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二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二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哈!那两年我也很忙啊!忙着工作,忙着照顾家人,我可没时间闲着。”正好那两年母亲因为中风需要人照料,于是她和父亲轮流照顾母亲,还身负全家的经济重担,她忙到不行,哪来时间伤春悲秋。
  “嘿!你这么说还真教我伤心。”想当时他一个人在法国,可是想她想得心力交瘁,偏偏越洋電話又贵得吓人,老婆因节省不准他常打電話回囼灣,他只得一个人在法国苦哈哈的被思念折磨。
  “当时我在法国想你想得快疯了,你竟然只给我一句没时间闲着,原来你那时候一点都不想念我。”他小心眼的斤斤计较起来。
  “天地良心喔!虽然那时候我忙得不可开交,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是会想你的。”他不晓得的是,那时候的她经常泪湿枕头,就是因思念成疾才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好在那些都是陈年往事了,现在的他天天陪在自己身边,若不是他重提往事,她还真不想承认自己也有那段惨淡岁月。
  “这样我的心理稍微平衡了点。”他轻笑,终于不再钻牛角尖。“老婆,你记得今晚我们得回老妈家吗?”由于老妈一直催着很久没见到他们,所以上礼拜便安排了今日得回去“参见”,是早已经排定的行程。
  “嗯哼,当然记得。”对于双方家人的大小事,不论是约定聚餐或生日、节庆,她都清清楚楚的记在脑子里,这也是深得婆婆欢心的“特异功能”,她引以为傲。
  “那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该准备出门了?”他看了看时间,加上可能塞车的状态,预估晚饭时间可以回到老家。
  “好,我换件衣服,我们就出门了。”
  戚家人围坐在餐桌旁,桌上的各式菜色令所有人大快朵颐,每个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妈,这个鳮汤真好喝,你一定要教我怎么做才行。”品尝着浓醇的香菇鳮汤,孙苡凌不忘夸赞婆婆的好手艺,并央求婆婆一定得教她才行。
  “哎呀~~这很简单的啦!”戚易军的妈妈陈月娥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边吃着餐点边传授媳你自己拿手菜的“秘技”。“那个鳮一定要洗干净,香菇也是,然后烧一锅开水,把鳮肉先汆烫过一次……”
  “老妈又开始了。”坐在戚易军右侧的戚昶苓不禁暗自翻了下白眼,用手肘顶了顶哥哥低语。
  “难得老妈这么高兴,你就少说两句。”戚易军可容不得妹妹破坏和谐的家庭气氛,以眼神警告的瞪了小你一眼。
  戚家就他和昶苓两个孩子,两兄你经常这么斗嘴,拿来当增进感情的“小游戏”。
  “易军,你何伯伯进口了一批南非的裸钻,他说改明儿个要请你帮忙鉴定鉴定。”戚长威是戚家的户长,去年才由职场退休,每天的活动就是和朋友下棋对弈,再不然就带着老婆到国外观光,退休的生活过得很是惬意。
  “南非的钻石可不能乱买,何伯伯应该知道吧?”戚易军顿了下,抬头问了句。
  合法的钻石是由当地政府开采的,每一颗都附有证书,若民间非法开采,没搞好可是要吃上官司的。
  “应该知道吧,那老家伙在珠宝巿场混了一、二十年,没道理连这点常识都不懂。”戚长威耸了耸肩。
  他对钻石这种东西半点研究都没有,钻石对他而言,不过是漂亮一点的玻璃珠,搞不懂怎会有那么多女人喜欢。
  “好的,我会跟何伯伯联络。”何伯伯是父亲的老朋友,也是看着他和妹妹长大的长辈,这个忙他非帮不可。
  “喂~~你真的要去找何伯伯喔?”戚昶苓用手肘再顶了顶他,微蹙的眉心写着不甚赞同。
  “你没听老爸说吗?何伯伯有裸钻要鉴定,怎么了吗?”戚易军觉得妹妹的问题问得怪异,不由得跟着蹙起浓眉。
  “我劝你最好跟何伯伯约在外头,不然……”戚昶苓欲言又止,眼神不住往正和母亲交谈的孙苡凌看。“我想何馥馨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何馥馨这个名字一跳出来,立刻让戚易军别扭的挺了挺胸膛。
  何馥馨是何伯伯的掌上明珠,不知打哪时开始,就对戚易军情有独锺,经常追着他跑不说,即使被戚易军赶都赖着不走,简直可列入恐怖份子之流。
  她知道哥哥不会去招惹她,但若何馥馨执意纠缠,她担心大嫂那边会误会,继而影响兄嫂间的夫妻感情,那是她最不乐见的结果。
  “你不提,我倒忘了还有这号人物。”真是的,妹妹这一提立刻让他头痛了起来,他举着筷子搁下也不是、挟菜也不是,心下开始后悔自己接下这麻烦的任务。
  “哎~~我实在搞不懂你们男人的脑袋到底都装了什么。”戚昶苓不禁感叹。
  戚易军此时说什么都不对,只能摸摸鼻子低头佯装进食。
  “我说苡凌啊!你跟易军结婚也一年多了,是不是该考虑生个孩子了呢?”正在交谈的陈月娥和孙苡凌并没有注意到戚家兄你的窃窃私语,而陈月娥的话题七弯八拐的,就拐到生儿育女这方面来。
  “呃,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事实上她并没有避孕,而是易军不想那么早有孩子,避孕的部分完全由他负责,所以婆婆这话应该跟她儿子说才是。
  “那你就跟易军说说看啊,毕竟那是你们夫妻俩的事,只不过妈话要说在前头,如果再过几年你们才想生,到时你怀孕会很辛苦喔!”陈月娥并不是会勉强晚辈的长辈,她尽责的将媳你未来可能遇到的问题予以告知。
  “我知道,我会再跟易军沟通。”她点头应允。
  这种情况她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呢?她也不明白为何丈夫不想生孩子啊!
  无语的转头睐了老公一眼,到底是他不喜欢小孩,还是他心底藏着什么不为外人道的秘密?
  心里挂记着父亲交代的事,戚易军找了个时间主动与何伯伯联络。
  不是他没将妹妹的警告听进耳里,而是他担心夜长梦多,索性自己主动一点完成任务,这样也能避免遇上何馥馨,早死早超生。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突然就说要来我公司,害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何任元在办公室前见到戚易军,微皱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和他说出口话里的意思全然南辕北辙。
  “我想何伯伯的事情很重要,正好今天有个空档,所以就急着跑来了,还请何伯伯见谅。”他话说得漂亮,将自己不愿与何馥馨相遇的企图遮掩得不见踪迹。
  “哪儿的话,是我拜托你帮忙的,你别这么客气。”何任元连忙将他领进办公室,并唤来工读生准备咖啡。
  戚易军不想久待,见何任元忙得不亦乐乎,不禁想速战速决的开口。“别忙了何伯伯,我还是先帮你把那批裸钻……”
  “爸!”
  突地,办公室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何馥馨竞然不请自来的冲进何任元的办公室,而且第一时间就注意到戚易军的存在,娇美的脸上立即露出兴奋的笑容,接着像团旋风般飞坐到他身边。
  “易军!你怎么会来?来也不先通知我一声,真不够意思耶你!”
  “我这次来是为了帮何伯伯鉴定裸钻,鉴定完我公司还有事要处理,没多余的时间能耽搁,所以就没通知你了。”戚易军暗自叫苦,尽量礼貌的表明态度,并悄悄拉开自己与她的距离。
  “你这么说是故意的吧?你根本是故意闪避我。”何馥馨不是个笨女人,很快就察觉戚易军的企图,并毫不留情的直接拆穿。
  “……”戚易军哑口无言,一时间不晓得该如何回覆她才好。
  “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打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你就不能多关心我一点、多陪我一下吗?你这样让我很伤心你知不知道?”何馥馨像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发泄管道,一股脑儿的将自己的不满全数爆发出来。
  “馥馨,标对我的心我很清楚,可是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一样………”戚易军闭了闭眼,何馥馨突然出现就算了,竟然还拉着他拉拉杂杂的说一堆,着实令他头疼欲裂。
  “谁要当妹妹你!”没想到何馥馨竞大刺刺的将他的好意驳回。“你不可能不知道我……”
  “我已经结婚了,馥馨。”戚易军不得不狠下心来提醒她。
  办公室里呈现可怕的静默,何任元摇头轻叹,叹自己的女儿怎么就是看不破“情”这个字。
  “那又怎么样?”何馥馨咬了咬牙,青红交错的脸上写着倔强。“现在离婚率这么高,我就赌你不能跟她长长久久!”
  “馥馨!”此话一出,连何任元都听不下去了,出声喝阻女儿的失礼。
  “才仗抱歉何伯伯,看来今天我没办法帮你鉴定裸钻了。”威易军额际青筋隐隐跳动,他努力隐忍胸口的怒火,一双手像准备和人干架似的握拳握得死紧。
  他站了起来,以自己所能维持最平稳的声音向何任元致意。
  “这……”何任元也晓得是自己的女儿理亏,可现下这状况该如何收尾才好?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开我了吗?我告诉你,这辈子我是不会放弃的!”何馥馨还没完,浑身发抖的指着戚易军的鼻子叫噐。
  戚易军的反应是冷冷的睨她一眼,不管何伯伯有任何反应,他头也不回的推门离去——
  “喂~~有没有搞错,才几点找我出来喝酒?!”一间小吃店内,樊宇农顶着一头乱发,一脸不敢置信的直犯嘀咕。“你是哪条神经接错线,千么这时候找酒友?
  难得向公司请了一天休假,才想在家好好陪陪老婆,谁晓得戚易军这家伙竞然七早八早的在下午三点多打電話找他出来喝酒,简直是莫名其妙。
  “你话还真多。”戚易军闭了闭眼,有点后悔找他出来:或许找皇甫还好一点,虽然皇甫那家伙的话也不少,但不像樊如此赌噪。
  “你这家伙很奇怪耶!找人家出来喝洒也不讲为什么,还嫌人家话多,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樊宇农感到委屈,扁了扁嘴不断的叨哈。
  “我是找你出来喝酒的,你要是嘴痒就多喝一点,再不然就多吃点小菜,不必拿话配酒。”
  戚易军紧蹙着眉,原本打算借酒浇愁,不意找来话多的酒友,反倒令他的情绪更为烦躁。
  “别这样嘛!说说看为什么这时间找我喝酒?”樊宇农不死心的继续卢他。“你做啥心情不好?”
  “我说了我心情不好吗?”戚易军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看到他的脸,戚易军的心情更恶劣了。
  该死!他干么没事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实在蠢到极点!
  “少来,心情好你会这么早就喝酒?”樊宇农嗤笑一声,压根儿不信他的鬼话。
  平常不喝酒的人突然喝起酒来,一定有什么事发生,别跟他说没什么,他樊宇农可不吃这一套。
  “……”戚易军郁闷的瞪他,见他仍一脸嘻皮笑脸,连发火的力气都没了。“你这家伙实在是……哎~~”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这家伙实在够意思对吧?放着家里大腹便便的老婆不顾,跑出来跟你一起喝酒,像我这样够义气的朋友到哪儿找。”樊宇农毫不客气的往自己脸上贴金,半点都不感到不好意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