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三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三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戚易军再次闭了闭眼,完全拿他没辙。
  “罢了,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他突地跳tone的转移话题,既然辩不过好友,与好友谈谈也无不可。
  “啊?”
  怎么他的麻烦与他的人品如何有关吗?樊宇农呆愣了下,皱起眉认真的思索起来,并提出中肯的评语。
  “你这个人啊,话很少,看似没有脾气,其实固执得紧,只要是你决定的事,任别人怎么说都无法转圆。”
  戚易军挑了挑眉,原来他在好友心里是这样的人。
  不过樊说的也没错,他确实是个固执的人,他不想做的事,任谁来说情都没用;偏偏秀才遇到兵,遇上一个看不清现实的何馥馨,搞得他一个头两个大,不晓得该如何解决才好。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倘若你是女人,会怎么看我?”哎,这问题还真难启齿,要是被别人听了去,说不定还怀疑他是同志呢!
  “吸!”樊宇农终于懂了,原来是有花来攀,难怪易军会眉头深锁了。“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吼?真是艳福不浅。”他了然的挪榆道。
  “一点都不好笑。”戚易军真想找根针还是什么的利噐,直接将樊那张臭嘴给缝起来。
  “嘿嘿,我觉得这笑点还不差耶!”樊宇农自以为幽默的千笑。“那还不简单,直接告诉对方你结婚了,不就得了吗?”
  “她知道。”要是那么容易的话,他也不必在这里自寻烦恼了。
  “啊?”樊宇农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不甚确定的啊了声。
  “她知道我结婚了。”戚易军不厌其烦的重复一次。
  “呢呢~~那可就有点麻烦了。”搞什么!现在的女生真可怕,明知道人家有老婆了还不放弃,真会死缠烂打。“不然就找个男人追她啊!转移目标这方法应该行得通。”
  “找谁?你吗?”戚易军嗤笑一声。
  感情这种事又不是单方面说了算,而且就他所知,追求何馥馨的男人也不少,偏偏没有一个她看得上眼,否则他早就解脱了。
  “你开玩笑!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他对老婆可是很忠心的,完全没有“爬墙”的打算。
  “所以哄!说得简单。”戚易军不屑的轻哼。
  “不然……就找个牛郎好了,只要能成功转移那女人的注意力就行了。”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牛郎哄骗女人的手段又比一般人来得高明,他就不信行不通。
  “牛郎?”对吼!他怎么没想过这个管道?戚易军瞬间双眼发亮,仿拂看到解决麻烦的曙光。“要去哪儿找?”
  “唉……我帮你向我部门里的美眉们探听一下好了。”好在他曾听过下属谈论到牛郎店玩的话题,不然突然这么问他,他还真不知该怎么回答。
  “嗯,一切拜托你了!”戚易军终于松开眉头,露出见面后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三八兄弟!”樊宇农吟了声,拿起酒杯碰了碰戚易军的洒杯。
  “对了,这事不能让我老婆知道。”不是他做了亏心事,而是不想让苡凌胡思乱想。
  “了解,我没那么大嘴巴,来,喝酒!”
  “干!”
  就这样,两个男人终究达成共识,唤来老板再加两瓶酒,开心的喝将起来——
  孙苡凌拿着浇花桶在阳台上浇花,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她的思绪逐渐飘离。
  平常丈夫有事出门,不管是去公司还是外出办事,家里就会只剩下她一个人,说真的,还真有点无聊。
  偶尔她会想改变目前的生活型态,或许找个手工艺回家做,抑或是找份工作也行;这个想法并不是最近才突然冒出头,而是打从婚后她就不间断的思考过,只是她从不曾向丈夫提起。
  在嫁入戚家之前,她在贸易公司上班,不是很大的贸易公司,是有点类似家族企业的私人公司。虽然工作繁忙,从清洁打扫到帐务整理全由她一人苞办,可是老板一家人对她很好,该给的福利一样也没少。
  更重要的是,上班时她还会接触到其他人,公司里的业务、仓管,还有与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厂商,即便工作忙碌,却让她有种真真实实活着的存在感。
  但与戚易军结婚之后,他一个人扛起所有的经济重担,她不需再为经济压力东奔西跑,辞了工作在家当个不事生产的少奶奶,天天睡到自然醒,洒扫整理的工作则有钟点女佣苞办,日子过得逍遥又自在。
  她相信有不少人羡慕她目前的生活,毕竟不需为了薪资而汲汲营营,更不需为五斗米折腰,加上有个体贴的丈夫经常陪伴,她若敢对人说自己对这样的日子感到不满,恐怕会被一海票人围殴。
  可是,她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感。
  大多数的少奶奶都是在家里养儿育女,但丈夫又不准备生孩子,她都不晓得自己到底对这个家还有什么存在价值……
  就在她满脑子充塞着乱七八糟的思想之际,倏地家里的電話响起,她放下浇了一半的花,跑进客厅接听電話。
  “戚公馆,请问找哪位?”哎呀~~手还湿湿的,她用肩膀夹住话筒,边说话边将手在围裕上擦干。
  “苡凌吗?我是吴东浩。”電話那头传来一道男音,对方很主动的报上姓名。
  她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认出这个名字是谁。
  “是你啊东浩!你怎么知道我家里的電話?”她惊喜地回应,吴东浩是以前她工作的那家贸易公司的业务,当年挺照顾她的,她点滴记忆在心头。
  “我当然是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的啊!”要找人就得靠人脉。“喂,你这时候会在家,表示你没在上班?”
  “嗯哼,是啊!”她暗叹,就是这样她才会这么闷!“干么?找我有什么事?”
  “没什么啦!既然你没在上班最好,我现在在忙创业,刚成立了一家文具礼品公司,需要一个会计来帮我,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会打这通電話当然有他的道理。
  现在找人可不容易,不是要求高薪资,就是一堆草莓族,完全禁不起压力的折磨,三天两头就摆烂不干,害他一直在找合适的员工,头痛得差点没爆炸,于是他想起以往的合作伙伴孙苡凌,期待她能大力帮忙。
  “呢……”有!她当然有兴趣,问题是她还没跟老公商量,怎能自作主张的答应呢?她沈吟着,心里好生挣扎。
  “怎么了?怎么不讲话?”吴东浩听不见她的回应,不禁出声催促。
  “我是很想帮你啦!可是我得问问我先生才行。”夫妻嘛!总是要相互沟通才能维系婚姻,虽然到目前为止,她还不是很明白丈夫为何会与她结婚,但她仍谨守夫妻间的道义,凡事得问过丈夫才行。
  “这样也好,那你先记下我的電話,等你决定好要早点通知我呢!”吴东浩也不勉强,体贴的报上自己的電話号码。
  “嗯,好,我记下了。”她在電話旁的memo纸上记下吴东浩的電話。“那就这样哄!我再跟你联络。”
  吴东浩应了声后收线,而她则讪讪的挂上電話,随后在電話旁的沙发上坐下。
  该如何开口跟丈大提这事儿呢?万一他听了不高兴怎么办?
  她坐在沙发上犹豫着,思及丈夫可能的怒焰,不禁哑然失笑。
  从认识他至今,他不曾在自己面前发过脾气,不论是对别人或对她,一次都没有,她怎会认为他会生气?
  不少人夸他脾气好,她也如此理所当然的以为,但,没有情绪波动真代表他脾气好吗?还是他根本没把发生在身边的事当成要事,根本没将那些人事物放在眼里。
  坦白说,自己和丈夫之间,她一直是主动的一方;忍不住被吸引而偷窥他、主动示好甚至求婚,全都是她主导,他只是被动接受而己,她常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真是奇怪的组合啊!这样的两人也能当夫妻,而且还能共处得相安无事,偶尔她也感到不可思议。
  丈夫的心思藏得太深,深到她无法探知的境界,她除了对目前的生活感到无趣之外,丈夫的真实心意更是她难以触碰的区块………
  就在她几乎被自己负面的想法吞噬之际,家门突地被打开,瞬间令她回到现实。
  “老婆,我回来了。”戚易军进了门,见她若有所思的坐在沙发上,带着笑意开口叫唤。
  “事情处理完了吧!”孙苡凌起身迎向丈夫,立刻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你喝酒了?”
  “跟樊喝了两杯,放心,只是啤酒。”他习惯性的将公事包递给她,顺口解释道。
  “没事干么大白天喝酒?”她不甚赞同的壁起眉心。
  “天气热嘛,喝点啤酒消火。”他随意扯了个谎,算是善意的谎言,并带着点心虚的扯开话题。“你刚才在想什么?”
  “咦?”他看出她在想事情?也好,既然他问了,她就顺水推舟的与他商量。
  “嗯,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他扯开领带,踱到沙发边偏徽地坐下。
  “我……想去外面上班。”凝着丈夫的俊颜,她将公事包放到鞋柜上,藉此避开丈夫的眼光。
  戚易军正想举手枕至后脑,在听到她的话之后,才举起的手臂像定格似的停在半空中。
  “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迟钝的发现自己僵硬的动作,他讪讪的将手臂依原来的意思枕至脑后,脑袋却不由自主的转动起来。
  她对目前的生活不满吗?干么好好的清闲日子不过,非得到外面去工作?
  “也不算突然,我想了好些时候了。”她咬了咬唇,转身到丈夫身边坐下。“我很感谢你给我安定的生活,也晓得你是舍不得我累着而请来钟点女佣打点所有家事,但天天在家无所事事,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怎么会没用呢?你的存在是我努力工作最大的动力。”他好惊讶,自己竟不曾察觉老婆心里是这么想的。
  “可是我在家里的功能,就跟那只花瓶差不多。”她指了指玄关处的摆设花瓶,那花瓶至少还有插花的功能,而她什么都没有。“正好我以前上班的那家贸易公司一个同事自己开了文具礼品公司,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帮他,我想机会难得,所以……”
  “你有必要让自己那么累吗?”以前的同事找她?不知怎的,他心里不太舒坦。
  不是不信任自己的老婆,而是光听她这么说,就感觉那个什么同事应该对她颇有好感,不然不会在她离职一年多后还找她合作:说他大男人主义作祟也好,说他疑心病重也罢,他就是不舒坦!
  为了不让她多想,他刻意隐瞒何馥馨的事,没想到她竟大刺刺的直接挑明了说,还想去对方的公司上班,教他心理不平衡到一个极点!
  “……你生气啦?”隐约察觉丈夫的口气夹带着隐晦的怒火,她瑟缩了下,没敢再继续坚持。
  “我没生气。”他口是心非。
  “可是……”你明明在生气嘛!
  “我说我没生气,你是听不懂人话吗?”他不自觉的加大音最,藉以掩盖自己的心虚。
  短短几个字让家里的气氛变得凝重,孙苡凌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