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入侵 > 第六章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帅哥入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帅哥入侵 第六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现场最感到震撼的,莫过于米安琳。

  瞠目结舌瞪着尚华骏,她心口因这句话而升起一股暖热,在煨烫着血液。

  他说什么?他说……是她的男朋友?

  有力的臂膀坚定的护卫她,撼动她的心弦,靠在这副胸膛上,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力量,她禁不住感动得想哭。

  想不到啊,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去躲孟修锋,努力结束这段错误的感情,尚华骏却只说了一句话,便轻易让对方死心。

  就见孟修锋一脸错愕,不甘、羞惭、畏怯,以及犹豫在他脸上交错着,头一回,她瞧见自己过去深爱的男人,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被堵得无话可说,招架不住,最后抬不起头来。

  “你要是敢再缠她,没关系,咱们法庭上见,我很乐意奉陪!我相信,你的妻子应该还不晓得自己的老公在外头偷吃吧?”

  孟修锋一听到法庭,立即变脸。

  有家室、有事业的他,承受不起外遇的丑闻,这会毁了他,当下改口:“我知道了,我不会再找她了,也……请她不要再来找我。”说完,便挟着尾巴,逃之夭夭。

  墨镜后的锐眸,眯出不屑。

  “啧,没出息的家伙,逃得挺快的嘛!”

  同样身为男人,最懂男人在想什么,稍一威胁,便原形毕露,根本不用花太多时间打发。

  他低下头,望着怀中傻住的小女人。

  “你还好吧?”

  米安琳不敢置信。“他……走了?”

  “当然,罩门被人掐住了,不走行吗?”俊眉蹙起,勾起她的下巴,语带威胁的审问:“怎么?你舍不得?”

  她要是敢说是,他一定不饶她!

  米安琳摇头。“我只是很讶异,他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因为当初,他缠我缠得很紧。”

  危险的黑眸,转为温和,他可以体会,为何那男人想缠住她,因为自己也有这种心情,这个笨女人心太软了。

  与她相处的那些日子,他深切体会,也许在工作上,她是女强人,但在感情上,她太为别人着想,凡事都习惯自己承担,不哭、不闹、不任性,相处久了,会让男人上瘾,同样的,也会把男人宠坏。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自己才会吃定她呀。

  “走,进屋子去。”他很理所当然的拿过她手中的大袋小袋,把空出的小手握在大掌里,一块走进公寓大楼。

  回到屋子后,他将东西搁在餐桌上,该放冰箱的啤酒或肉类,一一归类,熟悉得跟自个儿家一样。

  两个月没来这里了,还真是怀念啊!

  “有虾子、牛肉、猪肉、蚵仔、蛤蜊——啧啧,这么多菜,都是我爱吃的,你今晚要先炒哪一样?”他愉悦问着,肚子已经开始饥肠辘辊了。

  得不到回应,他抬起头,发现她已不在客厅,便去找她,最后在卧房寻到她的人。

  “原来你在这里,怎么没回答我?”他伸手,将她的身子扳过来,却赫然见到一双哭红的眼。

  米安琳尴尬的避开脸,不想让他瞧见自己哭的样子。

  “我等会儿就去煮饭。”她忙拭去泪水,歉然的笑道。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望着她,被他这么盯着,她反而不好意思了。

  “我没事,只是一时忍不住而已,想到自己以前好傻,为那个男人付出一切,白白浪费了好几年的时间——”

  她想把眼泪擦干,偏偏不管怎么擦,眼泪越掉越多,怎么都擦不完。

  “幸好有你帮忙,不然我还真不知道如何摆脱他。有时候很气自己没用,都三十岁了,还不会处理自己的感情,搞得一团乱,真是活该——”她边哭边笑,俏皮的自嘲。“我没事啦,只是有感而发,一下就好了,真的,我没事。”

  她站起身,想赶快离开他的视线,手腕却被大掌握住。

  她挣脱不开,只好一迳儿解释:“我没事啦,人都有想哭的时候,听说哭一哭对身体很好,我压力大的时候,也会哭一哭,你可以试试喔,这样真的很舒服。”

  这个笨女人,都已经哭成这样了,还要强颜欢笑说没事,居然还建议他也哭一哭?

  不管她说了什么,语意不清,或是逻辑不对,他都不在乎,他只想告诉她三个字。

  “我明白。”

  大掌包住她的后脑,倾身上前,吻住她的唇,热烫,在唇里化开。

  温热的舌,滑进她嘴里,好温柔的吻着,仿佛在安慰着她,试图安抚她的情绪,不让她一个人独自哭泣。

  吻了她一会儿,他才放过她的唇,隔开一点距离观察她的反应,瞧见的,是怔愣。

  “你吻我?”

  “对。”

  这是他第二次吻自己,第一次,他误以为自己是他一夜情的女人,而这一次,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她问。

  他的回答,很理所当然。“因为我是你男朋友。”

  她惊讶久久,仿佛怀疑自己听错,望着他微笑的表情,看起来又不像是在开玩笑,呐呐道:“我以为你说那句话,只是为了要帮我?”

  他轻抚她的头发,拭去她的泪,轻柔的话语,无比磁性。

  “不是假装,我想做你男朋友。”薄唇在她额上亲一个。

  她仍然处在惊讶当中,禁不住摇头。

  “可是我比你大。”

  “没关系,我智商比你高。”

  点点亲吻,印在她脸颊。

  “但你是艺人。”

  “那又如何?”

  薄唇亲吮她可爱的耳垂。

  “艺人不是都禁止交男女朋友?”

  “所以我们都私下偷偷交。”

  亲吮一路往颈子延伸。

  “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那你更应该要把握良机,就当赚到不就好了。”

  大掌摸上她饱满弹性的浑圆。

  “还有问题吗?”

  “……没有……”

  “很好。”

  火热的身躯将她压在床上,协议达成,所以他也不用客气了,省去中间步骤,直接来个成人式的接触。

  他脱去黑色T恤,解开牛仔裤,露出健身有成的胸膛,身下突起的胀大,毫不掩饰对她的欲望。

  等不及她害羞缓慢的动作,他伸手开始卸下她的套装,不让她有矜持的机会。

  他始终相信,这身保守的套装下,必定藏着最深的热情,等人来采撷,而他很乐意一件一件的扒光她,脱下俗气的内衣,扯下阿妈内裤,挑开发髻,仔细欣赏一丝不挂的她。

  “别一直盯着我呀。”

  她脸蛋羞红如火,试图躲进被子里,他当然不会给她机会,将她的双手定在左右两边,一点一滴的审视。

  久违的激情,即将展开……

  她依然在流眼泪,但这回流的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喜悦之泪,因为他让她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好,也教会她一个男人倘若真心想取悦女人,绝不会只顾自己爽快就好。

  他的吻如此缠绵讨好,吻干她的泪水,低哑的嗓音,不住在她耳边轻唤她的名字,仿佛在告诉她,他也很享受,并且在乎她。

  这温柔的男人啊……她轻叹着,一颗受伤的心,被他包围的体温,抚平了伤痛。

  这一刻,她清楚的明白,未来就算两人没有结果,她也不会后悔。

  “阿骏……”

  “嗯?”

  “你好棒……”

  “你知道就好。”

  她禁不住失笑,这男人啊,就是喜欢欺负她。

  心锁一旦被解开,如获重生一般,她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敞开心胸接纳他,明白自己其实早就受他吸引,只是一直不敢承认罢了。

  跟人人哈死的男人谈恋爱,是一项很大的挑战,原以为自己不会再踏入另一段感情,这戏剧性的发展,让两人结合在一起。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即使在感情路上跌了一大跤,她依然决定勇敢跨出一步,接受挑战。

  因为,她想当他的公主。

  “阿骏,你是我的骑士……”

  她拱起身子,热切回应他的冲刺,在汗水交缠中,他低吼着,在她体内释放热情。

  *** **** *** ** ***

  她的单身公寓,开始多了一些男人的东西。

  浴室的杯子里,多了刮胡刀。

  洗脸台上,多了男性护肤乳。

  床头柜上,有他的手表。

  衣橱里,挂着他的居家服。

  棉被里,多了他的味道。

  每个改变,都在宣示一件事,他是她的男朋友,他们同居了。

  尚华骏的家人都在国外,在台湾,他只有经纪公司安排的宿舍,但是他不想回住处,喜欢赖在她这里。

  他说,她的公寓有家的感觉,而他,喜欢抱着软绵绵的她睡觉。

  在台湾,她是他唯一最亲密的人,这一点,让她很有自豪感。

  他们开始了同居的生活,当越过那道防线后,两人之间更加亲密。

  清晨醒来,她蹑手蹑脚的下床,因为怕吵醒他。

  当她换衣服时,原本镜子里只照出她一人,不知何时,背后多了另一张脸,眯笑的眼,咧开的嘴角,毫不遮掩发自内心的色迷迷。

  “呀——”她惊呼,因为那个不乖乖睡觉的人,竟然偷袭她。

  他从身后搂住她,故意不让她穿衣服。

  “怎么起来了?”

  “美女没穿衣服,机不可失。”他毫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毛手毛脚,享用专属的福利。

  她被他搞得好痒,低呼求救,而他顺势吻住那微张的唇,与她缠绵。

  几乎每天清晨,都要来这么一次,他故意逗她,她则在他的热情攻势下,想办法脱身,但往往结果是失败的,最后她又被拉回床上,在他的怀抱下几度失守防线。

  但今天不行,早上她有重要的会议要开,好不容易躲开他的吻,得以说话。

  “这位帅哥,今天我想公休,可否另外预约挂号?”

  “不行,我必须立即看诊。”他像个大孩子,已经箭在弦上,等着发射。

  “好吧……嗯,我给你一个处方笺,去冲冷水五分钟,药到病除。”

  这话让他笑出声,但仍旧耍赖。

  “我身子没病,是心病,一定要玩玩,一整天才有心情工作。”

  “那更糟了。”

  “为什么?”

  “因为把我玩坏了,你只能找充气娃娃,我想你应该不想失身于塑胶吧?那会毁了你一世英名。”

  尚华骏放声大笑,这可爱的小女人,就是有办法把他逗笑,让人不觉得自己被拒绝,而偏偏她还一本正经。

  “我是为你好。”

  噢!他实在爱死她了!

  好吧,看在她这么会说话的分上,暂且休兵。

  食指轻点她的鼻尖。“去吧,放过你。”

  “谢皇上恩典。”芳唇在他薄唇上啾了下,便起身准备上班去。

  在他身边,她乐于当个小女人,因为他喜欢当大男人,只要他高兴,她也很开心。

  他爱她的原因,除了她不会像一般女人无理取闹之外,她还很开明,不容易被八卦杂志影响,变得疑神疑鬼。

  身为艺人,总有绯闻,从出道至今,他的绋闻没停过,每拍一个广告、MTV,或是走秀,身边不乏桃花朵朵开,但是不管他的绯闻闹得多大,她对他的态度,从没变过。

  直到有一天,连他都觉得娱乐版写得太夸张了,任何一个女人,应该都无法忍受自己的男友被人拍到和其他女子在车上亲热。

  “那不是我。”用过晚餐,当她收拾碗筷在厨房洗碗时,他突然来到她身后,从身后搂着她,耳语低喃。

  “咦?”她转过脸,一脸茫然。

  “车震那个报导,男主角不是我,很像,但绝对不是我。”

  米安琳恍然大悟,原来他说的是这件事啊。

  “我知道。”对他报以微笑,她继续洗碗,跟平常一样,没有任何不快。

  “如果你有任何疑问,可以问我,我会据实回答。”

  “我没有问题。”

  她回答得如此干脆,又带着笑脸,反而让他更加不放心,腰间的手臂,搂得更紧。

  “啊,你这样我不方便洗碗呀。”

  “那就不要洗。”将她转过身来,与自己面对面,也不管她沾了洗碗精的手,会弄湿自己的上衣。

  “怎么了?”她偏着头,望着他一脸难得的严肃。

  “如果你对那篇报导很生气,我可以理解。”

  她恍悟,原来他在意的是这个呀。

  “没什么好生气呀,你说了那个人不是你,不是吗?”

  他面露怀疑。“你就这么相信我?”

  她禁不住失笑。“如果你希望我是多疑的女人,那么你要失望了。我对你,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相信,二是离开,我选择第一,而且你的绯闻那么多,几乎每隔一阵子就有,我要是动不动生气,岂不疯掉?”

  她这么理性开明,他当然很高兴,但是太过无动于衷的反应,让他吃起醋来,觉得自己不够被重视,如果她生气,或许他心里还舒服点,尚华骏禁不住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是不是正在消失?

  “你不爱我。”腰间的手臂倏地收紧,展现出他的不满。

  “我当然爱呀。”她毫不犹豫的回答:“就因为爱你,所以相信你,不是我不在乎那些报导,而是我觉得,既然要跟你在一起,便要接受你的一切,因为这是我的选择,我心甘情愿。既然绯闻也是你的一部分,所以我坦然接受它,而且重点不在那些报导是真是假,而是你对我的感觉,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就够了,其他,就顺其自然吧。”

  他深深的望着她,沉默不语。

  她小心观察他的反应,谨慎地问:“这回答……你还满意吗?”

  倘若他不满意,她可要头疼了,因为她不晓得如何当一个吃醋的女人。

  尚华骏突然一把将她拥入怀里,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

  “阿骏,你好用力,我快不能呼吸了啦。”

  他不管,他就是想紧紧抱住她。

  满意,太满意了,她的成熟豁达,窝心体贴,令他倍加珍惜。

  不管外头野花多么香,不管那些名模女星多么美,就是不像她,如此深得他的心。

  在她面前,他可以放心做自己,无须操太多心,不管看过多少风景,唯独她,让他看不厌,只要抱着她,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就觉得很幸福。

  “阿骏……”

  “你这个傻瓜,这么好欺负,会让人吃定你。”

  “如果被你吃定,我也认了,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你才不会真的欺负我呢!”

  俊容从她颈窝抬起,扬着眉。“怎么说?”

  “因为愿意让你欺负的女人,多得数下清,又不差我一个,你说是不是啊?”她眼神顽皮,话中意有所指。

  他闻到了调侃的味道,好啊,这女人不但不吃醋,还故意反过来嘲笑他?当他是种马吗?

  “只可惜,我就爱欺负你一个,你这辈子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她尖叫出声,因为他突然搔她痒,老天!她最怕痒了!

  “别玩呀阿骏——洗碗精弄到衣服了啦——”

  “很简单,脱掉就行了。”

  轻笑声,从厨房延续到卧房,点燃的欲火,也从头烧到脚。

  她无法拒绝他的求欢,因为他是这么可爱,这么逗人,弥补了她的被动,让死板规律的生活,有了精彩。

  如果他要耍赖,她只有认赔的分。

  有时候,她会汗颜,觉得两人似乎太纵欲了点,偏偏这男人不只技巧好,服务态度更好,老是将她逗弄得情不自禁,最后臣服于他的霸道,他的深情。

  她感到好幸福,能够拥有他的爱,是幸运的,如果去在乎那些看图说故事的新闻报导,就太傻了。

  “阿骏……”

  “嗯?”

  “你对我真好……”

  “知道就好,要懂得感恩,了改没?”

  被压在底下的人,失笑出声。

  这就是他呀,表面大男人,骨子里却温柔绅士得很,她怎能不臣服于他?

  她不再言语,用实际行动,彻底表现自己有多么感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