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4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独孤秋雨直直盯着刘武陵,她想过刘武陵会来找她,可万万没想到他会直接闯入她的浴房。

  若是在今日之前,对于刘武陵所做的一切,她都不会右意见,甚至好几次都期盼着陵哥哥到她的院落来找她,可每次他来到独孤府,他不但不会到她的院落,更别说进她的闺房,但这会儿,他不来则已,一来就是直闯她的浴房。

  独孤秋雨惊愕地瞪着他,最后眼神逐渐转成了木:冰冷,「我在沐浴你就这么闯进来,不觉得失礼吗?」

  她的声音很冷,不见任何慌乱,有着出乎他意料的沉着冷静,这样的她,很冷艳,刘武陵站在池边,细细打里她,那张总是柔顺遇婉的容颜,此刻变得冰艳如雪,那一双总是带着羞怯情意的水眸,此刻却是充满防备的冷意。

  她一头如缎的长发漂浮在水面,身子浸在水面下,只露出一点肩膀,而水面上漂浮的长发,有些披在肤自如玉的肩膀上,有些则遮掩着水面下若隐若现的嗣体。

  少了那些钦环彗花的坠饰,以及罗裙绸衫的妆点打扮,这样的她却明艳得有如不沾占染淤泥的玉莲,而她一双直视不移的冷眸明亮如星,小巧的唇瓣是白替肌肤上的一朵红花。

  这样的她,美得很冰清玉洁玉洁,却又艳若牡丹。

  刘武陵见了这样的她,心头竟升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炽热,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她竟是如此迷人。

  幸好这个发现还不迟,他闯进浴房,便是下了某种决心,而现在,他为这个决心感到欢快,「雨妹,我从没想到,原来你是这么的美。」

  这话一说出口,独孤秋雨便楞住了。

  她盯着刘武陵眼眸中微撒的欲火,心中一惊,不由得若呆了,她与他相处多年,何曾见到过他用这种渴望的眼神看她?

  即使使在梦中,她都盼着刘武陵用这种眼神望住自己,却总是一次次的失望,就在她放弃了之后,愿望却成真了。

  多可笑,这实在是老夭开的一个大玩笑,在她已经发现他的真面目,不再有任何顾忌,率性的以真性情面对他后,他却对她起了欲念,而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对他的情意已经冷却了,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哪。

  「请你出去。」她语气冰冷的下逐客令。

  刘武陵没有被她冷漠的态度给逼退,反而抿出笑意,他灼亮的目光,带给她一丝不安。

  「雨妹,你迟早是我的人何必推拒我于外?」

  「我说过,我不会嫁你了,我们的亲事取消。」

  「以前是我不对,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刘武陵,你想当武材盟主那是你的事,但是别打我独孤家的主意。」

  独孤秋雨毕竟不是一般弱女子,她爱一个男人,愿意为对方放下自尊做很多事,但绝不会愚昧得损及独孤家。

  更何况,她对刘武陵已经心存鄙夷了,如果对方可以不顾爹娘和兄长对他的爱护情谊,利用独孤家来达到目的,那么她也可以抛去儿女私情对杭他,所以她现在可以如此冷漠镇定的直视他。

  似是感觉到她眼中的决绝,刘武陵也逐渐收回眸中的热意,取代的是一股教人看不清的诡异。

  「雨妹当直想取消亲事,我们不能再回到从前吗?」

  独孤秋雨冷笑。「变的人是你,不是我吧。」

  刘武陵低下脸,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没说话,却是提步向前,往浴池边朝她走近。

  他一边走,一边看着她冷:莫的神情,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和羞怯,若换成别的女子,早就手足无措,脸色朝红了。

  他在她身旁坐下,语气有着叹息和欣赏。「我直到今日,才知道雨妹直正的性子,也想不到,我竞然会被这样的你吸引,」他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身,将脸贴近她。

  如此暖昧的动作,依然不能逼退她的冷静,这让他更加认定,自己真的看走眼了,若是能早点发现她的美,多好。

  「雨妹,你真的不给我一次机会吗?」

  听着他语气中的温柔,独孤秋雨的口气是没有一丝妥协的冰冷。

  「虽不能做夫妻,亦能做朋友,只要你不做出对独孤家不利的事。」

  是的,只要事关爹娘、兄长,还有独孤家族的一切,她便会像个大丈夫一般,不因儿女私情而坏事。再苦,也会将这份心思狠狠压下,「刘公子与丽姑娘是天生一对,秋雨衷心祝福。」

  她回到独孤府,把丽彤儿留在刘武陵的宅子里了,所以也自然认定刘武陵会将那丽彤儿收下,这样令男人稍魂的大美人她不相信他不要,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心下冷笑。

  想不到到了最后,她竟会亲手把丽彤儿送给他,这样也好,这两人郎才女貌,是天生的一对,她终于看开了,也放手了。

  刘武陵直直望着这张清冷明撤的容颜,瞳眸一黯,嘴角却抿出意长的浅笑,「遗憾得很,我并不想就此放弃雨妹,只能对不住你了。」他轻轻说道,轻柔的语气如同耳边的轻喃,独孤秋雨听了一顿,襄时心中大惊,她猛然跳出池浴,在跳出之前,她也运力掀起一道水波,阳挡任何可以让他看不见裸体的视线,并且同时攀起放在池边的大浴巾包住白己,「来人!」随着她一声大喝,原本应该要立即赶来的丫鬟们,却迟迟不见人影。

  这时她心下越来越慌乱,没有适才的沉着了,容儿和娟儿肯定是被刘武陵击昏了,而她刚才突然从浴池里跳出来,便是惊觉到自己中了招,浑身力气逐渐使不上来。

  看着刘武陵,他竟然不慌不忙的,显然是有备而来,这更令她开始紧张起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

  「雨妹勿慌,你不是一直希望成为我的人吗?陵哥哥想成全你。」

  这话让独孤秋雨不由得退后一步,不敢置信的瞪着他。

  「你……你对我下了yin\药?」

  见他没有否认,让她脸色益发苍白,心中惊怒交加。

  是她大意了,她万万没想到刘武陵会如此卑鄙,对她来阴的,毕竟他是自己喜欢了好多年的心上人,自己开口说取消亲事后,也没想到会惹得他下暗招,原来为了达到目的,这人可以不顾羞耻、不择手段!

  因为对他防备不够,所以她才会中了他的yin\药,这yin\药肯定是他趁着浴房内雾气弥漫时下的,自己才会没注意到,等到发现时,已经迟了。

  「雨妹。」他遥柔的唤着她。

  「别过来!」她一脸愤怒的瞪着他,情绪中更多的是紧张,已经无法像先前那般冷静了。

  「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吗?我会疼你、宠你的。」

  「既然如此,你先娶了我,再跟我行洞房花烛夜,我不要像这样不明不白的失身,这样会让我自己觉得很可耻。」

  这是她息中生智所想到的说词,此刻她身上的药效发作,估计再过不久就会身不由己了,所以她试图借着这席话来让刘武陵打消强占她的念头,只要他同意了,她就有希望摆脱他。

  听了她的话,刘武陵的确迟疑了一下,但是忽而目光一瞄,继而摇摇头。

  「你想藉此让我打消念头好脱身,只可惜,我势在必行,雨妹,我今夜一定要得到你。」

  面对刘武陵的逼视和满眼色欲,独孤秋雨再也无法百写装冷静,她咬着牙,双手紧抓住身上唯条大浴巾,身子不自主的发热,甚至呼吸也开始喘了。

  她感觉到自己欲火焚身,有一股中动想要投怀送抱,这让她怒不可遏,生平第一次,她恨极眼前的男人,想不到他竟如此卑鄙无耻,而她居然爱了这人这么多年,让她也开始鄙视起自己。

  「我直是瞎了眼……」她娘狈的退后,害怕刘武陵的靠近,而她的身子已经开始发抖,她知道yin\药的威力已让她双颊发红,做不出冷漠的神情,她现在肯定是一副春期情动的模样。

  就在她极力克制自己的倩欲,想尽办法保持藉醒之际,刘武陵轻易的欺上前来,将她一把楼住。

  「别碰我!」她慌乱的要推开他,双手却使不出力道。

  「雨妹,你情动的模样好美,」刘武陵楼紧她,目光如火,虽说出此下策是逼不得已,但见她面若桃花,愤怒的媚眼迷蒙,令他欲念大起。

  他打横抱起她,朝她的闺房走去,他既然敢来,必是胸有成竹,这院落里的丫鬟都被他打昏了,而外头的什人都视他为姑爷,他来此之前,便已下令不准打扰,相信半个时辰之内,都不会有人来坏他的好事。

  独孤秋雨心念电转想着自救之道,言语上说服不了刘武陵,现在中了yin\药,只制住了她的武功。

  一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他下药失身,明明全身热燥不已,她的心却在发寒。

  「你这样对我,我就算被你占有了,我也不会从你……」她想冷声斤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添了抹暗哑,一点威肋性也没有。

  「雨妹,你若不从我,难道直想进宫当皇帝妃妾?」

  「什么意思?」

  「你能入混入威武棋馆,不是听到了我和那如尘艺子的谈话吗?他是皇帝派来的人,当今圣上野心勃勃,想要把天下武材也纳入他的控制中,包括独孤世家,为此,不管我要不要把你献给他,他早有意纳你入他的后宫,来掌控独孤世家。」

  她闻言不由得浑身一震,在他的怀抱中,她双目征征的瞪着刘武陵。

  这时他也低下头看她,目光十扮文时,他还轻薄自己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