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1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独孤秋雨恭敬的来到七王爷对面坐下,两人中间隔着棋盘,待她一坐定,七王爷便笑道:「不如我们重来吧。」

  「不必。」她轻轻回答。

  七王爷一怔,望向她,提了下眉。「不必?」显然是对她好大的口气感到有趣。

  「此局尚有可为。」她低眉敛目,盯着棋盘上的局,语话恭敬,彷佛她不过道出一个事实。

  虽然她易了容,原本一双美丽的眼睛变得小了点、细了点,十分不起眼,可是再如何易容,也遮挡不住她眼中慧黠的神韵。

  当她说此局尚有可为时,七王爷和十公主都是一瞪,唐允炽也缓缓投来视线。

  她执起一白子,在七王爷、十公主的疑惑下,放在棋盘上。

  这子一放,原本呈现败局的白子,突然有了转机。

  七王爷惊讶的咦了一声,不由自主坐直了背,紧盯着她刚才下的那一子。

  这区区一子,居然能阻止黑子的合围之势,七王爷心想,这侍女的棋艺似乎不错,但他还是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于是,他执起黑子,没有想太久,便又下了一子。

  就这样两人你一子、我一子的下,渐渐的,七王爷的脸色开始变了,眉头也拧紧了。

  原本呈守势的白子,居然杀出了一条血路,开始反攻黑子,让七王爷脸色数变,还开始冒汗。最后白子越占越多,他的黑子居然连连败退,一直到再无挽回之地。

  七王爷盯着棋盘,手上的黑子捏了老半天,始终没有放下,挣扎了许久后,他终于苦笑。

  「我输了。」

  「怎么可能?」一旁的十公主瞪大眼,一脸不敢置信,她的七哥在众家王爷公主中,棋艺可是相当好的,仅次于三哥呢,居然输给了这个貌不起眼的女人?

  「谢公子承让。」独孤秋雨状似谦虚,心中却轻哼。本该留点颜面给客人的,要赢也不能赢得太快,可是为了报上回之仇,所以她下手毫不留情,把唐允安的黑子杀个片甲不留。

  一旁的媚娘轻笑出声。「公子知道芍儿是代打的,觉得胜之不武,所以故意输的呢。」她这么说,是要给唐允安台阶下,但心知肚明,这公子根本不是秋雨的对手,嘻嘻,她「夫君」的棋艺可是很高超的。

  独孤秋雨只是想下赢这局,没有多逗留的意思,媚娘也与她有默契,在为各位奉上茶后,便娉婷窈窕的起身,正要开口告退时,唐允炽突然开口了。

  「你叫芍儿?」

  一直看似慵懒,对旁人不太上心的唐允炽,此时清澈如水的墨眸,直直落在独孤秋雨的脸上。

  「是。」独孤秋雨低头回复,并未看他。

  「把脸抬起来。」明明是疏懒的语气,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独孤秋雨心想,这人为何突然想看她?不过她不怕,因为她对自己的易容很有把握,于是她缓缓抬起脸,镇定地迎上唐允炽的目光。

  唐允炽将她细细打量后,饶有兴致的扬了下眉。

  「你的棋艺似乎不错,跟我下一盘。」

  原来是想跟她战一局哪,独孤秋雨心下暗哼,脸上表现出恭谨。

  「是。」于是她将棋盘上的白子黑子分开,分别倒进玉碗里,棋子相撞时,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

  她和媚娘将棋盘改移至唐允炽的面前后,她缓缓在对面入座,媚娘则继续在一旁煮茶伺候,眉眼间秋波流转,好不妩媚动人,而七王爷、十公主这下子也有了观棋的兴趣,想知道这个叫芍儿的侍女,和三哥下一局可以撑多久?

  来者是客,独孤秋雨理所当然的将装黑子的玉碗放在唐允炽那一侧。

  「给我白子吧。」他说道。

  独孤秋雨一顿,唇角微微一弯。「是。」

  她将装着黑子的玉碗移到自己这一边,白子则放在对方身侧,对方让她黑子,表示要让她先下了。

  「你先下吧,我让你三子。」唐允炽说道。

  独孤秋雨一怔,轻声回答:「谢公子让,但芍儿想公平一战。」哼,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要让她三子,太嚣张了这家伙,谅你是皇帝我也绝不手下留情,杀杀你的锐气。

  「行。」唐允炽只是唇角一弯,随她意。

  独孤秋雨决定要狠狠挫挫他的傲气,伸手执起一黑子,两指间捻着黑子,衬得她的柔荑肤白如雪。

  她将第一颗黑子,落在棋盘的右上角。

  唐允炽望了一眼,知道她是要先布局了,而他,向来喜欢攻,所以他的白子落在她黑子的隔壁。

  两人落子的速度都很快,似乎完全不用思考,唐允炽微微挑眉,一边落子一边微笑。

  随着棋盘上黑子白子的增加,布局越来越广,两人落子的速度也缓了,看似闲适的两人,实则越来越谨慎,思考越来越长。

  渐渐的,独孤秋雨凝眉思考的脸上,眉头不知不觉拧紧了,而唐允炽也收起微笑,甚至坐直了身子,两人如同一尊石像动也不动,眼睛都直直盯着棋盘,一旁的人也感受到这势均力敌的氛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深怕打扰了任何一方。

  独孤秋雨原以为自己只需花一刻的时间便能赢过唐允炽,挫挫他的傲气,可是随着棋局的紧张,她发现自己小看对方了。

  这男人的棋艺比旁边那个男人高太多了,不管她怎么攻、怎么守,都被对方看出来,当然,对方也讨不了好处。

  只是这盘棋一直僵持下去可不行,她还有正事要办呢,但故意输给他又不甘心,可是看样子最多只能战个平手……她心里越来越焦急,在百般挣扎、仔细权衡之下,她暗暗咬了咬唇,将手中的黑子落下。

  唐允炽剑眉微挑,深幽难测的目光朝她瞟了一眼,沈吟了会儿,便落下白子。

  棋局僵持之势已改,一子错,全盘错。

  独孤秋雨深吸一口气后,缓缓说道:「公子高明,芍儿认输。」

  唐允炽抬眼望着她,明明在棋局中攻守皆强,落子不手软,散发强烈取胜意念的人,却突然收势了。

  她以为他看不出来,她最后一子是故意下错的,这点手段瞒不过他。

  「媚娘,你这丫头棋艺高明呢。」唐允炽的神情姿态回复了慵懒,这样的他显得十分俊美惑人,尤其是嘴角那一抹浅笑,万般迷人。

  「如尘公子过奖了,丫头是你的手下败将呢。」媚娘轻笑出声,她知道这棋一下,耽搁多时,便对独孤秋雨命令。「你下去吧。」

  「是。」独孤秋雨松了口气,急着要走人,她心中想,认输的是芍儿,可不是她独孤秋雨,要不是还有事,一定杀得他片甲不留。可她才起身,却被唐允炽出声制止。

  「等等。」

  她惊讶的抬眼,媚娘也是一怔,两人不解的望向唐允炽。

  「你过来。」他对她轻声说道,语气是温和低哑而慵懒的,如同午夜低回的箫音,甚是好听。

  独孤秋雨不知他要做什么,心中突感不安,可是又感觉不到他有任何杀气,所以应该不是被他认出来吧。

  顿了顿,她遂缓步走上前,两人本在对奕,距离不远,所以她也只是上前一步,便停下了。

  「再过来一些。」他轻道。

  她犹豫了一下,再上前一步,不料唐允炽竟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在她惊讶抬眼时,他大掌一拉,将她拉入怀里。

  唐允炽突然的动作让她措手不及,当下数个想法飞快闪过她的脑海中。

  他识破我了?

  我要不要出手先发制人?

  我打不过他,要不要抓个人质来要挟他?

  当这些想法同时闪入脑海时,她感到腰间一紧,竟是他的手臂环着她,耳边呵过热气,竟是他鼻息拂来的灼热。

  「真是可爱聪慧的姑娘,做我的女人可好?」

  当这话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时,独孤秋雨恍若感到耳际轰的一声,似炸雷一般,让她呆愕得全身僵住。

  从她进到厢房,一直到与他对奕为止,她始终是镇定的,荣辱不惊,不像此刻这般震撼,一脸错愕地盯着唐允炽。

  他居然叫她做他的女人?

  他眼睛没瞎吧?没看到她现在的相貌有多么平凡不起眼吗?

  就算要找女人,起码也要找像媚娘这种姿色的才对吧?

  「公子……您开玩笑的吧?」她好不容易才冷静挤出声音,心想这个唐允炽难不成眼光有问题?

  「我可是很认真的,芍儿。」最后两个字,他唤得很温柔亲呢,神情依然慵懒,墨眸底的波光却很温柔,温柔得叫她不敢相信,也让她冒冷汗。

  她被迫坐在唐允炽的腿上,他腰间的大掌紧箍着她,逼得她不得不与他贴着,属于他的气息充斥着她的鼻间,让她心慌意乱。

  不只她吓到了,在场所有人都同样惊愕。

  媚娘惊讶得张开嘴巴,忘了合起来,连茶水溢出都没注意到。

  七王爷则是呆呆瞪着俊逸高贵的三哥,再看看那无盐的侍女,心想三哥是不是美女看厌了,突然饥不择食了?

  十公主更是瞠目结舌,万万想不到她一向崇拜的三哥,竟然会看上这个丑八怪?

  「不行呀三哥!」十公主率先回神,一回神就着急的叫着。「这女人这么丑,收了她会有损你的威名呀!」

  三哥是皇帝,君无戏言,他说要她做他的女人,不就是要把她带回宫里做妃子吗?别开玩笑了,宫里任何一个宫女都比这女人美上百倍,要这丑八怪做自己的嫂妃,她唐秀雅第一个反对!

  「是呀,她说的没错。」附和赞成的是独孤秋雨,就算被骂丑八怪也无所谓,因为她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当今皇帝,做他的女人这话代表什么意思她非常明白,也知道这严重性。

  不管这男人是不是开玩笑的,她都必须拒绝,而且像他如此俊朗如玉的男人,怎么会看上此时的她?

  唐允炽不但将她搂紧,还伸手捞起她一绺青丝,在指间细细把玩,轻浅的笑道:「美人我不缺,倒是缺一个聪慧的。」

  独孤秋雨见鬼的瞪他,自己也不过就只跟他下了一盘棋罢了,居然就被他看上?别开玩笑了!

  「多谢公子抬爱,实不相瞒,奴家已定亲了。」她正色道,强忍住把腰间大掌扳开的冲动,她讨厌他大掌的温度,隔着衣料依然清楚传到她的肌肤上。

  「喔?」唐允炽眉头一挑,轻声命令。「无妨,把婚退了吧。」

  什么!

  这句话再度让她惊愕,他竟然叫她退婚?还说得如此理所当然?

  这下子独孤秋雨有些恼了,但她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他。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说退就退,奴家心悦未来夫婿,是不可能退婚的,还请公子别为难奴家。」

  话说到这个分上,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倘若他再为难她,她已做好与他撕破脸的打算,反正她这张脸是易容的,大不了逃走躲起来,换一张脸再出来。

  唐允炽怔怔的盯着她,他仔细打量的眼神,让独孤秋雨不由得心中发虚,她毕竟是易容的,两人又离这么近,很怕被他看出异样。

  就在他把自己盯得发毛时,突然见他抿唇一笑,那笑,很勾人,很意味深长,彷佛她刚才说的那番话取悦了他,他竟把脸移近,看似要亲她。

  独孤秋雨浑身一僵,正当她考虑要不要不顾一切推开他时,一名护卫走进来向他禀报。

  「主子,刘公子到了。」

  唐允炽的唇仅离她的唇一寸,便停住了,他转过头望向那名护卫命令。「请他进来。」

  护卫应诺后,转身出去,不一会儿,一道颀长身影走进来,当那熟悉的相貌出现在独孤秋雨眼前时,她整个人心神俱震。

  进门的不是别人,竟是她的陵哥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