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一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一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出乎孙苡凌的预料,戚易军并没有任何兴师问罪的意思,他只是陪她走在校园里,离开教室后什么话都没说,更没有质问她为何偷看他。
  就因为他如此自在,孙苡凌更感到别扭,与他并肩走了约莫五分钟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那个……”
  “嗯?”戚易军踩着稳健的脚步,原本还欣赏着校园里的花花草草,突地听见她的声音,侧过脸应声询问。
  一见他又盯着自己瞧,她的一颗心再次不安分的乱跳,头上太阳又那么大,晒得她头晕脑胀,嘴里更是干涸得泛出苦味。
  她不自觉地以舌轻舔过自己干燥的唇瓣。“你……没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说什么?”他挑眉,漂亮的眼眸掠过些许深沈的流光。
  她是在引诱他,还是不经意的做出那诱人的动作?他突然觉得今天怎么这么热,让他有些冒汗。
  “我哪知道你要说什么?!”别闹了阿sir!嘴巴长在你脸上,怎么会反问我要说什么呢?!
  孙苡凌完全不晓得自己不经意的动作带给戚易军怎样的感受,听了他的问话后一整个错愕傻眼。
  “我没什么想说的,倒是你,想说什么就直说无你。”他原本就不是多话的男人,于是他试着诱导她开口,说说关于她自己的事。
  他当然很好奇她为什么偷看他,也约莫猜得到她之所以偷看他的理由,但他却不打算戳破。
  不论男人女人,偷看异性无非是因为下列理由:若不是看对方长得怪,就是暗自欣赏对方——以他对自己的了解,孙苡凌之所以利用上课时间偷偷看他,断不可能是因为前者,绝对是后者无疑。
  能有如她这样的美ㄝ欣赏自己,是件值得愉悦的事,不过他是个男人,在爱情的领域里他才是该主动的一方,如今竟让她捷足先登,说真格的,让他心里不太舒坦。
  爱情是场战争,再怎么说都该由他开始才对——要说他大男人主义也无所谓,他就是认为这种事该由男人主动。
  虽然很多人说大学玩四年,也有人说大学时代是恋爱的最佳时期,但他却鲜少去注意身边的女孩,连同班同学中有怎样的女同学都不太注意,但不讳言,向他示好的女同学并不在少数,只是他从来不放在心上。
  奇怪的是,他却清楚认得孙苡凌。
  她清丽的外型很难不引起男人的注意,他对她印象深刻,甚至对她也颇有好感。
  既然双方都有好感就好办了。她的意图如此明显,所以他愿意给她申诉的机会,听听她心里的想法,他再决定如何展开攻势。
  “我……”来了!就知道他不可能不问的!孙苡凌闭了闭眼,完全理解他说那些话的重点。
  “想说什么就说,没关系的。”他噙着性感的笑容,状似温柔的催促。
  “……”这分明是挖个洞让她往下跳嘛!孙苡凌完全看穿他的诡计,心一横,豁出去了。“其实我很喜欢你。”
  “嗯哼,所以你偷看我,是想跟我交往吗?”他轻哼一声,她的回答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内,他心底暗暗自喜。
  “嗄?”她眨了眨眼,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我没想过耶!”
  “嗄?真可惜……”他一愣,没想到她只是纯欣赏,没有半点与他交往的意愿,实在令他有些失望。
  “可惜是什么意思?”她不很明白的抬头看他,心跳莫名加快。
  难道他……也喜欢她吗?天啊!这怎么可能,她想都没想过他会注意到自己……不不不,别胡思乱想,若不是今天偷窥被他发现,他恐怕到现在还不晓得她的存在。
  “呃,你不是认真的吧?”虽说她不断催眠自己不准胡思乱想,但有些想法一旦在脑子里冒出头,就很难连根拔除,她管不住自己的嘴,没经过大脑思考便脱口问道。
  “什么?交往的事吗?”他挑眉,侧过脸来凝着她。
  “是……是啊!”突然让他这么一瞧,她的心跳又失速了。
  该死的!她已经够紧张了,心脏就别再这么乱跳了行吗?而且她在结巴个什么劲儿?平常的伶牙俐齿死到哪儿去了?!
  戚易军耸了耸肩。“这种事不是我说好就能算数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当然也要你愿意才行。”
  “我当然愿意!”她脱口而出。
  剎那间两人四目在空气中交会,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了什么,霎时一张粉脸胀得火红,忙不迭撇开粉脸回避他过于炽热的眼。
  “不好意思了?”他轻笑软声揶揄,挺喜欢瞧她害羞的样子。“既然你同意,那么我们就决定交往喽?”
  “好、好啊!”欧卖尬!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可是……“不过,有些事我必须先跟你说清楚。”
  “好,你说。”她的多话恰好与他互补,他乐得倾听。
  “其实我的个性不太好,说话很直,有时伤了人还不自知,所以我的人缘很差,没多少朋友。”她拧起眉心,不是很乐意坦白自己性格上的缺点,但她还是想先说清楚,以免之后他后悔……
  “是喔?”他满脸讶异。“完全看不出来!”
  “拜托~~个性这种东西看得出来才有鬼!”她翻了翻白眼,不自觉的显露平日说话的习惯。
  “喔~~”他揶揄的拉长尾音,全然理解她之所以说自己个性不好的意思。“还好,还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只要不讲脏话就好了。”
  现在时代不同了,女性自主意识不比男性弱,有些女孩讲话比男人还粗鲁,尤其是在网络上,国骂、三字经什么都来,倘若她只是这种“程度”的直言,他毫无异议接受。
  “什么脏话?”她愣了下,脑袋转了转,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噢不,这你可以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粗鲁。”
  “很好。”他满意的伸手轻拍了下她的头,继而啊开大大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特别耀眼。“我没问题了,对了,接下来你还有课吗?”
  “还有一堂国际贸易……”她感到一阵晕眩,分不清是因为头顶上的太阳太大,还是因为他灿烂的笑容。
  他没问题是什么意思?是说愿意跟她交往了吗?妈啊~~她开心得快要昏倒了;可是真是她想的那样吗?他话没有说清楚,不会到头来成了她剃头担子一头热,那可就糗大了!
  “我接下来没课了,我先送你到国际贸易教室,上完课之后我在民俗馆前面等你。”
  他看了看表,距离下节课剩不到三分钟,他果断且迅速的安排好接下来的行程。
  “等我干么?”她又愣了下,心下懊恼自己怎么会在他面前像个傻瓜似的,动不动就发愣,实在很糟糕。
  “约会啊!”他回答得理所当然,彷佛他们是相恋已久的情侣。“我们不是决定要交往了吗?”
  “……嗯!”她的小脸漾开兴奋的浅粉色,用力的点了下头。
  “好了,上课时间快到了,我们要加快脚步了!”他想也没想的牵起她的手,小跑步的往国际贸易教室跑去。
  孙苡凌心里漾满了开心与满足,带着点小害羞任由他牵握着自己的手,与他一同往教室的方向奔跑——
  成群的鸟儿飞掠过窗外,孙苡凌站在窗边看着鸟群优雅的动作,微扬的嘴角不由得轻叹出声。
  “怎么了?在想什么?”戚易军推门而入,就看到妻子坐在窗边对着窗外浅笑,他上前由身后搂住她的腰,温柔的轻声询问。
  “没有啦,只是想起大学时我们刚认识,在课堂间你突然回头看我的时候。”孙苡凌轻笑出声,想起自己青涩的年代,至今都还觉得当时着实蠢到极点。
  “是喔?你都没跟我提过,当年我回头看你时,你心里的想法。”他跟着轻笑,也想起当年课堂上的情景。
  “那时候能有什么想法?吓都吓死了好不好?”孙苡凌拍了拍丈夫环在自己腰际上的手臂,轻缓的摇了摇头。“我当时心脏差点由嘴巴里跳出来。”
  “我看起来像会吃人的样子吗?”他大笑,笑得抵着她的胸膛都在震动。
  “不像啊!可是人家就是紧张嘛!”拜托~~紧张都紧张死了,哪会注意那么多?她好笑的啐了声。
  “你?你会紧张?”戚易军瞠大双眸,接着忍不住又笑了。“这可不像我认识的你,老婆,你到底还有多少面相是我不曾看过的?”
  即使经过五年的交往后结婚,他发现自己还不是很了解枕边人,偶尔她会像小孩子一样任性,偶尔又会成熟得超乎她的年纪,总之他常猜不透她心里的想法就是了。
  偶尔他也会猜想,自己到底娶了个什么样的老婆?可思来想去总找不到一个标准答案,不过那完全不影响他对妻子的感情,他很满意目前的生活型态,拥有幸福的家庭及人人称羡的高薪工作——
  已有近四十年历史的翱翔企业是由化妆品公司起家,发展初期十分顺利,但近几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渐呈疲态,董事长为了挽救颓势,任用了一批强悍的生力军执行改革——
  首先设立全新品牌“sweetbeauty”,将原本的主力化妆品更加推陈出新,并针对不同年龄层的女性消费者开发新路线、新产品,成功拓展消费者客层,俨然成为新一代女性用品的指标品牌。
  新品牌朝三个路线发展,之一当然是女性化妆品,重新建立品牌风格,定期推出不同产品代言人,以抗过敏和美白为诉求重点,很快就攻下亚洲爱美ㄝ性最喜爱的第一品牌之位。
  再来是让女性爱不释手的珠宝饰品。
  “sweetbeauty”所推出的珠宝饰品,设计新颖且具有保值性,价位由中等到高档皆有,从年轻女孩到中年贵你都有合适的商品提供挑选,教女性趋之若鹜。
  最后是服装,引进新兴设计师设计新款,风格多样,有令人惊艳的新意,平价路线更深得女性上班族群的喜好,不管是不是周年庆,“sweetbeauty”的专柜总是生意兴隆。
  “sweetbeauty”之所以能再创企业奇迹,主要功臣有三位——甫从国外被挖角回来的化妆部经理皇甫修,一直深耕囼灣巿场的服装部总设计师樊宇农,珠宝首饰部门则由业界知名的设计师戚易军全权负责,也就是他本人。
  老董事长杨冠志给他极大的自由空间,他不必天天到公司打卡上班,大部分的时间都留在家里画设计图,公司若有事就用電話、e-mail联络,既可以达成工作进度,又可以陪伴老婆,一举数得。
  “你说的是天方夜谭吗?我们经过五年多的交往,外加近一年多的婚姻生活,我哪种模样你没见过?”孙苡凌抬头后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很多啊!况且我这中间还去法国留学了两年,我错失太多机会了。”虽说出国深造是加强自己的专业能力,但至今他仍为此感到些许遗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