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九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九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紧绷的氛围不见了,两人在花圃前聊了好一会儿,直到慧蓁寻到他们,三人才边说边笑的离开——
  结束产品发表会所有事前的演练,就等着周末的成果验收,戚易军驾车离开公司,感觉全身的力量几乎都被掏空。
  就快了,这些令人抓狂的工作马上就要结束了,在周末的发表会完成后,日子又会回到以往的平静,他也就能开开心心的带着老婆到国外度假。
  令人愉悦的想法让他的体力稍稍回升,他挺了挺腰杆,努力让注意力集中在操控方向盘上,就在他稳健的将车子驶入一条回家捷径的暗巷,霍地一抹身影快速冲出路面,他心口一提,直觉用力踩下油门——
  “轧——”
  煞车皮与轮胎高速磨擦,发出刺耳的嘎吱声,他两眼一膛,感觉车身似乎震荡了下,分不清是急速煞车还是撞到对方所致,却眼睁睁的看着那抹身影在车前倒下。
  该死!还是撞到了吗?他不假思索的解开安全带,第一时间冲下车,发现倒下的是个女人。
  “喂!你还好吗?”
  他上前伸手搀扶,赫然发现被自己掩倒的女人竟然是何馥馨,而她身上浓重的酒味,令他反胃的蹙起眉心。
  “馥馨?!你走路没在看路的吗?怎么会突然冲出路口呢?”
  “嗝~~”
  何馥馨打了声酒嗝,努力张开的眼显得有些恍神。
  “易军?是你吗易军,你终于还是来找我了……”
  “该死的!你清醒点好不好?”
  戚易军真想打醒她,可是刚才的撞击不晓得有没有对她造成伤害,他咬牙将她抱起来,二话不说的将她抱进车里,准备送她去医院。
  “你振作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不,我不要去医院……”她虚软的笑着,感觉上没什么大碍。
  “你给我闭嘴!”
  重点是他是肇事者,加上她是何世伯的女儿,他也担心她身体有什么受伤的地方,说什么都不能将她丢着不管,无论如何这趟医院是去定了!
  “你好凶呢……从你认识那个狐狸精开始,你就只会对我……嗝~~凶巴巴……”何馥馨的笑容逸去,取而代之的是感伤。
  戚易军默不吭声,专注的盯着路面,发动车子前往最近的医院。
  若不是他太疲倦了,也不会发生这种意外!他暗暗自责,不准自己再出任何状况,不论何馥馨怎么闹他、吵他,他都要安全的到达医院。
  好在,在急诊室医师的诊断下,断定何馥馨只有腿部有点轻微的擦伤,在构不成住院的条件下,戚易军扶着她离开医院,再度将她带上车。
  “易军,你要载我去哪里?”才一上车,她又开始卢了。
  “送你回家。”他紧皱着眉头,心想也该亲自向何伯伯道个歉,谁叫他掩伤了何伯伯的宝贝女儿。
  “然后呢?你会留下来陪我对吧?”她像个疯你一样胡言乱语,整个人都醉糊涂了。
  “不会,把你交给何伯伯之后,我就要回家了。”他不假辞色的拒绝。
  “那你……打错算盘了,我爸他……不在囼灣。”她又笑了,笑得花枝乱颤。
  “……什么时候的事?”可恶!何伯伯什么时候不出国,竟挑这时间不在?这下可麻烦了!
  “昨天,还是上礼拜……好像是上个月……不知道,我记不得了。”她伸手楼住他的脖子,但才触碰到他便被他推开。
  “要是不想再受伤,你就给我乖乖坐好!”他恼火的斥责道,随即又专注开车。
  “没关系啊,只要跟你在一起……什么伤我都不怕。”她的手再度爬上他的肩,再次被他狠狠拨开。
  约莫二十分钟的车程,这样的状况数不清发生多少次,当戚易军好不容易在何家的车库停妥车,他的耐心几近用罄。
  没想到都到了何馥馨家门口,她还卢个没完,说什么都不肯把家里的钥匙拿出来。戚易军挤出全身仅剩的耐心,连哄带骗才由她的包包里找到大门钥匙,打开大门后将她扶进屋子里。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让她好好地坐在沙发上,戚易军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易军……我走不动了,你把我丢在这里,我要怎么回房休息?”就在他转身之际,她突地伸手拉住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
  戚易军闭了闭眼,气恼的再度将可怜兮兮的她拉起来,好不容易才半推半拉的将她送回房间。
  “你给我乖乖睡觉,等何伯伯回来,我再登门请罪。”将她安置在床上,戚易军最后再叮嘱了几句。
  “易军,你留下来陪我嘛~~”见他转身就要离开,何馥馨哭丧着脸哀求。
  “不行,太晚了,我老婆还在等我回家。”他想也没想就拒绝。
  “戚易军!”
  一听他提起那个狐狸精,她不知打哪儿来的力气,霍地由床上坐起。
  “我会这样都是妨害的耶!要不是你撞到我,我也不会这样病怏怏的,你怎么可以不留下来照顾我?”
  戚易军侧身斜你她一眼,不耐烦地说:“你会这样不是车祸造成的,是你自己喝太醉,别把责任赖给我。”
  他都送她去医院检查过了,该负的责任己了,若真要说他还有任何亏欠,就只剩下欠何伯伯一个道歉。
  “你别走!”
  她拖着虚软的身躯下了床,一下床就跌倒在地。
  “可恶!”他低咒,无法硬起心肠对她的软弱视而不见。“你别这样好不好?之前你不是才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再浪费任何一丝感情在我身上,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我不管,你一定要留下来陪我!”
  她紧紧攀住他的颈项,说什么都不让他离开。
  “何馥馨,你别再闹了,清醒一点!”他将她抱上床,硬是扯开她的钳制,生气的转身要离开房间。
  “你要是敢现在走出我的房门,我马上自杀给你看!”
  就在他刚要跨出房间门口之际,何馥馨对着他的背影狂吼。
  “你疯了!”他震惊得无以复加,转头看她。
  “对,我疯了,都是被你逼疯的!”她一边哭泣,一边捶着床铺,可怜指数直逼路上被遗弃的流浪狗。“我又没有要你做什么,我只是要你陪陪我而已……陪陪我就好,至少陪到我睡着……”
  看她这副样子,戚易军心里很为难,他还记得何馥馨数日前宣告的报复威胁,知道自己应该头也不回的离开;但眼前这个女孩,是他从小看到大的、有如妹妹一般的朋友,如今变成这副萎靡的样子,他说什么都无法做到绝对的铁石心肠。
  顿时,他心软了,无语的拉了张椅子在她床边坐下。
  “好,我就留下来,等你睡了我才走。”
  早上七点——
  不安地从梦中惊醒,孙苡凌一脸惶恐的弹坐而起,在看清房里的摆设之后,一颗难安的心稍稍平缓下来。
  身侧的床位一如她就寝时的模样,没有任何躺过的迹象……易军昨晚没回来吗?他是发生什么事了,人究竞是到哪里去了?
  她摸到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惶惶然的拨打他的電話,但電話一接通马上被转到语音信箱,她只好满怀疑惑地挂断手机。
  这是结婚以来不曾发生过的情况。
  之前不论他忙到再晚、再累,至少他都会拨个電話回家告知,而且一定会回家睡觉,为什么昨晚竟破例的彻夜未归?
  怀着忐忑的心情起床梳洗,她想起不如打到他公司问情况,但随即又想,她是不是应该学着更信任他一些?
  毕竟他是个成熟的大人了,又是个对她体贴入微的好丈夫,应该清楚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即使现在联络不到他,她也应该信任他才是,还是再等等消息吧!
  来到厨房,藉着做早餐的动作平抚自己的焦躁,她哼着有点变调的小曲儿,不断的说服自己没什么好紧张的,说不定丈夫很快就会返家,告诉她是因为工作而耽搁了,或者因太过疲累而睡在公司,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
  九点钟,孙苡凌食不知味的吃完早餐,正准备换衣服出门上班,突然手机传来简讯的声响,她查看来讯者,是个陌生的号码。
  广告简讯吗?这电信公司还真是讨厌,时不时就传广告简讯来,若不删掉又会灌爆记忆体,挺恼人的。
  她打开简讯一看,映入眼里的竟然是一张照片,拍的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戚易军沈睡中的睡颜?!
  这是怎么回事?
  她震惊地揉了揉眼,张大眼睛再看清楚——没错啊!照片中的男人是她的丈夫没错,但,这是他何时的睡容?传这封简讯给她的人又是谁?
  就在她脑袋空白、无法思考时,手机又传来数次简讯声,她忙不迭地逐一打开简讯,毫不意外地又是一张张照片,当五、六封简讯全看完时,她已然泪流满腮一
  手机再度响起,这回不再是简讯声响,而是来电乐音。泪眼迷蒙之间,她没看清楚来电号码就颤抖着手接起電話。
  “老公……”她直觉应该是戚易军打来的電話,想也没想的轻唤。
  他这时候打回来正好,她要问清楚为何会有不明人士传那些莫名其妙的简讯给她;她还要问,照片里那个……和他抱在一起,看起来像没穿衣服的女人是谁,她有绝对的权利知道所有实情!
  “怎么了?你老公没回家对吧?”
  没想到手机那头传来的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根本不是戚易军;而那女人的声音明显带着笑,不怀好意的笑。
  “不用等了,他现在人在我这儿呢!”
  “你……你是谁?为什么跟我老公在一起?”孙苡凌的脚底泛起一股寒意,她从没想过这么戏剧性的事情会出现在她的婚姻里,但此刻它却真实的发生了!
  “你别故意装傻了。”女人嗤笑一声,直接承认自己的劣行。“不是才传了简讯给你吗?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那是什么意思,对了,你知道易军为什么会睡那么熟吗?因为我累坏他了,呵呵呵~~”
  唯恐她不信似的,女人刻意“透露”更多暖昧情节,牵引着她已然六神无主的思绪。
  “你骗我!叫易军来听電話!”她抖得差点要拿不住手机,即使对方把话讲得这么清楚了,她仍想得到丈夫的亲口证实。
  “你没瞧见他睡得正熟吗?我怎么舍得吵醒他?”女人的声音放嗲,仿拂满心满眼全在不舍着身边的男人。
  孙苡凌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闭上眼,却止不住不断山眼眶里滑落的水滴。
  “其实我也不想打扰你的生活,只不过有件事让我很困扰,所以想跟你商量看看,看你觉得该如何解决才好。”女人等不到她的声音,迁自往下说道。
  孙苡凌深吸口气,努力不让对方听出她的无措。“什么事?”
  “你知道的,男人一冲动起来,就算天塌下来都不管,我知道你跟易军还没有小孩,但现在我怀了易军的孩子,我到底该不该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