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十三少 > 第十章 > 楼采凝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偷香十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偷香十三少 第十章
上一页 目录  
  莹儿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她是带著绝望与心伤离开,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在临行前偷偷来到齐劲房外,透个窗缝看著他模糊的睡颜。

  至于齐劲呢?他又在宋昱的强迫下足足在床上躺了五天,如今他的内力已恢复,体力大有展进,可他却纳闷为何这阵子都不见莹儿来照顾他?

  问过宋昱和小赐,他们直说她身体不适也在休养,可她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呢?居然得静养那么久?

  愈想他愈忧急,今天,他终于忍不住走出房外,独自来到大厅。

  小厮们一瞧见他,立刻说:“十三少,您怎么不去躺著呢?快……小的这就扶您回房。”

  “别烦我,我已经躺了好些日子了。”齐劲用力推开小厮,接著往外头定。

  “张源……张源……小赐……你们都跑哪儿去了?”

  小赐闻声赶紧跑了过来。“十三少,您怎么跑出来了,快——”

  “住口!”齐劲喝止他。“告诉我,莹儿住哪问房,我想去看看她。”

  “啥?”小赐吃了一惊,赶忙顾左右而言他。“我……我是——啊,对了,去问张源,他知道她住哪儿?”

  见小赐就要逃开,齐劲猛地拉住他的后领。“回来。”

  “十三少,你的力气何时变那么大了?”小赐张大眸。

  “知道了吧?我不是再能让你们唬弄的了。”他危险地眯起眸。“去把张源给我叫来,你们两个等会儿来我书房,一个也不能少。”

  “是……”小赐双腿都发软了,瞧著眼前的齐劲,似乎又回到以往那个果断

  坚毅、有主见的十三少了。

  看来,真相是瞒不住了。

  约莫半炷香后,张源和小赐一块儿来到书房,齐劲仰首看著他们,“说,你们究竟有什么事瞒著我?”

  “十三少,我们怎敢瞒——”

  小赐正想继续隐瞒,可张源却制止他。“十三少,很抱歉,我们不是蓄意的,只因您才刚转醒,很多事不知该不该说。”

  “那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说了?”齐劲眯起眸冷睇著他。

  “这……属下不知该怎么说,不如十三少你开口问我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齐劲想了想,问出他最想知道的。“莹儿她住哪儿?目前身体状况如何?”

  “莹儿她……”张源看向小赐。

  “刚刚是谁说会知无不言、言无下尽呀?”齐劲往椅背一靠,半合著眼看向张源。

  “是,我说。莹儿姑娘打从五天前就不见了,我和小赐找了好久,一直找不到她的下落。”张源据实说道。

  “你说什么?”齐劲赫然坐直身躯。“她是家里有急事吗?她虽是府里的丫鬟,可是——”

  “十三少,她不是丫鬟,而是……”张源望著他。“您的女人。”

  “什么?”齐劲一震。

  “您之所以会受伤都是因为她,而她之所以伤心也是为了您,为什么你们要相互折磨呢?”就连小赐也忍下住开口。

  “小赐,你从头到尾给我说清楚。”齐劲突然冲向他,抓住他的双肩。

  小赐于是将莹儿和齐劲认识的经过,钜细靡遗说了出来。“你们相互替对方挨箭,但您却因此忘了她。”

  “天!莹儿……我忘了她?”齐劲难以置信地抓著脑袋。“既是如此,我为什么会忘了她……对了!刚刚张源说我自从中箭受伤后,药石罔效,就连宋昱也

  束手无策,既是如此,我又怎会好了?”齐劲剑眉一挑。

  “是莹儿姑娘刨肉救您的。”

  “刨肉?!”齐劲大惊。

  “她不知从哪儿听来一种传闻,说是父母病重时,子女若刨肉治病祈望能感动天地。而她却为您这么做,一刀一刀划下自己的大腿肉,那份勇气连我看了都动容不已。”张源哑声说著。

  “刨肉治病……”他想起来了,原来她大腿那骇人的疤痕竟是刨肉所致!

  而他却告诉她,他记忆中最深的女人是他的小表妹——老天,她八成是误会了,所以才会伤心离去!

  “我去找她!”他急著想走。

  “等等十三少,您记起来了是吗?”张源挡住他的去路。

  “没有,但我可以先把她追回来。”齐劲如今什么都不想,一心只想将她找回来。

  “那是没用的。”张源这句话唤住他的脚步。气到头来她一样会心碎,一样会离开您。”

  “那我该怎么做?”齐劲的心也乱了。

  “记起过往,这是唯一的方法。”张源语重心长地道。

  他这话说得简单,可老天会帮他吗?

  齐劲仰头望向天际,希望上苍能助他一臂之力。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回到自己的寝房,齐劲紧抱著脑袋,开始思前想后,可愈想他脑袋愈疼,半晌过后依旧一片空白。

  为此,齐劲的脾气变得暴躁:心情异常低落。

  这几日,大伙都不敢面对他,就怕招来一顿怒骂,就连张源与小赐也都尽可能与他保持距离,省得被他陡发的火焰给喷著。

  今天,齐劲再也忍不住了!

  他告诉自己,如果过了今天他依旧记不起任何事,明天一早便前住漠北将她带回来再说。

  就在他泄气地坐在床畔时,突然瞧见床头的矮柜上放了一支珠簪和一罐指甲浆,他堂堂一个大男人房里怎会有这种东西?莫非是莹儿所有!

  他立刻将它们握在手中,瞬间脑海里竞窜过一丝景象,令他掹地一窒,

  是莹儿……她拿著这只珠簪赠给他的画面……可为何他身著女装呢?

  对了,张源曾说过他们是因为这样才接近认识的,那么在文府她原来的房间内必然藏著许多属于他们的记忆了!

  想著,他不颜一切地冲了出去,来到文府后,才发现自从文择被撤爵之后,文府早已人去楼空,几乎成了半个废嘘。

  走了进去,看著里头的一景一物,他赫然想起部分记忆——

  有文济垂涎他美貌的痴迷样,更有莹儿护著他的模糊画面。

  凭著直觉,他走进其中一间闺房,才旋身便瞧见柜上那座“金弓”。

  他忍不住摇头笑了,当初他不就是为了它才潜进文府,继而遇上她,又为了接近她,他不惜男扮女装,两人还同床共枕……

  随著一丝印象勾勒出另外一丝印象……他竟全盘想了起来!

  她的好、她的温柔、她的固执、她的深情——天,他完完全全记起来了!

  为了躲避密洛派的追杀,他们宁可为对方死,但求保全对方的性命,这些记忆全数回到他脑中,再也忘不了了!

  “莹儿,原谅我,我这就去找你,你等著我——一齐劲大声对著穹苍嘶吼著。“老天……你就再成全我一次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回到漠北田家的莹儿一直都郁郁寡欢,她的丫鬟美仑忍不住上前问道:“小姐,你能回来我们都很高兴,可您似乎一点儿也不开心。”

  “怎么会呢?我昨儿个才和娘拿毛皮去市集交易,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的,玩得忒开心的。”她强颜欢笑著。

  “您以为我看不出来,那些全是您装出来的。”美仑虽大半年没跟莹儿在一块儿,可清楚摸透她的心思。

  莹儿仰起头,望著她那粗魁的身材,齐劲男扮女装的模样顿时浮现她脑海,让她的心口涌上一层浓得化下开的思念。

  “齐劲……”她下意识地喃喃轻唤著。

  “他是谁?”美仑耳尖的听见了、

  “他!”莹儿摇摇头,说了又有什么用?

  “唉……不说没关系,可您总不能老是郁郁寡欢、不吃不喝的。”美仑忍不住又说,

  “我哪有不吃不喝?昨儿个晚膳我和娘一块儿用,我不是吃得满多的?”莹儿就是不肯承认。

  “还说呢?那也是做给老夫人看的,事后您回到房里不是闹胃疼,然后全呕出来了?”

  “是……是吗?我忘了,”莹儿将眼神调往远处。

  “我瞧您最近老是魂不守舍的,肯定没一样是记得的。”美仑轻叹了声,随即道:“这么吧,我替您端一些清淡的小菜过来,您多少吃一点、”

  “不用了。”

  “这怎么可以?您非得吃不可。”离开亭子后,美仑便往厨房走去,可在半路上竟被一个绝俊的男人堵住去路!

  “你是?”美仑疑惑地望著他。“你是府中的客人?”

  他没回答她,只是眯著眸直望著她。“真像……”

  真像男扮女装时的他呀!看来她定是当初莹儿口中所说的丫鬟了。

  “像什么?”美仑愣住。

  “没什么。”他笑著摇摇头,“对了姑娘,请问莹儿在哪儿?”

  “你找我们家小姐做什么?”美仑提防地问。

  “不为什么,只为让她—解相思。”他话中有话。

  “解相思!”美仑皱起眉头。“喂,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轻浮呀?说,你到底是谁,否则我要喊人了。”

  “在下齐劲。”他笑说。

  齐……劲……刚刚小姐喃喃念著的不就是这个名字吗?

  美仑赫然张大眸。“你再说—次!”

  “敝人姓齐,单字一个劲。”见这丫鬟防他跟防偷儿似的,他只好再说一遍,

  只不过……他还真是个不速之客,刚刚门房说什么都不肯放他进来,他没辙之下便攀墙了。唉……堂堂十三少攀墙,可千万别传到江南去呀,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粗壮的丫鬟竟笑了出来。“我知道您是谁了,您知道吗?我们家小姐想您想得茶饭不思、睡也睡不著,您肯帮我端膳食过去拾她用吗?”

  听她这么说,齐劲心头一疼,随即道:“当然好!”

  “那您跟我过来。”美仑笑著转身步向厨房,齐劲虽迫不及待地想儿莹儿,可也得劝她吃东西呀!

  此时莹儿仍坐在亭内,双眼无神地望著花圆内生气盎然的花儿,就下明白为何它们总是开得这般美好,而她却憔悴下已?

  突然,一个美丽的瓷盘递到桌上,上头还有各色精致小点。

  虽然可口,但她当真没食欲呀。

  “美仑,端下去,我真吃不下。”在她别开脸的同时,居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也没吃,咱们—块儿用怎么样?”

  莹儿愣了下,连忙抬头望著他,“你……你……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是我?”他挑眉一笑。

  “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是田家,不是齐府。”她震惊地站了起来,说不出心底的感觉,是惊、是喜,或是久别重逢的悸动?

  好想街上前抱住他,可她好伯,伯他仍不记得她呀,

  “我知道这里不是齐府,长途跋涉好长一段路,走到漠北这一带,我还不至于将这里当成江南吧?”他按她坐下,而后坐在她身侧。“门房不放我进来,我只好爬樯,真是有损形象。”

  “爬墙!”她愣然望向他,

  “怎么?不相信?——齐劲笑睇著它,将瓷盘内端近。“好香……还真饿

  了。”

  “你怎么……”

  “快吃,我特地准备了两副碗筷呢。”为她挟了一些小点心后,他先尝了口。“嗯……这儿的小点真不错,我一直以为北方的食物都是肉呀、酒呀的呢。”

  瞧他恣意地笑著、吃著,好像对这里—点儿也不陌生,让莹儿不知该怎么回应。

  “你怎么会有这盘东西?”她终于问出口。

  “这东西?”他笑了笑。“哦……这是美仑给我的。”

  “美仑!”瞧他喊得这么熟稔。“你们认识?”

  “嗯,刚刚才认识的,她很可爱。”他吃了几口又说:“手艺更是不赖,每样东西都很可口。”

  莹儿鼓起腮,原以为他千里迢迢来这里是想起她,没想到只是闲来无事,跑来调戏她的婢女。“那你慢慢吃吧。”

  她气得站起,往前走了几步,却听见他说:“果真很像。”

  “像什么?”莹儿定住脚步。

  “美仑真的很像当初男扮女装的我。”他望著她的背影,等著她的反应。

  可没想到莹儿反应激烈。“是呀!既然你们那么像,那你就去找她吧,祝福你了。”

  往前走了几步后她才煞住步子,缓缓转过身。“你……你刚刚说什么来著?”

  他既然忘了她,又怎会记得那段过去?难道他已想起她了?!

  “我说什么了吗?”齐劲带笑地凝注她。

  “你……既然不说,那就算了。”

  她举步又要离开,齐劲立刻放下碗筷追上去,从她身后抱住她。“别走,你舍得再离开我吗?莹儿!”

  “你!”莹儿的眼眶泌出泪水,哑著嗓说:“你记起来下?”

  “对,记起来了,记起所有。”

  拿出珠簪,交到她手上。“别忘了,这是你送我的,是它勾起我的记忆。”

  “珠簪!”看著它,莹儿也想起过往,不禁笑了出来。“其实你扮女装真的很漂亮,只不过有点奇怪。”

  “奇怪?”他眉一扬。

  “对呀,睑蛋是美,可走路姿态可矬罗,尤其是打扮更是惨不忍睹,好好一张唇却硬要画个血盆大口。”她掩起嘴笑、

  “啥?”他睑色都变了。“可你当时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哦!那我是怎么说的?”她一双杏眸瞅著他。

  “你说我长得很美艳,还因为我比你漂亮吃我的味儿。”说起这,他真不知道该不该骄傲?

  一个男人因为自己美而骄傲岂不难堪?

  原以为她会反驳,可她非但没有,还张著多情的眼望著他。“你真记得了?”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她刚刚那番话是在测验他是不是真的记起她了!

  “莹儿,你还不信呀?”他深情地握住她的手。

  “信了又如何?”她甩开他,

  不知想到什么,她突然变了睑。

  “莹儿!”齐劲诧异地看著她。

  “你不是说东西好吃吗?那就多吃点儿,我好累,想回去歇著了。”轻轻推开他,她便朝前走去。

  “我吃……”看著那一桌子小点,再回头她已走远,齐劲赶忙追上。

  见她不理会,他只好不说话地乖乖跟著她,

  直到一问房门外,她便转身道:“你怎不再多吃点?吃饱喝足你就可以回去了。”

  “莹儿,你听我说。”趁她关门之际他迅速挤身进去。

  “你怎么可以?l她倒吸口气。

  “为什么不可以,我爱你呀!”齐劲不喜欢她拒绝他的态度,本以为她见了他会开心,没想到那只是短短一瞬间,接著她竟表现得如此冷漠。

  “爱我?!”她勾起嘴角,冷冷一笑。“你一定对许多姑娘这么说了。”

  “你究竟误会了我什么?”

  “我什么也没误会,更没必要误会,请你出去。”她摇摇头,指向门口。

  “莹儿!”

  “别叫我,去找你的琳儿吧!”她气得冲口而出;

  “琳——”他突然懂了,随即漾出一个大大的笑。“莹儿,你误会我了。”

  “我误会你什么?是你自己说,她从小就爱捉弄你,而你……你想到的只有她。”她吸吸鼻子,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傻瓜!”他上前扶住她的肩。

  “你别碰我。”她动了下身子。

  “她早嫁人了。”

  这句话震住了莹儿,可想想她又笑说:“原来你忘不了人家,见她嫁给别人,心存遗憾是不是?”

  “喂……你未免太会联想了吧!”齐劲拧起眉,可被她给逼火了。

  见他眸中泛火花,莹儿深吸了口气,“你干么?还想打我吗?你打呀!打呀……”

  “我不打你,我要……爱你。”将她推向软榻,他爬上床,跪在她两侧。

  “琳儿与我从小一块儿长大,我一直拿她当妹妹看待?其实她一直暗恋著我,是我不肯娶她的。”盯住她的眼,他柔声说;

  “谁信你!”她别开睑,可心跳得厉害,

  “不信的话你看。”他拉起袖子,上臂明显有个很深的牙印。“这就是她出嫁前赏给我的,她恨我不肯娶她,所以以此报复,要我一辈子记得她。”

  “那……”她瞪著那牙印好久,接著竟抓过他的臂膀,同样在那位置上狠狠一咬?

  “啊——你们女人怎么总爱咬人!”他疼得皱眉。

  “忘了她没?”莹儿的这句话让齐劲了解到她咬他的用意,

  “忘了忘了,现在你的牙印覆在上头,我怎么还会记得她呢?要想……也只想你。”他笑得开心,哪还管得了臂膀上的伤?

  见上头渗出血珠,她于心不忍地说:“我去拿伤药为你敷上。”

  “你还是关心我的?”他不让,反而勾起她的下巴,对著她的眼肆笑。

  “去你的,让我起来。”莹儿紧蹙起一双秀眉嗔道,

  “我知道你已经相信我了。”深沉似海的眸心漾满痴情:

  莹儿看著看著心—动,缓缓闭上眼。

  齐劲低头吻上她的红唇,含吮著那梦寐以求的滋味……

  她不再反抗,承受著他渐渐狂烈的吻,任他的浓情注满她的心……

  “劲……”情不自禁地,她喊出他的名字。

  “莹儿,”齐劲突然说:“对了,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将小莲找回来了,你不是一直很称赞她吗?”

  “真的?”她笑了。

  “以后就让小莲和美仑陪伴你,嗯?”他再度低下头,大掌掀著她的长裙,

  莹儿赫然张大眼,小手按住他的手。“不——不要——”

  “怎么了?”他不解地望菩她,

  “你走——”莹儿推开他。“我不适合你。”

  “到底怎么了?”

  “没……没什么……”

  齐劲发现她的小手直抓著长裙,似乎不愿让他动它。

  “怎么了?我看看。”温柔地拿下她的手,他掀开她的裙。

  刹那问,一道道惨不忍睹的疤痕暴露出来!

  那不就是她深爱著他的印记吗?

  “你看见了吧?我那么丑,你是不是嫌我?”莹儿转开脸,因伤心而颤抖著。

  “不是我说,你真的——”

  “我真的很丑是吗?”她拧起眉。

  “你真的很傻,你会有这些伤,全都是为了要救我,若我还因此嫌你,那我还是下是人?如果你真担心我会嫌你,那我也在大腿划上几刀。我身上没刀,那我用指尖撕开它好了……”

  说著,他便要往自己的大腿抓下,可吓坏了莹儿!

  她紧急抓住他的手。“不要!”

  “那你信我吗?”齐劲表情谨慎,丝毫不像开玩笑。

  “我信,我信,你不要这么做,千万不要。”含泪的眸医有著浓浓情意,接著她竟自动褪下长裙,娇媚地对他一笑,而后推他躺下坐在他身上,献上柔情的吻。

  “劲……”她激动地喊著。

  “嗯?”

  “我好爱你。”闭上眼,她轻轻吐出这几个字。

  齐劲笑了,他不再多言,用行动证明自己有多爱她……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