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5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独孤秋雨是在恍惚之中醒来的,她感到自己的身子很沉重,这是哪里?她望着床顶的雕花,想起来了,这是她的闺房,此刻她的脑筋一片模糊,有着苏醒时的空虚乏力,整个人昏沉沉的,许多影像如同雪片一般在脑中纷飞着,太过细碎,拼凑不起来。

  「小姐醒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翠儿的脸,她一脸惊喜地看着自己。

  「翠儿……」

  「小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翠儿见她要起身,连忙伸手扶起她。

  「我怎么了?」她的声音有丝疲惫,「这正是我想问小姐的,小姐,您从昨天就一直沉睡到现在。」翠儿小声的跟她说。

  独孤秋雨顿住,她看着翠儿,努力凝聚自己的思绪,好不容易想起一些事,当刘武陵的面容浮现在脑海里,她整个人一僵。

  她慌忙低头检视自己,她身上的中衣穿得好好的,并没有一丝不挂,可是她还是慌乱,她记得自己中了刘武陵的yin\药,可她现在却好好的没有死,这是不是代表自己已经被……不对!

  她禁不住摇头,刘武陵没机会碰她,因为当时他昏倒了,是被……对了,被丽彤儿弄晕的,那女人竟然有武功!

  她坐在床上思考,想想只不对,丽彤儿只能阳止刘武陵碰她,却无法为她解毒呀,因为都是女人,刘武陵明明说了,无药可解,除非和男人荀合……她呆住了,因为接下来,她脑子里冒出令孤绝的面容,「小姐?」翠儿小亡地唤着她,见小姐的神倩十分怪异,让她也禁不住担心。

  「容儿和娟儿呢?」独孤秋雨突然问她,翠儿忙道:「小姐放心,她们只是被人击昏有生命危险,」

  见独孤秋雨神色孤疑,翠儿继续解释道:「昨夭我奉小姐之命到威武棋馆向媚娘传信,回来后,就发现容儿和娟儿不见了,接着我赶到小姐闺房,就看见小姐躺在床上,丽姑娘守在小姐身边,她告诉我容儿、娟儿被人击昏了,还说小姐被姑爷陷害,已被她阻止,没让姑爷得逞,并说小姐睡到今口响午便会醒来。」

  翠儿一边说,一边观察小姐的神目。

  独孤秋雨静辞听她说,始终一脸沉思,一言不发,翠儿小心地看着她,接下来的语气有些迟疑和不安。

  「小姐……姑爷为什么要害你?」

  独孤秋雨原本正出神,听到翠儿的轻唤,抬起美眸若向她,瞧见了她脸上的不安和疑惑。

  独孤秋雨沉吟了会儿,突然说道:「翠儿,我被陵哥哥下了yin\药。」

  一听到yin\药,翠儿浑身剧震,脸色变得苍白,若得出她很震惊,只很悲怒,最后大概是怕小姐伤心想不开,所以强忍着痛心,握住小姐的手。

  「小姐,翠儿的命是你救的,不管小姐发生什么事,翠儿这一生都跟定你了,小姐要翠儿做什么,翠儿都会鞠躬尽瘁。」

  听到翠儿的话,独孤秋雨先是一征,继而露出欣慰的笑容,她明白翠儿的意思,翠儿以为她受人凌辱,不知该如何安慰,遂说出这番慷概激的话,以表示对她的忠心和一片赤诚。

  她失笑摇头,另一手温柔覆盖在翠儿的手背上。

  「你忘了,丽姑娘不是告诉你,陵哥哥没得逞吗?」

  翠儿听了,原本苍白悲债的脸色松懈下来。「是呀,我……我忘了,我太紧张了,」

  「不过,我还是失了身子。」

  这话一出,只让翠儿脸色僵住,征征望着小姐,彷佛失身的人是她自己,她的打击比小姐还大,独孤秋雨却:昊有惊慌,也:昊有痛苦,语气平和的告诉她。

  「我中了yin\毒,无药可解,一定得和男人合欢才行,但我很庆幸,那个人不是刘武陵。」这时她直呼刘武陵的名字,而不是叫陵哥哥,便代表她对此人已经不在乎,也不屑去在乎了。

  奇妙的是,她在知道自己失身后,却没有羞渐和痛苦,反而很平辞,她甚至还反过来安慰翠儿。

  「这件事我只让你和容儿、娟儿三人知道,我决定向爹娘要求取消和刘武陵的亲事,此人对我独孤家心怀不轨,我们要提防他。」

  说到这里,翠儿像是突然惊醒一般,连忙对小姐说:「小姐,刘公子的武功被废了。」

  独孤秋雨惊讶地盯着她,「你说什么?他的武功被废了?」

  翠儿忙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是丽姑娘说的,她说废去刘公子武功的人,是令狐绝。」

  独孤秋雨十分震惊,她思量了一下,问道:「丽姑娘人呢?」

  翠儿摇头。「不知道,她交代我好好照顾小姐后,人就走了,她还说……」

  「说什么?」

  「她说,小姐的事,就是令狐公子的事,令狐公子会对小姐负责。小姐,她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那令狐公子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要对小姐负责?」

  翠儿一脸范然的问着,却在见到小姐脸色微红时,原本不解的她,像是想到什么,继而恍然六悟。「难不成,是他——」

  独孤秋雨伸手捣住翠儿的嘴,只对她摇头。

  「这事你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独孤秋雨忙道,原本冷静的神色,在这时也不禁双颊微热,有些不自在。

  翠儿瞪大眼,接着用力点头,独孤秋雨这才放下手,她想要表现淡定,可是双颊硬是不听话的染了一层不该有的微红,在翠儿的盯视下,她更加不自在,甚至有些糗,主仆两人都陷入一片安静,翠儿虽不敢多说什么,却一双眼儿好奇的打量她,而她则对自己不该产生的燥热感到十分懊恼,为了掩饰白身的尴尬,她对翠儿命令道:「丁司候我梳洗更衣,」

  翠儿忙应着,赶紧去打水,之后容儿和娟儿也醒了,她们一起跟着翠儿来侍候、姐,并且也晓得小姐所发生的事情。

  一开始她们很气愤,也很激动,不过她们很快收起自己的情绪,她们了解小姐,知道小姐不是一般弱女子,而且小姐若起来一点也不难过,那不是装的,是真的很平静,她们向来以小姐的心倩为重,而且不管小姐变成什么样子,永远是她们的主子,在三人的伺候下,独孤秋雨卸下衣裳,女人第一次的落红,并没有在她的床榻上发现倒是意外瞧见她的脖子上多了一条陌生的链子,这链子的丝线很特别,银色的丝线十分牢固,若不出是用什么制成,但可以若出它是用了几百条丝线缠晓在一起的,银色丝线下还垂着一块古玉。

  一摸上这块古玉,独孤秋雨便发现它的奇特之处,它的色泽呈金黄色,可是当她摸上它时,却缓缓变成了牡丹红,当它碰到水时,牡丹红只转成了藏青色,看得她和二名丫鬟吃惊不已。

  「小姐,它会变色呢!」

  「好奇怪的玉呀,它为什么会变色呢?」

  「这玉真美,小姐,它是哪儿来的?」

  翠儿二人一边为小姐擦身子,一边盯着那块古玉啧啧称奇。

  独孤秋雨心儿坪动,她低眉,没让丫鬟们看出自己的神情,其实当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多了这条链子后,她就明白了,这是令狐绝给她的定情物。

  他居然废了刘武陵的功夫?她知道,他这么做是告诉她——刘武陵敢碰了她,死了就算没成功,也要付出失去武功的代价。

  对练武之人来说,武功尽废比死更难受,更何况是对武材盟主之位有野心的人,那打击如同掉入地狱一般残酷。

  如今看来,刘武陵这一生已经毁了,他对独孤家再也没有帮肋。

  令狐绝虽然救了她,但她可一点都不感激他,说来,他只是顺道占了便宜呢,以为得了她的身子,她就要嫁他吗?

  她将链子卸下来,朝床榻上随便扔去。

  「不过是块玉罢了。」她轻声说道,便不再理会。

  三人见小姐不想谈,心知那古玉似乎另有涵义,但也不敢再多问什么,事后小姐冰浴更衣后,独孤秋雨便去找娘。她知道,看她要顺利取消和刘家的亲事,必项从娘这里下手。

  娘是江湖女侠,心中有大气,行事不拘小节,她将刘武陵的野心全部告诉了娘,包括他打算陷害自己的事。

  独孤夫人在听了艾儿说的话之后,心中大为震怒,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她知道女儿不会骗她,审慎思里了下,便告诉独孤秋雨,爹那边由她处理,独孤秋雨心中明白,只要娘站在她这边,爹那边她就不必担心了,后来她只听说,刘武陵昨日就不见了,走的时候只留下一封信,说是家有急事而告别,这样的告别方式,让独孤家的主人独孤擎极为不悦,独孤秋雨却知道,必是令孤绝把人带走了,他既然废了刘武陵的武功,自然不会把人继续留在独孤家,刘武陵不在独孤家,独孤家自然不必对刘家的人交代,这令狐绝做事还真是干净利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