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五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五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前两天还为了她要去上班的事发脾气,今天竟然还主动表明要送她去上班,说来这落差还真大呵。
  “小姐,你是有主的名花耶,这主人怎能不温馨接送情呢?”戚易军大笑,对她坚持上班一事显然己经释怀。
  “是呢?我怎么不晓得我有如此尊贵?”她吃惊的侧脸瞪他,无法否认自己因得到他的赞美而心花朵朵开。
  “有啦!你是我老婆耶,谁敢说你不尊贵。”
  将桌上成堆的报表大致上做出简易的分类,孙苡凌放松的吐了口气,总算完成阶段性的任务。
  她到吴东浩的公司“巧丽”上班己经一个礼拜了,自从她开始上班以来,她与丈夫间的互动似乎起了极微妙的变化。
  与以往相同,戚易军依旧可有可无的上着班——有事就到公司报到,没事就在家里画设计图,是个超级自由的半soho族,家中琐事同样交给钟点女佣打点,唯有对接送她上下班一事十分坚持。
  一开始她以为老公的“司机”工作顶多维持个两、三天,没想到一个礼拜下来,他比任何人都准时,准时送她上班,下了班后也必定能确实的在“巧丽”楼下看到他的身影,简直比谈恋爱时还勤快。
  更令她惊讶的是,老公竞能烧得一手好菜。
  每天回到家,在她洗澡冲去忙碌一天的疲累之际,戚易军就能神奇的“变”出一桌热腾腾、香喷喷的料理,尝起来更是色香味俱全,每每令她惊艳不已。
  这几天她时不时的猜想,假若她不曾出外上班,是不是这辈子都没机会见识到老公如此“贤慧”的一面?
  “回魂呢~~大白天的恍什么神?”
  突地她的肩膀被狠拍了下,紧接着一道开朗俏皮的女音霍地在她耳边响起,设计部的同事姚慧蓁不知何时己出现在她桌前。
  “该不会在作春梦吧?”
  孙苡凌揉了揉肩肋,没好气的白了姚慧蓁一眼。“作你的大头春梦啦!我又不是你,脑袋里无时无刻充满情铯思想。”
  姚慧蓁是她进到“巧丽”后第一位结识的同事。姚慧蓁性格开朗,言行直率,恼怒起来犀利的程度更甚于她,与厂商、客户拍桌子叫嚣时有所闻,着实令她自叹弗如。
  才过平时的慧蓁倒很好相处,任何话题都生冷不忌,只要小心不踩到慧蓁的地雷,基本上还算是值得交往的朋友;所以初来乍到的她,全公司除了吴东浩之外,就数慧蓁与她最有话聊。
  “钦~~别乱说好不好?我哪有无时无刻充满情铯思想?”姚慧蓁抗议,拒绝接受她的指控。
  “没有吗?那姚伯伯怎会把你取名为“真会摇”?”她打开电脑萤幕,将手上分类好的资料逐一输入电脑,动作间不忘挪愉道。
  “……我叫姚慧蓁,不叫真会摇!”
  可恶!都怪那笨老爸啦!没事给她起这什么鬼名字?倒过来真成了“真会摇”,害她从小到大老是摆脱不了这个绰号,简直是魔咒缠身。
  “而且你看我哪里会摇了?我连跳舞都不会好不好?”
  “不会呢?那还真委屈了这个名号。”孙苡凌轻笑,以挪榆她为乐。
  “真是够了你!”姚慧蓁翻了翻白眼,只差没伸手掐死她!
  “干么?你没事做了呢?”见她没有离开的意思,孙苡凌好奇的睐她一眼。
  设计部是全公司最花费脑力的部门,加上节日繁多,为配合节庆制作应景卡片、礼品,还得时时加班赶工,即便如她得处理繁杂帐目的会计都不敢与之相提并论,她实在很怀疑慧幕还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同她闲喷牙。
  “怎么没有?堆得跟山~~一样高呢!”姚慧蓁拉长手臂比出一个满夸张的高度,就怕她没看清楚似的。
  “那还有时间跟我五四三?”真是的!加班都加不怕吗?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不是啊!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姚慧幕不仅不打算离开,甚全就近拉了张椅子在她桌旁坐下,一副想长谈的模样。
  “是天耍塌下来,还是海啸侵袭囼灣?瞧你慎重的。”孙苡凌笑道,视线再次回到电脑萤幕上。
  “钦钦钦~~我也不想这么鳮婆好吗?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哮!”姚慧蓁无奈的叹口气。
  “什么意思?”别人的请托跟她有关吗?她才到“巧丽”上工一个礼拜,手边的工作也处理得还算顺利,应该没有其他事会再扯上她了吧!
  “你应该有看到这儿天都会来找我,那个印刷厂的赵明城吧?你别看他长得那副遇里遐退的鸟样,他可是那家印刷厂的老板呢!”提到那个男人,姚慧蓁突地一整个亢奋起来。
  “记得啊!还好耶,他没你形容的那么糟啦!”对一个天天到公司报到的人,孙苡凌就算没特别注意,也很难不记得对方的长相。“你跟他很熟吗?”
  不过她倒是不晓得赵明城是印刷厂的老板:他每回出现都是一身极轻便的牛仔裤、白t,脸上蓄着不很茂密的落腮胡,不过给人的整体感觉不算太差,只是她很难将他和老板划上等号而已。
  “废话!熟到烂了。”不熟他哪会来找她?只不过那家伙这礼拜来得特别勤快,看了还挺碍眼的。“他是我的专科同学啦!”
  “嗯哼。”孙苡凌轻哼。“然后呢?他拜托你什么事?”
  或许慧蓁没有注意到,当她提到赵明城时表情分外开心,看起来就像个恋爱中的女人。依她看,慧蓁八成对赵明城有那么点意思,不过她体贴的没有戳破。
  “唉……那个……就是那个啊……”突然,有话直说的慧蓁莫名地支支吾吾起来。
  “你便秘呢?干么支支吾吾的?”好奇的漂了她一眼,苡凌不禁轻笑出声。
  “你才满肚子大便啦!”慧蓁粗鲁的顶了一句,接着懊恼的扒了扒头上俏丽的短发。“哎哟~~其实那家伙嘴笨又没女人缘,你知道的,这样的男人很难交得到女朋友,而且他眼光又高……你懂我的意思吧?”
  “不懂。”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堆关于那男人的事,她会懂才有鬼;孙苡凌想也没想的坦言。
  “这样还不懂?”慧蓁哀号了,她自认己经将话讲得很白了耶!“你很猪头捏!总而言之一句话,他想约你吃饭啦!”
  敲打键盘的手停顿了下,孙苡凌总算认真的将视线定在慧蓁脸上。
  “无功不受禄,他做什么请我吃饭?”隐约察觉到赵明城邀约的意图,她突然想起自己似乎不曾向同事表明过自己是人妻的身分。
  哎哎哎!不妙,这误会可大了,最好不是她想的那样,先弄清楚再说!
  “你脑袋装浆糊呢?男人请女人吃饭还能有什么理由?当然是因为他喜欢你啊!”慧蓁这话说来稍显咬牙切齿。
  孙苡凌闭了闭眼,不妙的预感果然成真。
  “很抱歉,我没办法接受。”有人欣赏自己是值得开心的事,但这份欣赏她承担不起。
  “为……”慧蓁差点没从位子上跳起来。
  “我结婚了。”
  慧蓁的质疑还来不及说完,她便快速的给予回应。
  “我是人妻,而且目前没有离婚的打算。”她幽默的自我调侃。
  “你?你结婚了?!”慧美不由自主的拔高嗓音,她双眼圆睦!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你怎么从来没说过?”
  “喂!你又没问过我,我干么到处宣传?”白了慧摹一眼,她可没有那么大嘴巴。
  “……那、那那……每天来接娇下班的是……”慧蓁结巴得语不成句。
  “我老公啊!”她大方揭晓那位接送自己上下班的“司机”的真实身分。
  “……”慧蓁张大小嘴,膛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闭上你的嘴,以免苍蝇飞进去。”
  她好心提醒,见慧蓁听话的闭上嘴巴,这才慢条斯理的接下去说——
  “麻烦你代我向赵先生转达这个事实,并感谢他的错爱,让我这年轻的欧巴桑认知到自己还挺有魅力的。”她俏皮的眨了下眼。
  “你才不是欧巴桑。”慧蓁呐呐的反驳。
  “现在的年轻人不都说,结了婚后就是欧巴桑了吗?所以我才说我是年轻的欧巴桑啊!”她轻笑,不认为这称呼有何不妥。
  慧蓁瞪着她的笑脸好一会儿,才意兴阑珊的由椅子上站起来。
  “慧蓁。”就在慧蓁转身要离开之际,她霍地出声喊住她。
  “嗯。”受到太大的刺激,慧蓁一时还没回到正常状态,背着她轻应一声。
  “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对赵先生极有好感吧?”注意到慧蓁的背脊一僵,她的唇边绽开优雅的笑纹。“在帮我传达消息时,别忘了顺道把你的心意告诉他,嗯?”
  姚慧蓁僵直不语,停滞了五秒后突地拔腿跑开。
  哎呀呀~~她刚才似乎看见慧蓁的头上冒着薄薄的轻烟呢!
  孙苡凌笑看着慧蓁走远了,才含着笑意转回电脑萤幕前,很快便将刚才发生过的插曲抛诸脑后——
  孙苡凌以为自己表达得够清楚了,也认为赵明城理应看清现实,但她没想到喜欢一个人这种情感,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斩得干净俐落。
  赵明城一如往例天天到“巧丽”报到,基于与公司配合厂商的相等对应,孙苡凌则维持一贯生疏有礼的态度,最多最多也只是笑一下、点个头,不曾给过他任何期待,甚至更接近自己的机会。
  她没向戚易军提过关于赵明城心仪自己的事,因为她认为那充其量只是件小事,没有严重到非得告诉老公不可。
  可她没料想到的是,戚易军仍然察觉到些许不对劲。
  “苡凌,你上班以来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或遇到过比较特殊的人?”在接老婆下班回家的途中,他突然没头没脑的发问。
  “嗯?没什么太特别的事啊!怎么了?”每天过得还不是跟一般上班族没两样?她莫名其妙的睐了丈夫一眼。
  “吸,没什么。”他顿了下,避重就轻的说道:“只是好奇,想说你这么久没上班了,现在回到职场,可能会遇到什么比较特别的事,随口问问而己。”
  “上班嘛!难免会遇到公司以外的人,不过没什么太特别的人事物啦!”她不以为意的轻笑。
  是吗?那他刚才怎么在骑楼下,看到一个男人不住地盯着她瞧?
  那个男人是谁?一身轻便的服装,就像满街上到处可见的年轻人装扮,蓄着一头微乱的发,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下颚那撮不甚茂实的小胡子。
  直到回到家,进入厨房开始料理晚餐,他还在想着那名陌生男子,思来想去就是想不透那家伙到底对老婆存什么心?
  会不会……是老婆的爱慕者?!
  他心口一紧,剁着绞肉的菜刀差点没连自己的手指都给剁进去。
  该死!要是再不小心一点,恐怕真会把自己的手给剁了!他低咒,却无法不去想刚才思及的可能性。
  难道真的是这样?苡凌都嫁给他了,是人妻不是小姐,竟然还有男人敢觊觎她的美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