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十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十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轰!一道惊雷劈中孙苡凌的脑袋,她脸上失去血色,再没有比这更令她难以接受的事了。
  结婚以来,她不止一次跟易军说想要个孩子,但他老是说不急,现在却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这是不是表示,这个女人比她还重要,更有资格生育他的孩子?!
  “我说戚太太,你觉得该怎么办才好呢?”她的脑子还在嗡嗡作响,女人却追杀似的不断逼问。
  “我、我不相信你!你别再打電話来了!”
  她迅速切断手机通讯,甚至连手机电池一并拿掉,就怕那女人又打電話来说那些现在根本无法证实的事!
  怎么会这样?老公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难不成他真和那女人在一起?!
  该不会……那女人怀了他孩子的事也是事实?!
  手机里的照片一再在她脑子里播放,女人发哮的声音如鬼魅般不断在耳边响起。
  她不想相信那些莫须有的指控,然而这件事如果不是真的,那些照片从何而来,那个女人又是打哪个星球冒出来的?
  谁来告诉她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她已经完全分不清了……
  细微的谈话声让戚易军从梦乡中醒来,一张开眼,陌生的房间让他替觉地弹坐而起,随即错愕的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躺在床上睡着了,而昨夜喝醉的何馥馨则是巧笑倩兮的侧卧在他身侧,一只手撑着脸颊凝视着他。
  “这见鬼的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坐在椅子上陪你,怎么会莫名其妙躺到你床上来了?”戚易军震惊之余,不假思索的跳下床。
  该死!他的上衣又是何时被脱掉的?他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下意识抬手看了看腕间的手表,时间已经快十点了,可恶!这一觉睡得可真沈,都怪他太没警觉心,也着实累过头了,不晓得老婆有没有打電話给他?他完全没听见手机铃声。
  “我看你在椅子上睡着了,好心的把你移到我床上,好让你睡得安稳些,天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一醒来就大呼小叫,真是好心被雷亲。”何馥馨一点反省之意都没有,维持原姿势笑着叨呛道。
  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怪怪的……瞪着她嘴角的笑意,戚易军莫名的感到头皮发麻。
  “你今天心情好像特别好?”
  在他昨晚坐的椅子上找到自己的上衣,戚易军忙不迭地将上衣穿上,边穿边小心翼翼地问着。
  “是啊,因为我做了一些有趣的事,所以心情还不坏。”何馥馨也不拐弯抹角,大大方方的承认,表情还很得意。
  “你做了什么?”心底升起一抹不妙的预感,他迅速穿好上衣,并确定自己的身体没有特殊的异样后,谨慎地问道。
  “咐,不是才告诉你说是有趣的事吗?你是没带耳朵出门,还是习惯不把人家的话当一回事?”她娇慎的白了他一眼。
  戚易军盛起眉心,越听越觉得古怪。
  自从一年多前他告知亲朋好友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后,何馥馨就不曾再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过话,甚至连他的婚礼也拒绝参加,她越是像现在这样刻意发唠的讲话,他越是感到事有蹊跷。
  心头警钟响起,他的脸色变得严竣。“别告诉我,那些“有趣的小事”跟我有关。”
  “不知道耶,你怎么不自己回家确认一下?”何馥馨这回不正面回应了,假装失忆的装傻。
  回家确认?!
  戚易军闻言变了脸色,连话都来不及说,立刻冲到门边拉开房门往外冲。
  何馥馨喷在唇边的笑容缓缓褪去,盯着己不见人影的房门,漂亮的眼露出教人不寒而栗的寒光——
  她何馥馨得不到的男人,别人也休想得到,尤其是那个夺去她心爱男人的心的狐狸精,她绝不让她好过!
  呆滞地瞪着闪动的电脑萤幕,戚易军感觉自己心魂俱裂,灵魂几乎被抽离躯体,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
  离开何馥馨家里之后,他急着返家,途中拿出手机想先看看老婆是否有来电,不论有没有,他得拨个電話向她报平安,孰料手机一拿出来,这才发现手机呈现关机状态,接着拨老婆手机又打不通,他心底的不安越扩越大。
  时代进步也非事事都便利,因为太依赖手机,所以他没有记录老婆公司的電話,没办法打電話到她公司找她,索性直接将车开回家,先看看她有没有在家再做打算。
  既然他本身没有异样,那么他合理怀疑何馥馨会朝老婆那边下手一一他太大意了,明明没忘记何馥馨信誓旦旦地说过她会报复,自己竟还因一时心软反而给了她这绝佳的下手机会,沿途他不知责怪自己多少回,不过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得等确认老婆那边有
  没有情况再行评估。
  结果,他回到家没找到老婆不打紧,一走进书房,还看到电脑萤幕上有着让他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的画面。
  一张张全是他光着上身的睡颜就算了,其中数张照片里甚至还有刻意做出搞怪动作的何馥馨,有亲他脸颊的、在他身上乱摸的,就算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可透过解析度有限的手机摄影,就视觉上看来就变得“很有什么”!
  他心下一冷,面色凝重,猜不出这些画面打哪儿来的,又怎么会被弄成电脑桌布,但很明显这是何馥馨的杰作。
  原来这就是她所谓有趣的小事,绝绝对对是她报复他的手段!
  该死的,何馥馨竞然用这么恶劣的手段来破坏他和老婆之间的信任,而老婆也一定看过了这些照片……
  老婆看了到底会怎么想?
  她一定很难过吧里
  不行!他没时间再在家里发愣,他得快点找到老婆,赶紧跟她解释清楚才行!
  再次拨打孙苡凌的手机,依旧是对方目前无法接听的制式语音,他没耐心等待妻子手机接通了,立时紧张的抓起钥匙,冲出家门直奔“巧丽”寻人。
  但是很快的,他的希望落空了。
  孙苡凌今天根本没有上班,吴东浩还很疑惑地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因为今天一早孙苡凌就打電話向公司请了长假,言明不确定归期,任由吴东浩怎么问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情况令人担心。
  失魂落魄地离开“巧丽”,戚易军像个失心的傀儡,恍惚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好个何馥馨,她说到做到,给了他一次最致命的报复一一徜若苡凌连娘家都没回去,这就表示,她拒绝给他解释的机会,他,恐怕己经失去他的爱妻了——
  走在苗栗山区的小径间,在森林的芬多精和耀眼阳光的包围下,孙苡凌茫茫然找不到头绪的心情逐渐沈淀,理智逐渐回到她的脑袋。
  两天前,在接到那不知名女人的挑衅后,她顿时找不到未来的方向,在不知所措又不知该如何面对丈夫的心态下,她只想逃离这个家,随即想起赵明城曾说过,他的老家在苗栗山区开民宿。
  她先打電話向吴东浩请假之后,随即联络赵明城,简单地说自己因为工作太累,想好好休息一番,要到他老家民宿的地址之后,马上便整理了简单的衣物离家。
  离开前她将手机里热腾腾的简讯画面传输到电脑上制成桌布,她无法解释自己那样做的目的,直至离开台北,坐上前往苗栗的游览车,她才明白自己之所以那样做的理由。
  从小到大,她一直是个乖宝宝,不曾跷过任何一堂课,更别提跷家了。
  跷家需要理由,但在她还厘不清自己的思绪前,她无法面对戚易军或同他讲话,于是她将跷家的理由制成桌布,只要他回到家,就能明白她为何会消失不见。
  看清自己制作桌布的动机,她觉得自己好蠢。
  假若他和那女人之间的事是事实,就算看到那张桌布又能如何?说不定他还沾沾自喜,不必多说什么就能轻易将她这无趣的老婆甩开——是无趣没错,她从不曾像那女人讲话那么哮,也不会学人家拍什么亲密照,也难怪易军会觉得她无趣。
  不过,经过两天的沈淀,一些她原本想不通的事己渐渐整理出大致上的轮廓,譬如那女人之所以传送那些简讯及打電話来挑衅的原因。
  那通電話很明显带有浓浓的挑衅意味,即使那女人的声音唠来唠去的,却掩不去她宣告主权的意图,即便她口口声声说她一点都没有和自己抢男人的意思,但话里的暗示不用猜也能懂。
  那只不过是场面话,那女人的真实意图绝对是想抢她的丈夫,而且对方显然进行得不是很顺利,她迟至现在才想明白这个道理。
  为什么说那女人进行得不很顺利?因为如果易军的心在那女人身上,那女人根本不必多此一举打電話挑衅她,只消稳稳当当的享受易军给她的温柔就好,干么无事生波的特意前来挑衅?
  要知道,一旦名正言顺的妻子得知老公外遇第三者的存在,大可一状到法院告那女人妨害家庭,那女人应该不至于愚蠢到连这点道理都不懂,所以,她能大胆推测,就算易军曾和对方有过什么,目前也己逐渐疏离中。
  就因为那女人己然察觉自己开始无力掌控易军的心,所以才会穷途末路的上门挑衅。
  这是她站在对方的角色去反覆思考,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结论。
  但现在,不论易军是否有意疏离那个女人都无所谓了,她在乎的是丈夫曾经的背叛。
  背叛家庭、背叛她对他的爱,史可怕的是,他怎能在与那女人交往的同时,还在她面前将体贴丈夫的角色扮演得如此精湛?她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至少她就做不到。
  在树林里流连了好一会儿,当太阳逐渐西沈,天色也开始慢慢变暗,她终于缓步走出树林,往住宿的民宿走去。
  “苡凌,你可终于回来了!”
  远远的,她看到赵明城由民宿门口快步朝她跑来,她惊讶地对他露出微笑。
  “你怎么来了?不怕印刷厂被搬走呢?”
  “去去去!就算我十天半个月不到厂里,印刷厂还是能稳健经营,你可别诅咒我!”赵明城没好气的啤道。
  “哈!”
  她没再追问,理所当然地认定他是一时兴起回老家探望双亲,也就是民宿亲切的老板夫妻俩。
  赵明城也没再说些什么,只是有点神色不安地安静跟在她身边走回民宿,直到她后知后觉的发现站在民宿大门边那道伟岸且熟悉的身影,她的脚步霍然顿住——
  是易军?!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
  直觉瞪了身边的赵明城一眼,赵明城无辜的眨了眨眼,僵硬的扬唇僵笑。
  “是你带他来的?”
  显然赵明城就是“凶手”,她埋怨的哒眼瞪他。
  “唉……”
  “是我拜托他带我来的。”就在她质问赵明城的当下,戚易军己然踱到她身后,双眼贪婪的锁住她明显消瘦的身材。
  不过两天而已,她就瘦到肉眼清晰可辨,她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戚易军心疼的暗付。
  “那么戚先生应该是来度假的吧?祝你玩得愉快。”她绷着脸不想和他多说话,转身就要进入民宿大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