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3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地上被打趴的男子动了动,嘴上骂道:「贱女人!看我不把你手脚砍掉,然后在你死之前,先奸后杀了〔唔」最后的声音消失,因为他的头盖骨被令狐绝大掌一罩襄时七孔流血,整个人软趴下去,令狐绝视若无物地从这人身上踩过去,缓步而行。

  独孤秋雨来一个,打一个一来一双,踢一双,她此刻浑身散发水冷气息,谁挡她的路,就别怪她不客气。

  众手下没想到她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女子,武功竟如此高强,众人皆不是她的对手,再加上她一身煞气,那冷冽的眼神,竟把所有男人盯得一阵胆寒,不敢小看她。

  这时1层传来一句冷:令的喝令。

  「你们都退下!」

  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后,独孤秋雨浑身震了下,她转过头,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刘武陵。

  他脸容冷沉,眼中没有一丝温度,那是看陌生人的眼神。

  当他走来时,这些手下让开一条路,但还是将她团团包围住,若非易容的关系,她现在的脸色一定很苍白。

  望着刘武陵阴沉的脸容,眼神如此无情,她可以从他的眼神中若出他在想什么,他看她,像是在若一具尸体,望若他杀机尽现的眼神,如果他知道面对的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会有什么反应?想到这里,她突然有种豁出去的:中动,伸手将脸上的易容面具撕掉,露出自己的真容,这么做之后,她见到刘武陵剧变的神色,他不敢置信地瞪着她,那神情先是震撼呆愕,接着转为复杂,最后渐渐变为冷静,还有沉默。

  她没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她想看清楚,在知道自己想杀的人是未过门的妻子后,他有什么打算?

  过了一开始的震惊后,刘武陵沉静的望着她,然后对身边的手下命令。

  「你们都退下。」

  手下们在他的命令下,纷纷将地上受伤的同伴扶起来,退了出去,留下了刘武陵、独孤秋雨还有丽彤儿三人。

  待人都走了之后,刘武陵深深望着独孤秋雨,他没想到,这侍女竟是雨妹易容扮的,在一阵沉默后,刘武陵叹了口气。「雨妹,我们私下谈谈可好?」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她冷声道,见刘武陵迟疑,面有难色,甚至目光越过她,朝后头的丽彤儿看了一眼,显然有佳人在,他有些事不好说。看到了这地步,他竟在意的居然是其他女人?

  独孤秋雨紧紧握住拳头,心中有一股想吼叫的冲动,但也感到疲累,现在的她心很乱。

  一股愤怒的情绪袭来,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突然之间,她有了觉悟,望着这个她自幼就爱慕的心上人,冲口而出——「我们把婚事退了吧。」

  这话一出口,有两个人震惊了。

  一个是刘武陵,另一个是令狐绝。刘武陵是震惊得心中泛慌,令孤绝却是高兴得想要大笑,可借他现在是丽彤儿,不能大笑,只好强憋住,一双眼却已经弯得见眉不见眼了。

  望着刘武陵惊愕的表信,独孤秋雨感觉到心中比悲伤更胜的,是一股快感。

  一直以来,自己在他面前从不敢表示意见,现在却可以毫不犹豫、有自尊的,向他说要把婚事退掉。

  原来,只要说出口就行了,心痛会淡,泪水会干,可是她无法忍受一个不爱自己的艾夫丈夫。

  「雨妹,别胡说。」刘武睦低喝道。

  「胡说?」她冷笑,一股人气升起,指着身后的丽彤儿。「你不是喜欢她吗?我成全你,你想娶她为妻或纳她为妾,都不关我的事了。」

  刘武陵从没想过独孤秋雨会这么对自己,若退了婚事,那么他将再也得不到独孤家的帮助,甚至连得到独孤家武功秘效的机会都:吴有了,想到这里,他连忙放软了语气安抚她。

  「雨妹,别说傻话,咱们亲事是爹娘订下的,并非儿戏,哪能随意取消?」

  他认为雨妹只是一时气结,她不是很爱他吗?他不相信她直舍得退了婚事。

  「是呀,你说得不错,是爹娘订的,并非你所愿,对,我是喜欢你,但是再喜欢也没用,刘武陵,我是有尊严的,我不会嫁给一个妄想把我送给其他男八的丈夫。」此刻她的眼中有着他从:昊没见过的冷漠和坚决,这眼神让刘武陵很不安,好啊!说得太好了!令狐绝倒是在心中大力称赞,不愧是他的雨儿,有骨气!他深情地望着她,心中已经开始盘算着,该何时上独孤家提亲?

  刘武陵征征地看着她,望着她的一脸决绝,只心慌了一会儿,很快便恢复冷静,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并且轻轻叹了口气。

  「雨妹,是陵哥哥的错,我不该让你一直等我,我本想等到有功业之后,再风光的娶你,却让你误会了,我答应你,今日我就向你爹娘开口,咱们七日之内完婚,」

  听了这话,只有两个人大皱眉头令狐令抓绝,对独孤秋雨来说,要她嫁给刘武陵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对令孤绝来说,他已经在思考要如何狠狠教训这家伙了,独孤秋雨失笑出声,若在以前,刘武陵这番话肯定会让她感动流泪,立即答命;可现在不同了,她醒了、看清楚了,这男人为了达到目的,连这种谎都说得出口。

  或许在更早以前,她内心深处就明白了,只不过因为爱着他,所以她选择忽略、选择逃避,她骨子里本就性情附烈,而不是遇事只晓得认命,乖乖任人宰割的弱女子,如今将这层事实赤裸裸的撕开,她突然变得豪无所俱了,在陵哥哥面前,她决定不再装乖巧柔顺,事事顺着他了。

  所以,她才会在听宾完他的这番话后哑然失笑,也不在乎因她的嘲笑而脸色微变的刘武陵,「陵哥哥,你知道吗?」她突然对他眨了眨眼,目光清澈这样的她,特别闪亮动人,让刘武陵见了一征。「在竟标宴上,标下丽彤儿的初夜,还有掳走她的人,是我,我就是那位金云国王子。」

  她的话,果然让刘武陵浑身一震,神色惊愕地盯着她。

  当她决定把实话全盘托出时,已经有了将此情靳断的觉悟了,既然要痛,就痛到底吧,没什么过不去的。

  她的笑,是带着洒脱的藕丽毓媚,他从没见过,竟然如此亮眼、如此迷人,而她眼中的平静,早没了过去面对他时的羞怯不安,这样的她,对刘武陵来说,是陌生的,却也是美的。

  在知道那金云国王子是她假扮之后,他心中震惊无比,一直以来,他总当她是那个喜欢跟在他身后,对他心怀爱慕,想法单纯的小妹,只要他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任他乎取乎求,也不会有异议,可现在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来就没真正看过她,她身上有着许多他不知道的秘密。

  独孤秋雨见他没答话,也不以为意,因为她可以想象他心中的震惊,「我掳走她,是因为我知道你喜欢她,你打算在娶了我之后,再纳她为妾,可借你错看了我,我是不会跟其他女人分拿丈夫的,所以我想尽办法破坏你的如意算盘。」她一边笑着说,一边欣赏刘武陵灰败的神色。

  她明白,刘武陵总当她是容易掌控的女子,一旦发现原来她一直在他面前假装着,把他的心事若看透后,这对他的男人尊严无疑是一种打击,可她顾不了这么多,既然她选择放手了,便决定洒脱坦然,「所以现在,我把她还给你,你得到你的美娇娘,我也做回我自己,你放心,爹娘那里我会去说,不会让你承担这个责任。」说完,也不管刘武陵有没有话说,她提步一点施展轻功飘然离去。

  想说的话全说了,她认为自己和刘武陵已经役什么好谈的了,现在的她,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只有她自己。

  「雨妹——」

  身后传来刘武陵的呼唤,她不乎理会,更加催动内息,脚步更轻,拉开自己和他的距离。

  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他面前任性,不管她心有多么痛,她也决定要把这男人从她心中赶出去。

  此时正值凤城最热闹的白日,两抹身影却在这热闹的大街上一飞一跃,身形飘忽诡魅。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在胡同大街上踪跃飞掠,她身轻如燕,在字画滩上足步一点便惊过,快得让人看不清她的长相。

  接着她只跃进酒馆的二楼,在酒桌上一点如一阵风吹过后,只从另一边的窗口跃出。

  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她从急驰的马车前闪过,很快只钻进人群里。

  刘武陵紧追在后,他以为凭自己的功力应能轻松追上她,不料雨妹的轻功竟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每当他以为自己可以伸手抓住她时,却总是扑了个空,她尽钻人多的地方,并且将时间掐得刚刚好,总在他以为伸手可及之时,她突然一个息转,让他措手不及。

  她会故意在端着满盘的店小二面前闪过,让他差点撞上去;或者故意在急驰的马车前掠过,让他不得不停下,免得被踩在马蹄下;她尽往一群女人堆里钻,让他急急煞住,他可不想闯进这群女人堆里,让人误以为他是个登徒子。

  他从不晓得,原来她也会如此刁钻,一想到她适才决绝的表情,斩钉截铁要取消和他的亲事,这让他面色一沉,心中有说不出的烦闷和震惊,转瞬间,那个他一向认定很好拿控的雨妹,竟就这样逃出了他的拿心。

  他居然抓不住她,眼睁睁看着她飞出他的掌控之外,让他无比窒闷,而这股窒闷压着他的心口,竟让他升起连他自己也不晓得的慌乱,他紧握着拳头,这感觉,他还是第一次有,但很快的,他压下慌乱,回复了冷静,低沉着嗓音,喃喃自语。「取消亲事?雨妹,这事恐怕由不得你。」

  他停止追寻,纵身一跃,消失在人群中,摆脱了刘武陵后,独孤秋雨见他:吴追来,却也不敢贸然出现,就怕附近有唐允识的人马,为了谨侦起见,她只在各处晓了许欠,确定没人跟踪后,这才返回独孤府,一回到独孤府,进了自己的院落,苦等她的三名丫鬟,一见到小姐,高兴的赶忙上前,她们本来是随小姐一块儿到威武棋馆的,确定她从地道离开后,她们便赶回独孤府等待,幸好小姐平安无事回来了。

  独孤秋雨没有多说什么,只大概问了媚娘她们的事,知道唐允炽没有为难媚娘她们,她这才终于完全放下心来,回头吩咐翠儿去威武棋馆通知媚娘,她已平安回来了,并交代她们要密切主意如尘公子这个人,此人是个难缠的人,要小心应对。

  她还不打算让媚娘她们知道唐允炽就是当今圣上,以免她们太过担心而打草惊蛇,接着她要容儿和娟儿为她准备沐浴物事,其他的她不想多谈。

  容儿和娟儿看得出小姐心情非常不好,并且一脸疲惫,也不敢多问,遂忙去张罗。

  卸下了衣物,进入她的专属浴房后,她便令两名丫鬟退下,不必侍候她,她想一个人静一静浴房里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她的身子浸泡包在浴池里,整个人疲慧不堪,此刻四下无人,她一个人安静的发呆。

  她本打算回来后,自己躲起来哭个痛快,在回来之前,她强忍住悲伤,倔强得不让眼泪掉下来,可是当她终于剩下一个人了,却发现自己哭不出来。

  在决定不嫁给陵哥哥后,她应该很伤心才对,毕竞当陵哥哥的妻子是她多年的心愿哪,为什么此刻她的心还能保持冷静,甚至感到解脱?

  彷佛被禁锢已久的心灵,终于于不必再执着那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情,在悲痛的同时,也品尝到解放的滋味,今口发生太多的事了,她觉得好累,原来心累的时候,整个人都不想动。

  她闭上眼,靠在浴池旁,很想就这样睡下去,什么也不要去想,不知过了多久,一种异样袭来,似乎有人进来了。她想,大概是自己在浴池里待太久了,所以容儿或娟儿不放心,而俏俏进来了吧。

  「我还想一个人静一静,别来吵我。」她轻声命令,语气中带着疲惫的佣懒。

  没得到丫鬟的响应,而对方也没有离开,令独孤秋雨拧紧了眉头,禁不住气恼的睁开眼,回头瞪向来人。

  「我说了别吵我听到没」

  话语猛然顿住,在瞧见那雾气之中的俊伟身形,她一颗心提了起来,想也没想到,闯入她浴房的人,竟是刘武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