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十三少 > 第八章 > 楼采凝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偷香十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偷香十三少 第八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掌门,请你为我作主,那个齐劲简直是欺人太甚,连我这老头也要压榨到底。”回到密洛派的文择,气冲冲的前往大殿找掌门吕祀让。

  “哼,我就说齐劲那小子心高气傲,老以为自己就是太上皇。”吕祀让蜷起嘴角,奸佞一笑。

  “那我该怎么做?”文择又问。

  “杀了他。”吕祀让眯超眸。

  “杀……”文择气归气,可依然不能不管文济。“可小犬还在他手里呀,这

  么做可能会让他陷入危险。”

  “你放心,我会有万全的准备。”吕祀让笑了,他要杀就杀,哪还管得著文济那小子。

  “是。”文择却仍忧心不已。“你要杀齐劲,我是一千一百个赞成,但绝不能杀了田莹儿,她手上有医治我儿子的药方。”

  “我看你儿子那病态太强了,要治好不容易。”吕祀让语气中饱含不屑。

  “不,田姑娘说有希望的。”文择急著解释。

  “那是因为她要利用你拿到金弓才这么说,你竟然一点也没察觉?不过……如果有我对她施压,那倒有可能。”吕祀让不过是希望她为他们做出长生不死的药丸。毕竟田聪已死,他能依赖的就只有田莹儿了。

  “施压!”文择立刻拱手。“那还请掌门多多帮忙,我就文济一个儿子,绝不能看他就这么下去呀。”

  “行,只要你听我的。”吕祀让捻捻胡。;“看来我得找机会会会齐劲了,瞧瞧他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

  “你要见他?!这……”

  “怎么了?”

  “太危险了吧。你不知道,齐劲已得知你在扬州城强掳数名童男,现正密切注意这事。”文择赶紧警告。

  “他知道?”吕祀让眯起眸。“这下可不妙了。”

  “所以我说,就算你不去找他,他也会来找你。”文择叹了口气,如果文济没在他手上该有多好,那小子就是太沉不住气了。

  “那好,我就等他来吧。”吕祀让露出抹邪笑。

  “什么?我不懂。”

  “你瞧瞧,我们现在所霸占的山头是贡山最隐密的穴口,就算他们找上贡山,绝对攻不上这里,反而会误人陷阱,到时候便可任我宰割。”吕祀让极有信心地说道。

  文择想了想,蓦然一笑。“也对,这地方进出不易,再说天高皇帝远,他要请命调兵也得好一段日子,乘这机会将他解决可永除后患。”

  “可是,该如何将拐他来呢?”吕祀让眉头一揪。

  “咱们先放出与他抗争到底的风声,他若按捺不住自然会找上门,如果他一天不来,咱们就一天抓一对童男童女,逼他自投罗网。”文择发狠地说。

  “呵,真没想到你这么狠呀!”吕祀让眯起眼瞪著他,心付:这家伙心狠手辣,迟早会爬到他头上,他可得小心防范。

  “我……我是为掌门设想呀!”文择赶紧拱手。

  “算了,那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吧。”

  “是,我这就命人去办。”文择也只能信了他。

  “江成。”待他一走,吕祀让立刻唤来大弟子。

  “师父。”

  “盯著文择,如果他有贰心就立刻杀了他。”吕祀让绽出残忍的笑容。

  “是。”

  这场“螳螂捕蝉,麻雀在后”的戏码,开始在这场利益斗争中上演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张源从外头走进齐府,一进府门便对门房问道:“十三少可出府了?”

  门房立即回应:“还没有。”

  “那好。”张源接著又往齐劲的书房走去。

  到了书房,发现十三少并不在里头,辗转又问小厮,才知道十三少正在田莹儿房里。

  张源左右为难的,如果这时候前去,打扰了他们可不好,可是事情又迫在眉睫,不能再耽搁了。

  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走这一趟。

  到了田莹儿的厢房外,张源听见里头传来争执声。

  “莹儿,我不是刻意要找人来看著你,而是为了你的安危著想,你能明白我的用意吗?”

  “明白,我当然明白,从头到尾你就当我是废物,除了依靠你、听从你,难

  道我就不能凭自己的力量去报仇吗?”她紧蹙著一双秀眉,就是不肯看向齐劲。

  “密洛派的人个个心狠手辣,否则他们也不会拿童男童女去作药引,你若是落在他们手上,我该怎么做?”齐劲眯起双眸,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

  “你大可不用管我,我死了对你而言也没什么差别,反正你身边又不缺女人——啊!”

  莹儿话还没说完,已被他揪进怀里,狠狠地咬住她的红唇,像是惩罚似的猛力吸吮著。

  半晌,他重重推开她,双目烁亮地看著她。“你把我齐劲当成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说出这种话!”

  莹儿的心头紧紧揪著,忍不住垂下泪。“对不起……我好乱,我心乱急了……你还是走吧,既然找人限制我的行动,你就别来看我了。”

  “莹儿,你就信我一次,我向你保证不出三个月,我定能将密洛派消灭掉为你报仇,你就暂时乖乖待在府里,好吗?只要你答应我不去找密洛派,我就撤掉门外看守的护卫。”

  莹儿有些被说动,可明明知道仇人是谁,她无法什么也不做的在这儿等呀!

  “答应我,嗯?”说实在的,他也不忍将她关在房里呀!

  “好,我答应你,可你得说到做到,将门口那两个人遣走,我不喜欢这种被拘束的感觉。”莹儿想了想,还是先答应他吧!如果她真要走他也拦不住她的。

  “好,可是你也得信守承诺,不擅自离开。”他要求她的一句话。

  莹儿咬著下唇,背对著他昧著良心点点头。

  见著她允诺,齐劲这才放了心,就在这时突然传来敲门声。

  “谁?”齐劲眉一敛。

  “是我,张源。”张源垂首道。

  “进来吧。”

  张源一入内,齐劲便问:“刻意找来这儿,有事吗?”

  “当然,属下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禀报。”

  看出张源的心思,莹儿体贴地道:“那……那我退下好了。”说著便要步入内室。

  齐劲抓住她的手,摇摇头。“我和张源到外面说,你早些休息。”

  他才跨出房门,莹儿又喊住他。“别忘了将门外两个也带走;”

  齐劲先是一愣,随即明白她指的是门外的护卫,于是笑著摇摇头,对那两位手下说:“撤离吧。”

  “是,十三少,”

  当他们退下后,他再度望向莹儿,语重心长地说:“答应我的话可别忘了,千万别让我失望。”

  深情的一个凝眸后,他这才随著张源离开。

  莹儿心头抽紧,望著他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禁喃念著:“对不起,劲。我知道我太倔强、太固执,可是每个人一辈子总有一个坚持,而我就是要做到,请你原谅我……”

  才回到圆几坐定,她突然想到刚刚张源似乎有事隐瞒她,该不会他所谓的消息与密洛派有关?!

  她赫然挺直身,决定前往,想偷听他们的谈话,

  随著他们离去的方向而去,她果然在齐劲的书房外听见他们细微的谈话声。

  “什么?密洛派真那么大胆!居然敢挑衅我?”齐劲愤而往桌面用力一拍。“简直是不要命了。”

  “当务之急是制止他们的恶行,否则扬州城百姓连家门都不敢出,人心惶惶的,就担心自己的儿女成为他们下—个目标。”

  “咱们扬州兵力呢?”

  “对抗他们是绰绰有余,可是他们目前盘踞在贡山上,那地势非常险峻,很容易落入他们设下的陷阱。”张源诚实回答。

  “真是棘手!对了,上回我不是要你派人去长安向皇上禀明此事,怎么连一点消息也没?”齐劲又问,

  “十三少,路途遥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呀。”

  “我知道,但有备无患,派人前往催促一番。”齐劲气闷地叹了口气。“待会儿我得跟季罡那家伙商议看看了。”

  季罡亦是“江南六少”之一,目前身为江南监察御史,若要调兵经由他速度会快一些。

  “属下这就去备马车。”张源遂道。

  “去吧。”齐劲烦闷地揉著眉心,丝毫没察觉门外莹儿已捻起裙摆,俏俏地从侧门离开。

  当她离开齐府后,便一个人来到贡山山脚下,想深入山上找密洛派的头儿报仇。

  无奈山势险恶崎岖,要上山下容易。

  她轻噫了声无奈叹息,仰首对著青空说道:“老天爷,让我快快找到上山的路吧,只要能报仇,即便要我死都没关系,只是……”

  只是她无法再见著他,那个她已倾心爱上的男人。

  齐劲,对不起,若非我心底还搁著仇,我定会天涯海角跟著你、爱著你……或许是老天爷听见她的祈求,她竟瞧见从山上走下两个身著怪异服装的男人。两人边走边聊道:“掌门要咱们严密看守,轮班轮得还真勤呢。”

  “有什么办法,你别看掌门在文择面前自信满满的,他又怎会不伯齐劲呢?若江南六少联合起来,他就更头痛罗。”其中一人挑挑眉,暗笑地说。

  “小声点,要是被听见你铁定没命!”另一人摇摇头,低声警告他。

  眼看他们就要离开,莹儿见机不可失,立刻从身上取出抹上迷药的飞镖射向他们。那两人中镖之后,连发生什么事都还没弄清楚,便赫然倒地。

  莹儿赶紧将他们拖到一旁的洞穴中安置好,并剥下其中一人的衣物换上。

  “你们与我无怨无仇,我无意伤害你们,这迷药三天后便会退,到时你们就会自动醒来。”

  对著昏迷的两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她便走出洞外,循著他们方才下山的路径上了山。

  走了大半天,莹儿终于找到密洛派占据的山头。

  这里是贡山的山头,地形诡异,难怪齐劲会这么头疼。她得想办法接近密洛派掌门,伺机杀了他!

  莹儿在脸上涂上一层厚厚的土,遮去自己的女性面貌后,才缓步走了进去。

  爹爹,若您地下有知,就请你保佑女儿,一举杀了那个恶人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当齐劲与江南另五少商议之后,决定调出护城军先行围堵贡山,阻绝他们的粮草,他倒要看看他们还能撑到几时。

  可就当他疲累地回到齐府,丫鬟立刻通知他——田姑娘不见了!

  莹儿不见了!

  齐劲倏然一震,第一个反应便是她偷听了他和张源的谈话,才会毫无预警地下告而别。

  “我去找他。”

  他猛然转身,却让小赐给拉住。“十三少,您要去哪儿?”

  “去找莹儿。”他拳头紧紧一握,疾步往外走。

  “您知道她去哪儿了?”小赐不解地跟上。

  “当然知道,她肯定是去贡山了。”他吐了口气,多希望这一切只是他多虑,可是唯有这可能她才会离开。

  张源闻言,百思不解。“您说什么?”

  “她复仇心太重,极有可能偷听了咱们谈话,所以直接找上贡山。”齐劲重重闭上眼,心狂跳个不停。

  为什么她就不肯听他的话?

  她难道不知道他会担心吗?

  “这只是您的猜测,或许她只是出去走走。”

  “不可能!”他摇摇头,脚步却没停下来。

  “十三少,您就这么过去,岂不是坏了刚刚的商议结果?”张源试图拦阻他。

  “你走开!”齐劲板超脸,怒目以对。

  “您单独前往太危险,属下恕难从命。”张源拱手道。

  “你!”齐劲提足气朝张源逼近,有意击退他。

  “十三少请让步,属下武艺不精。”张源应付得非常吃紧。

  “自认不如就让开。”齐劲一手负背,单手抵抗著张源,只进不退,可见去意甚坚。

  “那么让属下跟您一块儿去。”张源亦坚持。

  “不需要。”

  “十三少!”张源最后索性跪了下来,恳求道。

  眼看张源如此,齐劲也不好再拒绝,于是收了势。“好吧,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张源这才展开笑容。

  当他们举步离开,小赐赶忙追上。“十三少,您带张源去,那我呢?您不能丢下我。”

  “我不在,齐府就靠你和管家了,你留守吧。”扔下这话,齐劲便领著张源速速离去。

  小赐忍下住喊道:“十三少,一定要保重呀!”

  齐劲也不回应,只是加快脚步朝前疟,一心想赶赴贡山,在没见到莹儿之前,他是绝对放不下心。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当他们来到贡山山下,立刻被密洛派的手下团团围住。

  齐劲气走神闲地说:“我要见你们掌门人。”

  “行,可我们掌门说了,只见你一位。”带头的扬声笑说。

  “这怎么可以!”张源第一个反对。

  “别说了,我就单独上去。”齐劲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就守在这儿,我若三炷香后仍没出来,就通知季罡。”

  “是。”虽不放心,张源还是得答应。

  接著,齐劲跟著密洛派的一群人上了山,当一行人到达贡山山头,齐劲忍不住朝四周望了眼,希望能找出那抹不告而别的纤影。

  可是几次观望后,他都失望了。莹儿,你究竟在哪里?他在心底呐喊。

  一直到了总堂口,齐劲望著坐在王位上的吕祀让,忍不住衔了抹冷笑朝前走去。

  “十三少,我等了你好久呀。”吕祀让扯唇一笑。

  “等我?!”他撇嘴一笑。“你等我做什么?该不会……想取我性命?”

  “哈……十三少真会开玩笑呀!”对方大笑,随即变了睑色。“不过这玩笑倒是开得妙。”

  吕祀让指著—旁的椅子,

  “坐吧!”

  齐劲下客气地过去坐定。“吕掌门,你可知道你们近来的一些作为非常令人发指?”

  “发指引哼,那些事算得了什么?”吕祀让非但目中无人,而且目无法纪。

  “你当大唐律法为何?”齐劲忍著气。

  “小孩玩意儿,我根本不把它当一回事。”

  “哦,很好。那我这就告辞,不过你也得盘算看看你们的粮食养得了这么多人吗?”至今他都没见到莹儿,莫非真是他猜错了,她并没来贡山?

  “齐劲,你给我站住。”

  吕祀让被他这番话给气昏了头,赫然站了起来。

  齐劲回头,瞧见一个个头矮小的男人在吕祀让身后鬼鬼祟祟的,那怪异行径正好落人他眼底!

  虽然这人睑上涂了灰,一身男人打扮,可他一眼就瞧出那人不是个男人,而是——莹儿!

  就在这一刹那,她立刻发出毒镖朝吕祀让疾射而去,却没想到她的行动早让人怀疑,吕祀让被一旁属下推开避过飞镖。

  在场的文择突然指著她大喊道:“抓住她,她就是田聪之女田莹儿!”

  同一时刻,齐劲施展轻功朝她飞扑过去,眼明手快地将她扛上身,而后拔高身形,闪身飞出,

  “来人呀!快……快追。”吕祀让大声吐暍著,众弟子全部急起直追。

  贡山本就难行,如今又要穿梭林间躲开那些人,真下是件容易的事。

  “你真不听话,说,是不是该打屁股?”他拧著眉,全力加速。

  “我说过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干么追来?”莹儿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般。

  “你一个人的事?”他就是受不了被她拒于千里之外的感受。

  “对,你快走,趁他们把注意力摆在我身上的时候快走。”她往后瞧,就担心被追上。

  突然,她瞧见那些人拿出弓箭打算射向他们,而齐劲身负她的重量,无暇他顾。

  莹儿瞧著眼前的一幕,忍不住落下泪,嘶哑地说:“劲,我有没有说过,我好爱你?”

  齐劲笑说:“你还真会挑时间,是想减轻我的压力吗?”

  闻言,她也笑了,可泪却流不止。“此时此刻我才明白自己有多莽撞,别怪我好吗?”

  “事情都发生了,说这些干么?帮我看看他们追上没?”他现在连回头的空间都没,这山岳诡谲多变,若一个不留神极可能撞上岩壁。

  “你别说话,快点——”她只担心会连累他。“只要听我说就好。”

  齐劲于是沉默了。

  “劲,我没告诉过你我爱你对不对?那我现在要说……我好爱你,你一定要为我好好保重自己……”

  话方落,对方的一支飞箭便朝她射来,她无处可逃,若闪身肯定会害了齐劲,于是她闭上眼承受这支利箭,可她不敢叫,就伯齐劲会为她分神,

  “莹儿,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久不见她回应,卖力急奔的齐劲未作他想,直以为她累了……

  可身后淌下的热液让他的心口一震!伸出手摸向背后,才发觉这湿意是从莹儿身上淌下,将手拿到前头一瞧,那抹红让他腥红了眼——

  他赫然转身,看见她胸前插了一支箭,他恨不得转身和他们一搏,可是他不能这么做,当务之急是先救莹儿,

  于是,他使出全力向前狂奔,终于与后方密洛派弟子的距离愈拉愈远,最后躲进—处破旧的茅屋内。

  “莹儿,你醒醒,你不能死啊,莹儿。”将她放在床上,他不停唤著她的名,当看见她胸前那支差点没入心脏的利箭,双眼不禁热了起来。

  不行,他要救她!

  一定要救她……

  如今他只好将内力灌输给她,维持她的生命,但愿张源与季罡快点赶来。

  将莹儿扶起端坐在前,他则坐在她身前,双掌贴紧她的胸口,将内力传给她

  不久后,背对著他的门板突然发出撞击声,但他依然文风不动,就怕一个闪神莹儿就没救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