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夫 > 终章 > 子澄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家有贤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家有贤夫 终章
上一页 目录  
  “不可能没感觉的啦!那里是男人全身上下最敬感的地方耶!”戚易军站在她身后,以臂支撑着桌面,与她一同“观赏”何馥馨的杰作,不雅照数帧。“哪一次不是被你稍稍撩拨一下,我就立刻“立正站好”?你太小看你老公的敏感度了。”
  “既然你这么敏感,怎么能肯定没被何馥馨怎么样?我就不信她没试图撩拨你!”横睨了他一眼,她小心眼的再犯猜忌。
  “天地良心!我的小鸟可是认鸟巢的,不是我家老婆筑的鸟巢,打死我都不会飞进去。”他喊冤,只是没个正经的说法,让那声冤喊得好生戏谑。
  “你够了呢你!什么莫名其妙的比喻嘛!”她又羞又恼的抗议。
  “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如摸摸。”突地拉起她的手探向自己腿间,让她感受自己已然“抬头挺胸”的骄傲。“是吧,我没骗你吧,才靠近你一点,它就自然而然变成这样了。”
  “你……真的很死相耶!”她由椅子上跳了起来,羞窘的推开他,并立刻离开桌前。“我才懒得理你!”
  “老婆,你不理我没关系,记得开放鸟巢让我归巢呢~~”他耍赖的由背后楼住她,将她抱得好紧,让她感受自己灼热的欲望。“还是我们现在一起去洗鸳鸯浴?”
  “戚易军!你今天是怎么搞的?”她恼火的用手肘拐他一记,引来他一声哀号后放开她,退一步到她身侧。
  “谁叫你偷偷跷家,不仅误会我,还对我那么凶,人家委屈嘛!”他扁着嘴,看来还真是很委屈。
  该死!这女人绝对有谋杀亲夫之嫌,下手这么重,打得他肚子痛死了!
  “……”
  孙苡凌斜眼瞪他,好半晌说不出话来,还下意识的揉搓自己的手臂。
  “你那是什么表情?还有那动作是什么意思?”戚易军的肚子还隐隐犯疼,他滑稽的抱着肚子,盛着眉注意到她奇怪的表情,忍不住出声发问。
  孙公凌霍地夸张的裱縯了个“加冷笋”的动作。
  “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她不答反问,问了个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是啊,你拐那一下,拐得我肚子好痛!”他揉压小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她拐出内伤来了。
  “不,我是说,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她一脸认真的再问。
  “你才脑袋秀逗了!”戚易军的嘴角抽搐了下,不懂她在搞什么飞机。“你问那什么美国问题?白痴死了!”
  “你才语言区块出了问题啊!以前你根本不会讲那么奇怪又肉麻的话,你今天的脑袋一定有问题!”阿贺,他自己怪还说别人怪,简直是恶人先告状。
  “我哪有说奇怪又肉麻的话?”有吗?他刚才说了什么?他都没印象了。
  “有啊,什么我对你凶,你受委屈之类的,恶心死了!”她嫌恶的撇撇嘴。
  “……”戚易军僵了僵,颧骨突地泛起红潮,呼吸也变得不太顺畅。
  “你怎么了?”她莫名其妙的斜晚着他。
  “你看不出那是我在跟你撤娇吗?”这女人,若说他这个人身上缺少浪漫细胞,这女人绝对比他缺得还严重。
  “撒娇?你?!”孙苡凌差点没跌倒,无比震惊的瞪着他。
  “别怀疑,你没听错。”他轻叹,伸手将她拥进怀里。“我做得不够好,难怪你感觉不出来,不过没关系,我会慢慢改进,一定能越做越好。”
  孙苡凌靠着他的胸口,嘴角喃着幸福的浅笑。“你没事干么跟我撒娇?”
  “因为我好爱你。”他抱着她轻轻摇晃,传递着许久不见的温柔。
  孙苡凌整个人僵住,完全没料到会听见他吐露爱语。
  “很意外吗?”敏感地察觉到妻子变得僵硬的身躯,他好内疚。“我之前没说出口,并不表示我就不爱你。”
  他从来不曾对妻子说过这样的爱语,但因这次的亊件,让他受到如超级台风般的强烈刺激,让他体悟到心里有话要及时说出来,免得错过时机就没机会了。
  级然一个大男人把情啊爱的诉诸于口,感觉既肉麻又恶心,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因自己莫名其妙的坚持,造成一辈子的遗憾,所以趁误会厘清的现下,他说什么都得尽早向老婆表明心意才行。
  “我以为……”她眼眶泛酸,感动得莫名其妙。
  “我就知道你会胡思乱想。”
  他能不能假设,倘若他及早向老婆坦率一点、嘴巴甜一点,或许这次的亊件就不会引起如此大的风波?
  现下任他前看后看,侧看倒着看,果然错都在他呵~~
  “你早点说不就好了?”她没气质的将脸埋进他的胸口,将脸上的泪水不由分说的以他的衣服擦拭。
  “我不好意思啊!”他是男人耶生动不动就说爱,感觉就很娘。
  “那你现在干么说?”这男人简直前后矛盾嘛!
  “再不说,我怕我有一天真的会失去你。”
  抬起她的脸,虽然她现在哭得有点难看,但情人眼中出西施,在他眼里,不管她变得再老、再丑,她永远是自己最心爱、最美丽的老婆。
  “这种恐惧一辈子一次都嫌太多,所以你以后千万别再这么吓我了。”丑话说在前头,免得以后万一再出现什么让人误会的状况,她又故技重施。
  他的心脏很脆弱的,没办法让她重复实验他心脏的强度。
  “我像那么不讲理的人吗?”埋怨的白了他一眼,她可是理智的新女性耶!
  “当然不是!”
  哎~~就算是,他也打死不能承认!
  “不过一次就很伤了,记得以后有什么心事都别再闷在心里,不管怎样都要开诚布公的跟我谈,懂吗?”
  “知道了啦!”她撅了撅嘴,唇边的笑意始终不曾散去。
  “乖!”
  他低头吮住她的红唇,不是很激情、咸湿那种,而是浅浅的、温柔的,传递着彼此浓得化不开的柔情……
  温情的吻在双方都以肤体触碰、藉以真实感受对方存在的抚触之下,很快的就变质了。
  ……
  确定自己被“清空”之后,他呼吸急促的翻身躺下,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享受着激情过后的余温。
  “老婆,你真棒!”他闭上眼,满足的赞美道。
  “这真是太疯狂了。”她无力的倚偎着他,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
  他大笑,感觉自己受到了恭维。“还好啦!在确定你受孕之前,我们就天天这样来吧!”
  “……才不要!”她还想多活几年呢!
  “不要明天才来呢?那现在来吧!”
  “……”
  

上一页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