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4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心情起伏间,刘武陵已经把她放在床上,他眼中的情欲越来越浓,让她开始俱怕,刘武陵既然把她的丫鬟们弄昏了,必然也将其他人走了,她就算她一叫,他会点了她的哑穴,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她想起了令抓绝,上一回,是他把自己从皇帝手中救出的,不知怎么着,她总觉得那令狐绝虽然若似风流好色,可是绝对不会伤害她,而且他还故意把丽彤儿留在她身边,必然有其他用意,说不定这丽般儿就是他派来监视自己的。

  想到这里,眼看着刘武陵步步逼近,就在他对她伸出手时,她灵光一闪。

  「令狐绝!」

  她突然喊出这个名字,让刘武陵伸来的六掌顿住了,他眉头拧了起来。「令狐绝?」

  独孤秋雨不理他,逞自气愤的骂着:「令狐绝,你不是说喜欢我吗?我现在就快失身了,你还不快点来救我,这样也敢说喜欢我?」

  这是很莫名的感觉,她总觉得令抓绝应该离她不远,她这是在赌,赌令狐绝就在她附近,所以才会有此一喊。

  刘武陵对她突然喊出的话大皱局头,甚至神色警戒的若向四方,以为这附近埋伏了其他人。

  不过在四下张望后,他神色只恢复冷静,同时脸色变得阴鹜。沉声质问:「你与令狐绝相识?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心上人,你碰了我,他会杀了你。」她说这话,当然是故意夸大的,在叫了令狐绝三个字,却没有人跳出来后,她心中无比失望,可她不放弃自执,转而利用令狐绝的名号,让刘武陵有所顾忌。

  她现在很确定,像刘武陵这样有野心的人,在没得到武材盟主之位前,是不会星自己于险地的。

  当她从情困中挣脱出来时,以前所有若不能道不明的事,现在全都清楚了,果然她一拿出令狐绝来威肋他,就见到他脸上的惊异和扰豫,这给了她一线生机,可是接着,刘武陵突然哈哈一笑,对她摇头。

  「雨妹,你以为我会相信这谎话?这种小伎俩是骗不过我的。」他目光烈启如火,神情也是一抹决绝,抱定了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是要得到她的主意。

  她倒抽了口气,慌乱的退后,可刘武陵的六掌已伸来,放在她细致的脖子上,力道轻柔,却也足以制住她,让她退后不得。

  他大掌的遥度熨烫着她的肌肤,让她脸上一片绝望,感受到他的鼻息欺近,就要贴上她抖颤的唇瓣时,一声轻笑传来。

  「她说的没错,你要是敢碰她,死。」

  刘武陵惊愕地转身,眼中杀气凌盛,但在若到来人时,他先是一征,继而脸上的阴沉瞬间消去。

  「丽姑娘?」

  望着那风华绝代的美人,刘武陵心中惊疑不定,奇怪自己怎么没有察觉到她的脚步和气息?他虽心中怀疑,可对方毕竟只是一名女子,而且是他欲得的美人,所以没有细想太多。

  丽彤儿爱娇合顺的白了他一眼。「想不到气宇轩昂的刘公子也会行这等下流之事哪。」她娇媚的眼中不无嘲讽之色。

  刘武陵神色一阴,收回放在独孤秋雨脖子上的大掌,里居缓转身正对着丽彤儿,鹰眸流光闪烁的盯着对方。

  「雨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她迟早是我的人,至于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要是碰了她,令孤绝会杀了你的,我这是好心来提醒你呢。」

  丽彤儿说这话时的语气,娇嗜酥骨,眸中波光合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人是在打情骂俏,局目传情呢。

  见她如此骚媚风情,刘武陵疑心大减,眼中热度再起,心想既然被丽彤儿撞见了,干脆今口一并把她给收服,想到这里,他眸光合笑,烫人的视线紧迫盯人,锁在丽彤儿身上。

  「你说令抓绝会杀我?你与令抓绝相识?」他认为这丽彤儿只是故意用话来阻止他,当然不可能把她的话当真。

  丽彤儿双目催璨灼亮。「岂只是相识,熟得很呢。」

  刘武陵放声大笑,当他是在说一个笑话,当笑声渐歇时,他眼神转为威严,直直盯着她。「彤儿,你想阻止我吗?可借我对雨妹势在必行,她中了我的西域合欢散,此yin\药甚毒,除了成为我的女人,无药可解,既然被你撞见,我只能一并把你收下了。」

  独孤秋雨听到刘武陵这话,脸色露出绝望,若非现在她深受yin\药之苦,脸泛潮红,否则正常的脸色应该是吓得大白才对。

  丽彤儿叹了一口气,提步走向庆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可怜的孩子,被你折腾成这样……」语气中充满了怜惜。

  刘武陵见她走来,自是没有阳止,因为就算丽彤儿不上前,自己也会把人抓过来,一等丽彤儿接近,他立即伸手要揽住她的腰,却在这时,丽彤儿挥手轻轻一拨,他整个人一呆,像是突然变成木头人似的,一动也不动。

  丽彤儿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伸出食指在他额头上不客气的一推,刘武陵便往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前后不过一眨眼的光景。

  丽彤儿脚步没停,恍若刚才只是把一个麻烦的障碍物给推开,一屁股就坐在床榻边,伸手将独孤秋雨抱进怀里,嘴里还叨念着,「真是的,幸好来得及,要不是那臭皇商,差点就让我的小心肝给这禽兽吃了,」

  独孤秋雨自然不明白这短短的几句话,究竟包合了什么意思,只是呆呆的瞪着丽彤儿她。

  适才她亲眼若到丽彤儿的食指在刘武陵的额头上一点刘武陵居然就这么往后倒下去,这剧变让她咋舌。

  她不晓得,令抓绝在她离开后,见到刘武陵去追她,自也紧随在后,可是一出了宅子,他便发现唐允炽的人马,为了不让她落入臭皇帝手中,他便去引开皇帝的人,这让他费了一番功夫,才会直到此时才赶过来。

  武功练到像他这么高深的人,耳聪目明的程度自然更灵敏,高于其他武林人士,因此在赶来途中,他便已听到两人的谈话,眼眸中杀气充盈,可是在他特意掩饰自身气息下,刘武陵并未发现有个高入正逐渐靠近,「原来你是深藏不露。」体中的独孤秋雨很想露出冷嘲的表情,可惜她现在双颊嫣红,声音气弱,饱受yin\药之苦,让她局目间尽是楚楚动入的媚色,做不出冰冷的神情。

  令狐绝抱着她,温柔的眸光瞬住她的容颜,低低说道:「雨儿,你中了yin\药,可是很麻烦的。」

  听他语气,似是很了解这yin\药。

  「此毒直无药可解?」

  见丽彤儿轻轻点头,独孤秋雨禁不住紧咬唇瓣,这恨恨一咬,让她将自己的唇瓣给咬出血来。

  她的下巴被温柔的柔黄握住,制止她继续咬住自己的下唇,上头传来丽彤儿温柔的话语。

  「雨儿,你现下只有两条路可选,一是受yin\药之苦而死,二是找个男人来救你。」

  独孤秋雨身子轻轻发抖着,若得出来她很痛苦,极力忍耐,她用力咬着唇瓣,藉此来分散痛苦。

  令狐绝紧盯着她的表情,见她脸色越来越痛苦,却依然有着倔强不肯认输之色,让他眉头亦是纠拧。

  「你想死?难道在你心中,就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吗?若有人选,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找来。」他这轻柔的话语,带着循循诱惑,眼中充满了期待,期待她说出自己的名字。

  其实,这yin\药他并非不能解,只不过他想知道在她危急时,她可会想到他?

  他想听听她内心直真正的想法,她对他令孤绝可有一点喜欢?她拒绝了刘武睦,是不是代表她心中已有位贵可容他了?

  可她却始终不星一词,嘴唇抿得死紧,明明汗如雨下,身子抖得彷佛骨头都要散了,她还是倔强忍着,其实她并不是想寻死,只不过她顾不得那么多,她爱慕了多年的陵哥哥,她都不准他碰她了,更何况是其他男人?

  一想到要跟一个不爱的男入荀合,她做不到,也不愿,她原本爱着陵哥哥,可是陵哥哥伤她太深,而且她的心也容不下其他人……

  但在这时,她脑子里莫名闪过一张俊美无祷的面容。

  她暗暗恼恨,这一瞬她怎么会想到令狐绝?别开玩笑了,她还没可伶到要去求他,更何况就算她想找他,这人也不见得在这附近,她刚才叫人,也没见他出现只有丽彤儿一人呀,别想了!她愤愤地在心中警告白己,望着她痛苦的神情和喘息,紧抿的唇几乎开始逸出低低的呻/吟,令狐绝心惊了。

  终于,他深深叹了口气,决定帮她祛毒,却在他准备运行内力时,她柔弱地开口了。

  「令狐绝……」

  他一征,心头大跳。「什么?」他紧盯着她,要她再说一次。

  她微启植口,气若游丝,却足以让他听庸楚她所说的每一个字。

  「找令狐绝来救我……如果……一定要我挑一个人,我……我选他……」

  她与他靠得很近,所以她说的每一个字,气息都撩拨在他脸上,他先是征愣,然后慢慢地,漆黑的瞳眸里升起深邃的幽光。

  「好,」他轻轻回答,他的吻,也同时策在她喘息而微启的唇瓣,独孤秋雨这时已经渐渐神智不清了,光是要忍受这撕心裂肺的痛苦,几乎耗去全身的力量,她的身子好热,彷佛要炸开似的,难受得让她不停蠕动着身子,她的双眸迷离,视线模糊对不了焦距,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月湿,因为痛苦而发出呻/吟,她好难受,四肢百骸像有千百只蚂蚁在爬,让她恨不得与人摩擦,甚至产生了可笑的幻觉,居然把丽彤儿的影像和令狐绝重叠了,抱着她的人明明是丽彤儿,怎么会若成令狐绝呢?

  恍惚中,她看着令狐绝的吻落在她的额头、鼻子、一直到小嘴,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几是被他抚摸过的地方,都被减去了痛苦,让她不由自主的偎紧对方,乞求他的怜惜。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