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六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六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孙苡凌全然不知丈夫百转千回的心思,洗好澡后穿着浴衣一身清爽的走出浴室,她边走边用大毛巾擦拭着才洗好的长发,一派轻松的离开房间走向厨房。
  “老公,我洗好澡了。”她脸上扬起轻松的笑,霍然发现丈夫晚餐还没弄好。“还没好呢?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到客厅去坐一下,我再十分钟就好了。”他心跳漏了一拍,慌乱间回头睐了她一眼。
  噢噢~~刚洗好澡的老婆看起来,似乎比他的晚餐更可口。
  红扑扑的脸蛋、粉嫩的肌肤,稳纤合度的身段包覆在浴衣底下,胸前隐约露出深邃的“事业线”,浴衣下遮掩不住的是她修长的美腿——他困难地吞咽了下口水,懊恼地发现自己的身体迅速产生反应。
  可恶!她理应清楚他对她不具任何免疫力,竞然还如此“活色生香”的出现在他面前,若不是料理还没完成,他一定立刻丢下菜刀和锅铲,直接将她扛回房!
  孙苡凌张口才想说些什么,突地门铃响了,她不假思索的转身想去开门。
  “这个时候会是谁来?”
  “老婆!”戚易军蓦然瞪大双眼,以比平常大上许多的音量朝她吼叫。
  “啊?”他的激动显然发挥效用,成功的拖住孙苡凌的脚步。“干么?”
  “……你不会告诉我,你想穿这样去开门吧?”他的嘴角抽拾了下,二话不说丢下菜刀,以免自己冲动之余拿菜刀阻挡她的行动。“我去开门就行了。”
  “呃……”孙苡凌这才意识到自己稍嫌“衣不蔽体”,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那我去换件衣服。”
  她说完,转身回到房间。
  戚易军闭了闭眼,总算松了口气。
  他将炉火关小,脱下围裙后才去开门。
  “你来干么?”看清楚站在门前的男子,他不由得在心底暗咒了声。
  再十分钟,他就要和他的亲亲老婆一同享受温馨的晚餐时光,樊宇农这话多的男人跑来凑什么热闹?
  “戚大哥。”突地一名女子由樊宇农身后冒出头,腼蜕的向他挥了挥手。“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芷妍?你怎么也来了?”一见到樊宇农的老婆汪芷妍一同前来,戚易军的脸色稍界,不太满意地再瞪樊宇农一眼。“你不晓得芷妍是孕妇吗?没事带着她乱跑千么?”
  “钦欺钦~~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我老婆是孕妇好吗?”樊宇农边翻白眼边抗议。“还不是她学校的社团要办活动,需要一些抽奖用的礼物,而我不小心说溜嘴,说你老婆目前在文具礼品公司上班,她才会吵着现在要来找你老婆。”
  “放心啦,戚大哥,孕妇没有你想像中的脆弱。”眼见苗头不对,汪芷妍笑着帮老公打圆场。
  “你们都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坐啊里”孙苡凌己然换好轻便的休闲服,见大伙儿在门前大眼瞪小眼,忙出声招呼。
  于是一票人听话的排成纵队,鱼贯的走入戚家,在孙苡凌的招呼下,各自在客厅找到位子入座。
  “你们先聊,我炉子的火还没关。”戚易军丢下话,径自丢下客人转向厨房。
  “这是……”愕然的盯着戚易军快速走开的背影,汪芷妍一脸莫名的询问。
  “吸~~我们家都是我老公在下厨,他就快准备好了,待会儿你们正好留下来吃饭。”孙苡凌不藏私的提出邀请。
  “不是吧!他煮的东西能……哎哟!”没有人比樊宇农更惊讶了,不意他开了口,冷不防被汪芷妍以手肘拐了一记,立时令他痛叫出声。
  “那怎么好意思,嘿、嘿嘿……”汪芷妍连忙阻止老公“出言不逊”,一脸尴尬的冲着孙苡凌直发笑。
  “能不能吃,等会儿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将眼前那对夫妻的互动看进眼底,孙苡凌满脸玩味。
  显然他们夫妻相处的模式和她跟老公并不相同。她和易军属于“冷静派”,遇到麻烦事就摊开来说,意见不合则冷处理,好几个小时不和对方说话。
  樊氏夫妻则是“行动派”,以行动直接表达彼此的心意,或者像刚才那样拐樊宇农一记,又或者在外人看不见的地方踩一下对方的脚,回家之后再狠狠的吵上一架,完全以行动力取胜。
  她还挺羡慕樊氏夫妻的互动方式,和自己与丈夫的互动比较,感觉上更为亲密。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自己做不到就耍嘴皮子,你别放在心上。”汪芷妍无奈的扮演起消防队员,就怕老公的臭嘴引来纷争。
  “我才没那么小气。”孙苡凌大方的“赦免”樊宇农的失言,转而询问他们的来意。“你们今天来是……”
  “呢!是我学校的社办要办活动,我才苦恼着该到哪里准备抽奖礼品时,听宇农不经意提起你目前在文具礼品公司上班,我才吵着要来找始要你们公司的礼品型录。”
  “没问题啊!可是我没带型录回来耶!还是你找个时间到我公司去,直接看成品会更好?”
  “好啊好啊!那你得给我你公司的地址才行。”
  见两个女人聊开了,樊宇农明显的被“晾”在一边,他百无聊赖地望向戚易军不久前消失的方向,索性起身往厨房走去——
  “没想到你真的会做菜,简直跌破我的眼镜。”踱到厨房偷捻了一块刚做好的洋葱炖牛肉放到嘴里,樊宇农藏不住惊讶的啧啧称奇。
  这牛肉炖得好啊!嫩中带q,咖哩和洋葱的味道充分渗入肉块里,吃上一口就让人胃口大开,忍不住想再来一块……
  “没规矩!”眼见他又想故技重施,戚易军眼明手快的用锅铲敲打樊宇农不安分的手,攻击得毫不手软。
  “嘿!很痛耶!”樊宇农像皮球般跳了起来,两眼含泪的抱怨。
  “白痴。”不痛干么打你?
  戚易军赏他一记嘲讽眼神,注意力重新回到炉火上,让锅里的芙蓉煎蛋进入最后收尾阶段。
  樊宇农盯着他,哀怨的神情逐渐转为渗入一撰玩味。“我发现你变了,不再像我以前认识的戚易军。”
  “哪里变了?”他的话总算挑起戚易军的兴趣,挑眉侧脸睐他一眼。
  “以往的你,即使泰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我甚至怀疑你这家伙除了镇定、内敛之外没有其他情绪。”樊宇农斜靠在厨房里的冰箱,双臂交叉在胸前,要笑不笑的分析道。
  “你错估了。”他是人,只要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就算是圣人都不可能没有情绪。“除非把我变成雕像,不然你说的那些只是天方夜谭。”
  樊宇农笑了出来。“不错嘛!现在你也会开玩笑了。”
  “我说的是事实。”他将芙蓉煎蛋盛进盘里,关火,手上端着才完成的好菜,问道:“有要留下来吃饭吗?”
  “刚才你老婆己经邀请过我们了。”樊宇农啊开嘴,露出一个欠扁的大大笑容,仿拂取笑他迟了一步。
  “嗯。”
  戚易军早就料到这种情况,他没太大反应的将手上的菜推给他。
  “帮忙端出去。”要吃饭就要有所贡献,帮点忙纯属天经地义。
  “等等,你怎么都不问我,到底觉得你哪里变了?”这家伙的脑袋果然不是他能理解的,都直接挑明说他有所改变了,他怎么一点质疑都没有?
  “想说就快点说,我肚子饿了。”基本上这不是他感兴趣的话题,不管如何改变,他戚易军还是戚易军,世上唯一的戚易军。
  “看吧看吧!我就说你果然变了。”
  樊宇农叹了口气,也不管他到底想不想听,反正他不吐不快啦!
  “你的脾气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没耐心,我不懂你为什么有这些改变,不过我想你应该好好的检视一下,之所以让你有这么大转变的理由。”好啦!说完了,他该端菜出去吃饭唆~~
  他脾气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没耐心了吗?戚易军呆站在厨房里,樊宇农才说过的话如雷般在他脑海里回荡,教他霎时无法回神。
  他竞然没有察觉自己性格上有如此大的转变,甚至连他的枕边人,老婆都没发现吗?!
  或许是因为即使找到樊宇农介绍的牛郎去引开何馥馨的注意力,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成效,何馥馨这阵子仍不断的用電話骚扰他:现下他又发现有陌生人窥探妻子,所以他才会在不知不觉间有所改变吗?
  天杀的!那些全都是逃避现实的理由及藉口,他不该拿那些狗屁倒灶的事作为自己之所以性格大变的理由。
  他讪讪的抹了抹脸,端起流理台上的洋葱炖牛肉,临离开厨房之际,一个礼拜前与妻子的争执情境突然跳进脑海,他错愕的停下脚步——
  难不成那场争执的起因也是因为他性格变化,才发生的产物?!
  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得尽快找回以往的自己,重新让他的人生回到原本的轨道才行。
  他脚步沈重的离开厨房,留下的,是尚且留有余温的瓦斯炉……
  可惜很多事,不是用脑子想就能轻易办到。
  戚家夫妻因改变生活型态所产生的“甜蜜期”并没有维持太久,节庆和季节的变化,让工作间衍生出来的问题接踵而至。
  “巧丽”得提前为圣诞节的礼品做准备,所以全公司的人几乎都天天加班;而“sweetbeauty”则是为了冬季的发表会而全体进入备战状态,所以戚易军和孙苡凌这对夫妻不约而同的忙碌起来。
  因为所有时间几乎都被彼此的公司占去了,所以夫妻俩相处的时间相对减少,而且是大幅度锐减!
  当其中一方拖着疲累的身躯回到家,往往不是另一方己入睡,就是见了面也谈不上儿句话,就得赶紧上床补眠,以应付隔日繁重的工作,生活品质几近于零。
  在有点吵杂的酒吧里,三个各具特色的帅男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喝酒聊天,三人目的完全相同,纯粹是来放松紧绷的工作压力,因此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
  “我说易军,听樊说你烧得一手好菜,哪天是不是也让我和我老婆沾沾光尝一尝?”皇甫修揉了揉僵硬的脖子,边找话题和好友闲聊。
  回去得麻烦老婆帮他揉揉须子,外加老婆大人温柔的身体spa才行,天天这样操实在是累死人了。
  “短时间没机会了。”戚易军的眼神黯了黯,过度忙碌的下场,就是连这点小小乐趣也被工作剥夺了。
  夫妻俩连讲话的时间都没有,老婆怎会有时间吃他煮的爱心餐?目前的情况与他设定的夫妻生活南辕北辙,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家庭生活。
  “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很不满!”樊宇农喝了口酒,挪偷道。“不做晚餐做宵夜也行,干么这么小气?”
  “天天累得跟狗一样,做了也没人吃。”戚易军哀怨得像个弃夫。
  皇甫修和樊宇农互看一眼,在彼此眼里看见同情。
  “大嫂工作很忙呢?”樊宇农关心询问。
  “我好些天没跟她说上话了。”戚易军闷声仰头喝酒,那喝酒的狠劲,像酒不用钱似的猛灌。
  要怎么做才能改变目前的状况?他不断的思考,却找不到解决问题的答案,加上沈重的工作负担,他都快精神分裂了他!
  “这样下去可不行,再忙再累都得培养一下夫妻感情啊!”皇甫修耸起眉心。
  “我又不是你,老婆在自己手底下工作,就算回家没时间培养感情,在公司还不是粘在一起?”戚易军嗤笑一声,拿他的话当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