:“我请你帮我们,你可以拒绝,但既然答应了,也希望你谨守本分,不要有非分之想。”

  “莹儿,我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呢?”他开始干笑了。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

  齐劲看著他们一来一往的对话,以为莹儿口中的非分之想,是指文济对莹儿的邪念,于是道:“对,如果你敢胡思乱想,我就饶不了你。”

  “哦?不知小静姑娘会如何对在下?”他扬起眉,笑睇著她。

  “我……”齐劲—愣,这才发现他那邪佞的笑原来是针对自己而来。

  好,他是无所谓,要来就来吧!只要他别对莹儿下手就行了。只不过,当文济发现他感“性”趣的女人竟是个大男人时,不知会怎么样?

  “你说呢?”齐劲弯起唇线,娇媚的凝注一脸垂涎的文济。

  “在下悉听尊便。”

  “呵……”齐劲掩嘴一笑。“我哪敢对文少爷怎么样,我现在可是借住在文府里,若一个说不好被您轰了出去,那可槽了。”

  “小静姑娘多虑了,我怎会轰你出府呢?能留你住下是我的荣幸呀。”文济的眼神愈来愈怪,莹儿一看就知情况不妙。

  “小静,你别刺激他,他……他可能泛病了。”莹儿赶紧附在齐劲耳畔说。

  “犯病?”齐劲眯起眸,注视著文济。他此刻双颊泛红,眼底有著抹诡火,还真像有此症候。

  “对,我怕他对你不利呢。”握紧他的手,莹儿赶紧转移话题。“文济,你待会儿送我们到下个河口就行了。”

  “我可以陪你们一块儿游湖啊。”

  “不必了,我们姊妹聊天,不想别人打扰。”莹儿直护著小静,怎能让文济那双肆火的眼给亵渎了呢?

  “这……”文济扬眉看向她们。“好吧,那我就不扫两位姑娘的游兴了。”

  “那才对,还有你自己的病该要心里有数,不得放任自己呀。”莹儿忍不住又提醒他。

  “莹儿,我……我没忘。”一思及此,他的手心开始冒冷汗,浑身颤抖著。

  “你的药呢?”为了避免他突然兽性大发,她特制了几瓶药水让他带在身上。



  “我忘了带,但你放心,我会把持住自己。再说……你忘了吗?我最爱的人是你呀。”他带笑的眼看在齐劲眼中可是剌目得要命。

  他最好别犯病,倘若他敢对莹儿想入非非,就别怪他不客气!

  “那好,从现在起你就别多话了。”莹儿摇摇头,若非想借助他之力,她才不想让他来呢。

  文济可说是对莹儿又爱又怕,想一亲芳泽,却又怕得罪她,可他在治疗期间仍会有强烈的需要啊!他又怎么制止得了,只好瞒著她另求发展,就像现在——

  想著,他的视线又不由自主地瞟向齐劲那张艳丽的容颜。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到了宓湖,莹儿立刻要文济先回府,文济又看了她和齐劲一眼,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见他搭另一艘小船离去,莹儿终于松口气。“看他回去,我也放心多了。”

  “我也是。”虽这么说,可他仍觉不对劲。

  为何刚刚在文济离开前,他瞧见他嘴角微勾起的那丝笑痕带点儿诡祟的意味?

  “我听说这宓湖过去有座竹林,非常美,咱们待会儿去那瞧瞧好吗?”莹儿兴奋地说。

  “不是竹林,是柳叶林。”他笑望她那开心的神情。

  “呃,柳叶林吗?”她脸儿一臊,说实在她根本没去过,那儿的美全是听文济叙述。前阵子他力邀她前往一游,被她给拒绝了。

  “没错,是柳叶林。”见她羞赧的容颜,眸光霍变墨沈。

  “你去过这地方?”莹儿意外地张大眸。

  “我——我去过几次,都是为伺候十三少时跟著去的,那儿风光明媚、柳堙如丝,美不胜收。”齐劲一泓不见底的黑潭深情地锁定她。“我可以带你四处看看。”

  “真不好意思,是我想带你出来玩儿,结果倒是你带著我。”说到这儿,莹儿便觉惭愧。

  “那有什么关系,等船靠岸,我们便过去那儿走走。”说著,他便看向湖面那一头,氤氲的潮气不断上扬,形成一股飘渺烟岚。

  “中原的景色真美。”莹儿情不自禁地说。

  “你本来不住在中原吗?”齐劲闻言,便顺著她的话问。

  “我!”发现自己老对小静说溜嘴,她笑著摇摇头“对,我不是中原人。”

  “那你是?”“克底坦族人,是不是很意外?”莹儿担心小静会误会她交友的诚意,紧张地又说:“我不是刻意隐瞒你,而是我——”

  “别这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与苦衷。”他攀住她的肩,说话的语调如同他的表情般温柔。

  莹儿看著看著,竟有些傻了!

  眼前的她是小静吗?为何他眼底出现之前所没有的智慧与隐敛,让她觉得有点陌生。

  “小静!你……”莹儿伸手抚上她的脸,“今天有点不一样。”

  “我!”齐劲缓缓张开嘴,傻笑出声。“我哪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怕你多愁善感而已。”

  “我不会了,该愁的事太多了,只有跟你在一起才能让我稍稍放松心情。”她扬起笑,“知道吗?在漠北时有位跟了我许多年的丫鬟,她虽没你漂亮,可也长得好高大,所以——!”

  “所以你看见我就想起她了?”齐劲转首轻笑。“就把我当成她啊,我无所谓的的。”

  “你真好!”莹儿感激地拥住她。

  “还跟我客气什么,别忘了我们是……好姊妹。”齐劲绽出一抹笑,搂紧她自动投坏送抱的娇躯。

  “那今天我就要让我的好姊妹好好带我去欣赏这里的好风景喔?”抬起头,她突然瞧见小静的睑上沾了一片碎叶。“等等,你睑上有东西。”

  齐劲定住身,望著她缓缓靠近自己,当地轻拍掉他睑上的碎叶时,那轻呼出的香气拂上他的脸。

  老天,这是什么样的折磨啊?

  一会儿,她终于离开他,对他柔媚一笑。“好了,我们走吧,”

  “嗯。”望著她紧握住自己的小手,他眼底又浮上一抹说不出的浓热。

  两人惬意地在柳叶林中漫步,突然,齐劲想到一件事。“你在这等会儿,我去个地方,待会儿给你个惊喜。”

  “什么惊喜?”她喊住他,

  “你等会儿就知道。”齐劲朝她眨眨眼,快步朝另一边走去。

  事实上,这座柳叶林和宓湖全是他们齐府的,为何文济会说要在上个河口与地主打交道?那人不过是负责照顾宓湖与竹叶林的工人,没想到他会藉此收取银两,回去后他非得命张源好好查个清楚不可,

  而他要给莹儿的惊喜便是湖边的竹匡,那是他爹命人在这建造的,专为游湖休憩之用。更棒的是,竹屋后面有艘精致小船,可直达竹叶林的深处,听说那儿气候瞬寒、恍似冬日、景色幽然,林里全是雾气,美极了!

  可就怕管理那竹屋与小船的下人没好好打扫,他得先来巡视一下。

  “小静,我终于等到你了。”才向竹屋走了几步,齐劲便听见如此沈冷的声音,不需要回头,他已猜出对方是谁了。

  “文济,你还没回去?”齐劲扯著笑转过身。

  “我回去了,可我非常想你,所以又搭小船来找你了。”文济那双色迷迷的眼还真会令任何女人胆战。

  但是,他齐劲并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想我?”齐劲仰头轻笑。“你不是喜欢莹儿吗?”

  “我是喜欢她,可我不能碰她。”文济瞠大眼,直瞅著齐劲。“可我看见你的感觉就不—样,我告诉自己—定要得到你!”

  “你够了吧,你不嫌恶心,我还想吐呢。”齐劲眉宇一揽,半眯的眼瞳中激射出寒芒。

  “小静,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文济像是受了刺激,急急街上前抓住齐劲的衣襟。

  想一拳挥开他,又担心泄漏自己的身分,齐劲只好技巧性地跟他斗

  “文少爷,你是不是喝醉了?快放开我。”齐劲稍稍使力扯开他,还故意拔高嗓音。

  “我又没喝酒,怎会暍醉?让我亲亲——”文济欲火高张,紧紧抓著齐劲,就怕让他给跑了!

  “啊——!救命呀……”齐劲一边大喊,一边转身躲开文济的拥抱。

  果真,齐劲的尖叫声传进莹儿耳中,她赶紧飞奔过来,看见这情形是又气又急!下一刻已来到文济身后,用力拉住他的后领往后一拽——

  “文济,你真让我失望!”莹儿狠狠地喊道。

  “你别阻止我,我很痛苦,我——啊!”文济抓著齐劲仍不肯放手,眼看这情况,莹儿只好很狠送他—拳!

  “啊!”文济赫然倒地,昏厥过去。

  “小静,你没事吧?”莹儿赶紧抓住齐劲,眼中还带著泪水。

  “谢谢你及时赶到,我没事。”齐劲故作惊吓的拍抚著胸口。“可是好疼

  呀,他把我的手都给掐疼了。”

  “没事就好,疼的话我回去给你上药。”小静直感内疚。“早知道我就不提议游湖了,他还真是个危险人物。”

  莹儿鼓起腮,直瞪著倒地不起的文济。

  “那他怎么办?”齐劲暗地踢了踢文济。

  “唉——只好请船夫将他送回去,至于我们也跟著回去吧,被他这一搅和都没了兴致了。”莹儿轻叹。

  “别回去,我刚刚说了要给你个惊喜呀。”齐劲想了想又道:“不如这样吧,你去请船夫送他回去,要他晚上再来接咱们。”

  “嗄?!你要在这待那么晚?”

  “呵,我待会儿要带你去的地方,包准你流连忘返。”齐劲挑起眉望著她那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真的?”

  “我没必要骗你呀,”他摇摇头。

  “那……好吧!我这就去通知船夫来扛人。”莹儿开心一笑,接著便转身离去。

  齐劲看著她那翩然如蝶般的姿影,心底涌上一股浓浓的甜意。

  他赶紧走进竹屋,眼看里头情况还不错,这才放宽心;接著他又来到竹屋后,检查那艘小船的状况,却见管理的下人正在清扫著。

  嗯……这人要比方才那人好多了,干得倒不错。

  齐劲走近他。“喂,你叫什么名字?”

  “你……你是谁?怎会跑到这儿来?”下人怒目以对。“这儿可是齐家的地盘,你快离开。”

  “别这样小哥。”齐劲想了想,从身上卸下一只玉佩,递到对方眼前,“认得这个吧?”

  “这……”下人一看吃了一惊。“这不是十三少的随身玉佩吗?怎会在你身上?”

  “这是十三少交给我的,待会儿有位姑娘要去竹叶林逛逛,十三少派我陪著

  她前往。”

  “真是这样?”那人似乎不太相信,十三少怎会找个丫鬟带客呢?

  “我骗你干么?难不成这是假的?”他拿著玉佩在他眼前晃了晃。

  “这……好吧,等我清理干净,那位姑娘何时会来?”下人赶紧拿起抹布将灰尘擦干净。

  “我这就去带她过来。”

  果真,不久后下人就见那个高大的丫鬟带著一位姑娘过来。“就是这位姑娘吗?”

  “没错,你可以退下了。”齐劲将莹儿带进船内。

  当下人离开后,莹儿不禁好奇地问:“他是谁?为什么听你的呢?”

  “他——”齐劲搔搔脑袋。“他……他是顾船的,我给了他一些碎银子,他当然得听我的。”

  “哦。”莹儿点点头,坐在船中。眼看这艘船比刚刚那艘大得多,虽不及画舫的华丽,却有—种雅致的风味。

  “我们这就出发吧。”说著,他便走向前头,解开船绳,让船儿顺著风缓缓移动。

  “好舒服呀。”莹儿闭上眼,感受这清风拂面。

  “喜欢的话,以后我可以经常带你来。”他不经意说溜嘴。

  “什么?你要带我——”

  “不,我的意思是,我和刚刚那小哥很熟,只要我想游湖,他肯定会帮忙。”他干笑著。

  “你过去常和十三少来此?”记得她之前曾这么说。

  “对,他喜欢这儿,经常来。”齐劲皱起眉,真怕自己会露出马脚。

  “他还挺会享受的嘛。”莹儿不屑地勾起嘴角。

  “他——”齐劲看出她睑上的鄙夷,于是转了方向。“看样子你很不喜欢他?”

  “我……我是不喜欢。”本想否认,后来又放弃了。

  “他曾得罪过你?”齐劲想:莫非这又和“金弓”有关?

  “他不但得罪我,还跟我有著深仇大恨。”说起这个,莹儿便紧皱双眉,双手紧握,睑上原有的笑容已不复见。

  “深仇大恨?十三少为人很和善,不太可能与人结怨啊。”齐劲疑惑她为何这么说。

  “那是你们对他的想法,可我对他——”刹那问,爹爹死时的惨状又闪过她脑海,让她痛心异常,

  见她落了泪,心情像是十分沉重,齐劲立刻安慰她。“别想了,我们是出来玩的,落泪可不好。”

  “可我好恨他、好恨……”莹儿忍不住扑向他怀里。

  “好好,齐劲那家伙不是好人,他又坏又贱,这样可以了吧?舒服点儿了没?”轻轻拍打著她的肩,齐劲又推开她,对她眨眨眼。

  见他俏皮的模样,莹儿才破涕而笑;“你哟,就是会逗我,难怪我会离不开你。”

  “真的?那我容许你一辈子赖著我。”齐劲咧开嘴,笑得可开怀呢!

  “你呀,就是这张嘴厉害。”莹儿推开他,转向另一头,望著两岸的翠竹整齐排列著,发出沙沙的树叶摩擦声。

  齐劲站在她身侧,往同一方向看去,这时,已慢慢朝竹叶林的最深处移动,也能感受到气候渐渐沁凉。

  莹儿忍不住打了记哆嗦,紧抱住自己。

  “冷吧?”齐劲不禁关心地问。

  “还好。”她摇摇头。

  “我记得这船上放了许多御寒衣物,我去拿。”不忍见她受寒,他急著要去拿件斗篷为她披上。

  “不要,你别走。”眼前景色愈来愈美,让她瞧得几乎目不转睛了!

  两侧不但有美丽的七彩竹林,远远望去山巅更抹上一层秋山黄叶的困红,离离蔚蔚,葱葱薯笼,半山腰萦青缭白与显露的日阳掩映生辉……

  “哇……好美!”她由衷赞叹。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他一手揽住她的肩,笑意盎然地。

  “我喜欢,可又好怕这么美的一幕只是海市蜃楼、镜花水月呀!”这么美的美景,让她连眨眼都舍不得呢。

  “放心,只要你想来,我们随时都可以来。”他转向她,而她也转向他,两人相识而笑。

  蓦然,一道冷风又袭来,莹儿才明显感觉气温骤降。

  “好冷。”她深吸了口气,颤抖地说。

  “等等,我去拿斗篷。”齐劲赶紧走向小船的角落,到储藏间内找著御寒衣物。

  莹儿转首看著他那忙碌的身影,就在这瞬间,她才发现原来小静这么会照顾人,跟“她”在一块儿,她心底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安全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