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3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威武棋馆是她独孤秋雨的地盘,现在唐允识只被令狐绝牵制住,所以要躲过唐允安等人的追击不是问题,更何况还有媚娘和众姊妹帮她。

  独孤秋雨在众姊妹的掩护下,及时躲进威武棋馆的一问密室里,听着外头传来的吵闹声,她知道这一等,不要一、两个时辰是不行的。

  密室里备有水和食物,她就算在这里待个一天一夜也:妥问题,因为暂时安全了,她也不再那么紧绷,可是一想到令孤绝,她的心只纠紧了,开始担忧他的安危。

  不管怎么说,他是为了救她才来的,她不希望他出事,想着想着,居然想起他对自己所做过的每一件事,让她脸上只开始燥热了。

  这个令狐绝直是狡猾,对她越来越得寸进尺。可是他其实也不坏,说来还救了她两次,这次是第三次,可怎么想她都觉得自己亏大了。想到令狐绝,她一下生气,一下好笑,幸若自己还不是最倒霉的,被他要得最厉害的应该是皇上吧,一想到唐允识铁青的脸色,她禁不住噗哧一笑,怕被入听到,她还急忙捣住唇,免得笑出声来。

  不过接下来,她只想到了刘武陵,一股悲伤打心底出来,她屁膝而坐,环抱着双腿,将脸埋在双臂之间,无声的哭了起来。

  也不知哭了多欠,最后她沉沉睡着了,直到有人轻轻敲着墙壁。

  「秋雨姊。」

  她惊醒,轻声问:「外边倩形怎么样?」

  「人已经走了半个时辰,媚娘姊要我来告诉你,那些人搜索棋馆,没找到人,便离开了,她要我问你,你可要继续躲着?」

  「我进密室里多欠了?」

  「两个时辰。」

  独孤秋雨心想,两个时辰过去了,那应该没事了,自己只是一个小侍女,出了这样的事,自是不敢再回棋馆,那些人应该不会留下大批人手来找自己,但是想到令抓绝,她又赶忙询问。

  「可否见到一位穿白衣的公子被他们抓住?」

  「没有若到呢。」

  独孤秋雨只问了一些细节,听起来那令狐绝并没有被抓到,应该是顺利逃走了,她这才放下心来,伸手按下一个开关,打开密室的门,摄手摄脚的走了出去。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不敢从大门出去,而是改由地道离开,这地道不长,通向离棋馆不远的一个胡同。

  将地道石门搬开后,独孤秋雨伸出头,左右张望了下,确定没人,便赶紧出来,再盖石门盖回去。

  她脚步匆匆,不敢耽搁,只想尽快离开,无心主意到,一只蝶儿翩翩飞来,始终跟着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顺利脱逃时,走没几步,却猛然感到有杀气袭来,她惊呀地转身,赫然见到离她五十步距的地方站了一个男人,迎上那张熟悉的面孔,独孤秋雨僵住了,刘武陵俊朗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带着杀气。

  原来他还没走,而且,他还想杀她。

  在见到刘武陵的那一剎那,她的脑筋再度空白,所有应变能力也消失了。

  她无法思考了,另一个声音告诉她,她应该要躲开的,可是她却躲不掉,双腿动弹不得,她甚至感到自己的视线模糊了,这一切只是很短的时间,在她还来不及反应前,一个身影挡在她面前,让刘武陵击来的嘴爪猛地一停,档在她面前的,竟是丽彤儿,她的出现,让她和刘武陵皆是一阵错愕。

  扮成丽彤儿的令狐绝,眨着剪水大眼,那长长的睫毛扇呀扇的,眼中波光流转,秋水如月,墨瞳如星,天直的望着刘武陵。

  刘武陵眼中的房气和杀意在遇上丽彤儿之后,急急忙忙收起,甚至带点狼狈地望着那张美丽妖晓的面容,他原本阴沉的表情也迅速恢复成斯女难致,对她的出现又惊又疑,「丽姑娘?你?一怎么在这里?」

  令孤绝对他抿出一抹天真只娇美的笑容,「我来找我妹子,」

  「妹子?」

  「是呀。」令狐色将仍杆在惊愕当中的独孤秋雨搂在怀中,一副全心保护的模样。「她是我妹子。」

  当他说这话时,还一脸不安地看着刘武陵。「你刚才想对我妹子做什么?你别伤害她。」他一边说,一边像是自己的宝贝要被他破坏似的,露出无辜只脆弱的表情,那双美眸像是要滴出水,水要水要的,让人看了好不怜惜,刘武陵见状,连忙轻声安抚。「丽姑娘误会了,我怎么会伤害你妹子呢。」

  「是吗?那就好。」

  令狐绝送给他一个妖媚艳丽的笑容,若得他双目痴迷,目光灼灼。

  他牵起独孤秋雨的手,向刘武陵轻轻一福。「告辞。」转身就走,连和对方废话都没有。

  刘武陵一顿,见美人要走,立即闪身档在前面。

  他微笑的站在美人面前,机会难得,他岂会放过,更何况那侍女知道了他的秘密,他不I}IL让对方活着。

  「想不到竟I}IL巧遇丽姑娘,在独孤府上一直没有机会与姑娘说话,在下仰慕姑娘已欠,可否赏脸让在下作个东,一块儿到威武棋馆一叙?」

  令狐绝摇摇头。「谢刘公子好意,奴家和妹子有很多话想说呢,不如下次吧,」

  刘武陵再度档住她的去路。「难得遇见,,清丽姑娘一定要赏光。」

  他双目炯锐的盯着她,以及扫向他身后的独孤秋雨,显然没打算放她们走,看似遇和有礼,却有种无形的压迫围着他们。

  令狐绝眼底闪过一抹邪,表面却睁着水眸,我见扰伶的娣着他,刘公子,并非奴家不赏脸,而是奴家害怕呀!」

  「丽姑娘害怕什么?」

  刘子有所不知,如尘公子此刻正在威武棋馆里,他找上了我妹子,想打听我的去处,那公子对我势在必得,我?一我害怕呀!」

  刘武陵听了一征,突然想起,那位如尘公子的确出现在琴仙坊过,对方也是竟标者之一,望着丽彤儿美丽的容颜,眼中锐芒暂:肖,取代的是人苗般的欲望。

  他对丽彤儿本就有私心,现在若到她向自己求救,心下大喜。

  「丽姑娘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他伤害你,不如姑娘随我走,我将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

  丽彤儿眼角鳌见周围的身影,知道那些人是皇帝身边的护卫,非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展露武功,遂决定利用刘武陵来躲开皇帝的人手,当下立刻局开眼笑。

  「太好了,既然如此,就有劳公子了。」

  刘武陵见她欣喜答应,知道她适才并非拒绝自己,只是害怕如尘公子,心下大喜,他想乘机掳获美人芳心,只好暂时打消杀掉那侍女的念头,只要对方跟他走,便在他掌握之中,他不必担心。

  独孤秋雨早若出陵哥哥的杀心,只见他对丽彤儿如此迷恋,没有任何掩饰,因而心灰意冷,陵哥哥的绝情让她心都碎了,整个人的灵魂像被抽走似的失神,没有余力去思考,丽彤儿为何会出现在此,还为她挡住杀机?而且自己明明易了容,丽彤儿为何能认出她?

  「姑娘请——」

  刘武陵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令孤绝立即盔不扰豫地牵借独孤秋雨的手,跟着他往一旁的巷子走去,全尧了几个弯,最后进入一间宅院。

  他们一进去,立刻有人上前,这些人若似都是刘武陵的人手,而这些人独孤秋雨却都不认识,原来他有自己的手下,这些人组织有度,在刘武陵的命令下,将他们安置在一间房里,独孤秋雨适才因为打击太大,加上心碎,这一连串发生的事,让她有些失神、浑浑噩噩现在却整个人回过神来。

  不行,她不能留在这里,想到陵哥哥眼中的杀机,她不能给他机会杀了自己。

  尚未进到屋里,她突然抽开丽彤儿握住的手,二话不说就要走人。

  她才走了几步,立刻有人挡住她的路,「姑娘要去哪里?」一名高头大马的男子沉声质问。

  独孤秋雨抬头直视他。「我要离开。」

  「公子命令,要你两人待在这院落里,」

  她冷哼一声。「他直正想留的,只有丽姑娘,不是我。我留下,只怕误了他的好事,」

  是的,她不想留下来,想到他说要将她献给皇帝,再想到他看见丽彤儿时,那由厉色转成温柔的表情。

  她一点也不感激丽彤儿突然出现救了自己,甚至觉得这是丽彤儿的阴谋,让自已来到威武棋馆,发现陵哥哥的真面目,不管出于什么心思,丽彤儿都破坏了她和睦哥哥的感情,狠狠砸碎了她的希望。

  她想晓过这些男人,但这些人可不放过她。

  「刘有公子的命令,不许离开。」对方沉声说,丝豪有要让的打算。

  独孤秋雨脸上一片冰寒,当她散发出冷意时,原本不把她放在眼底的这些手下们,也感到她周身不可小觑的气场。

  「那就试试你们有没有拦住我的能耐。」说宪,她连理都懒得理,直接晓过他们,打算硬闯了。

  这些人奉了刘武陵的命令,当然不能让她走,见她要硬闯,当下不客气的阻拦。

  「慢着!」其中一人伸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但是才一放上就被震开。

  手下们心下大惊,原来这个不起眼的女子是会武功的,当下两人立刻不客气的出手阻拦。

  独孤秋雨不必回头,彷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身形一闪,两手如劲风出击,快如闪电,直接打向两个男人的鼻子,痛得他们捣着鼻子,连连后退。接着她又恢复成原来前进的姿势,这样的阻拦丝毫没有减慢她的速度。

  这时其他手下见状,皆是脸色一变,立刻又有两人上前阻拦她,独孤秋雨神情冷沉,她的脸上早没了适才的失神,对方一攻上来,连她的衣襟都未碰到,就被她无情的出拳,一个掌了一拳,一个踢了一脚。

  被她拳打到『脚踢到的,都像被丢掉似的甩了出去。

  她下手极更重,不是打得对方流鼻血,就是踢得对方趴在地上。

  身后的令狐绝慢但跟在她身后,望着地上被打趴的人,一边摇摇头,一边喃喃自语的叹气。

  「看样子她气得不轻哪。」

  望着雨儿伤心欲绝的模样,他心中苦笑,痛有多深,爱就有多深,是自己诱她到棋馆来,撕开刘武陵的真面目,他很清楚,唯有如此才能让雨儿对刘武陵真正死心,可是见她为那男人如此心碎,让他心里闷极了。

  那个刘武陵有什么好?

  论武功嘛,比不上自己;论长相嘛,当然是他令狐绝俊多了;论风趣嘛,还是自己更胜一筹,更遥论一张嘴,当然是自己比较嘴甜,懂得逗女人。

  既然如此,为何她要这么伤心欲绝?连刘武陵要杀她,她都忘了躲开,若非自己及时挡住,她这条小命就没了。

  想到这里,他清灵的美颜阴了阴,散发一抹淡淡的邪气。

  「雨儿,我一定要教你忘记他。」他喃喃说道,静静跟在她身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