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八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八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纵然没能全程享受被太座服侍的尊荣,但戚易军不安的心却因而得到不容置疑的安抚。
  目前的婚姻生活型态是有点糟,但他相信待双方的工作告一段落,再选个国外旅游的好景点度假,他俩的婚姻一定能回复到以往的幸福美满,一定!
  “戚易军!”
  就在他信心满满的在新产品发表会的会场指挥彩排流程,突然一个女性的叫声吸引会场里所有人的注意。
  “那女人是谁啊?好像来者不善耶!”距离戚易军最近的樊宇农立刻靠了过来,低声同他嚼舌根。
  戚易军转头mi起眼看清来者,暗叹一口气,眼角余光看见皇甫修也跑了过来,他连忙阻止兄弟们妄动。“别乱来,她是来找我的。”
  废话!那女人唯恐世界不知的喊那么大声,再怎么迟钝的人都听得出来她找的是他。
  重点是,那女人是谁,又为什么来这里找他?这才是樊宇农和皇甫修现在最想知道的答案。
  不管戚易军的阻挡,皇甫修及樊宇农硬是跟在戚易军的两侧——好男不跟女斗,但充充场面着实有其必要。
  那女人来意不明,至少他们这边以人数取胜,就算那女人想干什么坏事,多少也该有所忌惮才是。
  “馥馨,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戚易军也拿他俩没办法,一见何馥馨走近,他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
  负心?我还无情无义啊!樊宇农咕哦了声,脸上严肃的神情不曾稍动。
  “你这卑鄙小人,竞然找牛郎来接近我!”不管戚易军身后柞着两尊“门神”,何馥馨指着他的鼻子,不顾颜面的大声指责。
  她差点信以为真了!若不是她趁着那男人去洗手间的空档,翻找他皮夹里的证件,意外发现他假造的身分,继而请征信社调查那男人的底细,她真会天真的以为世界上有那么温柔体贴的男人爱上她。
  没想到那男人竞是受戚易军催用而来的,目的在藉此转移她对戚易军的爱意。
  若不是她早一步发现这不堪的事实,她几乎己经要回应那男人的心意,继而对戚易军死心了。
  戚易军卑劣的利用她的感情来进行这场阴谋,可悲的是,她竞还对这样的男人思思念念,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喇!
  “喇!”樊宇农突地大叫一声,上前附在戚易军耳边低语。“她该不会就是那个死继着你不放的世伯的女儿吧?!
  “嗯。”戚易军闭了闭眼,都什么时候了,樊这家伙还来凑热闹,真是白目!
  “别这样啦,小姐,人家易军都有老婆了,你还是早早去寻找如的幸福吧。”樊宇农搔了搔发,转而对何馥馨喊话。
  说来这件事他也有责任,毕竞是他想的馒主意,不然以易军那死脑筋,怎么可能想得出这么优的点子……
  不是,现在不是佩服自己的时候,还是先解决目前的麻烦才是首要之务。
  “关你什么事?!”
  何馥馨的眼里除了戚易军,完全看不见其他人,根本没把樊宇农看在眼里。
  “我就只要他一个怎么样?有本事你把我宰了啊!”
  “……哪来的疯婆子?”皇甫修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一整个在状况外,他拉了拉樊宇农小声询问。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之间不可能。”戚易军无暇搭理身后兄弟们的窃窃私语,他只想快点解决目前的困境,耐着性子对何馥馨说道。“你看清楚现实行吗?”
  “可以啊!你变一个戚易军给我,我就不再烦你。”戚易军平稳的嗓音消弧了何馥馨的气焰,与他直接面对面后,她的情绪已不复适才的激动。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他没有自体分裂的能力,不可能一分为二,就算他做得到,那个分身也未必能回应她的感情。
  “所以你才会催请牛郎来搪塞我?”纵然高傲如何馥馨,当提起被如此不公平对待时,她仍不免激动起来,红唇因而明显打颤。“再怎么样我都是女人耶,你不觉得这样对待我很过分吗?”
  戚易军窒了窒,找不到为自己脱罪的理由。
  没错,他为自己这个行为反省过不少次,每一次反省都有深深的罪恶感;但他之所以这么做,也只是希望她能对自己彻底死心啊!
  “对,那件事是我做的,我就是这么差劲的男人。”他咬牙认了,只要她能看清现实,他不在乎被污名化。“你能看清楚我的真面目最好,不需要也不值得把感情投紸在我身上,去找你的幸福吧,馥馨,你值得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
  “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亲耳听见他承认主导了这件事,何馥馨彻底崩溃了。
  她描绘漂亮的眼淌出泪水,夹杂着憎恨的光芒,漂亮的脸孔瞬间变得狰狞且丑陋。
  “我不会再浪费任何一丝感情在你身上,但别以为我可以就这么算了,我会报复,我绝对会要你付出代价!”
  她恶狠狠的撂下狠话,一如来时的一阵旋风,走时史不拖泥带水,一切宛如一场恶梦,短暂的恶梦,甚至教人怀疑是否曾真实的发生过……
  “好了好了,她总算放弃了,现在你可以安心了。”
  樊宇农待何馥馨走远,才拍了拍戚易军的肩,虽然他什么忙也没帮上,好歹传达一下好朋友的关心。
  “真是的,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忙得要死,偏偏找这时间来乱,要不是我修养好,早就请警卫把她赶走了。”皇甫修跟着叨念几句。“没事就好,继续彩排了!”
  樊宇农和皇甫修两个人很快回到原先的位置,接续之前指挥着模特儿们出场及退场的顺序,而戚易军则还呆站在原地。
  这件事还没有结束,馥馨的个性说风就是雨,她说了要报复,就一定会出手。
  隐约间,他有股不祥的预感,这件事,绝对还没有结束——
  “为什么要我做这种事?”别扭的拉了拉身上稍嫌太紧的鱼尾裙,难得一天不用加班的日子,孙苡凌却偏偏被姚慧蓁逮住,非得要她当陪客,陪慧蓁去参加什么时尚趴。
  她原想拒绝的,但慧蓁连服装都帮她准备好了,逼她换上这身有点低胸的黑色削肩上衣及拉长身形的白色鱼尾裙,穿得她还真有点别扭呢!
  “哎呀~~最近工作压力那么大,况且你老公也很忙不是吗?就陪我来见识见识有什么关系?”姚慧蓁才不听她的抱怨,嬉皮笑脸的拉着她直往时尚趴的会场走。
  “话不能这么说啊!难得不用加班,我想早点回去休息……”
  “吼~~来都来了,你坦率点可以吗?”
  孙苡凌实在说不过姚慧蓁,莫可奈何之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她的脚步。
  到达所谓的时尚趴,现场人潮拥挤,走过来晃过去不小心都会掩到人,孙苡凌实在很不习惯这样的场合,她甚至不晓得自己该站在哪里才不会挡到别人的去路。
  “苡凌,那边有鳮尾酒,我去帮你拿一杯。”姚慧蓁说完,一溜烟跑得不见踪影。
  “呃……”孙苡凌根本来不及喊住她,只能望着她的背影轻叹。
  “孙小姐?真意外会在这里遇到你。”
  突地她身后有人出声喊她,她惊讶的旋身望去,叫唤她的竞然是赵明城。
  “赵先生,我也感到很意外。”不只意外更是惊吓,平常她就避他唯恐不及,孰料临时被慧摹抓来参加这时尚趴,竞然还会狭路相逢,实在令她很无言。
  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赵明城如此盛装打扮,说真的,还挺体面的,可惜差了她老公一点。
  “你一个人来吗?”赵明城目光灼热的直凝着她。
  “不,慧蓁跟我一起。”她立即表态。
  “是吗?那她人呢?”提起他的同学,赵明城也礼貌的询问。
  “她去拿鳮尾酒了。”
  “嗯。”赵明城点了下头,抬头看看人满为患的会场,指了指会场右侧的花圃。“孙小姐,我、我想跟你谈一谈,能麻烦你跟我到那边去一下吗?这里有点吵。”
  “喔!”也好,就谈个清楚明白,她是不可能和他有什么结果的。
  于是由赵明城带路,她则跟上他的脚步往花圃走,浑然不觉有一双眼如影随形的跟着她移动……
  “赵先生,你应该知道我结婚了吧!”一到花圃站定,她开门见山直接将话摊开来说。
  “嗯,我知道。”赵明城的眼神黯了黯,他从姚慧蓁那里听说了。
  “我很感谢你的错爱,但这己经是事实,我不希望你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所以我觉得还是跟你讲清楚比较好。”为什么人总是看不清现实呢?他身边明明有个慧蓁这么好的女孩,他怎么就是不懂得把握?
  “不,我想你恐怕有点误会。”
  赵明城有点紧张,他不太自在的拉了拉领带。
  “我承认一开始确实有追求你的意思,但自从知道你己经结婚之后,早就打消那个念头了。”
  “……那你为什么……”还天天到“巧丽”报到?难不成是为了追求慧蓁?她完全看不出来啊!
  “因为你长得跟我早逝的姊姊很像,所以我……该说是孺慕之情吧?或许我在不知不觉间,将你当成了我姊姊的替身也说不定,希望你不会感到困扰……”他很是尴尬的叙述自己的心态。
  从他有记忆以来,姊姊就非常照顾他,可是姊姊过不了情关,一时想不开便自我了结生命。那是他和家人的最痛,所以当他发现与姊姊长相神似的孙苡凌时,本能地便将对姊姊的感情投射在孙苡凌身上。
  “呃……我很抱歉。”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让孙苡凌稍稍松了口气,却也对自己让他想起往事而感到抱歉。
  “不,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赵明城倒是豁达,只是因为一直没机会与她单独接触,让他做出有点变态的行为,就是常躲起来偷看她,他才是不好意思的一方。
  “千万别这么说,我能体会你思念姊姊的心情。”失去至亲是不可承受之痛,犹记得祖父母过世之时,她也伤心了好一段日子,不过总会过去的,时间会治愈一切。
  “谢谢你的体谅。”赵明城露出憨傻的笑,然而笑容在他脸上一闪即逝。“孙小姐,我能不能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他想做什么?她的神经霎时又紧绷了起来。
  “你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注意到她似乎有些紧张,赵明城忙举起双手,表明自己没有侵犯之意。
  他的动作化解了她的戒备,一个西装笔挺的人突然做出这种动作有点好笑,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抱歉,我似乎反应过度了。”
  “没有啦!人总是要会保护自己嘛!”赵明城体贴的为她找理由。
  “呵~~你想说什么就说,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会帮你。”从这一刻起,孙苡凌对眼前的男人彻底改观,她只能说慧蓁的眼光不错,赵明城是个挺绅士的男人。
  “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当朋友吗?”他的眼闪动着热切的光芒。
  “嗯哼,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啊!”孙苡凌大方的接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