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可鉴情 > 第1章(2) > 金萱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苍天可鉴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苍天可鉴情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板打电话找我有事?”楼净岚依旧面不改色。

  “你搬到哪儿住?”他问她。

  “对不起老板,这是我的私事,我想我应该有答与不答的权利。”

  他瞪着她,她却视而不见。

  “请问老板有什么事要交代我做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要去工作了。”她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昨晚是故意不接我的电话吗?”他冷声又问。

  “不是,昨天搬家搬得很累,我很早就睡了。”她无声的轻叹一口气,终于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回答你除了工作以外的私人问题。请记住以后我们除了上司与员工的关系外,已经没有其他关系了好吗?老板。”她认真的对他说。

  “可以,但是我要知道你现在住哪里。”

  看他似乎不打算放弃这个问题的模样,楼净岚再度无声的又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你要知道这个?”她问他,不懂他在追问她这个问题时,究竟带着何种心思?

  “就当是朋友的关心。”

  关心吗?不知道是真是假,又带了几分真心?

  “我们只是上司和员工,并不是朋友,所以请老板收回这个关心,我承受不起。”她摇头道。

  “你一定要翻脸翻得这么快,和我分得这么清楚吗?楼净岚,你是不是在怨恨我?”他怒不可遏的冲口道,感觉火气盈满胸口。她竟然说她承受不起?!

  “没有。”

  “没有?你想骗谁?”他讽刺撇唇。

  楼净岚无奈的摇头否认。“我并没有怨恨你,毕竟你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我的事,相反的,过去几年我还受了你不少照顾,你可以说是我的恩人。”

  “恩人?所以你一向都是拿一张冷脸、用死板的语气来面对你的恩人?”他冷嘲热讽的说。

  她蓦地又叹了口气。

  “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准确的,如果老板不介意你的意中人误会我们的关系,进而发现我们过去有关系的话,我也不介意。”她看着他说。

  纪沧廷倏地皱起眉头,无言以对,已明白她的意思。

  “如果没事的话,我出去工作了。”见他似乎明白了,她语毕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她消失在门后,纪沧廷眉头轻蹙的告诉自己她说的没错,若不想被误会,最好还是和她公私分明、保持距离的好。

  可是她那张面无表情的冷脸,还有那毫无起伏又死板的说话语气,实在让他受不了。还有,那句“承受不起”也很令他火大!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和他朝夕相处同居了四年,他于情于理都该关心一下她,不是吗?结果她不回答自己住哪儿也就罢了,竟然还说她承受不起他的关心?!真是气死他了,从没见过比她更不知感恩的女人!

  不过她现在到底是住在哪儿?

  一天之内又要找房子,又要搬家完成,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不是吗?

  还是,她其实是直接搬回家——搬回她以前离家出走的那个家?

  说真的,他说他不了解她是认真的,因为虽然他们同居了四年,关系也发展到床上去了,但他始终不知道她当年为何会无处可去,在遇见他之前又发生了什么事,她的身世、背景、家里有些什么人等,他全都不知道。

  他所知道的她,都是她愿意让他知道的,他之于她就像泛泛之交,像个外人或恩客一样。

  想到这,一股怒气就这么升腾而起,让纪沧廷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叮。”简讯的声音传来。

  他吐了口气,散去怒气,然后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查看,随即发现竟是孟莉传来问他早餐吃了没,要不要和她一起去吃早餐的约会讯息。

  他满心惊喜,立刻回拨电话给她。

  “你要请客吗?”他笑声问。

  “好呀,我请客,你付钱。”孟莉娇声笑道。

  “一言为定。”

  “喂,我开玩笑的啦,既然是我约你,当然是我请客、我付钱了。”

  “可是我不习惯让女生付钱怎么办?”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好习惯,真好。”说完,孟莉在电话那头噗哧一声的笑了起来,银钤般的笑声令他心情舒爽。

  “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他说。

  “家里。”

  “OK,我过去载你。”

  “不用麻烦啦,我可以自己搭计程车。”孟莉柔声阻止他。

  “不麻烦。我现在过去,到了之后再打电话给你。待会见。”

  “待会见。”

  女人就该像她这样,轻声细语,娇柔巧笑,才能让男人甘愿化作绕指柔嘛。

  纪沧廷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再确定一下皮夹还在口袋里后,脸泛笑意、脚步轻快的走出办公室。

  “老板,你要出去吗?”看见准备外出的他,李特助讶然的问道,同时提醒他,“待会要开会。”

  “只是例行会议而已,没什么重要事就取消,有的话等我回来再说。”

  他摆了摆手,不甚在意的说,然后脚步轻快的继续往门口走去,不一会便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办公室因他的出现与离开而安静了好一会,半晌后,突然有人有感而发的开口道:“这变化会不会太大了?刚才还在发火,现在却像发春。”

  一个声音出现后,其他声音陆续而出。

  “喂,你敢这样说老板,不想活了吗?”

  “反正老板又没听到,除非这里有背叛者、抓耙子。”

  “发春?这词用得虽难听,但不中亦不远矣。”李特助轻笑道。

  “厚,有八卦!李特助,你知道什么?难道说我们那个冰人老板真的在谈恋爱了?”顿时间,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拉长了耳朵,等着听八卦。

  “对。”李特助笑答,却只此一字,毫无后续。

  “特助,你别卖关子搔得人心痒好吗?”有人发难道。

  “就是就是,你快告诉我们怎么知道老板在谈恋爱?是老板亲口承认的吗?还是你猜的?你看过老板的女朋友吗?长什么样子?漂不漂亮、美不美?”办公室的八卦女王追问。

  “很漂亮,身材更是好得没话说。”

  “呿,你们男人所谓的身材好,肯定是胸部很大对不对?D罩杯、E罩杯,还是F罩杯?”

  “老板的女朋友,你以为我敢乱看呀?”

  “少来,你一定有看!”

  “好吧,没有E,应该也有D。”

  “厚,就知道你们男人不要脸,老是盯着女人的胸部看。”

  “嘿,你别一竿子打翻一条船,比起胸部,我更爱美腿。”

  “一丘之貉,一檬都是色狼。”

  “所以才叫男性本色咩,嘿嘿嘿。”

  看办公室那对欢喜冤家又对呛了起来,话题已完全偏离主题,楼净岚将目光收回,看着自己桌面上待处理的档发呆。

  原来他说已经有喜欢的女人是真的,而且对方长得漂亮,上围又丰满。

  李特助向来眼高于顶,能得到他如此评价就表示那个女人的外在条件只会更优,不会更差。

  换句话说,她会被判出局其实也不冤枉,更何况她和他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建立在交易上,甚至还白纸黑字的立了契约书,她自己笨要喜欢上他能怪谁?唯一庆幸的就是他对她的情感始终未曾察觉。

  这样结束了也好,总比被他发现她的情感,然后当面拒绝要好,至少她可以少去尴尬,多些继续留在他公司上班的勇气。

  这样也好,真的。

  至于该如何理好自己对他的感情,她想时间应该能帮她淡化一切,如果不行的话,最多辞职换个工作离开这里便是。

  命运都无法将她击垮,她就不相信自己会被失恋打倒。她是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楼净岚,绝对不会这么没用的,绝对不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