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第十一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第十一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算她逐渐理出一些头绪,但心底的怨忍还没消散,她暂时还没有心理准备和他面对面,直觉就想逃避。
  “苡凌!”戚易军眼明手快的扯住她的手臂,不容她闪躲。“事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他还敢提事实?孙苡凌肝火上升,猛地转身才想开口对他发扒,不意看见赵明城还柞在原地,一脸好奇的盯着他俩瞧,霎时燃烧旺盛的肝火像被泼了一盆冷水,提到嘴边的声音硬是吞回肚子里。
  可恶的赵明城,难不成他想当见证夫妻吵架的观众吗?就算他真那么想,她也不会顺他的意,让他免费看戏!哼!
  “软……你们聊吧,我进去看我爸妈了。”
  见孙苡凌一张粉脸胀得火红,赵明城就算再怎么迟饨,也不难发现自己尴尬的存在,他搔了搔头,别扭的转身离开。
  赵明城刚走,戚易军还来不及开口,又有民宿的游客全家嘻嘻哈哈的走了过来,再度让两人僵在原地。
  “这里显然不是谈话的好地点,到标房里去好吗?”戚易军暗叹一口气,低声央求道。
  “不好!”孙苡凌想也没想的拒绝。
  开什么玩笑!一个足以毁灭她婚姻的重大亊件还没解决,她怎能在那么私人的地方和他沟通?纵使那只是暂住且租来的房间都不行!
  “……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地点可以建议吗?”戚易军好无奈,但他却一点都才福怪她。
  干错万错都是他的错,她没在第一时间将他千刀万剐已是天大的仁慈了。
  “没有,我根本不想跟你交谈。”
  她背过身,快步往民宿大门走去,眼眶己然泛红。
  戚易军僵在原处,直到她一脚踩进民宿大门,他霍地扯开喉咙朝她吼道:“不管要等多久,我会耐心等到你想跟我谈的时候!”
  等待的过程是十分折磨且难熬的,与逃避时的心态大同小异,这点没有人比孙苡凌更清楚的了。
  为了等待老婆愿意面对现实的契机,戚易军义无反顾地也住进民宿;或许这对戚易军来说是绝对必要的抉择,但对孙苡凌来说,却令她的困扰再添一笔。
  再一天,也就是明天,明天就是周末了。
  平常的周末对上班族而言只是一个休假日,但这个周末却不仅止于此。如果她没记错,这个周末是“sweetbeauty”冬季新品发表会的重要日子。
  身为“sweetbeauty”饰品部最高负责人的戚易军,就算今晚没到公司检视发表会最后的彩排,也应该在明天慎重的出现在发表会会场,他怎能至今还任性的留在苗栗,摆明了对公司年度重要活动置之不理?
  难不成在她点头与他沟通之前,他真能铁了心不回台北,即便缺席“sweetbeauty”最重要的一场新品发表会也无所谓?
  烦躁的在房间里踱步,她着实气恼自己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天知道这一整天下来,她曾经数度开门跑到他房间门口,冲动的差点打开他的房门质问他到底回不回台北主持发表会,却每每在化为实际行动前,因无法克服内心的懦弱而收手。
  他那个当事人都不急了,她这个毫不相干的人到底在急什么?简直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嘛!
  就在她挣扎着在对他置之不理,抑或是干脆跟他把话尽快谈清楚之间,房门蓦然传来两声轻敲,差点没让她失控的尖叫出声。
  见鬼了!哪个缺德鬼在她漫无头绪时来敲房门吓她?
  她气恼的冲到门前,气冲冲的打开房门,正想张口开骂,却看见戚易军一脸胡渣,颓丧地以手臂抵住墙面,额头靠着手臂,神情疲累、居高临下地凝着她。
  “……干么?”声音梗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她僵凝两秒钟,好不容易才瞪着他,硬挤出两个字。
  “你愿意跟我谈了吗?”他开口的声音嘶哑得几近粗嘎,泛红的眼证明他就算关在房间里,也无法定下心来安心休息。
  孙苡凌很想帅气的当面甩门,但光只是听见他嘶哑的声音和看清他疲惫的眼,她就无法硬起心肠对他做出如此决绝的举动。
  “进来吧!”她暗叹一口气,听见自己的声音自作主张的为她作出决定——女人果然很难“硬”起来,哎~~
  戚易军瞠大双眸,泛红的眼闪动着些许兴奋的光芒,立即放下耍帅的手臂,乖乖的像只哈巴狗跟在她身后走进她的房间。
  她终于愿意谈了!太好了!虽然不见得谈一次就有结果,但至少她已做出退让;只要愿意谈就有解开误会的机会,不管那有多困难,他绝对会坚持到底!
  “你站在那里就好。”
  待他把房门关上,她站在离他最远的房间角落,指着他不让他再多靠近一步。
  “……好。”他还能怎么样呢?纵然他想狠狠的拥她入怀,但太座的懿旨只准他站在门边,他也只能乖乖站着。
  “想说什么就快点说,明天你公司不是还有要事……”她稍嫌不耐烦的说着,倏地意识到自己不经意提及他的工作,她懊恼得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你还记得我的事,所以你还是在乎我的。”他本能地向前跨一大步,非常不习惯和她的距离拉得如此遥远。
  “你别过来!站住!”惊觉他自作主张的拉近距离,她拔高声音斥喝。
  “好好好,我站住,你别生气。”犯错的一方卑微得近乎可悲,只祈求获得对方谅解的机会。“我想问的是,家里的电脑桌布是怎么来的?”
  她离开家的那一天,所有她可能出现的地点他全找过了,包括她的老家他也去电问过,不过当然是修饰过的询问,答案依旧让他失望,她根本不曾回去过。
  盛怒及失望之余,他打電話给何馥馨质问此事,不意那女人死都不接電話。他气急败坏的直接上何家准备“踢馆”,偏偏应门的竞是何馥馨说出了国的何伯伯,何伯伯还说女儿中午就拎着行李出国了,短时间内不会回国。
  该死!那女人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留下一堆谜团,让他找不到她刻意诬蔑的证据,存心要破坏他和苡凌的婚姻。
  如果最后他还是无法取得苡凌的原谅,他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轻饶何馥馨。
  他不晓得除了那些桌布,老婆还收到何馥馨设计的哪些刻意误导的资讯,因此由最基本的假象开始问起,总会问出所有何馥馨刻意栽赃的罪状。
  “不知道是谁传给我的简讯,我把它做成桌布了。”孙苡凌咬唇避开他的眼,可胸口的起伏却仍透露出她尚未平复的激动。
  “不知道对方是谁,光凭那几张照片你就相信我跟那女人有染吗?”他痛心的质问。
  假若真是如此,那她对他的信任也少得太可怜了,从相恋到结婚,他俩共度近七个年头,难道她真认为他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吗?
  “当然不止!”她脱口而出,懊恼自己经过这儿日的沈淀,提到那件事却仍然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还有什么?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他不着痕迹的再次朝她移近,小心且缓慢的移动,在不让她发现的范围内。
  “你做过什么你会不知道吗?”她悲愤的指控。
  “我做过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他被她问傻了,她还真不信任他啊!
  “那我问你,你那天为什么没有回家?为什么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你们甚至……衣不蔽体!”她激动的反问,丢出一个又一个问题,没注意到刻意拉开的距离,已因自己激动的情绪而主动接近。
  “……见鬼的衣不蔽体!你才看到我的肩膀,就当我全身光滴溜的吗?”她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怎么会因如此肤浅的假象就认定他有罪?!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孙苡凌窒了窒,明白他的反驳不无道理。“好,你可以说那是我自己的假设,但那女人说的话你又怎么解释?”
  “她打電話给你了?”终于到了能触及她的距离,他不假思索的伸臂搜住她的肩用力摇晃。“她对你说了什么?就算她把我说得再不堪,你为什么不直接找我问清楚,为什么还刻意躲起来让我找不到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问了又怎么样?”她用力推开他的箱制,咬唇不让自己的情绪随他一同起伏。“我又如何证明,你和她说的话,哪一个才是事实的真相?”
  更重要的是,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平抚自己的情绪及伤痕,在事情没有任何头绪之前,乱哄哄的脑袋根本无法思考,她当时能做的事,除了哭还是哭。
  戚易军踉跄的退了一步,这就是他心爱的老婆对他的信任吗?竟单薄得令他痛心疾首!
  “你说这话公平吗?从认识至今,我敢发誓我不曾欺瞒过你,结果却换来你对我的不信任……我还真是可悲。”心脏宛如被强制剥离般痛楚,那滋味甚至比找不到她时更为剧烈!
  “如果有男人告诉你,说我怀了他的孩子,我请问你,难道一点都不会怀疑我不贞吗?”她也不想怀疑他,在发现他没回家的那天早晨,她还拚了命的说服自己不会有事,该给他史多的信任,结果呢?
  只换来一堆教她伤心欲绝的照片,和那女人极尽挑衅之能事的電話,换成主角是他,他又会如何处理?
  “什么孩子?”他一脸呆滞,不懂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全然不相千的名词。
  “那女人说你和她一夜狂欢,所以累得连她为你拍照,你都没醒来;她还说她知道我们没有小孩,更进一步好心的通知我,说她怀了你的孩子,反问我要不要让那孩子生下来。”提到最尖锐的点,她的情绪一整个崩溃了。
  对,她就是没有怀他的孩子,即使她从婚后不久就开始央求,希望能生个拥有双方骨血的孩子来疼养,但他总是不轻易答允,也小心的避孕,不让“意外”发生,现在却讽刺的让另一个女人怀有他的小孩!
  天可怜见,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就算她再怎么冷静、理智,都不可能在得知这个讯息时还平静得下来。
  难不成要他把在外头生的孩子带回来,由她来教养吗?
  不好意思,她不是圣人,做不来那么超凡入圣的伟人行径!
  戚易军失神的跌坐在床上,至此他终于发现自己暂时不想要小孩的决定有多愚蠢,竟会演变成老婆误会他的关键,着实蠢到该撞豆腐自杀!
  “那根本是虚构的!除了你,我没再碰过别的女人,又怎么可能让她怀孕?”他痛彻心腑的呐喊。
  “怎么会?”她不敢置信的呐呐低喃。“我以为你压根儿不喜欢孩子……”
  这是真的吗?除了自己,他不曾再碰过其他的女人?!那……那女人的挑衅从何而来?她到底哪里来的自信,难道不怕谎言终有被拆穿的一天吗?
  “我怎么会不喜欢?我很喜欢小孩,只要是我们俩生的孩子,我都喜欢!”他放声喊冤。
  “那为什么……”你迟迟不答应让我怀孕?
  “苡凌,是我笨、是我蠢!这一切都该怪我。”
  他激动的起身握住她的手,承认是自己愚昧,就为了让她接受自己的解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