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四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四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从不曾用这么恼怒的口吻对她说话,更不曾用过如此苛刻的字眼,他还敢说他没生气?她要是信他才有鬼!
  “我不去了。”她受伤的撇开脸,起身想回房。
  直至现下她才明白丈夫的态度也能伤人,这是她以往不曾发现的样貌,或许她该开心自己更接近真实的他,但她很难不感到受伤。
  “苡凌。”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太咄咄逼人,下意识伸手拉她。
  “没关系,我不是非要去上班不可。”家庭与工作若不能两全,她宁可选择家庭。
  谁叫她就是舍不得这个男人?
  “抱歉,我太大声了。”他懊恼的自我反省。
  “每个人都有情绪,你不必向我道歉。”她感到一阵鼻酸。
  是,他是尊重她,但过度的尊重显得生疏。他们是夫妻啊!偶尔对对方发发脾气无可厚非,他大可不必如此慎重的道歉。
  他越是这样,此刻,她却觉得自己越是连他最普通的朋友都不如啊!
  戚易军心口一揪,赔罪似的妥协了。“既然你想去上班就去吧,我只有一个要求,别让自己太累。”
  “亲爱的,你起床了吗?”早晨七点半,孙苡凌准时以手机morningcall。
  为了不让亲亲男友睡过头,她总是在七点就起床,稍加梳洗整理过仪容后,待时间走到七点半时,不差分秒的拨電話叫男友起床。
  “嗯……刚起床。”被電話扰醒的戚易军嘴角含笑,声音充满着刚起床时的沙哑。
  “噢~~你的声音真性感,真让人受不了!”她在電話那头跳脚。
  “呵呵~~”他轻笑,由床上一跃而起,下床展开一天的行程。
  中午十一点五十分,戚易军的手机响起简讯声——
  “亲爱的,中午记得要吃午饭呢!不然饿着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打开简讯匣看清楚简讯,戚易军露出幸福的笑意。
  他喜欢这种被女友重视的感觉,那表示他在女友心里占有很重的分量,彻底满足他身为男人的骄傲。
  晚上六点,倘若当天没有约会,她还会在男友临下班前传简讯给男友,要他记得吃晚饭,之后一天的时间结束在临睡前与男友通電話情话绵绵之中,好似每分每秒都与男友甜甜蜜蜜的在一起……
  这算不算夫妻吵架?侧身背对着丈夫,孙苡凌睁着眼盯着阻隔外界与房间的窗帘。
  她曾努力尝试闭上双眼入眠,可却在猛然回神时,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又睁开双眼,不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安心入眠。
  打从傍晚和老公有些不愉快的对谈之后,整个晚上家里像没人在似的,安静得除了电视的声音之外,完全达到最高品质——静悄悄,静得她都快得幽闭恐惧症了。
  易军整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她则拿了本书佯装认真阅读,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密密麻麻的文字,没半个字确实进到她眼底。
  那冷漠的态度,如果不是生气是什么?都不理人叫没生气,那她还真不知道“生气”应该是怎样的反应。
  一整晚,她在忐忑难安的情绪下度过分分秒秒,连例行的洗澡、蛊洗如何完成都没有印象,她甚至不记得自己为何会握着手机……或许是以往的记忆不知不觉在脑海里作祟,她竞连自己握着手机上床都不自觉。
  在与丈夫谈到去吴东浩公司上班的事之前,她已预先设想了丈夫生气的可能,但她没想到的是,当他真的生起气来,会令自己如此震惊与难受。
  或者应该说她对自己的抗压性太有信心,才会落得如此难过的下场。
  记得还没结婚之前,她经常会传简讯给戚易军,那时就算没有时间见面约会,双方却都感觉非常快乐;现在从男女朋友晋级成夫妻,感情该要因为天天相处变得更好,为何反而起了争端?
  她的双眼泛起水雾,手指不自觉的按着手机的按键,直到丈夫放在床头的手机霍地开始震动,她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不会吧!她竞然传简讯给老公?!
  天喇!她到底在搞什么东东?!
  一向浅眠的戚易军轻易被床头的手机震动给扰醒,半梦半醒间困倦地伸手到床头上捞取手机,张开惺松的眼模糊的观看简讯。
  完了完了!他在看简讯了!她根本没注意自己传了什么,若是传了什么不堪的内容,她该如何解释?
  她紧闭着眼,慌乱的数着自己如擂的心跳,小手紧抓着手机微微颤抖,她从来都不晓得自己会有如此担心恐惧的时刻,
  “老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这是什么?她在求和吗?
  戚易军一看完那寥寥数字的简讯,原本的困倦疲累霍地全跑光了,他惊异的回头睐了老婆一眼,发现她背着自己的身子微微颤抖。
  她在害怕吗?一股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冲上脑门,宛如胸口被用力重击一般,他瞬间被自己的愧疚感淹没!
  既然两人要牵手过完后半辈子,他是不是应该给她适度的喘息空间?
  让她去发挥自己的优点及工作能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她囚禁在家里——他承认自己之所以满足于目前的生活,泰半是大部分的时间有她相伴……该死!总而言之就是他占有欲过强!
  就算他一开始没有囚绑她的意思,行为上却己彻底执行囚绑的动作,不论房子装满得多么华美、舒适,在没给她充分发展空间的情形下,这个家根本形同一座坚固的牢笼,也难怪她会想去上班。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非得转换脑子里的既定想法,才会发现自己疏忽了什么。
  都怪他粗心,全然没注意到老婆的情绪变化,以为只要给她安定无虞的生活,她就能开开心心的过日子,没想到他的自以为是害苦了她,而他却毫无所觉。
  看清事实的真相,强烈的愧疚几乎令他喘不过气。他重重的吐了口气,翻身展臂将妻子搂进怀里。
  “对不起。”清楚察觉到她的身躯变得僵硬,他的心像被紧掐住般窒闷。
  “什么?”他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向她道歉?她的脑袋糊成一团,搞不懂他的歉意由何而来。
  “我态度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她熟悉且淡雅的体香因距离的拉近而窜进他的鼻腔,他懊恼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快速起了变化。
  “……我没有委屈啊!”哪有那么严重?她哑声反驳:她只是自己想不开而已。
  “你想去上班就去……不,听我说完。”察觉她想翻身的意图,他霍地收拢手臂将她紧紧抱住,指尖穿过她的纤指,与她十指交级。“我不是个尽责的丈夫,连你在家觉得无聊都没发现。我的口气是差了点,八成是因为你想出去工作的想法吓到我了,毕竟那和
  我的认知相距甚大。”
  合着他俩是互相惊吓对方是吗?她太沈浸于自己的自哀自怜,全然忽略了丈夫的感受,她也有错呵。“我是很习惯啊,只是……”
  “我知道,只是当我工作时你会很无聊。”截断她未竟的话语,他终于能设身处地的站在她的立场为她着想。“虽然我们是夫妻,但很多婚姻专家说过,夫妻间也需要个人的空间。如果去上班能让你觉得日子更有意义、更开心,那你就安心的去,我不会有任何
  意见。”
  她侧过脸来凝着他两人眸光交会。
  “真的可以吗?”那个姿势让她几乎要扭到脖子,她缓缓的翻了个身,与丈夫直接面对面,不甚确定的再询问一次。
  “嗯。”他扬唇浅笑,以脸部表情证明他的承诺。“不过还是老话一句,我不希望你太累,若是你累了,还是在职场上受了委屈,随时可以辞职回家来。”
  “你说得好像我永远不回来了。”他的神情没有任何虚伪,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了地。她吸了吸嘴,抗议他最后那句话用辞不当——那样的说法可是怎么听怎么怪呢!
  “嘿!你可别又挑我语病呢!”他承认自己文学造诣不佳总可以了吧!
  “讨厌!”她娇慎,抡起小拳头捶打他,心情霍然开朗。
  他但笑不语,温柔的以大掌包覆她的绣花拳,俊颜极自然的朝她凑了过去……
  “易军。”就在他的唇几乎要贴上她的,她突地出声轻唤。
  “嗯?”他以唇轻轻摩擎着她的红唇,示意她把话说完。
  “还是我们生个baby好不好?那我会很乐意留在家里……”
  “过两年再说。”他轻叹,放纵自己嘟住她的唇,大掌熟稳的探进她的睡衣下棍,浑身的欲火己然点燃。
  “等等……老公,你不喜欢孩子吗?”一直没和他认真讨论过关于孩子的问题,她想趁着目前气氛还算和谐,好好的同他谈谈,但他带电的抚触却严重千扰她的思考,呼吸不觉变得紊乱。
  与他交往多年,再加上一年多的婚姻生活,她其实对他的拥抱并不陌生,却对此半点免疫能力都没有,每回只要他一碰触自己,她的身体就像存有记忆般洎動软化,不曾有过例外。
  “喜欢啊!”那么可爱的小东西谁会不喜欢?何况若那孩子继承了自己的骨血,他当然更会打从心底喜爱,只是他认为若是太早生孩子,势必会剥夺老婆的注意力及关心,那他不就要被打入冷宫了?
  不可!万万不可!他还没享受够两人甜蜜的夫妻生活,所以孩子,抱歉啦!只好麻烦你再等些时候唆!
  “那为什么……”不想生呢?
  “老婆,你不觉得这时候,无声胜有声吗?”他低语,深邃的眼温柔的凝着她,接着俯头嘟住她诱人的红唇。
  “老公……”在他强势且热情的亲吻下,她娇软低喃,很快的被他掏空所有思绪,脑袋难以控制的混沌了起来。
  ……
  随意把用过早餐的餐桌收拾一番,孙苡凌匆匆的拎起皮包出门准备上班,不意才走出家门,看见她以为早己出门上班的丈夫,竟坐在自家己然发动好的车子里,停在家门外像在等待什么。
  “老公,你不是已经去上班了吗?都儿点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她快步走向自家轿车,一脸惊讶的询问道。
  “先上车再说。”戚易军不直接回答她的疑虑,反而先要她上车。
  孙苡凌一脸茫然的上了车,一坐进车里,戚易军便主动帮她系上安全带。
  “老公?”哇啊~~现在是演哪一的?她怎么有看没有懂?
  “你不是要去上班吗?我送你啊!”他为她系好安全带后才气定神闲的公布答案,并顺手拉起手煞车,让车子顺利的滑向车道。
  “送我?那你上班不会迟到吗?”怎么有这样好康的事?她心下虽然开心,却也担心老公上班会因而延迟。
  “我又不用打卡,担心什么。”他轻笑,当她祀人忧天。
  “说的也是。”她突然想到,这才放心,好笑的睐了丈夫一眼。“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想送我上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