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楔子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又有人在看他了!
  注视着讲台上教授写在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戚易军感觉背后有一股强烈的被窥视感,他眉头一蹙,不明白这视线从何而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近他常感觉到自己被偷窥,而今天他能确定那股让他不甚舒服的目光,差不多是由身后八点钟方向的位置射来。
  那个位子上坐的是谁?到底是谁在窥视他?忍不住心头的好奇,他趁着教授转身写黑板的空档,飞快的转过头去察看——
  孙苡凌忘情的盯着戚易军宽阔结实的背影,她一直很喜欢看他。
  她晓得自己不是个讨喜的女孩——讲话犀利、直来直往,往往得罪人而不自知,所以她的人缘几乎差到爆表,不仅找不到一个知心好友,在校园里也只能当个独行侠。
  她也想过要改变自己的个性,可世事总不尽如人意,脑子一动话就脱口而出,故而至今她的人缘一点长进都没有,不管上什么课都是独来独往。
  可是自从她选了这冷门的珠宝鉴定课之后,她的注意力被转移了,总是不经意就注意到那个从没换过座位的男生。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控制不住自己偷瞧他的欲望,每次上课时总无法不看他,由他背后瞬也不瞬的看着他,已成了自己戒不掉的习惯。
  她已偷看他好几次了,一切都如此令她满足,却没料到今天他会突然回头,她一个反应不及,两人四目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在空中胶着,差点没令她的心脏由喉咙里跳出来!
  她僵在位子上,在他如猎豹般的注视下动弹不得,一张小脸胀得火红,心跳像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坏事被当场活逮般快得不象话。
  戚易军没有盯着她太久,约莫五秒钟的时间就回头坐好。
  他知道那个女孩,好像是国贸系的学生,小他一届的样子,他曾在上课前在教室外遇到过她几次。
  以男人的眼光来看,那女孩称得上是漂亮宝贝。
  她有一头直而长的漂亮黑发,将她那张精致秀气的瓜子脸衬得极为出色,虽穿着寻常学生t恤、牛仔裤,脸上不见任何彩妆,身上各处更不见叮叮当当的首饰,不过走在校园里,应该还是能吸引大部分男生的眼光。
  但重点是,她为何要盯着自己瞧?
  他边思索边转动手上的原子笔,望着原子笔在指间绕出一圈又一圈的圆,他的心思已然不在教授的授课内容上……
  完蛋了!被他发现了,接下来怎么办?
  相较于戚易军的若有所思,孙苡凌则是一颗心紧张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会不会生气了?他就这样转头过去是怎样?要是他不高兴,干么不瞪她或干脆站起来离开?
  天啊!她一定是吓晕了,现在在上课耶!他怎么可能在上课间离席,又不是想被教授死当。
  吼~~现在不是搞懂他到底有没有生气的时候,她现在该想的是,等会儿下课她怎么用最快的方式离开教室,以免他下了课找她算帐!
  她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上完一整堂课,当下课钟声响起,教授一宣布下课的瞬间,她像颗弹跳球般立即弹起来。
  她七手八脚的将课本、笔记和笔袋扔进背包,计划收拾好东西立刻火速冲出教室;孰料人有错手、马有失蹄,越是紧张肢体越是不听话,收了课本,笔袋就掉到地上,才弯身捡起笔袋,臀部又撞到桌角,连带的又将笔记撞掉,总之只能用一团混乱来形容。
  “喏,你的笔记。”
  就在她咬牙揉着撞疼的臀部之际,一只大掌为她拾起地上的笔记,低醇性感的声音随之响起。
  瞪着那拿着笔记的手,耳朵接收到对方的声音,她暗暗狠抽口气——毁了毁了,他一定是来兴师问罪的!
  别问她为何听得出那是戚易军的声音,即使她从来没和他说过话,但她就是知道!
  “谢、谢谢……”人家的好意都端到面前了,她只好硬着头皮接下,并同时注意到他的指甲修剪得极为干净……
  见鬼了!她竟然在这时候还在意人家的指甲剪得干不干净?!她一定是吓胡涂了!
  “不客气。”戚易军扯开好看的笑容,把笔记交给她之后仍杵在原地。
  “呃……下课了你不走吗?”颤抖的将东西全收到背包里,她感觉自己的背已然汗湿。
  “要啊。”戚易军将双手插进微垮的牛仔裤袋里,一双略长且性感的内双眼有意无意的睐着她。“看来你也要走了,不如我们就一道走吧!”
  孙苡凌感到一阵晕眩——来了,他果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