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2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刘武陵缓缓走进来,他的视线在每人脸上扫过,最后停在唐允炽脸上,直直盯着对方。

  「我来了。」

  唐允炽望着他,唇角的笑意轻浅而难测,随即目光一顿,转而审视怀中的独孤秋雨。

  独孤秋雨感受到唐允炽眸中的疑心,她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看向自己,他肯定感觉到她的异样,尽管她强力压抑心中的震撼,但是表情可以装,心中的感受却无法不表现在她僵硬的肢体上。

  像他这么难缠只敏锐的人,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当刘武陵进门时,她不经意泄漏出的异样。

  「公子,奴家是守身如玉之人,你这样楼着奴家,万一被别人瞧见了传出去,奴家——」下头的话似是难以启齿她故意表现一脸羞愧,这么说是在告诉他,当刘武陵进门时,自己所表现的异样,全是因为害怕被外人看到,致使自己的名节有损。

  当她说出这些话时,立刻感受到刘武陵投来的目光,他在打量她,更令她如坐针毡,呼吸困难。

  唐允炽听了她的话,眸中疑心消去,取代的是一抹温润的柔光,独孤秋雨意在打消他的疑心,不料这番话却取悦了他。

  「你们先退下,我有事要和刘公子单独谈。」

  唐允炽命令一下来,独孤秋雨大大松了口气,她试图起身,见腰间的大掌也松开了,心中大喜,总算可以安全抽身了。

  「芍儿。」正要随媚娘而去的她,听到唐允炽的叫唤不禁再度一僵,压下紧张,里爱缓转过身。

  「在。」她始终低眉敛目。

  「你留下伺候着。」

  她心中叹息,直不知这个臭皇帝看上自己哪一点明明威武棋馆面貌较好的侍女众多,媚娘就在一旁,他谁人不叫,偏叫她。

  不过,她虽紧张,却也立刻改变主意想留下了,因为她这次来便是为了陵哥哥,想不到误打误撞,她不但找到了陵哥哥,还发现他和皇帝两人似是相识。

  这其中似乎大有文章,留下来,正好可以藉此探听是怎么一回事,想法一转,她便顽定的福了福身。

  「是。」她应声服从,并且和媚娘很快交换了眼神。

  媚娘得到她的示意,便对七王爷和十公主笑道:「两位贵客,请随我来。」

  有时一些官爷或是大商户有要事商谈,需要闲杂人等先退下,她们这些威武棋馆的侍女,便会另辟一间上房静室来招呼这些人为他们煮茶焚香、陪他们下棋,或是抚琴一曲来取说他们。

  众人退出后,独孤秋雨便到一旁接手煮茶之事,刘武陵却是后头一拧,看了她一眼后,便在唐允炽面前坐下。

  随即,他的目光落在棋盘上,盯着棋盘上白子黑子厮杀的局势,目光微微放亮「好一个精彩的战局,听闻威武棋馆的媚娘棋艺高超,果然此言不虚。」因为适才他见到媚娘坐在唐允炽身边,理所当然的认为这盘棋,是唐允炽和媚娘所下的。

  「阁下认为黑子这一方如何?」唐允识合笑问道。

  刘武陵盯着黑子,一手搓着下巴,点点头。「布局谨慎,进攻大胆,围合之势稳当,用计巧妙,媚娘虽一妇人,棋艺胜过丈夫。」

  唐允炽听了,嘴角的弧度加深,墨黑的瞳眸缓缓落在一旁低头煮茶的那张小脸上。

  「芍儿,刘公子如此褒奖,还不奉茶致谢。」

  刘武陵听了面露惊讶,看向一旁的侍女,原来和唐允识对奕之人,竟是这不起眼的侍女,让他甚是意外。

  在他的盯视下,独孤秋雨冷辞的攀起紫砂壶,斟了两杯茶,顿时茶香飘溢清新舒畅,她伸出细白玉嫩的手,端起一杯递给刘武陵。

  「谢公子盛赞,这杯玉观音,请公子品尝。」

  刘武陵接过茶盏,在鼻下闻了闻,点头道:「好茶。」说完一饮而尽,把茶盏递还给她。这女子姿色昔通,他没兴趣,何况他来,是有要事的。

  他正色望着唐允炽,开口道:「我这次来,是决定告知如尘公子在下的答复。」

  答复?独孤秋雨静静听着,在知道这两人原来认识后,她已经很惊讶了,现在只听出他们似有什么协议,更加聚精会神的凝听,「嘱?」唐允炽显然兴趣满满。「不知武陵公子的答复为何?」

  刘武陵目光如剑,炯炯有神的看着唐允识,「只要阁下真能助我夺得武材盟主之位,我便依阁下所言,为朝廷效力,」

  独孤秋雨心下诧异,但随即收摄心神,拿起新包的一壶茶,为两人的茶杯斟亡。

  「要助你当上武材盟主,不是难事,」

  「那就好,有劳阁下将此话带给皇上,就说我刘武陵只要拿到盟主之位,必然助皇上收服各大门派,包括西域苗疆一带的异教邪派。」

  刘武陵说话时,神采飞扬,目光锐利,唇角甚至抿出一抹邪笑,这是独孤秋雨第一次看见陵哥哥野心勃勃的表情,如此张扬、如此不择手段,这样的陵哥哥,让她很陌生。

  她突然想到丽彤儿说过的话,她若想知道刘武陵的直面目,便到威武棋馆来,由此可见,丽彤儿知道的事情不少,光是陵哥哥和唐允识有联络这件事,就已经让她感到事倩不单纯了,不过原来陵哥哥并不晓得这唐允识就是皇帝。她能知晓唐允识便是当今圣上,还是因为令狐绝的关系呢,她早就知道陵哥哥想当武林盟主,只是没想到他的欲望这么强,竟想借朝廷之力。

  她心下暗笑,丽彤儿要她看的陵哥哥真面目,她看到了,也的确讶异,但只如何?她并不介意陵哥哥如此野心勃勃。若陵哥哥真的想当武林盟主,身为他未过门的妻子,她自然也会助他一臂之力,全心全意辅助他,丈夫有功业,做妻子的也光荣,不是吗?

  「皇上的意思是,不只要你助他收服各大门派,也包括独孤世家这一族。」

  唐允炽一提到独孤世家,她不由得心头大跳了下,幸好她现在已经没有面对他们两人,而是在用茶水洗杯,正好可以掩饰她提心吊胆的神色。

  「独孤世家向来不与各派特别往来,遇武林纷争也鲜少介入,摆明不争名逐利,只想遗世独立。而且百年来,独孤世家始终遵守祖训,甚少过问天下事,就算是朝廷广招江湖人士,他们也从不三与,历代皇帝广纳贤士,却唯独无法号召独孤世家,」唐允炽缓缓说道,原本佣懒的墨眸眯出一抹似有若无的锐利,直盯着刘武陵。

  「这不是难事,我与独孤三兄弟交好,独孤夫妇也视我如子,还让我与他们女儿订了亲,」刘武陵自信满满的说。

  「若他们视你如子,因何不将秘篇里的功夫传予你?」

  「我相信他们会传给我的,因为他们也赞成我夺武材盟主之位。」

  「万一不呢?」

  「倘若他们不传乎我,那么我娶他们的女儿也没意义了。」

  这话如同一把利刀,狠狠戳中独孤秋雨的心口,她始终低局敛目,面容沉静如水,可天晓得,她的双手正努力的捏着皎着,指甲用力掐着自己的掌心。

  「事实上,皇上最想收服的,是独孤世家这一族。」

  「只要阁下能助我夺得盟主之位,就算我无法说服独孤世家,也能帮助朝廷让独孤世家甘心臣服。」

  这倒奇了,既然你无法说服,只怎能让独孤世家乖乖巨服于朝廷?」

  「我有一策,可惜要朝廷之力来让独孤世家巨服。」

  「说来听听。」唐允炽起了兴致。

  很简单,只要皇上纳独孤家的独生女为妃就行了。」

  独孤秋雨整个人呆住了,她一定是听错了,这怎么可能?

  「纳他们女儿为妃?你说的可是你那订亲的未婚妻?」

  「是的,为了报答皇恩,我愿意退了这门婚事,将那独孤秋雨献予皇上。」

  现场一片安静之声,唐允炽没有答话,只是饶有兴昧的望着刘武陵,思考他的意见:而刘武陵则直视着他,眼神不曾闪躲,彷佛对他来说,为了功业,儿女私情变得微不足道。

  独孤秋雨拿起紫砂壶,媛缓为两入倒茶,现场只剩茶水的声音,如清泉流淌。

  独孤秋雨只感觉自己的魂魄被抽离了,整个人麻木得好似这一刻停止了,像个傀儡似的为两人倒茶,茶水没了,再倒满。

  他说,他愿意把她献给别的男人,他说,若得不到秘籍,娶她也没意义,他根本不爱她,他对她原来可以这么残忍。

  接下来,两人谈的都是一些江湖上的事,她只是静静的,如一尊滩像在一旁听着,什么表倩也没有,目光一直是低垂的。

  她的心,好痛,也好空。

  她痴恋了那么多年的男子,不爱她就算了,竟有把她献给别人,成就自己功业的打算。

  看不出呀,她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她实在看不出他是这样的人呀,那个温润如玉、斯文儒雅的陵哥哥,当他用着交易的口气谈论她时,却是如此狠心,原来自始至终,只有她一人在乎这情意,「这事,就有劳阁下了,」刘武陵拱手道,话说到这里,他也该告辞了,在走前,他只看了独孤秋雨一眼,「阁下,这事隐密,干万别走漏风声,可要管好你的女人,」他一直不太高兴在他们谈事倩时,对方留下这女人,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忍不住顺口提醒一下。

  独孤秋雨心中依旧震撼,在此之前,她并不知道他们要谈的是这等重要的事,可现在听宪后,发现这还真是不得了的大秘密,陵哥哥想夺武林盟主之位,有朝廷在暗中协助,要是被其他武林人士知道了,必然会大力反对。

  一时之间,她思绪纷杂,头脑乱哄哄的。

  「威武棋馆的侍女,应该懂得守口如瓶吧。」唐允炽徽徽的开口,像是一点也不在乎。

  刘武陵在听了他的回答后,不由得一征。「她是威武棋馆的人?」

  霎时独孤秋雨感到一股杀气袭来,她低眉约目,却也清楚知道这杀气来自于陵哥哥,可她现在内心处于惊寿骇中,平日的灵敏聪慧在这时竟变得迟钝,恍惚之间,刘武陵出手欲给乎她致命的一击。

  只差那么一点他的铁掌就会击碎她的头盖骨。

  独孤秋雨脸色苍白的望着刘武陵,她没有反击,也没有躲避,照理说,她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可是她没有,因为在刘武陵快碰到她之前,突然被另一手给截住。

  「谁允许你杀她了?」

  这话说得慢不经心,彷佛像在问人「你怎么不喝茶」一样,淡淡的。

  刘武陵凌厉的目光若向唐允炽,这人虽然脸上带着浅笑,但是截住的力道一点都不合糊,光是这一截,就让刘武陵心中明白,此人可不像表面上那么和善。

  几经思量后,刘武陵识相的收回晾在空中的五爪。

  「也罢。」撂下话,他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