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十三少 > 第六章 > 楼采凝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偷香十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偷香十三少 第六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齐劲回到齐府之后,吃了几帖药,体力已明显好转。

  第三天,他已能坐在床上自行运气疗伤。

  然而这些日子里,他不曾见过莹儿,几次派小赐请她过来都遭她拒绝,可见她心底仍有恨意。

  于是,他能下床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她。

  来到东翼厢房,齐劲先在门外顿了会儿,却听见里头不停发出捣东西的声音,直觉疑惑地扣了下门扉。

  乍闻敲门声,正忙著的莹儿霍然一震,所捣的药与钵掉在地上,发出一记破碎声。

  门外的齐劲被这声响给吓了跳,不等回应便推门而人,见到的就是她蹲在地上捡拾碎片的一幕,

  不知是不是见到他太过紧张,莹儿居然被碎片劫伤了手,低吟了声。“啊!”

  “怎么了?我看看。”他快步走向她,抬起她的手。

  “不要。”她抽回手,将渗出血珠的食指含进嘴里。

  “别这么做,让我来。”她拒绝不了,因而将手交给他。

  “天,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他转向她:“你既然会制药,身上一定有外伤药吧?”

  莹儿看他那笃定的眼神:心想是隐瞒不过了,于是从腰带中拿出一只小瓶,递到他眼前。“喏。”

  “谢了,”开心的接过手,他细心地为它上药,之后又从衣角撕了块碎布为她包扎好。

  莹儿抬起眼,凝注著他那张漂亮中又不失性格的睑,今天是她第一次面对男子打扮的他,可要比“小静”的装扮好看多了,且更具男人的险力!

  此刻,她才明白,为何来到江南后,她所听见的全是“江南六少”的功绩,以及他们的绝俊外貌啊!

  这样的男人会是她的杀父仇人吗?他矢口否认,而自己又该如何车握真桐,尤其他曾经是她最亲密的“好姊妹”,如今却变成她至恨的人,今后她该如何面对他?

  “这样好多了。”齐劲才抬头,便对上她瞅视著他的视线。

  莹儿心一惊,连忙转过脸,躲开他的注视,

  “怎么了?只敢偷看我?就不敢与我对视?”他笑看著她错愕的眼神。

  “我哪有?”她赶紧转过睑瞪著他;“我只是不屑理你。”

  “为什么?”她这样的回应早在齐劲的意料之中,因此他非但不生气,还笑脸迎向她。

  “我……我就不想看到你这个杀父仇人。”她鼓起腮,打算继续捡地上的碎片。

  “等等,这种事叫下人来做就行了。”

  用力抓住她的手,在他浓眉之下那沈敛的眼神丝毫未从她脸上移开。“我听张源说了,在船上你就指称我杀了你父亲,难怪你会恨我入骨,可我要说的是,我没杀你父亲。”

  “杀人的人会承认才怪。”她鄙视一笑。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但你别激动,快到桌旁坐下,这些东西我会让下人来清理。”

  “我不用你们齐府的人伺候!”

  “那文济的人就可以罗?”他无意与她争辩,只想知道她为何信誓旦旦的指控他就是她的杀父仇人?

  “你!你无理取闹。”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可他却不放,拉扯之间齐劲赫然瞧见地上那些捣了—半的药材,顿觉眼熟极了!

  拾起药材,他一瞧再瞧,蓦然转向她,望著她那对逃避的眼神。“我这阵子喝的药都是你准备的?”

  “我……我哪那么好心呀!你别胡扯了,请你离开,要不就放我离开!”莹儿冷眼睇著他,可不难看出她眼眶中的水雾。

  “好,那我只好去问厨房的曾嫂了。”

  他站起,才要转身却被她抓住大腿。“你别去!”

  齐劲蜷起嘴角笑了笑。“好,我不去,你照实说,我就谁都不怪。”

  她瞪著他,而后站起来。“说就说,可是你也不要太得意,我还是非常恨你的。”

  “哦,我知道你一直忘不了我,说吧。”他双臂环胸,笑睇著她的表情。

  “我忘不了你?!我不是,我是——”听他这么说,莹儿想解释又不知怎么开头,都快急坏了。

  “我又没说什么?俗话说得好:没有爱,哪有恨,所以你既恨我,就表示爱我,既然爱我,那就一定忘不了我,不是吗?”他衔著笑,对她说著这些似是而

  非的话,让她的心更乱了!

  “你……你……”

  “你刚刚要说的话还没说呢?下要一直喊我,我不会跑掉的。”他微扬起嘴角,那出众的俊容带著致命的魅惑力。

  “好,你不要再嬉皮笑脸,我说就是。”莹儿深吸了口气。“我是因为内疚,是我那一掌害得你受了重伤。而一开始你一直下吸收大夫的药方,曾嫂很忧急地直以为是她没把药煮好,我便告诉她我可以帮她。”

  “我很好奇,她怎会答应你?”他俊眉一挑。

  “我很诚心地跟她说,我会制药,能将药物中的精华提炼出来,或许你就能吸收了,她才大胆让我一试。”

  “可我更好奇,你为什么要救我,我死了你岂不了了恨吗?”齐劲黑澄澄的眸染著笑,直看著她那低垂的小脸。

  “我——我——我是担心我弄错了,你矢口否认杀害我爹,所以我必需谨慎查明。但你放心,一旦查出凶手确实是你,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莹儿咬著唇说。

  “嗯。”齐劲点点头。“这个理由很好,我赞成。不过……在尚未证实我是你的杀父仇人之前,别再那么恨我了好不好?”

  他执起她的手,温柔的眸于直瞅著她,让莹儿心头一热。

  “我还是恨你,恨你欺骗我。”她鼓起腮。

  “骗你是逼不得已的,你说我若不扮成女人,你会理我吗?”他的嗓音低沉,让她心头微漾。

  “我——可我现在更不想理你。”

  “别这样,别忘了我们曾经同床共枕过。”偏著脸,他偷观她的小脸。

  她瞬间变了脸,掹回头抡起拳。“你……你再说,再说我就杀了你!我真后侮,后悔为什么要救你。”

  “……”他握住她的拳头。“别这样,我现在已经痊愈了,你可打不过我,我更不想伤了你。”

  “你倒是挺傲的,看我怎么对付你。”莹儿僵了小睑,气得运足气就要对他

  击掌。

  齐劲柯落地往侧边一闪,那掌风正好击中木柜上的花盆,就见花盆掹地爆碎开来!

  “哇……你别这么悍,我可怕你。”他只守不攻。

  “你不是武功高强吗?快出招呀!”莹儿仍强硬地出手,丝毫下见收势。

  “天哪,你真狠,当真要取我的命呀?”齐劲边闪便笑著,完全不将她招招逼人的拳脚放在眼里。

  “你还笑?!”她恼火地一跺脚,怒视著他。

  “你好可爱,我忍不住嘛!”他耸耸肩,对著她哂笑著。

  “齐劲,你——好过分。”莹儿又猛吸了口气。“这次你可得小心点,我绝对会全力以赴——”

  果真,她使尽全力,直对著他的门面进攻。

  齐劲闪得累了,索性一把钳住她的手将她搂进怀中。“你还真很,想毁我的容呀?”

  “你!”她猛力挣扎,才一转首却被他吻住,这股震惊让她赫然傻住,也忘了要拒绝。

  齐劲吮住她的檀口,深澡吸吮著,舌尖窜进她口中,搅和著一片热情与醺然。

  他狂野的吻让莹儿胸口一窒,要推开他却无力可施。“唔——”

  这样温润的唇是他向往已久,这样浓烈的女人香让他迷眩不已,在还没尝够之前,他怎能结束这个吻?

  强硬的双臂紧紧锁住她,他的狂舌不停在她口中搔弄,吸吮著她嘴中的柔软,一寸寸占有她的灵魂。

  果真,莹儿渐渐软化了,身子也陶醉地倚在他怀中,任他的嘴与舌在她口中索求。

  直到齐劲推开她,她才赫然清醒!

  一抬头却见他咧著抹恣意又洒脱的笑,顿时小脸抹上去不掉的嫣红。

  “怎么,脸儿那么红,害羞了?”齐劲偏著脑袋,瞅著她直笑著。

  “你怎么可以?”她含著泪,

  “别哭、别哭,我是真心喜欢你。”他紧抱著她,柔柔地说:“我答应你,一定帮你查出你的杀父仇人,不过……你得告诉我,为什么会认定是我?”

  “我……”她望著他,想了好久才说:“我爹死时,在地上写了‘金弓’二字,我查了好久,与这两字最有关连的人就是你。”

  “老天,该不会有人蓄意陷害我?”齐劲紧蹶双盾,接著又问:“这次的金弓落入文济之手,也是你的主意?”

  “对,我要看看金弓,便以医治文济为条件,文择这才允了我,让我一睹金弓的真面目。”

  一想起这事,她突然拾起头,恍然大悟地看著他。“我懂了,你是为了金弓才找上我的对不对?因为金弓,你才假扮成女人戏弄我对不对?即使是现在……你还在套我话,你好过分。”

  “不是的莹儿,你误会了。”他抓住她激动的身子?

  “那你说,那天你为何会跑到文府去,不就是为了探我吗?”她张大—双眼,含泪地望著他。        

  “我……”齐劲笑了,接著摇摇头。“我不否认,当时我确实有这个意思,不过现在我完全是——”

  “别说了,我才不信,你到底走不走?再下走,那就我走。”

  莹儿推开他急著闯出去,但被齐劲拉住了。“好,我走。可是,请你相信我,我对你……算是一见钟倩吧,如今再见情更深了。”

  说著,他转身步出房门,莹儿却被他这两句话给弄凝了神,再回神时他已不见踪影。

  情不自禁地,她走向窗口,却只能目送他的背影远去……蓦然问心底竟掀起一丝丝的不舍……

  天呀!她竟舍不得他走呀!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小赐,记得我在前往文府前交代你办的事吗?”齐劲一回到大厅便将小赐

  与张源找了来。

  “您是说文择这阵子的去处是吧?”小赐于是问。

  “没错,你有消息了?”

  “早有了,只是不知怎么将消息传给您呀。”小赐笑著又说:“十三少,我可从没让您失望过呀!”

  “好,那你说。”齐劲笑望著他。

  “是这样的,文择这次出府乃为前往北方找寻一株叫‘刺鹤’的药草,专为医治文济纵欲的病症。”小赐娓娓道来。

  “那他现在人在何处?”

  “还在河北。据我所知,他还没找到刺鹤,已被不知名的人士给拦截下来。”小赐想了想。        

  “不知名人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齐劲急著追问。

  “这……小的就不清楚了。”小赐搔搔脑袋,干笑了声。

  “什么?你为什么不继续查下去?!”齐劲皱起眉。

  “我!”小赐一愣。“可您没要我查那么多呀。”

  “你猪脑呀!你知道那种被人误会的感觉吗?”齐劲满心恼怒,每每面对莹儿,总被她扣上“杀父仇人”的罪名,还真是让人气结。        

  “十三少,您是指田姑娘吧!”小赐撇撇嘴。“误会就误会呀,反正又不是您做的,怕什么?”

  “我——”真气人,怎么跟这小子就是有理说不清。

  “小赐,十三少八成是爱上那位田姑娘了。”张源说出齐劲心医的话。

  “十三少,您真……喜欢她?唉!我真是白问,这是早看得出来的。”小赐对著张源说:“看来我们还不如一个女人。”

  “你这死奴才说的是什么鬼话,我对你不好吗?”齐劲可火了。

  “啊!张源救命……”小赐赶紧躲到张源身后,还不怕死地嘀咕著:“你瞧,他为了女人要宰咱们了。”

  “够了小赐,你再闹下去,我可救不了你。”虽然一开始张源也对莹儿有戒心,可前阵子他才从曾嫂门中得知十三少会那么快痊愈,都是莹儿的功劳,他才

  对她大为改观。

  “好好,不开玩笑就是。”小赐吐吐舌,对齐劲一笑。“十三少,您别跟小的计较呀!”

  齐劲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你再搞乱子,小心我逐你出府。”

  “不不,不要呀。”小赐这下可吓坏了。

  “十三少,小赐不过皮了些,您就别怪他。”张源为他说情。

  “你倒会为他说话。那你呢?我要你去漠北办事,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齐劲—对炯利的眼看著张源。

  “我虽很快就回来了,却不负您所托。”张源拱手道。

  “哦!我倒想听听看。”齐劲双眉一扬。“待会儿到我书房,你再详细禀明  。”

  “是。”

  小赐见十三少要与张源辟室密谈,心底满是不甘,更糟的是,十三少似乎气还没消,就不知会怎么惩罚他、于是他左右张望了下,打算偷偷溜人——

  “你要去哪儿?”齐劲突问。

  “呃——十三少,奴才想帮您到厨房弄碗参茶,您的身子刚好,该好好补上一补。”他赶紧说。

  “可我不想喝参茶。”

  “那十三少想喝啥尽管吩咐,奴才马上去弄。”他又是打躬又是作揖,那嬉笑样还真是令齐劲没辙。

  “我要你准备一下,三天后请文济前来一聚。”瞧他前阵子寄人篱下被他打压到底,甚至被他毛手毛脚的,他能不扳回一城吗?

  “什么?您要请文济那王八羔子,他……他不知道玩过多少姑娘家的清白身子,让他进府可是危险……”小赐立即反应。

  “那好,你很有正义感是不?文济进府后,府中所有女眷丫鬓的安危都交给你负责了,”齐劲勾起嘴角,便摇著纸扇与张源一块儿离开大厅。

  “啥?十三少——”小赐皱起眉,眼看齐劲离开,他也只好认了。“唉,十三少就会欺负我。”

  才打算将齐劲刚刚用过的杯子收走,哪知道却看见一枚翡翠戒掉在茶碗旁!

  这……这……这不是他最喜欢的一枚戒吗?每每看十三少戴上,他总是目不转睛地盯著瞧:心想哪天他若揽够了钱一定要买个一模一样的!

  而桌面上还落了个沾了水的字——赠小赐。

  天呀,他小赐虽识字不多,可跟在十三少身边久了,学问也提升不少,这是赠送的赠字准没错,那小赐就是他的名呀!

  没想到十三少早知道他的心思,将这翡翠戒赠给了他。

  呜……小赐感动莫名。待会儿他一定要向张源献献宝。

  对了,办事,他得快点去办十三少方才交代下来的事才成。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当莹儿与小静莫名消失,最心急的莫过于文济了。

  莹儿不见,他的病情就无法控制,而没能将小静纳入自己的猎艳名单中,他更是不甘心哪!

  可当时他被莹儿给击昏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问了在那里的人,却全是齐家的手下,没一个肯告诉他,难道这跟齐劲有关?

  就在他疑惑之际,突然有下人来报。“少爷,齐府的人刚刚来咱们府中下了请柬。”

  “哦,在哪儿?”

  下人递上前。

  文济赶紧抖开一瞧,随即眯起眸。“原来是齐劲邀我去齐府一叙。”

  “大少爷去吗?”下人问道。

  “我还怕他杀我吗?当然是去了。”文济眯起眸。“现在离晚膳还有一段时间,我得好好想个法子,看看怎么应对这场饭局。”

  “是,小的现在就去准备马车。”下人恭谨道。

  “快去。”文济烦闷地挥挥手。

  “是。”

  下人离开后,文济左思右想,不懂为何齐劲今儿个要请他过去,莫非是鸿门宴不成?即便方才在下人面前表现得无畏无惧,可他心底却害伯得要命,如今爹又不在府中,若发生什么事谁来救他?但不去的话肯定会惹来非议……

  就在他这般琢磨下,时间缓缓流逝,眼看赴宴的时间将至,他只好换上一身上等华服,硬著头皮前往了。

  搭上马车,车子直往齐府迈进,虽然齐文两家都是扬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文济却下在“江南六少”之列,在气势上便输了他一截,他自然想在其他方面胜过齐劲!

  沿路上,他不停想著主意,然而到了齐府门外,他脑袋仍是一片空白,压根想不出半点甚子,

  不管了,还是先进去吧,剩下的只好看著办了。

  一进府邸,便在门房的带领下住大厅走去,绕过几处雕梁画栋的建筑后,便闻到一股百花馨香。

  可就在这时,他竟瞧见远处亭子内坐著的人儿居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小静!

  “小静!”他快步定了过去。“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怎不能在这儿呢?”‘小静’娇媚一笑,令他看得失了魂。

  “该不会是齐劲将你劫来这儿的吧?那莹儿呢?”他气愤地握紧拳。“快告诉我她在哪儿,我带你们走。”

  “不行!”    ‘小静’甩开他的手。“十三少不会轻易放过咱们的。”

  “果真是他。”文济眯起眸心,“好,我去找他理论。”

  “这里是齐府,你以为你理论有用吗?”‘小静’轻轻拨了下头发。

  “可——”

  他还没将话说出口,张源已走了过来。“小静说的没错,你找咱们十三少理论根本没用,但有件事可以让你交换她们?”

  “你……你说。”一见到虎背熊腰的张源,不会武功的文济顿时软了气势,连说话都在发抖。

  “告诉我你父亲文择的去处。”

  “我爹……我爹去为我找药材,这个莹儿知道。”文济开始支吾其词。

  “据我所知,这虽然是原因之一,可更重要的是你爹被那些杀害莹儿姑娘的‘密洛派’人士给带走了?”这全是张源调查出来的。

  提起这事,得谢谢老天爷帮忙,本来他要前往北方查采,可就在他出城后下久,竟遇上一人要进城向贵族六少告状,正好为他所拦下。一问之下,才得知原来那人便是密洛派的手下!

  密洛派乃北方蛮夷所成立的敦派,以寻求长生不老为宗旨,经常诱拐童男童女为制药药引,年前十三少得知此讯后,便呈报给皇上,并亲自率兵数千前往剿灭。

  可恨的是余孽难消,由于以他们的技术根本练不出这样的药丸,于是便想到‘药学大师’田聪。

  田聪不愿让众多孩童因而丧命,死不就范,于是他们一气之下杀了他,并宣称自己是“金弓派”的人。因此,田聪才会在临死前在地上写上“金弓’二字。

  可以想见,他们根本就是故意将这罪栽赃给十三少。

  更可恶的是,由于密洛派强行掳掠童男童女,许多人家都搬离该地,在找不到足够药引下,他们居然将脑筋动到众弟子子女身上。此人无法接受,于是携子女一双逃至南方,并打算将密洛派找上文择勾结害十三少一事说出来。

  “你……你怎么知道?”他倒吸了口气。

  “这个嘛……我想不只我,就连皇上也将知道。若你想保命,就将事实招出,这是唯一减轻罪刑的方式。”张源笑说。

  “减轻!”文济开始动摇了,目光又转向齐劲。“可我要小静可以吗?”

  “你要我?”“小静”眉头一扬。“怎么个要法?”

  “我要你陪我一晚。”文济激动地看著她那亮眼的微笑,心底的鼓噪也愈来愈强,继而刺激了他体内的狂欲因子。“若你答应我,我就将全盘供出。”

  “你无礼,可知他是——”

  张源正欲开口,却被齐劲阻止。“张源,你别说了,我答应他。”

  “什么?”张源蹙起眉。

  “不过睡个觉嘛,有何不可?”    ‘小静’走向文济,一手搭在他肩上,“说呀,我正等著听呢。”

  “密洛派当初要莹儿她爹制药不成,于是杀了他,并留下金弓这个模糊的线索,企图让田家找齐劲报仇。”文济望了眼‘小静’又说:“可他们没想到莹儿会单独来南方……”

  见他说到这儿就不说了,只是用一双迷醉的眼看著『小静’,张源这才明白他的病状不轻呀!

  “你还没说完,快说!”他及时换醒文济。

  “我说到哪儿……哦,对了,事后他们又得知莹儿住进我府中,是想借由我们的力量对抗齐劲,于是他们在半路上堵住我爹,请我爹过去一叙。我也只收到他这么一封信,其他的就不知情了。”

  文济说到这儿,不禁带苦笑走向‘小静’。“那我们是不是?”

  “别急,现在你就留在这儿和张源喝两杯,晚上我等你啊。”    ‘小静’露出最妩媚冷艳的笑容,故意在他面前搔首弄姿地离开了。

  “喂……”文济想追上,却慑于张源的威迫,只好乖乖的坐下来喝酒。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